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3章 第43章
    此时已经近了晚宴时,天色暗沉了些许,但因着夏时缘故,尚还有些亮色染在遥遥天际。

    被日阳烈火灼烧过,泛了胭脂色的霞云勾勾绕绕又交交缠缠,仿若天上仙子们被风吹起的飘逸云纱。

    此种景色当称得上是一个美字。

    傅椋脚下步子难免就慢下来一些。

    从御书殿往太和宫去有两条路,一条是隐在雕梁画栋的宫殿长廊中,须得兜兜绕绕地穿过好一些亭台楼阁。

    还一条,则是从外头玉灵湖上的九曲桥绕过去。

    前一条罢,虽说是近了好些,但人来人往的,走动得多。

    傅椋不着急赶着时辰去,也没有专程去太和宫蹭一顿晚膳的念头,再加上,她一向不喜欢旁人对她卑躬屈膝的,所以就干脆走了另外一条路。

    九曲桥的那一条路是绕了一些,可好在这个点儿通常也没什么人从那里过,也算是落得一个清静。

    当然了,傅椋想,她走这条没什么人的路,总不至于再发生些什么事情了吧?

    虽说今日里头是诸事不顺了些,但却也都体现在了事上,倒也没怎么具体倒霉到她自个儿身上。

    最多不过就是情绪起伏得大了些,倒也没什么实质性的,譬如崴个脚、撞个树、跌个湖之类的。

    她如今可算是都绕着人走了,总不至于再有个什么什么的事,自个儿撞上来吧。

    这一番念叨着,她勉强放下了几分心。

    往九曲桥去的一路上确实没碰见什么人,只有几尾锦鲤从旁湖中偶而跃出,又扑通一声入了水,吐上几个泡泡,发出些许动静来。

    傅椋被这声吸引,站在廊边勾着头看了看,拿方才半道上,不知被谁折了又胡乱扔在路旁的花枝,去拨弄了两下水。

    泠泠声响中,惊得游鱼摇尾四窜,湖面上徐徐推开几片层叠波纹。

    没了白日里的暑气燥人心烦,傅椋倒也愿意多在晚暮的悠悠凉风中停留。

    烧香这种事情她不大着急,此时见得那锦鲤,鳞红肥美,不禁舔了舔嘴,顿时起了钓几条来加餐的心思。

    她随手将长枝上的花朵薅了个干净,半分没有辣手摧花的愧疚,就拿着半截光秃秃的长枝,退回方才经过的那个假山旁。

    那附近栽着一丛足有半人高的野曼梨,下头土壤湿润润的,想来是有人才浇过水不久。

    这种泥地里最易有地龙,爬虫一类,恰好可用做钓锦鲤的诱饵。

    一般而言,这湖里的观赏鱼,向来是有专人养护,定着点儿地喂食那些个金贵饲料,必然是没吃过这种十分美味的“野味”,是一钓就能上钩的。

    往昔里头,曾钓过御花园那端河池里龙鱼的傅娘娘就颇有心得,她已然幻想着自己,能钓它十条八条的红尾锦鲤上来了。

    傅椋提起裙摆胡乱团了团,随便裹了一起压在怀中就蹲下身去,白诺在旁,陪同她一道拿着石块在泥地里翻翻挖挖。

    这些花不管是肥料还是土壤用得都是上好的,里头埋着的地龙自然也十分肥美。

    傅娘娘正眼疾手快的从泥地里揪出一个肥硕的来,还尚未曾有多高兴,耳中忽就飘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

    此种天色又是此种僻静之所,忽闻此般高高低低的幽怨之声,吓得她当时一激灵,手中一个没捏住,滑不溜叽的地龙掉在泥地上,身子一伸一蜷,赶忙钻进土中逃命去了。

    到了她手里的东西,竟然还想跑?

    傅椋面无表情,冷笑一声,手中长枝快准狠地插入那泥中猛一拨弄。

    尚未来得及庆幸自己逃出生天的地龙,就再度被傅娘娘逮了出来,随手扔去一旁帕子里包好。

    傅椋拍了拍手上沾上的湿泥,这才有空去寻那差些害她丢了肥硕地龙的“罪魁祸首”。

    这凄凄凉凉的声音是从假山后头飘过来的,幽幽怨怨的,活像似受了不少委屈。

    嘶……傅娘娘倒吸一口凉气,摸了摸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这,这应当不是志怪话本子中讲得那什么孤魂野鬼罢。

    她下意识转脸看向白诺,压低声音将疑问问出口。

    白丫头满脸郑重地凑过去听了听,而后也松了一口气。

    “主子,是个人。”

    傅椋这才放下心,若万一真是个孤魂野鬼什么的,她可管不了这地府间的事情。

    若是不是,就好办得多了。

    想着这附近是条深不见底的长河,傅椋既怕此人一个想不开丢了性命,又怕她胡乱投河害自己吃不成鱼,就想着去看一看,若能宽慰一番,也算是做了桩善事。

    此处没什么人经过,确实算是个跳河的好地界,但……

    傅椋大概目测了一下,若是要到假山另外一端,需要先得往后回到廊亭,从另外一侧的小桥过去,再走上一条大路……

    有她走路过去绕过去这功夫,难不保对面这人就想不开了,她抬眼望了望眼前这不太高的假山。

    嗯……傻子都知道应该要怎么过去了。

    至于为什么要爬过去而不是先嚷一声,傅椋觉得罢,既是躲在这种偏僻地界伤心,一般都是不大想让旁人知晓或者撞见的。

    她若是先嚷一声,万一惊得这人悲愤欲绝,只觉丢了脸面,纵使能想得开也成了想不开该如何是好?

    便还是先偷摸着瞧一瞧罢。

    将碍事长裙在腰间系好,避免踩到,傅椋摩拳擦掌,准备爬上去仔细瞧一瞧。

    “主子,”白诺在傅椋的示意下压低声音,担忧询问道:“要不还是让我上去瞧一瞧吧。”

    这假山虽是不太高,但也绝说不上是矮,约莫有一个半人那般,这万一傅椋没踩稳摔了下来,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用,”傅娘娘摆摆手,对自己身手十分自信,语气中难掩自豪和骄傲,“想当年,我爬树下河哪样不强,这小小一座假山还能难得倒我吗?你且在下面接应着我些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