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57章 第57章
    晚些时候,月上柳梢,微凉晚风吹散天边霞色残云,星子点点衬着灯影流光。

    梨棠树的影子安静落在庭中。

    宫婢们来去匆匆,白玉似的灯杆儿依次挑起盏盏精致华美琉璃宫灯,悬挂于亭廊两侧。

    一缕光从半开着的窗子偷摸溜进室内,正叫傅椋撞了个正着,她眨了下眼,下意识一躲,满头的珠钗碰撞一起,发出叮叮当当清脆声响。

    她连忙稳住身型,又猛地倒吸一口凉气,顾不上久坐酸痛的腰,连忙扶住了沉甸甸的脑袋,生怕晃掉了哪一只,还得好一番折腾。

    虽说没了最重的凤钗压着脑袋疼,但这满头压着的却也着实轻不到哪里去。

    兵荒马乱中,好似有个什么人从外头走进来,停在那一端看她。

    傅椋以为是去拿顶钗的白诺,但片刻也没有任何声响传来。

    她纳着闷的,心道这丫头怎么还不过来,扶着脑袋一转脸去,却是见金冠龙袍,腰系革带的穆商言。

    他拿着个盒子模样的东西,正站在金木山水的小屏风旁看着她,半个身子落在屏风打下的阴影里,唯有一张丰神俊朗的脸露在光下。

    不得不讲,这个模样的陛下是十分耐看的,傅椋甚少有机会能见着他正儿八经地穿一穿朝服。

    朦胧的灯影落在他面上,给他轮廓分明的五官增以浅浅柔和,不似往日一般锐利逼人,就连胸口绣着的只那张牙舞爪,不怒自威的金目巨龙,都令傅椋瞧了几分顺眼来。

    “你怎么过来了?”

    穆商言的神情像似她问了什么极傻的问题。

    “我过来给你戴钗。”他说着边往这里走过来,推开怀中锦盒的盖子,露出里头两只金灿灿,叼着赤色宝石的凤钗给她看。

    乍然见了钗,傅椋一愣,下意识往外头大屏风的方向看去一眼。

    还不待她琢磨过来这钗究竟是怎么跑到穆商言手上时,男人伸手过来,狭长凤目里浸着一片辉辉灯色。

    穆商言神情专注地注视着眼前眉眼昳丽的女子,似灯色亮了凡尘,却从此也多了烟火喧嚣。

    傅椋今日里十分难得地穿了一袭艳红色的宫装,上头绣着大片的花鸟,云肩上金红艳丽的云丹没有半分俗气,反而将贴着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在灯色下仿若渡了层莹莹亮色的瓷釉。

    似乎……手感很好。

    穆商言喉骨滚了滚,艰难移开视线,心中既觉只有此番颜色才能衬得傅椋,又觉此色太过招人,不该穿出去随意叫旁人得见。

    待他将钗缓缓插入发中收回了手,傅椋晃了晃脑袋,才发出了疑惑一声。

    她转脸照了下镜子,发现那对凤钗好端端在她脑袋上,但却又不似往日里那般沉重时,才后知后觉,眼睛一亮,如坠了满天的星子。

    “你这是搞了对假的?”

    这个好法子,她以前怎么没想到?傅椋懊恼,若早能想到,也不至于被压了那么些年

    不过‘以假乱真’的这种事,怕也就只有穆商言自己做了才不会掉脑袋罢。

    男人嗯了一声,果不其然见小女子喜上眉梢地朝他扑过来,声音甜滋滋的,似在蜜糖里泡了又泡。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这本来是一句足以哄得人心花怒放的甜言蜜语,但无奈,过往伴着这句话的皆是一些难以忽视的‘血的教训’。

    想那什么,穆商言嘴角一抽,接下因踩了裙角跌撞过来的傅娘娘,舔了下被钗子戳到的嘴角,不轻不重的往她额上弹了一下,十分没好气。

    “你以往讲这句话的时机,可都是在哄骗我去顶你的坏事后。”

    傅椋摸了摸被弹到的地方,讪讪一笑,像只狡猾又心虚的小狐狸,她连忙转移话题,又去问起严翎的事情。

    穆商言将她扶好,淡淡道:“严翎的事,我方才找人去同严峰讲过了,不是什么大事。”

    “差人讲过就行,”傅椋拢了拢过长坠地的裙角,扶着穆商言的手站稳,“这种事情总也得要知会人家亲爹一声。”

    朝贡会固然重要,但也无需大小朝臣都在那里好生坐着,以严翎的身份,到于不到着实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想起方才临走时,少年将军险些就将眼珠子掉了明月身上的模样,傅椋便就干脆做一回‘月老’,成全一对有情人,不用严翎跟着一道来参会了。

    左右那些银子也都是实打实的花了去,朝会繁琐耗时,还不如放他们去自行游乐。

    这番一想,她也不禁生了羡慕,暗中瞥了眼穆商言,又觉惆怅。

    毕竟这种重要日子里,缺谁也不能缺了主人家。

    整理好衣裙,傅椋抬起脸,正要说走,却见穆商言蹙着眉心看她,不免又心生疑惑,低下头,抬起两边袖子打量一下。

    “怎么了?这衣裳穿起来不好看么?”

    这件衣裳并不是傅椋往日里穿的,而是尚衣司为了这次朝贡专门缝制的,听说用得是南方哪个小国进贡来的彩锦,上头又绣了好些花鸟,穿了不少珠玉,颜色确实艳丽招摇了一些。

    傅椋许久未穿过这般艳色,若不是今日里有大事又有喜事,这般艳丽的色儿她也是不会穿的。

    “很好看……”

    小女子面上一闪而过的惆怅落入男人眸底,穆商言眸色顿时深沉不少。

    他伸出手替她将一旁额发别在耳后,指腹蹭过细腻柔软的温凉面颊,手感和他想的一般。

    还要再说什么时,外头却传来了丁诺的催促声。

    傅椋没注意到穆商言面上的神情,只张望一眼,就牵了他的手往外走。

    夏夜梨棠的花香和耳边喋喋不休的声音,一道融在夜风当中。

    “瞧你这反应,我还当是有多难看了,既是好看还说些什么,快些走,早些了事早些散……”

    免得叫人当猴看一晚上。

    傅椋心有怨念。

    身为皇后,自是需得同穆商言这位陛下一道坐上高位,接受那些个来朝贡的外使拜见。

    但她坐在那里罢,面对诸多恶意善意的打量目光,却深觉自己就是个任人观赏的‘小皮猴’。

    就是街边叫人拿根鞭子抽赶着,玩儿把戏的那一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