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龙〕〔我是剑仙〕〔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我的治愈系游戏〕〔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3章 第 53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3章 第 53 章

    再次睁开双眼时, 帐篷外隐隐传来人声。

    姜聿白微微仰脸,涣散的目光落在棱角分明的下颌上,意识逐渐清醒过来。

    他轻轻握住搂在腰上的手腕, 动作小心地抬起那只手臂。

    然而就在成功的前一秒,那只手臂骤然用力, 重新压了下去, 将他更紧地按进自己怀里。

    “陆锦延……”姜聿白低呼出声, 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 “该起来看日出了。”

    “嗯……”陆锦延闭眼揉着他,“再抱一会儿。”

    刚睡醒的嗓音低沉微哑,从胸腔里发出的声音震得姜聿白耳根发麻, 不由继续挣扎:“你先放开我, 我喘不过气了。”

    “昨晚是谁抱着我不肯撒手的?”陆锦延稍稍松开一点力道,垂首蹭着光洁的额头,“一觉醒来, 就翻脸不认人了?”

    昨夜的记忆浮上眼前, 姜聿白脸颊一热,小声反驳:“我没有……”

    “那亲一下。”陆锦延低低笑道, “要实打实地亲, 不准再敷衍你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一出,姜聿白脑子轰地一声, 雪白的耳尖也红透了。

    男朋友, 陆锦延是他的男朋友了……

    “来吧,我准备好了。”陆锦延低声催促道。

    姜聿白回过神来, 艰难地抽出一只手, 挡在两人的唇间:“没刷牙, 脏。”

    “不脏, 小白怎么都是香香的。”陆锦延亲他的手背,故意亲出声响。

    姜聿白微微一颤,语气轻轻软软地和他打商量:“我们先去看日出吧,好不好?”

    陆锦延盯着他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危险意味,最终还是放过了他:“好,先去看日出。”

    两人一前一后从帐篷里钻出来。

    天色渐亮,东方天空泛起红色霞光,来看日出的游客都在找寻最佳拍照地点。

    “我们去那边吧。”陆锦延看了一圈,自然而然地牵住姜聿白的手。

    他们刚准备走到大石头那边去,身后传来沈照咋咋呼呼的声音:“陆哥!小白!我们来了!”

    经过一夜的休整,三人早起后一合计,决定还是爬到山顶来看日出。

    姜聿白条件反射地挣开了握着自己的大手,往旁边挪了一步。

    陆锦延轻“啧”一声,看向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好不容易来一次月亮山,不在山顶看日出多可惜啊!”小晴拍了男友一巴掌,“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丁鸿宇连连点头,狗腿地献殷勤,“等会儿我给你多拍几张!”

    “太阳就快出来了!”不远处传来游客激动的声音。

    沈照立刻迈开脚步:“我们快去看吧!”

    “走。”陆锦延虚虚揽住姜聿白的肩,一起走向前方。

    满天红云,朝阳喷薄欲出。

    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一轮红日越出了遥远的地平线。

    山顶的游客们纷纷发出惊叹声:“好美啊!”

    随着太阳渐渐升高,变得光芒万丈,穿过晨雾洒满了山川大地,也将所有人笼罩在温暖的阳光下。

    生机勃勃的,充满希望的日出。

    这是姜聿白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看日出,眼前的景象实在太美,他情不自禁闭上眼眸,仰面感受太阳的温度。

    陆锦延站在他身旁,忍不住悄悄碰了碰他的手背。

    姜聿白睁开双眸,没有看向身侧的人,而是默默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陆锦延心中一喜,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两人并肩而立,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

    “小白,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看日出。”良久后,陆锦延轻声说

    道,“往后余生的每一次日出,我都想和你一起看。”

    姜聿白用力回握他,一切感动都藏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中。

    “来拍照啊陆哥!”沈照大声呼唤道,“你们怎么光看不拍呢?”

    姜聿白主动松开手:“去拍照吧。”

    “跟我学,比半个爱心。”小晴正在指导男友经典的情侣拍照手势。

    陆锦延有些眼馋,压着嗓音申请道:“小白,我也想拍这个。”

    姜聿白看了一眼四周,悄声回道:“都是情侣才会这样拍。”

    “嗯?”陆锦延眉峰一挑,盯着他的眼神变了变。

    话一出口,姜聿白就明白自己说错了话,心里有点着急:“不是……我的意思是拍照的都是异性情侣……”

    “好吧。”陆锦延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拍,那我们就不拍了。”

    “我没有不愿意。”姜聿白抿了抿唇,“我们拍吧。”

    陆锦延一下子又高兴起来,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来笔芯!”

    姜聿白伸手比出半个爱心,和他的大手合在一起,将太阳圈在两人的手心里。

    “好了!”定格合影,陆锦延心满意足地收回手机。

    “我也要拍,谁来跟我拍?”沈照发现他们俩的拍照动作,“我也想拍对着太阳笔芯!”

    “没有人想跟你一起拍。”陆锦延泼他冷水,“你一个单身狗,就别凑这个热闹了。”

    “什么意思?陆哥你跟小白不也是单身狗吗?”沈照很不服气,“我们这里只有一对情侣!”

    陆锦延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反正没人跟你拍。”

    *

    看完日出,他们在山上逛了一圈,赶在中午前坐缆车下山。

    毕竟昨天上山堪称大动筋骨,再走下山估计明天都爬不起来了。

    回到民宿,姜聿白洗了个澡,刚走出卫生间,就听见有人在敲房门。

    打开房门,一张英俊的面容露了出来。

    姜聿白一怔:“有事吗?”

    “怎么了?”陆锦延站在门口,垂眸望着他笑,“没事就不能来找我男朋友吗?”

    姜聿白还没习惯他动不动把“男朋友”三个字挂在嘴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睫。

    陆锦延继续问:“让不让男朋友进?”

    “让。”姜聿白小声回道,松手转身往里走。

    陆锦延迈进房内,单手关上房门。

    随着门锁“啪嗒”一声被反锁上,姜聿白莫名产生了一丝说不出的紧张感。

    几秒后,陆锦延从身后抱住了他。

    两人都是刚洗过澡,浑身都带了水汽,只是陆锦延身上的体温更高。

    “小白……”耳畔传来低沉的呼唤声,滚烫的唇落在了白皙的后颈上。

    一阵酥麻自脊背蹿上来,姜聿白不由自主往一侧躲了躲。

    喷洒在颈后的气息凝滞了一瞬,轻柔的吻往前移至颈侧,细细密密地反复亲吻。

    “痒……”姜聿白瑟缩了一下,小刷子似的睫毛颤得厉害,呼吸也被传染得急促起来。

    “亲脖子痒,那要亲哪里好呢……”陆锦延自言自语般呢喃着,抽出一只手掐住尖尖的下颌,强迫他将脸转过来,亲上了柔嫩的唇角。

    这个姿势很别扭,姜聿白有些难受:“陆锦延,你别唔……”

    下一秒,他整个人被调转了方向,薄唇几乎同时压了下来。

    与上次喝醉时一样,陆锦延的吻急切甚至有些莽撞,重重碾压着他的唇瓣。

    几秒后,姜聿白只觉下唇被轻轻咬了一下,喑哑的嗓音随之响起:“小白,张嘴……”

    他被捏着下颌仰脸接受炽

    热的吻,大脑早已乱成一团,下意识很乖地打开了齿关。

    陆锦延呼吸停顿一霎,迫不及待地将舌头喂了进去。

    两人都是毫无经验的新手,陆锦延只能凭借本能,火热的舌尖毫无章法地舔过每一处,笨拙又贪婪地纠缠着害羞躲闪的舌尖,狠狠汲取甘甜的津液。

    “唔……”交缠的唇边泄出一丝抑制不住的甜蜜轻喘,姜聿白整个口腔都被严严实实地堵住了,胸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微薄,不由挣扎起来。

    然而,他的挣扎只换来了更深的入侵。

    大手牢牢掌控住他的后脑勺,陆锦延完全不顾他的反抗,吻得越来越深,几乎像是要用舌头生生吃掉他。

    好似一只快要饿死的狼,一旦叼住猎物后,就死也不会放口。

    姜聿白眼前炸开一道白光,双腿彻底软了下去,幸亏那只铁钳子一般的大手始终掐在他腰间。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吻到窒息时,兽性大发的人终于良心发现,往后撤离了唇舌,给予他一点喘息的机会。

    陆锦延打横抱起他坐到床上,嗓音哑得不像话:“呼吸……”

    重新获取新鲜空气,姜聿白一口气喘了上来,浑身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喘着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偏偏陆锦延还要捧起他的脸颊,仔细欣赏他被吻后的情态。

    微微上翘的眼角染上一片潮湿的绯红,被水汽沾湿的长睫颤如风中的蝴蝶,看起来可怜兮兮,又漂亮至极。

    幽暗的眸光里仍明晃晃地写着欲.求不满,陆锦延用覆着薄茧的拇指蹭过水光湿红的唇瓣,哑声笑道:“好可怜,怎么被亲哭了……”

    第一次唇舌相交,他还刻意留了几分力道,竭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太生猛。

    “你……”姜聿白从眩晕的感觉中挣脱出来,又羞又气又觉得丢脸,“我没有……”

    “真的没有?”陆锦延低头亲了一下红肿的唇瓣,“那再来一次?”

    姜聿白吓得迅速抬手捂住双唇,水色潋滟的眼眸里溢出惊慌害怕的神色。

    再来一次,他真的会被吻到昏迷。

    “好了,不亲了。”陆锦延被他的反应逗得笑出声来,“下次再亲。”

    来日方长,他也不想一次就吓到小白兔。

    姜聿白将信将疑地望着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他,慢慢放下了手。

    陆锦延趁机又亲了一下他的唇,亲昵地来回蹭着高热的脸颊,舒服地喟叹:“小白,下次接吻要记得呼吸。”

    生涩,太生涩了,比他这个第一次接吻的人还要生涩。

    但是不可能吧,小白和前男友交往那么久,不可能一次都没接过吻……

    想到这里,掐住细腰的手骤然一紧。

    “我反悔了,小白。”陆锦延的嗓音再次哑了下去,单手扣住湿漉漉的下颌抬起来,恶狠狠地堵住了微张的唇瓣。

    “不——”姜聿白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眼,就重新被占领了口腔,剥夺了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砰砰砰”的砸门声:“小白!出来吃午饭了!”

    房间里,姜聿白躺在陆锦延怀中,眼神涣散地喘.息,唇瓣已被蹂.躏得一塌糊涂。

    大手反复揉捏着温热的后颈,陆锦延努力平复着粗重的呼吸,以及因为激吻带来的无法抑制的某些反应。

    得不到回应,沈照又敲了一阵门:“小白你在吗?你不会睡着了吧?”

    “该死的……”陆锦延低咒一声,恋恋不舍地放下怀中人,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小白你——”沈照一愣,“哎?怎么是你啊陆哥?”

    他后退一步,看了一眼房间号:“没错啊,这是小白的房间啊!”

    “

    这是小白的房间,我来找他有事。”陆锦延压着火气哑声回道,“你先去吧,我们马上就来。”

    “哦!”沈照应了一声,隐隐觉得陆哥看他的眼神莫名有点凶。

    不对呀,他刚才一直在房间里,也没机会得罪陆哥呀!

    把人打发走,陆锦延返身回到床前。

    姜聿白已经坐了起来,雪白的手腕撑在床铺上,低垂着眼睫不知在想什么。

    “来叫我们去吃晚饭。”陆锦延俯下身,抬手整了整被自己扯歪的领口。

    “好。”姜聿白应声,起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陆锦延一把握住他的腰,将人拦了下来。

    姜聿白浑身一颤:“不要了!”

    “好好好,不要了……”陆锦延哑然失笑,放轻了嗓音哄道,“我们先去洗把脸,好不好?”

    这副被狠狠疼爱过的模样,只有他一个人能看。

    尽管出门前整理了一下仪容,但被嘬到红肿的唇一时还是消不下去。

    “小白,你的嘴巴怎么了?”吃饭时,沈照盯着他的嘴唇好奇道,“好红好肿!”

    闻言,姜聿白立即抬手用手背掩住了唇。

    陆锦延微微眯了眯眼睛,正打算随便编个理由糊弄过去,就听沈照自问自答道:“不会是你们昨晚睡在山顶,被虫子咬了吧?”

    姜聿白眼睫微颤,顺水推舟地回道:“嗯,是被虫子咬了。”

    “卧槽!这什么虫子也太毒了吧?”沈照一脸气愤,“居然把你的嘴咬成这样!”

    陆锦延:“……”

    小晴也看向姜聿白的双唇,看着看着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这种又红又肿的的样子怎么像是……

    被吻出来的?

    “那我们吃完饭赶紧去药店买药!”丁鸿宇一门心思在干饭上,完全没注意到女朋友的眼神暗示,“要是变严重了就不好了!”

    *

    吃完午饭后,一行人收拾行李打道回府。

    沈照自告奋勇地要帮陆哥开一段路,结果就是硬生生把卡宴开出了拖拉机的速度,以龟速在路上行驶。

    陆锦延坐在副驾驶,一脸无语地开口道:“下来吧,以你的速度,我们明天早上都到不了学校。”

    “好吧。”沈照灰溜溜地从驾驶室下来,刚想去开副驾驶的门,就被陆哥用眼神阻止了。

    “你,坐到后面去。”陆锦延回过头,“小白,你到前面来。”

    “为什么?”沈照不乐意了,“为什么不让我坐副驾驶?”

    陆锦延面无表情地回道:“因为我怕被你叽叽喳喳吵死。”

    最终,还是姜聿白换到了副驾驶。

    沈照夹在小情侣中间,疑惑不解地问道:“明明我们五个人当中只有一对情侣,怎么感觉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陆锦延透过后视镜扫了他一眼,心里冷笑一声。

    当然是因为这里只有你一个单身狗,二百五十瓦的电灯泡。

    小晴好心地安慰道:“没事,下次出来玩之前,也许你就找到女朋友了!”

    “希望不大。”陆锦延语气凉凉地接话,“除非他的一块腹肌能有丝分裂。”

    “陆哥!”沈照大喊一声,趴到副驾驶的椅背上,委屈巴巴地告状,“小白你快管管陆哥!他今天真的太毒舌了!”

    姜聿白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人,小声回道:“我管不了。”

    “老三,你出息了啊,还知道向小白告状呢?”陆锦延似笑非笑地斜睨他一眼,“行,那就看在小白的面子上。”

    姜聿白耳根微红,总觉得这段对话有点奇怪。

    为什么会觉得他能管陆锦延……

    与此同时,坐在后座的小晴再次嗅到了那股不一样的气氛,探究的眼神在前座两人之间来回漂移,心头隐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想法。

    傍晚时分,他们顺利回到了a大。

    等其他三个人下车后,陆锦延转过头问姜聿白:“我要把车开回公寓,你想跟我一起去吗?”

    姜聿白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好。”

    “然后今晚就顺便在公寓住一晚,怎么样?”陆锦延语气正常地提议道。

    “好……不好!”姜聿白忽然反应过来,“明天早上上课会来不及。”

    陆锦延没有轻易放弃,继续游说道:“公寓离学校也不远,我们早上可以打车过来,不会来不及的。”

    经过上午在民宿发生的事,姜聿白一想到要跟他独处一室,红肿的嘴唇又热了起来,连连摇头拒绝:“不要,我要回宿舍了。”

    说罢,他打开车门就想下车去,却忘记了绑在身上的安全带还没解开。

    “呵呵……”陆锦延发出笑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俯身过去,“乖,我帮你。”

    姜聿白不自觉挺直脊背,乖乖让他帮忙解安全带。

    “咔哒”一声,卡扣松开,陆锦延趁机又偷了一个香吻:“去吧,在宿舍等我。”

    *

    本以为回宿舍后,陆锦延就会有所收敛,但很快姜聿白就发现自己错了。

    他坐在桌子前画画,身侧那道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他脸上,犹如实质般令他脸颊发热。

    从前陆锦延也喜欢盯着他看,但现在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明显了。

    他忍不住侧眸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却差点被眸底灼热的爱意给烫伤。

    对视几秒后,姜聿白收回眼神,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姜聿白:[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

    陆锦延:[怎么了嘛?]

    陆锦延:[我看我自己的男朋友,又没看别人。]

    姜聿白:[你这样,他们很快就会发现……]

    陆锦延:[我们又不是在偷情,我巴不得全世界发告示。]

    “偷情”两个字映入眼帘,姜聿白咬了咬下唇,莫名觉得一阵脸红心跳。

    陆锦延:[所以,男朋友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姜聿白迟疑了一下,认真回复道:[他们还不知道我是gay,突然说出来,会吓到大家。]

    陆锦延:[我知道,循序渐进是吧?]

    姜聿白:[嗯。]

    发完消息,陆锦延果然收回了注视他的目光。

    姜聿白不禁松了一口气,继续画稿子。

    这是他为粉丝画的最后一单免费稿,从下一张开始,他要学着接商业稿了。

    墙上的时钟指向十点,姜聿白放下触控笔,给ipad充上电,拿出换洗衣物去洗澡。

    人刚走到浴室门口,身后蓦地贴上一具宽阔的胸膛。

    姜聿白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就被陆锦延挤着踏进了浴室。

    “陆锦延,我要洗澡啊……”说话间,他已经被高大的身躯压到了浴室的瓷砖上。

    “知道,先亲一下,我忍不住了……”陆锦延双臂撑在他身侧困住他,低头咬上红唇。

    姜聿白不自觉仰起脸,鼻腔里发出可爱的哼声。

    陆锦延被刺激得头皮发麻,完全不给他适应的时间,火热的舌头瞬间长驱直入。

    “嗯……”越吻越深,姜聿白很快又受不住了,抱着衣服的手用力推他。

    陆锦延正在兴头上,哪里推得开,大手掐住下颌,吻得啧啧作响。

    “小白?你还没开始洗澡吧?”浴室外传来沈照的声音,“让我先上个卫生间

    ,行不行?”

    姜聿白醒过神来,情急之下闭合牙关,咬了一口在肆意搅弄的舌尖。

    “嘶……”陆锦延倒吸一口气,却没有退出去,而是用微微破皮的舌尖重重扫过敏感的上颚。

    姜聿白脊椎一软,差点滑下地板。

    陆锦延握住他的腰将他固定住,这才开口回道:“等一下。”

    一分钟后,姜聿白低着头匆匆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哎?”沈照一脸懵逼,“陆哥你怎么也在里面?”

    陆锦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猜?”

    沈照苦苦思索了几秒,恍然大悟:“你也尿急!”

    陆锦延的眼神瞬间化为无数刀子,嗖嗖地往他身上扎。

    沈照不明所以,捂住裆部蹿进卫生间:“不管了,我先尿为敬!”

    陆锦延将目光转向坐在桌子前的人身上,神情若有所思。

    看来搬出去同居这件事,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行不行?”

    姜聿白醒过神来,情急之下闭合牙关,咬了一口在肆意搅弄的舌尖。

    “嘶……”陆锦延倒吸一口气,却没有退出去,而是用微微破皮的舌尖重重扫过敏感的上颚。

    姜聿白脊椎一软,差点滑下地板。

    陆锦延握住他的腰将他固定住,这才开口回道:“等一下。”

    一分钟后,姜聿白低着头匆匆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哎?”沈照一脸懵逼,“陆哥你怎么也在里面?”

    陆锦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猜?”

    沈照苦苦思索了几秒,恍然大悟:“你也尿急!”

    陆锦延的眼神瞬间化为无数刀子,嗖嗖地往他身上扎。

    沈照不明所以,捂住裆部蹿进卫生间:“不管了,我先尿为敬!”

    陆锦延将目光转向坐在桌子前的人身上,神情若有所思。

    看来搬出去同居这件事,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行不行?”

    姜聿白醒过神来,情急之下闭合牙关,咬了一口在肆意搅弄的舌尖。

    “嘶……”陆锦延倒吸一口气,却没有退出去,而是用微微破皮的舌尖重重扫过敏感的上颚。

    姜聿白脊椎一软,差点滑下地板。

    陆锦延握住他的腰将他固定住,这才开口回道:“等一下。”

    一分钟后,姜聿白低着头匆匆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哎?”沈照一脸懵逼,“陆哥你怎么也在里面?”

    陆锦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猜?”

    沈照苦苦思索了几秒,恍然大悟:“你也尿急!”

    陆锦延的眼神瞬间化为无数刀子,嗖嗖地往他身上扎。

    沈照不明所以,捂住裆部蹿进卫生间:“不管了,我先尿为敬!”

    陆锦延将目光转向坐在桌子前的人身上,神情若有所思。

    看来搬出去同居这件事,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行不行?”

    姜聿白醒过神来,情急之下闭合牙关,咬了一口在肆意搅弄的舌尖。

    “嘶……”陆锦延倒吸一口气,却没有退出去,而是用微微破皮的舌尖重重扫过敏感的上颚。

    姜聿白脊椎一软,差点滑下地板。

    陆锦延握住他的腰将他固定住,这才开口回道:“等一下。”

    一分钟后,姜聿白低着头匆匆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哎?”沈照一脸懵逼,“陆哥你怎么也在里面?”

    陆锦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猜?”

    沈照苦苦思索了几秒,恍然大悟:“你也尿急!”

    陆锦延的眼神瞬间化为无数刀子,嗖嗖地往他身上扎。

    沈照不明所以,捂住裆部蹿进卫生间:“不管了,我先尿为敬!”

    陆锦延将目光转向坐在桌子前的人身上,神情若有所思。

    看来搬出去同居这件事,要尽快提上日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