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3章 第67-68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3章 第67-68章

    “你没有其他要说了的吗?”

    罗池清不甘心地盯着巫啾啾看,盯着盯着,眼眶就开始泛红,眼泪星子也在那儿打转。

    “你不觉得我的遭遇很可怜,很值得人同情,很心疼我吗?你不觉得罗兴文很过分,即便只是退圈了,那也无法弥补我的痛苦吗?”

    罗池清就好像一个要不到糖的熊孩子,暴躁易怒,心中堆满负面情绪,却找不到疏解的方式。

    巫啾啾看着他那样子,神情冷静,双眼清明,“你的遭遇确实很可怜,也很值得人同情,但是你的痛苦真的是罗兴文造成的吗?”

    巫啾啾觉得他好像弄错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点。

    “当初是罗兴文选择将你跟抱错的吗?”

    罗池清不甘地咬唇,摇摇头,“不是。”

    “那不就成了,当初罗兴文也跟你一样大小,还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真正有错的是那个故意使坏的护士。你要报复应该报复那个护士,而不是将所有的埋怨责怪全都加在罗兴文的头上。”

    “确实,罗兴文是占了你的资源,享受了你该享受的一切,这是他的原罪,可是这并不是他的本愿。”

    “而且他也竭尽可能的弥补自己的过错,即便这个过错不是他自己愿意发生造成的。”

    “未来的你康庄大道,道路一片光明,而罗兴文呢,他无形之中背负着抢走你一切的原罪,要在愧疚中度过一生,所有曾经属于他的东西也一一都还给了你。”

    “以后的道路,怎么走就看他自己,也许会跟你前20年一样,孤苦伶仃,生活凄惨,也可能会靠自己的努力创造出不一样的人生。

    你们俩都是受害者,不该变成这样的。”

    “我知道我不是事件经历者,我也没有那个资格点评什么,只是我觉得你永远这样充满痛苦,充满仇恨,活着难受的是你自己。

    虽然说,让你放下好像听起来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让仇恨充满自己的内心,活得不开心,我觉得也不该是你想要的。”

    巫啾啾说到后面,看着罗池清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绝对对方有种瞬间从刚才狂噪症犯了一样生人勿近的流浪狗变成了被人类用一块鸡腿温暖了内心的小可怜,但是这个小可怜却还是努力凶巴巴地呲着牙,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

    她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温和起来,“现在的你有家人的陪伴,家人的宠爱,还有那么多粉丝爱你,你的人生应当是充满幸福与快乐的。那么多的爱都不够弥补你吗?让罗兴文痛苦,然后你就会开心吗?”

    罗池清倔强地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很是大声地回复道,“当然开心,看他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别以为他退出了圈又捐了大部分钱,身无分文就能让我同情可怜他,这就是在作秀。”

    回到罗家的罗池清耳边无时无刻不充斥着罗兴文的存在就是原罪,是他抢了他的位置,是他抢走了他父母对他的爱,还有罗兴文在娱乐圈的地位,那应该也是他的。

    他恨他是应该的,他恨他是完全正确的。

    听过无数遍这样话语的罗清池内心也深深地这么觉得。

    罗兴文就该对他俯首称臣,对他低头。

    巫啾啾看着他像个刺猬一样弓起身子,谁靠近就扎,谁谁不顺着他的话说就是谁的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对方一时半会儿听不进去,巫啾啾也没有办法。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当他是作秀好了。”

    罗池清吸吸鼻子,不敢置信地看向巫啾啾,“没啦,就这样吗?”

    “不然呢?”

    巫啾啾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该说的说了,你听不进去,那就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再说了,这是你跟罗兴文之间的爱恨情仇关我什么事,我只不过是一家早餐店的老板,而罗兴文也只不过是之前来我店里吃过一次早餐的客户。”

    “有什么事情你自己找他就好,找我没什么用的。”

    罗池清气的跳脚,这个女人长得这么可爱又好看,为什么说出来的话这么气人?

    这不应该呀,这不该是她的反应啊。

    再看站在那儿的其他人,每个人看他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

    没有他所想的那种同情与可怜,更没有义愤填膺地为他说话的架势。

    这是为什么?

    他不值得同情,不值得可怜,不值得被安慰吗?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里突然散发出了一股诱人的香气,那是红薯被烤熟的气息。

    是的,没错。

    巫啾啾前段时间种下的红薯已经熟透了,本来就打算做红薯盛宴,刚巧张成良跟黄金玉在,所以顺便大家一起热闹一下。

    烤红薯的气味很浓郁,闻起来香甜芬芳,让原本暴跳如雷,气急败坏,有一大堆话要啰嗦的罗池清瞬间卡壳。

    他忍不住嗅了嗅空气,“什么味道?怎么那么香?”

    巫啾啾在手上套上厚厚的隔热大手套,然后打开烤箱,将里面的烤红薯拿了出来。

    上面放了大概五六个烤红薯,个个个头饱满,外皮红艳。

    有些红薯的皮已经被烤得微微蜷曲了起来,能够清晰地见到里面的红薯肉有多么的香甜。

    众人的注意力不自觉地就被散发着香味的烤红薯给吸引走了。

    陈木森是第一个流着哈喇子问道,“巫小姐,这就是你说的烤红薯?”

    “对呀,还算成功吧。”

    巫啾啾将烤红薯放到桌子上,然后取下手套,轻轻地捏起一个。

    红薯很软,轻轻碰一下它的表皮,往外一撕,那红薯皮就轻松地被剥落了下来。

    红薯肉泛着热气,与此同时,一股甜蜜的气息扑鼻而来,让巫啾啾迫不及待地张嘴吃了下去。

    红薯有些烫,但是这并不妨碍它的甜美。

    相反的,这热度倒是更激发了它本身的甜,配上这软软糯糯一抿就散的红薯肉,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陈木森等人在桌子旁围了一圈,眼巴巴地瞅着巫啾啾。

    “好吃吗?好吃吗?”

    巫啾啾轻轻一笑,得意地扬扬下巴,“当然好吃,甜滋滋的。你们也来尝一尝,每人一个。”

    大家听后,立马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拿,人手一个,桌上最后还剩一个。

    宴清没有像巫啾啾那样慢条斯理地拨去红薯的皮,相反的,他一个使劲,直接将红薯一分为二。

    香甜软糯,漂亮的红薯肉就这样冒着热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高挺的鼻子动了动,眼底流露出几分浅淡的笑意,他对甜食没什么大感觉,但是这个烤红薯却让他有些喜欢。

    他张大嘴巴咬了一口,软软糯糯,香甜无比,舌尖碰触到红薯肉的那种美妙感觉简直难以想象。

    但是他好歹知道端着,不像陈木森还有第1次吃到巫啾啾做的食物的张成良已经化身为尖叫鸡跟彩虹屁输出者。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红薯?”

    陈木森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感觉跟着巫啾啾混,自己分分钟就到达了人生巅峰。

    张成良咬下第一口咀嚼一番之后,不敢置信地看向手中的红薯,眼睛瞪得老大,天哪,这红薯怎么这么好吃?

    他也不是没有吃过红薯饭,但没有那么香,没有那么甜,口感也没有那么绵密。

    这是怎么回事?

    “巫小姐的红薯是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好吃?是我吃过的这辈子最好吃的红薯了。”

    陈木森吃的幸福地眯起眼睛,抢话道:“那可不,今天晚上的这一餐,绝对是你这辈子吃过再也忘不掉的一餐。”

    张成良眼睛晶亮,无比赞同陈木森说的话。

    黄金玉小口小口地吃着红薯,感觉自己食欲旺盛,一口气能吃下四五个呢。

    她看巫啾啾的眼神都变了,对方怎么能够做到年轻漂亮厨艺高又这么优秀的,简直就是不给人活路啊。

    同样有幸第1次品尝到巫啾啾所种蔬菜的跟在宴清身后形影不离的两个大男人吃着自己嘴中的红薯,眼睛瞪的不比张成良小。

    光是这样简单的烤红薯都能这么好吃,那么他们中午拒绝的三鲜面该是怎样的人间美味。

    后悔,后悔啊。

    被几个人或是狼吞虎咽或是细细品尝,脸上均是一副我在天堂翱翔的沉浸表情给谗到的罗池清跟李哥二人都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但却还是倔强地想着,一个烤红薯而已,有这么香吗?

    罗池清一点都不信区区一家普通的早餐店,还能做出比罗家高薪聘请来的厨子更好吃的食物。

    再说了,这烤红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也就一群没有吃过真正的美食的人才会这么推崇。

    但是,罗池清不得不承认这红薯香,怎么会那么香呢?

    就连他在罗家吃到的芝士焗红薯都没有这么香。

    罗池清不自觉地舔了舔唇,看着桌上剩下的最后一个红薯,理所当然地开口道,“巫啾啾,那个红薯给我吃。”

    巫啾啾咬着红薯,一脸奇怪地看向罗池清,这一副命令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最先吃完的宴清不着痕迹地舔了一下唇角留下的红薯肉,香甜美妙的滋味让他的神色都柔和了不少。

    然而罗清池的这一番话再次成功地让宴清的神色重新变得冷漠起来。

    他示意巫啾啾继续吃,自己则站了出来,一双锐利的双眼紧盯他不放。

    薄薄的唇瓣中吐露出几个字重重地扎在罗清池的身上。

    “凭什么?凭你可怜,凭你遭遇凄惨,还是凭你罗家人的身份?”

    不知道为什么,罗池清看着宴清就不敢造次,对方看上去很可怕,明明看上去比自己没大多少,可周身的气场让他便不自觉地胆怯起来。

    因此面对巫啾啾的颐指气使也瞬间就收了回去,小声地开口道,“我拿钱买也可以。”

    “不卖。”

    宴清二话不说就拒绝,然后当着罗池清的面拿起那个被剩下的红薯,轻松地掰开,然后送入自己的嘴中。

    红薯的软糯与香甜让他的眉眼舒展开来,慢条斯理地吃着,并不像刚才那样大口大口,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分分钟就解决了。

    他的动作放的很慢,而且每一口都咀嚼的特别的缓慢,像是要让人看清楚,牙齿与红薯肉碰撞时所产生的那种火花,看的罗池清可以说是又气又恨,但又不敢说什么,只能原地愤愤地跺脚。

    巫啾啾看了在一旁偷笑,该,叫他那么猖狂得瑟,肆无忌惮。

    陈木森在一旁眼巴巴地瞅着,暗恨自己的动作没有宴清快,否则的话,这块红薯早晚得落到他的嘴里才是。

    或者说除去陈木森外在场的其他人都羡慕万分,同时暗暗懊悔自己为什么动作那么慢。

    没有一个人是觉得自己吃够了,吃满足的,所有人都想要再来第2块第3块。

    巫啾啾很是大方道,“这只是个开胃小菜,大家要还想吃的话,那我就再烤一些。不过我留的那个最后一块是用来做起来的。”

    反正把红薯放在烤炉里面之后,不需要他们再操心。

    “哇,好呀好呀,那我去洗红薯。”

    “我也去帮忙。”

    大家一下子就又活跃了起来,该洗菜的洗菜,该帮忙的帮忙,巫啾啾重新站回了自己的大厨位置,准备好食材打算做芝士焗红薯。

    刚才吃完的红薯,她特地拿了一个出来留着,所以不需要等另一锅红薯重新烤好。

    将蒸熟后的红薯挖出,在薯蓉中放一小块黄油,拌匀,然后将放入芝士,接着将拌入黄油的薯蓉重新倒入红薯壳中。

    最后巫啾啾还很大手笔地又撒了好多芝士在上面,然后再放进另一个烤箱中烤。

    这个时间不用很长,几分钟就够了。

    巫啾啾在处理新食材没多久,芝士焗红薯就已经完成。

    她打开烤箱,一股令人难以描述的香气瞬间弥漫整个空间。

    芝士的香,那样的霸道浓烈,红薯的香甜气息,虽然被掩盖住了,但还会若有似无地出现在他们的鼻尖,像是点睛之笔。

    咕咚一声,不知道是谁先咽了口水,紧接着,吞咽口水的声音便开始此起彼伏,一群人好像饿了几百年没吃饭一样,双眼放出了狼光。

    作为大厨,巫啾啾是第1个尝试的人。

    一口红薯的绵密,一口芝士的奶香,她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地手,拿勺子挖了好几口。

    烘烤过后,芝士奶香四溢,轻轻挑起就有诱人拉丝,压碎的红薯泥口感绵软细腻,简直棒呆了。

    可惜的是就只有这么小小的一个。

    她控制自己没有一口气吃完,让在一旁看得口水直流的众人都去拿个勺子,大家排队每人品尝一口。

    宴清自然而然又是第1个,勺子轻轻往下一舀,芝士跟红薯都被带了起来,长长的拉丝,诱人的很,让后面排队的陈文森可是心疼的不行。

    因为拉丝拉得越长,就代表芝士被带走的越多,他能不心疼吗?

    但轮到自己上手的时候,他却恨不得这一坨的芝士都被自己挖走了。

    看看这个双标狗。

    即便每人只有一小口,但是很快的,这个芝士焗红薯就被大家给抢完了,徒留下一个空荡荡的红薯皮。

    陈木森上手最快,猛地扑了过去,拿起那个红薯皮就咬了一口,虽然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但是还附着些许的红薯肉,吃下去口感也挺不错,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

    在场的,可能也就陈木森这个顶级吃货才会做出这样丢脸抢食的举动。

    宴清自持身份肯定不会这么做,跟在他身后的两个手下自然更加不会。

    而张成良作为新人,也不可能跟陈木森抢,他的女朋友是个孕妇,更加是抢不动。

    所以自然就便宜了他。

    几人纷纷向他投向了唾弃羡慕的眼神,但要说最羡慕的,恐怕就是一直被排除在外的罗池清跟李哥了。

    芝士焗红薯出来的时候,罗清池整个人都懵了。

    他不知道芝士焗红薯怎么做,但是他闻过那个香味,也看过成品。

    即便成品看上去没有之前在罗家吃的那样精致,可是这个香味,罗家的那个大厨根本就比不上。

    如果罗池清没有记错的话,他的父亲曾经提过一句,这个厨子月薪数十万星际,当时没有见识的他还因此深深地震惊过,可是对方的厨艺居然比不上一家早餐店的老板娘,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罗池清真的很想说这是个可笑的玩笑。

    可是飘浮在空气中的芝士的香味,根本就没办法让他承认这是个笑话。

    看着他们抢食,他眼热的很,嘴中的唾沫更是延绵不断,就连肚子也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他很想跟之前那样理所当然地让巫啾啾给他一口,但是想到巫啾啾对他的那漫不经心的态度,还有宴清冷如骨髓的眼神,他只好乖乖学做人。

    “巫啾啾,能够给我也做一个芝士焗红薯吗?我出钱买。”

    他一出声,立马就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

    宴清锐利的目光咻的一下就射向了他,把罗池清看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下意识地做了这个举动之后,他又觉得自己太怂了,他好声好气的跟巫啾啾说话,提出拿钱买,哪里有错了?

    陈木森撇撇嘴,大声道,“想什么呢?巫小姐只做早餐,不卖其他。再说了,我们这是晚饭,饭卖给你,我们吃什么?没看到我们这么多人才吃一个吗?红薯都不够分。”

    罗池清气急败坏道,“我出钱,一个芝士焗红薯一万星际币够不够?”

    巫啾啾哇哦一声,罗池清看起来财大气粗哟,一道芝士焗红薯,居然就敢用一万星际币来跟她买。

    是因为知道自己有钱了,所以忘记了曾经那样艰苦的岁月了吗?

    因此花起钱来也大手大脚,根本就不care。

    陈木森听了竖起了大拇指,阴阳怪气道,“牛逼牛逼,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这出手就是阔气。”

    罗池清:……

    他也是说完就后悔了,1万星星际币干什么不好,买这一个芝士焗红薯太亏了。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回去,最终得到的却是巫啾啾的拒绝。

    “你们俩没什么事的话,就请离开吧,我们还要准备晚饭,你们两个人在这里打扰到我们了。”

    巫啾啾的这番话让罗池清特别的暴躁,刚想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身份地位,到底知不知道罗家代表着什么,结果有人推门而入,他扭头这一看,立马血压升高,怒发冲冠。

    那进来的人不是罗兴文又是谁?

    罗池清一脸愤怒地回头看下巫啾啾,眼神里明晃晃写着骗子,“你还骗我说你们没关系,看看,这是什么!”

    巫啾啾:???

    她何其无辜。

    她也不知道罗兴文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这两人就跟约好似的。

    罗兴文本来是带着笑推门进来的,见到巫啾啾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却第一时间被罗池清跟他的经纪人李哥抢走了注意力。

    他脸上的笑收敛了回去,冲着罗池清点了点头。

    罗池清冷笑几声,“罗兴文,你果然跟巫啾啾有关系,就是她让你退圈的吧。”

    罗兴文不明白罗池清的愤怒,他摇着头解释道:“不,我退圈是我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跟巫小姐没有关系。倒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池往他那边走了几步,神色高贵冷艳,“你都能来,为什么我就不能来?不能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以为你退了圈就能够弥补我了吗?我告诉你这远远不够。”

    “你对我造成的伤害,这辈子都不可能弥补的了的。”

    罗兴文看着那张嚣张怨恨,甚至还带点得意洋洋的脸,微微叹了口气,“那你还想要什么?”

    罗池清还没说出口,却被人忽然打断,“我看他还想屁吃。”

    清脆悦耳的女声在他们的身后响起,罗池清跟罗兴文同一时间回头,见到的就是拿着菜刀,一脸凶巴巴的巫啾啾。

    巫啾啾也是服了罗池清,同样的话翻来覆去的讲,颠三倒四的讲,有意思吗?

    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找找同样的受害者,在那儿逼叨逼叨,把巫啾啾这样好的脾气的人都要惹毛了,果然之前说的话,他是一点都没进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