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4章 第69-70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章 第69-70章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罗池清暴跳如雷,目光变得尤为愤怒,本来他就因为巫啾啾没有因为他的遭遇同情他,可怜他,事事顺着他内心非常愤怒,要不是因为有宴清压着,他早就歇斯底里起来。

    而现在,罗兴文的出现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点燃炮仗的最后一点火星,而巫啾啾出口帮罗兴文说话,更是直接戳到了他的痛处。

    罗池清不甘地想着,凭什么?他才是那个受害者,他才是被鸠占鹊巢20多年过着那样痛苦生活的人!凭什么早餐店的这帮人全都同情罗兴文而不是他,全都帮着罗兴文说话,而不是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

    罗兴文过了20多年锦衣玉食的生活,占了他那样多的资源,现在让他痛苦,让他后悔,让他还回来,那都是应该的。

    就如同那些在他耳边念叨着罗兴文该赔偿他这一切的那些朋友所说的那样,他对罗兴文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罗兴文就该对他低下那高傲的头颅,由他肆意妄为地报复。

    巫啾啾虽然不知道罗池清心中那些偏执的仿佛失心疯的想法,但是光从他进入早餐店所说的话,所做出的举动,就足够让她了解对方,因为这一重大事件的变故已经使得他脑子已经不太好使了。

    又或者这事情没发生之前,他的脑子也就已经不好使了。

    总之,他那理直气壮质问巫啾啾的话语,让巫啾啾甚是不耐地拿着刀,在砧板上学着宴清那样,啪的一下就斩断了那蠢蠢欲动想要拿大螯钳她的大闸蟹的壳。

    那大闸蟹刚从市场上买回来,活蹦乱跳,新鲜的很,两只前螯举得虎虎生威,似乎在说着谁靠近就不让谁好过。

    然而巫啾啾却是用手指随意地抵着大闸蟹青色的外壳,然后手起刀落,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迟疑,那大闸蟹就被一分为二,轻轻松松,干脆无比,就跟刚才宴清将那硬骨头砍的干脆的样子一样。

    如同切豆腐那样,没有受到一丝的阻碍,动作丝滑的很,很快,螃蟹的膏便流了出来,被巫啾啾放到了白色的盘子上。

    即便这样,螃蟹都没有死透,还不甘心地举着前螯,在盘子里晃动。

    如果说这一只是个意外,那么另外4只大闸蟹被她轻松地提到砧板上,然后同样手起刀落,没有一丝犹豫的举动,让罗兴文眼睛都看直了。

    内心的狂躁与偏执在那一瞬间凝结了,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久,他才气急败坏道,“巫啾啾,你是不是故意拿这个恐吓我?”

    巫啾啾看他似笑非笑,旁边的大蒜本来是由陈木森他们处理的,但是这个狗东西真的是太烦人了,所以巫啾啾干脆将蒜拿了回来,用刀柄在那儿砰砰地敲,将那大蒜敲的四分五裂,大蒜表皮也直接脱落,都不需要陈木森他们动手了。

    而她一边敲还一边双目炯炯地盯着罗池清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似乎在告诉罗池清,他再瞎逼逼一句话,那么这个被一分为二的螃蟹以及被手柄敲的稀巴烂的大蒜,就是他未来的下场。

    罗池清气的僵在原地,不明白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身后又有罗家跟大批的粉丝撑腰,怎么会怕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空气中的气氛有点焦灼,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默默地站在巫啾啾的身后,无声地表示着他们的立场。

    要不是这是巫啾啾的主场,而巫啾啾也不需要他们帮忙,陈木森他们嘴巴早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你弱你有理,你惨就包容吗?

    如果说一开始面对两个受害人,大家可能会对罗池清更加同情,毕竟惨日子都是他经历的,20多年的苦难造就了他偏执不讨喜的性格也是能够理解的。

    但这并不是他无缘无故上门找茬的理由。

    他跟罗兴文之间的矛盾,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就可以了,拉上第3个人算怎么回事?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以为自己现在成了大明星又有罗家撑腰,所以就能为所欲为,无所畏惧?

    以为所有人都要听他的话,以为所有人都要顺着他的心意来。

    呵!

    说起来大家对他已经算得上是包容了,否则的话,在他臭不要脸地提出想要巫啾啾做的美食的时候,早就被他们几个给打出去了,什么东西呀!

    罗兴文暗叹一声,满脸歉意地看下巫啾啾,“不好意思,巫小姐,没想到因为我的事情会给你造成这样大的困扰。”

    “我也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你放心,我跟他的事情很快会解决,不会打扰到你的。”

    巫啾啾一边飞速地拿刀剁着大蒜,将它们剁得稀碎,大蒜霸道的气味迅速地散发了出来,她微微抬起头看了眼双眼满是愧疚的罗兴文,摇摇头道,“这不怪你,只不过是某些人有病而已。”

    现在的罗兴文看上去比之前来吃早餐的时候精神状态好多。

    最重要的是整个人看上去也多了点阳光的味道,没有那样阴郁。

    些许是因为想通了,所以才会这样,精神头好起来,人也就通透了。

    想到这里,巫啾啾对他微微露出一抹笑,“晚上留下来一起吃饭吧,刚好我们也打算做大餐招待朋友,你也一起来热闹热闹。”

    顺带气气某个不长眼的。

    罗兴文很是不好意思,自己给巫啾啾添了这么多的麻烦,巫啾啾不怪他,反而还热情地邀请他前来品尝美食。

    “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有关系的,大家相处的愉快,也能算得上是朋友,一起吃个饭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张成良也忍不住开口附和道,“对呀对呀,罗先生你也留下来吧,巫小姐的厨艺非常高超,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而且我们也是受了巫小姐的帮助过来感谢她的,没想到巫小姐很是热心,还特意准备大餐招待我们,我们也觉得巫小姐真的是太客气了。”

    “是的是的。”

    黄金玉也跟着点点头,她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一边有些期待地看着罗兴文,“男——噢,不,罗先生你也一起留下来吧,人多吃饭也热闹啊。”

    罗兴文不仅仅是张成良的偶像,同时也是黄金玉的偶像。

    她喜欢罗兴文好多年了,真假少爷事情闹出来的时候,黄金玉听后不知道有多难过。

    而昨天罗兴文退圈通知一发出,黄金玉跟其他粉丝可以说是一起抱头痛哭。

    张成良在她身边也是安慰了好久。

    表示罗兴文退圈总比呆在圈子里还要被一群网友骂来的好。

    真正喜欢一个人不应该是他过得好,自己就心满意足的吗?

    好说歹说,好劝歹劝,才让黄金玉也没有那么伤心。

    所以见到罗清池在早餐店上蹿下跳期间,黄金玉其实有很多问候的话语想要说出口,要不是顾忌自己肚子里的宝宝,要不是不能让自己做一个说脏话的妈妈,黄金玉早就把罗池清骂得狗血淋头了。

    哪里来的巨婴,真当全世界皆他.妈,都得宠着他吗?

    罗池清的遭遇确实很可怜,可是这并不是他能为所欲为,肆意伤害罗兴文的理由。

    面对众人的邀请,罗兴文推脱不了,最后答应留下来一起吃晚餐。

    也正是因为这样,原本担心罗池清出现会让巫啾啾等人对他有了不同看法,甚至与他划清界限的罗兴文,内心也非常的感激。

    在真假少爷事情发生之后,他身边不少朋友一开始虽然同情他有这样的遭遇,但是后来慢慢的,这些朋友全都围在了罗池清的身边。

    他们不再替他感到抱歉,相反的,他们开始为罗池清打抱不平。

    那些话语扎在他的身上真的很疼。

    即便罗兴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人心终归是肉长的,哪怕他为自己穿上厚厚的铠甲,但不可避免的总是会受到伤害。

    他也是真的没想到罗池清会找到早餐店,但庆幸的是他的魔法消失了,巫啾啾他们并没有因此而讨厌他。

    相较于罗清池嘴角扬起的感激的笑,罗池清脸上的神色则难看了很多。

    他身旁的李哥也一样。

    李哥调查过巫啾啾的身份,父母双亡,只不过是从一个不知名的小星球来到蓝星定居的孤女而已,到底是什么给了她这样的自信,能够不把罗家放在眼中。

    甚至还当着他们的面公然站在了罗兴文这边,这不就是在跟罗家作对吗?

    看到罗池清快要气成河豚的样子,李哥连忙上前帮忙,叫嚣着道:“我告诉你们,不要不识抬举,罗兴文现在什么状况你们不知道吗?”

    原本其乐融融的氛围又被李哥的那一番话给打破,巫啾啾甚是不耐,手中的巫力也是蠢蠢欲动,下一秒,就见李哥跟罗池清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席卷着丢出了早餐店。

    巫啾啾一愣,转而回头,目光落在了宴清的身上。

    宴清回视,对她挑了挑眉,“烦人的小虫子还是要扔出去比较好,免得影响了我们待会儿的食欲。”

    巫啾啾咧嘴一笑,“宴清你说的对。”其他人也纷纷拍掌叫好。

    早知道对方是这样性格的人物,巫啾啾也就不会因为同情而跟他多说些什么。

    有时候,同情这种情绪还真的不应该用在某些人身上。

    猝不及防被丢出早餐店,狼狈万分的罗池清跟李哥懵了一瞬间,回过神来之后,两个人暴跳如雷,怒火中烧,冲上去,就要强行闯入早餐店。

    但是这个时候机器人早就收到了巫啾啾传达的命令,它们堵在门口,在罗池清跟李哥冲过来的那一瞬间,举起自己的机械手,将两人抓在手中,然后高高举起,哐当一声,扔的更远了。

    罗池清跟李哥哀嚎咒骂的声音连绵不绝,让罗兴文有些不安地频频地往门外看去。

    “这样没有关系吗?还是我去跟他好好谈谈吧!”

    看着外面神色扭曲,充斥着怒火,嘴里骂骂咧咧并不干净的罗池清,他想起罗氏夫妇曾经对他的好,罗兴文终究是心怀愧疚,眼含不忍。

    要不是他,罗池清到底也不会变成这样一副疯子模样。

    虽然罗兴文有时候也会被另一种想法拉扯着,那就是他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要他承受这一切?

    可终归是占了罗池清20多年的好处,他该还他的。

    巫啾啾正在做一道油炸大闸蟹的美味,烧热锅浇上油,等微微冒出些许热气之后,将大蒜小葱干辣椒一同放入,爆炒出香味,然后将刚才干脆利索解决好的大闸蟹放入了油锅之中,热油接触到水滴,立马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油烟也升的老高,但很快就会被空气净化器给吸收。

    但那股香味却是吸收不走的。

    那香味让罗兴文抬腿准备出去的动作都顿了顿,目光不自觉地看向锅里,青色的螃蟹壳因为高温而慢慢泛红,鲜美肥嫩的蟹肉也因为高温的作用被烫熟,散发出的那种甘美的香味,让他不自觉地动了动鼻子。

    除了蟹香味之外,还有大蒜,葱,辣椒在油锅中翻炒出来的气息。

    简简单单的油炸大闸蟹,但是却透露着一股让罗兴文从未吃过的味道。

    真香啊。

    他的鼻子不自觉地又动了动,眼睛直勾勾地落在锅里,要不是外面罗池清谩骂的声音越来越响,罗兴文都快要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而就在他扭头准备出去的时候,巫啾啾却是突然叫住了他,“罗兴文你也来帮忙,把这几只大闸蟹洗一下,然后放到蒸笼里清蒸。油炸大闸蟹跟清蒸大闸蟹的味道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我们都得尝一尝。”

    一个是鲜香麻辣,另一个则是可以尝到大闸蟹的原汁原味,它的鲜嫩可以毫无保留地在清蒸之中显露出来。

    罗兴文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应了一声,走到巫啾啾指定的位置之后,他不自觉地又抬头看了向屋外。

    罗池清还在那儿大喊大叫,伸手疯狂地敲击着大门,但是他的声音却好像突然被隔绝了,什么都听不到。

    他看着他因为愤怒怨恨而狰狞起来的面孔,听着他无声的咆哮,莫名地居然有种好笑的感觉。

    陈木森在他的一旁清洗着大鱿鱼,巫啾啾说待会儿可以给他烤鱿鱼吃。

    所以陈木森期待的很。

    他见到罗兴文有些魂不守舍,洗着洗着差点被大闸蟹两个大螯给钳住手的样子,忍不住道,“你也别想太多,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站在你这边的。”

    罗兴文扭头,看着这个年轻的阳光大男孩,神色微微有些柔和,“谢谢你,但是他变成这样,确实也有我一部分的责任。”

    陈木生嗤笑一声,扭头看向被机器人抓住第3次扔到外面的罗池清,“你觉得他这样疯狂的脑残举动是你的责任?别让自己往牛角尖里钻。”

    “你们俩该恨的人是那个做错事的护士,他该恨的也是那个护士,关你什么事情。”

    “再者,如果你是他的话,你会跟他一样做出这样偏执又傻逼的举动吗?”“他之所以会这样,是他自己本身性格导致的,你已经退让了n步,也将所有东西都还给了他,他却依旧步步紧逼,不把你弄死不罢休。”

    “那就是他自己本身的性格问题,关你什么事。不要无止境地把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事情,那便问心无愧。”

    “就是啊。”

    张长良也忍不住插了一句,“罗先生,我觉得你做的已经够多的了。而且你越是这样退让,罗池清才会越这样嚣张。”

    “再者,他要是就想要你的命呢,他就是想要你死他才觉得舒服呢,难道你要把自己的这条命都给他吗?”

    “他不过就是仗着自己一朝翻身,将自己20多年在垃圾星受到了那些不好的待遇都撒在你的身上而已。”

    “假如不是你跟他被互换,假如是他跟另一个人互换,他也会这么做,所以根本就不是你的责任,你只不过是那么不凑巧地被那个护士跟他对换了而已。”

    说着,张成良用那只干净的手挥了挥水渍,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鼓励地对他笑了笑,顺便又做了个加油的举动,“看我们这边的正常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所以并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了你要做的事情。”

    “没有人能够让你为了不是自己的错,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懂吗?”

    罗兴文大受震撼,尽管小助理跟王岩也一直说这不是他的错,不是他的错,但是罗兴文总是觉得因为他跟他们的感情更好,所以他们才会站在他这一边。

    可是当早餐店的所有人都告诉他就不是他的错,他已经做到最好,他不该被别人的错所拖累后,罗兴文只觉得内心酸酸涩涩的很。

    他做出了退圈的举动,他捐了大部分的钱,他跟罗氏夫妇切断所有关系,跟以前的朋友断开所有联系,做的痛苦而又决绝。

    甚至也准备好用下半辈子弥补罗池清。

    但是现在有人告诉他,他不需要这样的,不是他的错,他也是受害者。

    被伤透的心继那天被巫啾啾的美食跟鲜花治愈之后,这一次终于真正地强大了起来。

    他忽而咧嘴笑了起来,明媚而又肆意,像极了张成良他们在荧幕前看到的他,也像极了曾经他们极尽追捧的样子。

    “对,你们说的对,我跟他之间的一切已经有了了断了,他不该再这样了。”

    说完之后,他忽然加快速度将大闸蟹清洗干净,然后放到一旁,紧接着擦了擦手走出了门。

    神情认真而又坚毅,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罗池清愤怒的话语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耳边,可这一次他再没有内疚,再没有痛苦,有的只是跟他彻底结束这一切的轻松。

    巫啾啾他们依旧做着自己手头上的活,但每个人的注意力都不自觉地放在了外面。

    巫啾啾撤除了早餐店的屏蔽,大家能够听到外面的些许动静。

    但是并不太真切。

    只有当罗池清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的时候,他们才会隐隐听到些许话语。

    但是即便听不到,光是从罗兴文那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气场上来看,最终的结果应该能让他们满意。

    巫啾啾作为巫女,轻松使用巫力就能将他们两人的对话收入耳中。罗兴文条理明确,谈吐清晰,但是听完罗兴文说完这些的罗池清却压根就不接受他所谓的他没有错的理论,依旧在那儿大吵大闹。

    甚至拿罗氏夫妇威胁。

    但是他没能成功。

    罗兴文看着罗池清,就好像看到刚刚听说这个真假少爷事情内心崩塌,世界一片荒芜的自己。

    “我已经跟罗家没有了任何关系,也将自己的所有还给了罗家,我跟你之间断的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你所有的恨,你所有的怨,要找的人不是我,是那个罪魁祸首。”

    “还有最后一句话,我想要送给你,曾经的我在得知这个事情之后跟你一样痛苦,跟你一样绝望,甚至还跟你一样想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就好了,如果你消失就好了。”

    “但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想通了。”

    “与其一直陷入这样的自怨自怜,让自己痛苦万分,不如早早地将这个毒疮从自己的身体里挖出,然后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

    我和你都还年轻,我们不应该因为别人的错而让自己痛苦。”

    “你的人生从现在开始变得非常的敞亮而又明朗,你的未来无限可期,你的朋友父母都会加倍的爱你,所以你又何必让那些爱被恨所吞噬。”

    说完之后,罗兴文对他露出纯粹而又简单的笑,“希望以后你也能好好的。”

    罗池清的偏执怨恨在他的云淡风轻之下,就变得有些可笑起来。

    他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在罗兴文扭头离开的那一瞬,眼眶中的泪水簌簌而下,连绵不绝。

    李哥在一旁看着,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在罗池清的耳边说着罗兴文的坏话,就如同往常一样。

    但是罗池清却并没有被他的话所蛊惑,如同往常那样越发的暴跳如雷起来,相反的,他面无表情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扭头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李哥在后面追着,气急败坏,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