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今天把拆弹组推出〕〔女总裁的狂婿医仙〕〔凡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六十九章 来还刀是吗
    “王爷,这是在几处驿站打听到的消息。还有,乌吉苏的队伍再续五日便可抵京。”

    赵与歌无力地接过书信,默不作声地抬手打发了众人。

    席元愣神看了看陈直退到了殿外。

    他回望着殿中不解道:“王爷这是怎么了?这乌吉苏之事后,乌库王紧而薨了,如今乌吉苏继位处决了乌已,又奉旨进京面圣,王爷不是着急拉拢他吗?怎么接到打探消息的书信,一点都没着急?”

    陈直被升高的日头晃得双目张不开,微眯着眼睛道:“小九的事情,王爷都知道了。”

    席元眉头一抬。

    “怪不得……倒也是,有那么一张相似的脸天天在眼前,我们不说,他早晚也会记起来的。其实有时我在想,小九若是活着,这血仇横亘在他们中间,也是孽缘,折腾到最后小九也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是呀,谁让小九偏偏是细作,她若是个普通姑娘该多好。你看王爷对赋妃,又搭秋千又点宅子的。”

    “那宅子……是王爷让点的?”

    跟上来的探水并到陈直一旁无奈道:“陈将军,不是说了此事秘而不宣吗?”

    陈直憨憨一笑,转头跟席元道:“裴兄,此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三人淡淡笑了笑,可转眼又同时空望着远处长叹了一气。

    ……

    “岑怡。”

    鸿儒馆前,苏赋赋看见前面走的赵岑怡,喊着她奔了上去,“我的刀拿来了吧?”

    赵岑怡面露尬色,喃喃道:“我哥说,那刀,搬家弄丢了。”

    前两日赵承延搬出了皇宫,挪到了附近不处的綦王府她是知道的,一想这搬家倒是也是容易弄丢东西,便信以为真点了点头,“那丢了就算了。”

    赵岑怡见她不问了,可算松了一口气。

    其实从昨日开始她也搬进了綦王府。

    今早她跑去赵承延的寝殿找他,那把罕宝刀明明就摆在他书房中,他愣是不还。

    “哥,我都看见那刀了,那不就摆在那儿,你不还是何意?”

    赵承延展臂左右挡住她,道:“你就告诉她我搬家弄丢便是。”

    赵岑怡疑惑地再上下打量过他,有些怨气的一甩袖子,“哥,你明知道赋赋姐姐是为了你才嫁的端王,你却在见第一面时就跟她说你要娶楚晴儿。好了,人家如今要跟你断个利落,你倒成了缩头乌龟。那你有本事别逞一时口舌之快呀!”

    “我那么做也是为了她好。如今他跟了端王,若是心里再挂着我,那端王能好好对她吗?我就是要让她觉得我坏透了才成。如此,她才能安安稳稳地好好过她的日子。”

    赵承延那日晕倒醒来之后,他便想了很多。

    他突然明白了苏赋赋着急嫁给赵与歌的原因。

    他们已经退了亲,父皇定不会再多为难苏家,赋赋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如此着急嫁人。

    如果非要一个着急嫁人的理由,那就是她要救自己。

    她需要赵与歌的帮助。

    而他这次的事情,他也仔细顺过,只要三哥不插手,他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可他若插手,怕是会引火上身。

    他不怪他不救自己,毕竟这是一桩早就被设计好的谋反重罪。

    弄不好,他也只会跟着一同深陷泥潭。

    但是他狠他,恨他娶了他的心上人,恨得厉害。

    他也生苏赋赋的气,气她为何要救他这么一个无权的皇子,气她为何要嫁给他最喜欢的哥哥,他气到发抖。而更恨更气的是,他遇事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才逼得自己的心上人用委身于他人的办法来救他。

    那几日他差点儿就疯了。

    待他回了皇宫,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不争不抢的赵承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江湖最后一个老千〕〔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