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61、金屋藏蛟
    ..,最快更新!

    蛟眼皮跳动了几下, 慌乱地摇摇头, 道:“不必了。”

    真和灵山龙族牵扯上关系,那他和金龙之间,就要更说不清了。

    想到这声拒绝过于直接, 他又补了半句:

    “我是指,暂且先等身体恢复了再说, 以免分心。”

    金龙看着蛟, 笑了笑没做强求,道:“都依你。”

    这是便这么定下了。

    蛟在草屋中安了家,平日里盘踞在白玉上修炼, 若是泡腻了池水,偶尔也会在草屋中休息一晚。金龙的巢穴实在是过于诱人, 蛟日日住在其中, 便愈发领悟到什么是得天独厚, 什么是修炼福地。若非他妖心坚固,看着这满地宝物, 只怕是要生出心魔。

    金龙坦然相对, 没有刻意显露,却也不会将好东西藏着掖着。

    等到蛟差不多摸清了金龙的家底,已经是数日之后了。

    一龙一蛟都不是会插诨打趣的性子, 终日互相对着,草屋里算不上热闹,但也不算乏味。

    他们体型相似,修炼之法虽不相同, 但心得却能交流。

    原本是蛟刻意套话,想套出龙族修炼的秘法。

    结果金龙起身就将他拉去了草屋后的石洞中,大手一挥,现出通道,往里走,就看见一排排被摆放整齐的玉简书籍。

    金龙道:“万法不离勤修,小渊要是有看得中的法术,尽管去看吧。”

    蛟愤愤道:“那么多,哪里看得过来?!”

    于是金龙又贴心地为蛟大王筛选了几册,导致蛟在草屋中待得时间忽然多了起来——要在岸上翻阅这些稀有功法。

    上一次这般用功依稀还是个孩子,没想到一把年纪,竟也要苦学起来。

    而令蛟苦恼的并非只是看书。

    ——这几日,越来越多的龙族上山拜访金龙,一个个都想进屋与金龙小聚一会儿。蛟不胜其烦,却只能龟缩在屋内。

    他不想与灵山龙族有过深的交集,然而灵山龙族却都围在屋子周围,也不知在打些什么主意。

    “你的隐匿之术为何不起效果了?”在金龙又一次冷淡地推拒完一批小辈后,蛟忍不住出声道,“我怎么觉得,他们已经发现本尊了。”

    金龙:“……”隐匿术是不会出问题的,可惜的是,在他使用隐匿术前,这刚化了人形的蛟大王,就已经暴露在蓝青二龙的视线里。

    可他不敢轻言说破。

    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皱眉沉思后道:“说到隐匿术,本尊倒是见识过金龙族隐匿之法的神奇之处。”他眼中冒出一阵精光,“你那堆满了功法的洞里,可有这种法术?”

    这是明目张胆地要学艺了。

    金龙道:“没有。”

    蛟脸一黑。

    金龙又道:“等过几日,我教你。”

    蛟猛地看向他:“当真?”

    金龙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己讨些报酬,却又想到蛟的性子,只能哀叹着熄了趁火打劫的心思——像蛟这般,但凡自己有一次不是掏心掏肺的对他好,兴许就能让之前的付出白费了。

    吃软不吃硬。

    金龙告诫自己:只可徐徐图之。

    屋外又传来动静。

    蛟顿时拉长了脸,不耐烦道:“你这破草屋什么都没有,怎么这群烦人精成天往这里钻!”

    撂下话后,他便转身回到了房间内,继续翻看起前几日从洞中取出的《化龙册》。

    金龙目送他入内后,也慢慢冷下了脸,踱步朝外走去。

    前来拜访的是赤龙族的小辈,印象中常与小青龙混在一处,胆子极小,尤其害怕长辈。从前见了他,都是绕道走的,今日竟然破天荒地主动上门了?

    金龙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向紧闭的房门,心道这群闲得抽条的小辈,怕都不是来看望他的,而是想结识被自己藏在草屋里的妖。

    要再这么放任下去,怕是山头都要被踩坏了。

    金龙放出无形威势,将那几个小辈震得动弹不得。

    许久,他开口道:“今日起闭关,不见外客。”

    吓走了最后一批前来登门的同族后,金龙闪身而行,倏忽间抵达山脚下的一个洞穴口,不消片刻,就从里面揪出了睡眼朦胧的小青龙。

    “不是我。”唯二知情的小青龙眨眨眼,眼神透露出无助,“我这些天一直在洞内冥想,根本没有出去过。”

    金龙一言不发,定定望着他。

    “真的不是我。”小青龙面对最崇敬之人,忍不住脸皮泛红:“我虽然看到了……可出去后什么也没说!”

    天知道这几天他都快要憋死了!满脑子想的都是金龙与魔蛟之间的纠葛,还有草屋中那位的来历,连最喜欢的打架都许久未曾有过了。

    他既担心金龙真的成了脚踏两条船的渣龙,又怀疑是自己多想了。

    知道越多,烦恼也越多。蓝舒渠还未归山,他连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都没有。于是只好捧着满腹心事,独自窝进洞中发呆。

    熟料今天,金龙前辈忽然闯进来——他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意识到“金龙屋里藏了一名男妖”的事已经传遍了整座灵山。

    “……”

    金龙只看一眼小青龙的神情,便知道他没有说谎。略一思量,很快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不远处,正抱着肚子与人闲聊的老蓝龙忽觉后背发凉,回过头没觉出异样,于是又继续道:“说起来灵山许久没有喜事了。”

    被拉住说了许久“家常”的年轻龙们面无表情地听着。

    老蓝龙又问:“你们呀也多留留心,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哪家的龙崽,我好有个准备。”

    年轻龙们硬着头皮勉强道:“……长老,我觉得还是等金龙前辈发了话,我们再……”

    老蓝龙摆摆手,压低声音道:“我就是想心里有个底而已,又不做什么。咱们不说,不说。知道是谁就行。”他眨眨眼,胖乎乎的脸颊肉晃了晃。

    老蓝龙的心愿很简单——好歹他要弄清楚,自己那万年不开花的侄儿到底喜欢的是什么样儿的妖!

    “可是……”又有龙发出质疑,“光凭长老所说的,一袭黑袍,身材高挑,肤色苍白的特征,我们也找不出是谁呀?”

    这年头,妖怪换衣跟眨眼似的,谁还会凭衣服认人。再说了,附近的龙们个个气色红润,哪里会呈现出病白的皮肤。

    总而言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符合蓝长老要求的龙。

    “您要是实在想知道,干嘛不直接去问金龙前辈呢?”耿直小龙认真发言:“以您和金龙前辈的交情,他一定不瞒着你!”

    要真是不瞒着他,又怎么解释数年前深渊鹤宫时金龙避而不见的举动?

    他算是想明白了。

    什么雷池一战身受重伤?八成是有了中意的对象,心思野了。

    心思野了的金龙没去找另一位知情者老蓝龙算账,而是运气成字,在山门前写上“不见外客”四个大字,龙威残留于字迹间,震得一干大小妖怪不敢越步。

    金龙拒绝的态度极为强势,龙族们纷纷收到讯号,偃旗息鼓,变得老实无比。

    但关于金龙草屋藏“娇”的传闻已经如原上之火,越烧越烈。

    暗藏心思的女妖们如闻噩耗,纷纷打探起消息的虚实,一时间,关于金龙的择偶动向完全盖过了蛟宫那场声势浩大的决斗,更彻底盖过了魔蛟重返上妖界的风头。

    金龙拒言已出,再没有龙敢随便上山。

    蛟渐渐发觉周围冷清了很多。耳之所及,只剩下风声水声,半点人语都没有了。金龙今日不在,兴许整座山上,只有他一个大妖了。

    这些日子,他接连服下了余下的两颗灵药,又得到金龙的相助,药力化尽,早已今非昔比。这样的结果,本不在蛟的意料之内。

    此次灵山之行,所获远比他预想的多。

    谁能想到,偌大一座灵山,竟然没有龙发现他混了进来。而金龙一族花了万千年时间搜集到的无上功法,竟还成了他的寻常消遣?玉石为床,饮灵泉,食仙果……这样的日子,简直令妖心悸。

    蛟绷着脸,眼底的狂热却掩藏不住,这些天看金龙的目光越来越像是在看着一个巨大的宝库。

    ——还是再待一阵吧。

    那卷《化龙册》还未看完,洞里还有好几套不错的功法,不过这都及不上金龙亲口相授来得方便。

    蛟修为日益精进,心情也越发畅快,便想着出去走走。

    灵山占地广阔,远比他的隐渊山大。金龙所待的山头离中心较远,山上草木旺盛,地广景美,最适合吐息散步。

    沉迷修炼日久,恍然间走出金龙老巢,步入山林,蛟大王发出如隔世般的喟叹。

    他穿梭林间,绕着山头走了圈,忽然听到有奇怪的响声。

    “呼呼……”

    蛟侧耳倾听了一阵,目露深思:莫非这山上有其他修炼化形的小妖?

    前方是个巨大的灌木丛,隔着厚重的绿意,看不清对面的景象,他挪步过去,隐约看到了一截青绿色的龙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