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扮男装出逃后,〕〔让你赐福你赐祸,〕〔直播算命:开局赞〕〔在逃生游戏里角色〕〔七零后妈一撒娇,〕〔从坟墓里扒出来的〕〔重生医妃一睁眼,〕〔锦鲤团宠:神医萌〕〔快穿万人嫌逆袭:〕〔快穿攻略之病娇大〕〔避嫁〕〔被奶奶按头结婚?〕〔明撩!暗宠!空降〕〔镇国少帅〕〔七零嫁糙汉:知青〕〔国运擂台,只有我〕〔女帝抬眸诸神拜,〕〔宫女奋斗日常〕〔玩大了:七零知青〕〔新婚夜,植物人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62、化龙小册
    ..,最快更新!

    拨开枝叶, 只见茂盛的灌木丛后, 正歪歪扭扭地盘着一条瘦长的青龙,微张着嘴,四爪压地藏起腹部, 垂着脑袋,身躯一抽一抽的。

    蛟:“……”

    这条举止古怪的小龙不是旁人, 正是整日里“金龙前辈”长、“金龙前辈”短的小青龙。算上这次, 蛟已经是第五次见到他了。

    “怎么就没有了呢?”小青龙拱着地,微抬起身体,不住用四爪扒拉着地面。从蛟的角度望去, 只看见一个不断晃动的青条儿,也不知在干些什么。

    还真是未出灵山, 各个心大如斗, 在外游荡, 竟没有半点警戒心。

    他就在几步开外,那小青龙愣是没有发现。

    像他这样的, 若是生存在深渊里, 怕是早早就被人吞吃入腹了。

    蛟忍不住动了动舌根,若有所思:龙族于他有补益,可惜这条送上门来的小点心, 自己注定是吃不得了。

    略带惋惜地看了几眼,蛟便打算悄无声息地退去。

    刚退了半步,就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皱着眉,低头瞧了瞧, 待看清楚犼,蛟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刷——”地变得漆黑了。

    “你要找的……是这个吗?”

    小青龙正在林间奋力搜寻,冷不防后背传出一个声音,当即惊得一哆嗦,扭过长脖,喊道:“谁!”

    穿着一袭松散黑袍的男子面色冷峻,右手举着某样石头状的东西,正朝他望过来。微薄的嘴角处还勾着一丝凉凉的笑意。

    小青龙在看清来人后,朝后跳了几步,绷直了长躯结巴道:“你你你……你?”

    蛟晃了晃“石块”,问:“小龙崽,这是你丢的吗?”

    小青龙已经是一副喘不匀气的模样了,一双明亮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蛟猛瞧。

    是他!

    那日和金龙前辈一起在玉池子里嬉戏的男妖!

    一瞬间,小青龙也顾不得自己遗失的物品,紧张道:“金金金龙前辈,在吗?”

    蛟一怔,这小龙怎么朝自己询问起金龙的下落了?

    “不在。”

    小青龙“嗝”地一声,道:“那我我我我叫青崇,你……你呢?”说到最后,青绿色龙脸上已憋出了两团深红:他他他竟然和金龙前辈的伴侣相遇了!

    怎么还攀起交情来了?

    蛟若有所思,很快就明白过来——前几次照面,他要么以笠帽遮面,要么以原形现身,这小笨龙从未见过自己人形时的模样。想来是压根没有认出他来?

    “青虫?”蛟打量了一圈小青龙的原形,隐约有所了悟。

    小青龙急忙道:“崇山峻岭的崇,我娘想让我长得跟山一样高大。”

    蛟面无表情:“哦。”

    小青龙眼神乱瞟,正好看到蛟手中的东西,惊喜道:“啊,找到了!”

    蛟捏了捏手中的物件,问:“这么说,这东西真是你们灵山的了?”

    “什么?”小青龙想了想,诚恳道:“木鱼纹雕是金龙前辈的。”

    蛟目一寒,又迅速收敛回去,他勾起嘴角,问道:“哦?你可看清楚了?这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普通石头,不像是什么……木鱼纹雕呀?”

    小青龙立马道:“你有所不知,木鱼纹雕是金龙族的宝物,世间只有金龙前辈才会用。启用之后,这石块一样的东西就能变成一条金色大鲤鱼,能跑能跳,就是不会说话!”

    蛟挑了挑眉,重复道:“金色鲤鱼。”

    小青龙点点头:“嗯!据说是当初金龙族的一对夫妻,因为种种原因久居两地,无法见面。于是公龙便做了这枚纹雕,赠送给母龙。有了这枚纹雕,他就能随时分出一缕心神,借着纹雕之身,陪伴在伴侣身旁。”

    “你知道的倒是蛮多。”

    小青龙道:“这都是蓝哥讲给我听的。对了,木鱼纹雕便是蓝哥在隐渊山上捡到的,应该是金龙前辈用在……”他猛地停住了嘴。

    蛟语气平常,随口接了句:“用在哪里?”

    自然是用在了魔蛟身上!在他们与魔蛟起争执的时候,一尾大鱼突然现身,简直毫无征兆!

    小青龙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向眼前这位男妖的胸口。

    他的黑袍穿得较为松散,露出了大片玉白色胸膛和精致的锁骨……小青龙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又小心翼翼地张望了几眼,确认对方胸口处一片光洁,并没有什么可疑金鳞后,情绪变得复杂。

    此前冒出的怀疑金龙脚踏两船的念头再次跳了出来。

    护心鳞给了蛟,还将木鱼纹雕留给了蛟;这般重要的两件事物一并都被金龙前辈用在了魔蛟的身上。那么眼前这个男妖呢?

    眼前“这位男妖”默不作声地拢了拢敞开的衣襟,隔绝住青龙往里探看的视线,牵着嘴角又问了一遍:“用在哪里了?”

    小青龙回过神,大力摇头:“没,没有!这是蓝哥在隐渊山上捡到的,应、应该是不小心弄丢了。蓝哥还让我把它带还给金龙前辈。”

    蛟也不说话,伸出修长的两指,漫不经心地揉捏着所谓的“木鱼纹雕”。怪不得许久未曾见到金色鲤鱼了,金龙啊金龙,你可真能装。

    灵山山门前,金龙走了会儿神。

    押解着犼刚回来的蓝舒渠立时发现了,问道:“怎么了?”

    金龙摇摇头:“没事。”

    小青龙面露迟疑,眼底闪过一番思量。

    “那……要是金龙前辈不在,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蛟笑了笑,朝着小青龙走过去,手往前一递,和颜悦色地将“木鱼纹雕”还到了小青龙手中。

    小青龙仰着头,眼睁睁地望着那张苍白到病态的脸缓缓朝自己贴近,整条龙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还回去的时候,记得替我提醒他一句。”青年略带戾气的眉眼微微眯起,低沉的声音仿佛带着一股寒意,直窜进小青龙的耳朵里。

    “好好保管,可别再弄丢了。”

    小青龙不明所以,但莫名感到害怕,愣愣地张着嘴不敢接话。

    蛟拍了拍龙首。

    沁凉的手指拂过脑袋,小青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控制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你跟金龙前辈住一块儿吗?”

    蛟意味不明地哼了声,不做回答,只是平静地望着他。

    ——实则内心已转过无数念头。

    “为什么这么问?”蛟温言道,“你我初相见,你怎么像是笃定了我和金龙有什么关系?”

    小青龙:“……”因为他亲眼看见了。

    “是因为……因为金龙前辈封山了,可你出现在了这里,应该是认识他的吧?”

    蛟站直了身,心中暗叹。

    ——果然还是涉世未深,太嫩了些,连撒个谎都绷不住脸色。

    “你左一句金龙,右一句前辈,想必是与他亲近的小辈。”青年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暗光,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了。”

    他停顿了片刻,小青龙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蛟道:“我确实与金龙住在一处。”

    小青龙深吸一口气,龙目沉沉:“嗯。”

    蛟道:“而且还与他关系匪浅。”

    小青龙一脸“意料之中”的郑重神情。

    “可他总不肯让我下山,终日要我待在那件破草屋里修炼。”蛟幽幽叹息,仿佛那个赖在屋里勤修苦练的人并不是他一样,“今天他有事出山,我好不容易寻了空,才能在林子里散散步……”

    小青龙呆滞道:“怎么会这样?”

    蛟假模假样地露出忧色。

    “你可愿意帮我一个忙?”

    小青龙:“什么?”

    蛟收敛了眉宇间的戾气,低垂着眼,配上苍白的肤色,凭空多了几分憔悴。

    “我想离开这座山,到外面走走。”

    小青龙茫然道:“沿着这条路,一路朝前就能下山了。”

    蛟摇摇头:“我想去别处山上看看。可惜并不认路,你带我走一走可好?”

    小青龙犹豫地看了看木鱼纹雕:“可我得先把这个东西还给前辈。”

    蛟将纹雕从他手中抽走:“无妨,你带我走一圈,我认得路了就自己回来,顺道帮你把这个东西还给他。”

    小青龙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灵山并非是一座山,而是一片群山的统称。

    作为龙族强大的一支,除了金龙外,还聚居着其他优秀的龙种。

    蛟跟随着小青龙,大喇喇离开了金龙的地盘,第一个便上了蓝龙的领地。作为灵山龙中,数量最多的龙种,蓝龙盘踞的山明显热闹了许多。前行几步,还能听见幼龙啼哭的声音。

    蛟还撞见了几名外出离山的青年龙族。

    见到小青龙,无一例外地都上来打过招呼——

    “这不是小青龙吗?蓝哥刚回来,还没从主山回来呢!”

    “咦,你身边跟着的是谁?看着好面生啊。”

    小青龙道:“这是我在灵山外结识的朋友。”

    这个说辞还是蛟教他的。他说自己偷溜出来不想引起太多注意,更不想被金龙知道。听到解释后的小青龙看他的目光已经从复杂变为了同情,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里似有感悟,最后严肃地答应了蛟。

    听了小青龙的介绍,蓝龙青年们纷纷朝蛟打过招呼。

    蛟微微颔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群蓝龙——确实比他先前吃掉的杂龙精壮多了。

    几人又攀谈了几句。

    蛟适时问了句:“最近灵山好像挺热闹啊,可是发生了什么趣事?”

    几条蓝龙对视一眼,其中一条道:“也算不得趣事,金龙前辈前段日子在蛟宫中打败了一头犼,现下已被关押进了山牢中。”

    蛟道:“山牢?”

    “没错,即便那犼有再高的道行,也不可能再逃出来了。”

    蛟道:“犼天生克龙,为什么不把他杀了?”

    “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听说那犼奄奄一息,死不死也差不了多少了。”

    蛟还想再问。

    就听到有龙发出一声惊讶的“咦”声,双目灼灼地盯着蛟:“青儿,你这位朋友怎么像是……”

    黑色长袍,身形高挑,肤色偏苍白。

    全中。

    蛟察觉到了他的打量,眼底闪过寒光,冷冷地扫了一眼。

    那龙顿时感觉到了威胁,嘴边的话梗住,拉着同伴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后面的路上,蛟又遇上了许多龙族,借着小青龙的关系,明里暗里地套话。但不知怎么回事,聊着聊着,总有龙忽然脸色微变,接着就闪烁其词,偷偷打量他。

    蛟起初还不怎么明白,渐渐就觉出些意思来了。

    于是心里狠狠再给金龙添了两笔。

    “阿嚏。”金龙鼻间微痒,破天荒打了个喷嚏。

    蓝舒渠转过身:“你……”

    金龙道:“犼的事,就这么安排吧。”说完,便急匆匆腾跃起飞,瞬息间化作金色残影,远离了主山。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得离了趟洞穴,就没来由得感到心慌意乱。明明蛟这几日都乖顺的很,甚至态度愈发软化,自己理当放心些才对。

    一路疾行入山,金龙回到草屋,打开门发现屋内空荡荡的。心一沉,又回转过身朝着玉池处赶去。只见乳白色池水波澜不起,没有半点黑色长条的影子。

    金龙:“……”

    跑了?

    他精心照料了那么久的长条,一个没看住,就消失不见了?!

    金龙脸色微沉,身后传来风声,他眉头一皱侧身避过,回过头,看到蛟正负手倚在门框处,脸上分明是一股子秋后算账的意味。

    金龙低下头,木鱼纹雕张着嘴,躺在地上瞪眼瞧着自己。

    “……”

    蛟道:“木鱼纹雕,倒是个挺稀奇的宝物。”

    金龙一动不动。

    蛟又道:“听说大名鼎鼎的金龙前辈,在自己的住处藏了个妖怪。”

    金龙眼神游移。

    蛟故意问道:“啧,那妖怪该不会是在说本尊吧?”

    金龙忍不住了:“小渊,我……”

    “不必多言。”蛟阻止了金龙继续说下去,迈步朝他走过来,道:“既然你那些同族们都认定我与你关系不一般,左右他们也认不出本尊,不如……”

    蛟目滴溜溜一转。

    金龙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危机感。

    “后天你们将犼沉入山牢的时候,你将我带去看看?”

    金龙:“……”

    他许久没有说话,看着蛟一脸兴致满满的模样,沉沉地叹了口气。

    蛟取出一本古籍,在他面前晃了晃。

    只见破旧的封皮上,标注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

    《化龙册》。

    蛟笑了笑,当着金龙的面,慢条斯理地翻到了一页,轻声道:

    “有蛟食犼而化龙。”

    金龙:“……”

    蛟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戳这一行小字,其间意味,金龙不用脑袋都能想明白。

    这蛟……还真是贼心不死。

    金龙道:“这本《化龙册》原本是给那些修炼化成的龙族登记造册用的。各人机缘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蛟道:“那你有什么其他稳妥的法子吗?”

    金龙道:“有。”

    蛟看向他:“你倒是说来让我听听。”

    金龙按住举在自个儿面前的手,将那本《化龙册》随意扔到别处,道:“双修。”

    黑蛟:“……”

    “换一个。”

    金龙笑道:“这个法子不仅稳妥,而且万无一失。”

    蛟黑着脸,道:“你现在满脑子除了这档子事,还有其他的吗?”

    金龙:“有啊。”

    蛟翻了记白眼:“可别说是我。”

    金龙微讶,然后坦然地点点头。

    黑蛟:“……”

    深知蛟的脾性,也知道今日逗弄的差不多了,金龙见好就收,拉着蛟一同坐下来,摆出了一副有正事详谈的架势。

    “今日我去了趟主山,遇见了不少故友。”

    黑蛟皱眉,觉得这话题应当不是自己想听的。

    “那满山的流言你不必理会,他们都是这副性子,对你也并无恶意。”

    蛟不为所动,因为他早早就顺势借着这股流言,诓骗着小青龙带他兜了圈灵山。

    “你要是想看沉犼入牢的仪式,我带你去便是了。”

    蛟眼睛一亮——

    金龙已抢先一步道:“自然是当真的。我何时骗过你了?”

    黑蛟:“……”

    金龙“恢复”记忆后,说好话的本事真是突飞猛进。

    得了承诺的蛟心满意足了。

    临休息前,正打算翻看几页《化龙册》,却发现已经被金龙没收了。

    “正经功法不看,这种登记的册子有什么好沉迷的?”

    黑蛟:“……”刚在心里夸了几句,这蠢龙又来找他的麻烦!

    也许是第一次蛟独自留在龙窝时,没有趁机会偷溜,金龙的心情变得很好。又拖着蛟入池内疗养了一番。

    蛟自然乐意之至,知晓了金龙的意图后,二话不说攀了过去,生怕他反悔似的,拖着人一齐坠入了池水之中。进入池底犼,一龙一蛟各自变出原形,熟练地卷成黑金麻花状。

    小青龙:“……”

    前一日与蛟游玩了许久的小青龙,今日又早早寻上山来,远远就瞧见了玉池翻浪的情状,看到小黑——昨日那妖怪便是让自己这么唤他的,与金龙前辈忽然就抱在一处滚落进池中,顿时一张人脸憋得赤红,仿佛立马就能滴出血来。

    他捂着脸,不知该往哪里看。

    纯情小处龙无所适从,就近找了一处灌木丛,钻进去,盘成一团,不听也不看。

    完了完了,先前还觉得自己可能是误会了金龙。兴许他与小黑只是朋友之谊,与魔蛟才是那种……要交付护心鳞的关系。

    可现在,他亲眼所见,他们在玉池边上,那么……

    小青龙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中,生出感悟:追崇目标真是一件无比令龙疲惫的事。

    也许……自己是时候该放下金龙前辈了。

    寻找一个新的人生目标,做一条成熟的龙。

    至少不会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龙。

    回想起昨日同小黑相处的经历,虽然两人相处时日不多,但也能感受到对方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原形应该是凶兽一类的,因为自己总是时不时感受到某种危机。

    这样好的妖怪,金龙前辈怎么能不好好珍惜呢?

    小黑,才是那个值得金龙前辈赠送护心鳞的人啊!

    龙蛟沉在池底,并不知晓自己给不远处窝在灌木丛里的小青龙带来了多么深沉而复杂的烦恼。

    蛟只觉得若是一直被金龙这么疗养身体,估计哪一日,他就要懒得再自己费心修炼了。

    金龙认真道:“双修也能事半功倍。”

    回应他的是一记蛟尾轻拍。

    他的伤早就好了。

    短短几日在龙窝中的疗养,抵得上他先前数年的折腾,蛟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嫉妒。

    山牢位于灵山群中最为偏僻的一处荒山之上。

    每次山牢开启,都会有一个开山仪式。

    牢中大多会关押一下极为强劲的罪人。

    灵山群中最为偏僻的一处荒山之上。

    每次山牢开启,都会有一个开山仪式。

    灵山群中最为偏僻的一处荒山之上。

    每次山牢开启,都会有一个开山仪式。

    至少不会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龙。

    回想起昨日同小黑相处的经历,虽然两人相处时日不多,但也能感受到对方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原形应该是凶兽一类的,因为自己总是时不时感受到某种危机。

    这样好的妖怪,金龙前辈怎么能不好好珍惜呢?

    小黑,才是那个值得金龙前辈赠送护心鳞的人啊!

    池底,并不知晓自己给不远处窝在灌木丛里的小青龙带来了多么深沉而复杂的烦恼。

    蛟只觉得

    龙蛟沉在若是一直被金龙这么疗养身体,估计哪一日,他就要懒得再自己费心修炼了。

    金龙认真道:“双修也能事半功倍。”

    回应他的是一记蛟尾轻拍。

    他的伤早就好了。

    短短几日在龙窝中的疗养,抵得上他先前数年的折腾,蛟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