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75、狂悖之言
    ..,最快更新!

    魔龙的挑衅之语并未得到回应。事实上, 当金龙踏入殿内起, 就已经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

    但似乎是在山牢中待久了,又或许是拖着病躯许久不曾如此意气风发,以至于魔龙不打算一照面就动手, 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同金龙闲聊。

    “我年幼之时,正是金龙一族大盛之期。你的先祖们, 龙身一展可敝日月, 腾行千里只需一瞬,放眼整个上妖界,没有大妖能与金龙一战, 这是何等的风光……可他们……却放着这般卓越天资,甘心屈居在一座小山之上!”

    金龙皱眉, 眼角余光瞥到殿门口出现了一道熟悉的白影。

    魔龙还在继续回忆往事:“那时我的愿望便是修成龙身。”蛟蛇水族一类, 修身化龙是最大的心愿, 他道:“我原本的身体,满身金鳞, 没有一丝杂色, 也因此,幻想过自己将来也能修成金龙。”

    他垂眼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目露厌恶之色。

    “不过不要紧, 谁说化龙非得要自己修出龙身呢。”魔龙从主座上站起,道:“这最后一具金龙之躯,便由我接收了吧。”

    隔着不远的距离,两龙遥遥相视, 半晌后,金龙道:“原来你打得是这个主意。”

    魔龙笑了笑,道:“你们一族,不争不抢,虽有撼天之力,却在窝里白白浪费了大把时光,结果依然碍了天道的眼,死的只剩你一个。”

    金龙眸光微闪。

    魔龙继续道:“你呀,应当比任何生灵,都要更恨天道才对。”

    天道无情,容不下金龙一族,千余年间就让上妖界最为强盛之族,覆灭得只剩下一根独苗。曾经的“金龙”是个族群,如今的“金龙”只是他晋明的一个别称而已。

    魔龙见他心神不定,幽幽道:“我时常会想,凭什么有的妖生而为龙,而我却只能苦修化龙,还因为法子用得不得它心,便要遭受褪鳞之惩。”他顿了顿,露出了悟的神情,“后来,我想明白了。”

    魔龙停了下来,过了许久,他问:“你就不好奇我想明白什么了吗?”

    金龙脸色淡淡,看不出喜怒。

    魔龙似有不悦,自顾自说道:“天道无情,它才是这一切不公的根源!不管是金龙一族的悲剧,还是我的痛苦,全都来源于天道规则!你既不愿违背天意,想跟你那些愚蠢懦弱的先祖那样走向衰亡,那便由我来。”

    与其依靠食妖维持己身,不如抢一具完好的,若说这世间哪一副龙躯最为强大,自然是眼前的金龙了。

    “狂悖之言。”金龙道。

    这四个字明显激怒了侃侃而谈的魔龙,他猛地逼近金龙,怒斥道:“难道我说错了?你我都不过是天道倾轧下的可怜虫,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我不是天生的真龙!”

    金龙摇摇头:“大道无情,却总留有一线生机。今日你我能站在这儿,就是明证。”

    魔龙脸色逐渐变沉,

    金龙内心叹了口气。某种程度上说,魔龙与蛟其实才是同一类,他们同样追求进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枉顾性命无所顾忌。

    要是他没能遇到临渊,并且生拽着对方往正路上走,或许那条同样恶念丛生的蛟就会变成第二条魔龙,一样的偏执,一样的不甘……

    ——但他们终究是不同的。

    想到几日不见的蛟大王,金龙脸色一冷:“你该回去了。”

    万年以前,魔龙不敌金龙先祖,被困山牢;万年以后,金龙覆灭,天道眷顾之下,晋明集全族气运在身,修行无阻。无论是过去,亦或现在,金龙于他,仿佛是天生的克星,注定要压他一头。

    两龙交战,声势浩大,千里之外的妖群尽皆感应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远处云层之上,隐有长影翻滚,吼声如雷。

    魔龙也意识到这个晚辈远比自己预想的厉害得多,他回旋过身,冷冷注视着金龙,道:“你不管你那条小蛟了吗?”

    金龙勾起嘴角:“他可不是什么小蛟。”

    若论凶狠,眼前的魔龙与蛟相比,谁更胜一筹还未可知。

    “你怕了。”金龙揭穿道,“你怕再打下去,会两败俱伤。”

    魔龙皱眉不语。

    “但他不会顾虑这些。即便是输,也要拉着我做垫背,拼着同归于尽,也不放过招惹他的人。”

    妖怪修炼越久,就越是惜命。

    蛟也确实惜命,但打起架来却又带着股不管不顾的狠劲。在雷池里,他虽不敌却也拖着金龙生生挨了数道天雷,为的就是借助外物重创敌人。

    “愚蠢。”魔龙不屑道。

    ——以为用一个不成型的小世界就能困住蛟,那才叫愚蠢。

    金龙没有将话说出口。

    魔龙道:“看来你并不是很在意他与那些小妖们的死活,那日见你带他一同进山牢,还以为你俩之间有深厚的关系,倒是我料想错了。”

    山牢制法,本是金龙族的东西,若想制造小世界,便需要依托器物、法阵,而他要做的,便是让魔龙无心他顾。

    金龙腾身冲来,仿若离弦箭矢,周身鳞片泛起奇异的金色光泽,一瞬间飞到了魔龙跟前。

    魔龙反应也是极快,浓郁的黑气弥漫裹身,先是消解了金龙的攻势,紧接着开始一寸寸吞没金龙的身影。丝丝缕缕的黑气争先恐后地挤入龙躯中,远远望去,能看到天地间逐渐涌现出一颗浓黑色的巨球。

    魔龙眼底流露出狂喜之色:“食犼吃妖算得了什么!这才是我的化龙之道!”

    黑雾之中,已看不清金龙的身影了。

    魔龙加快了黑雾的侵袭,他拖着自己那副濒临坏死的躯壳已经太久了,久到他无法再次承受衰败的过程。只有得到世间最为强大的龙躯,他才能真正的达成心愿。

    天地间静谧了几息。

    灵山龙族赶到的时候,正看到一道金光乍现,魔气笼罩下的阴翳天空忽然转亮。悠长的龙吟自云层间响起,杂色长龙坠地,发出巨响。

    同一时间,蛟宫中心,那根经由众妖修葺,足有百丈高的龙蛇柱寸寸崩裂,化为齑粉。数道影子冲了出来,与赶来的龙族实实地照了面。

    魔龙落地后,顷刻染红了身下的泥土。他眼中闪过不甘,瞥到自龙蛇柱中出来的最后一道身影,奋力扑了过去。

    蛟一打破禁制,就注意到魔龙的动向,见状轻甩了几下尾巴,便骇然以不逊于魔龙的气势迎了上去。

    无论是龙族亦或蛟宫群妖,此前大多也只是耳闻蛟的恶名,或是见他收拾过一些道行不深的小妖,未曾亲眼目睹他与大妖打架时的模样。此刻见他与魔龙缠斗在一处,凶悍异常,纷纷缩了缩脖子。

    灵山龙族:“……”怪不得是能与金龙前辈两败俱伤的妖王。

    这么粗长的蛟躯,都赶上成年龙的体型了。

    忽然,蛟发出吼声,身体被魔龙撞下,摔入近侧的石壁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金龙赶过去,就看到蛟气急败坏地爬起来,双目带着凶光。

    “小渊。”

    蛟晃了晃脑袋,咬牙切齿:“我的角呢?”

    金龙:“……”只见原本顶在蛟额前的两只小角,此时已不知去向,只余下光秃秃一片。他急忙扫了眼四周,很快看到了隐匿在碎石间,散落的两块黑疙瘩。

    金龙心念一动:“你……”

    魔龙从旁冲来,撞开金龙,尾巴卷住蛟脖,重重往下一拉。蛟伸爪抓地,仰起脖子反拉回来,拽着魔龙踉跄了一步。

    “快动手!”魔龙大喊一声。

    什么——

    蛟敏锐地感到身后危机,回过身,只看见一道白影掠过,很快又被金龙拦截了下来。

    “白姑娘,当日洞府初见,你虽身处险境,却仍有一番坚持,今日再见……倒让人认不清了。”

    白璘后退半步:“为什么不躲?”

    蛟“噌”地望过去,只见白璘手持利刃,刺中了金龙胸膛。

    “蠢龙,怎么连这都躲不过去?”蛟气恼道。

    金龙定定注视着白璘,道:“当日他闯入白川洞,打伤你族人……我虽阻了他,却也知道难以抵消,今日,便替他受你一剑。”

    蛟气急:“谁要你替我偿还了?!”

    上妖界中,几时不是弱肉强食,又哪里需要偿还?

    金龙看了他一眼,那双浅金色的眼中流转着温和的光芒,蛟忽然明白了。

    他根本不是出于歉疚,更不是为了弥补,仅是为了替他减轻一丝罪责。天道无形,冥冥之中或有因果,金龙忌惮,所以才有此一举。

    魔龙击中蛟背,他猛然回过神,朝着对方吐出数道气刃,于半空中化为人形,退到金龙身侧。

    白璘已经收回了剑,带起了几丝血沫,那身无坚不摧的鳞甲在主人的刻意收敛下,放任利器刺穿进了血肉。

    蛟一把扯过金龙,挡在他身前,看向白璘的眼中充满厌恶。

    “滚开!”

    作者有话要说:出去了几天,以为自己能更的……结果发现不行……在外面没办法沉下心。一般没特殊情况,不会隔那么多天更新的,这篇其实已经步入尾声,不坑不坑,顶锅盖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