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小哭包,她被〕〔先婚试爱:闪婚后〕〔倾城女仵作〕〔从海贼开始的宝可〕〔我在东京当老师!〕〔全球进入MC世界〕〔薪王之旅从艾尔登〕〔亲爱的沈警官〕〔东牙之狼烟天下〕〔领证后,军阀大佬〕〔玄幻之阅读封神〕〔快穿之娇媚菟丝花〕〔山村无敌战龙〕〔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头上顶弹幕,京城〕〔他以科学窥探不可〕〔净土边缘〕〔诸神殿〕〔宫女奋斗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饲蛟 76、面色虚弱
    ..,最快更新!

    白璘没有“滚开”, 反而是魔龙扑杀上来, 他周身黑雾已弥漫至全身,仿佛流动的墨汁,要将周遭的一切染成黑色。

    可那阵黑雾却在靠近龙蛟时被驱散, 蛟感到胸前的护心麟微微发烫,想起曾经被已成了孤魂野鬼的张钧霆盯上时的情景,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他想夺舍?”

    蛟十分震惊, 一般情况下,夺舍者要么是魂魄无依,要么是躯壳有损, 魔龙刚化龙没多久,龙躯庞大而坚韧, 实在让他想不出任何“放弃龙躯去争抢他人身体”的缘由……还是说, 如今看似强盛的新化龙躯, 实则早已濒临崩败,支撑不住了?

    “受死吧!”白璘已回过神, 作势也要加入战局。

    蛟从思绪中惊醒, 闻言迅速看向她,眼底森然一片——不管是什么缘由,先将此前的境况收拾好再说。

    蛟道:“白川洞主, 你打不过更杀不死我,还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难道这样就能修出你想要的‘果’吗?”

    白璘垂下了手中长剑,蹙眉凝视蛟的脸,摇摇头:“像你这样的恶徒, 为何却这么好运?能引得金龙对你另眼相待,那么多年都没有恶果报应?”

    蛟冷笑不语。

    没有报应?

    这世上哪有谁生下来就是顺风顺水,世事推动,才会有如今局面。若将他受过的磨难归结为报应,那他早就恶果缠身。

    只不过,他找到了出路,而眼前这条深陷执念的母鱼,显然还未能脱身。

    蛟无意点醒白璘,反而语气故带三分得意:“是啊,就是不如你所愿。”

    白璘捏紧手中剑柄,眉宇间染上戾气,似乎是被言语刺激到了。

    过了许久,她缓过来问道:“你是怎么破出小世界的?”

    蛟没料想白璘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道:“当然是本尊天赋异禀,命不该绝。”

    白璘绷不住面色:“小世界里灵气尽无,我想不出破解之法。”

    蛟道:“天道眷顾,是要让我留着命化龙。”

    白璘:“你……”

    蛟道:“肯定不会是你这样的化龙,而是功德圆满的法子。”

    白璘:“不可能!”

    蛟摸了摸额头,“都说蛟在化龙时,会蜕下旧角,长出真正的龙角。你看看,我的新角有没有要长出的迹象?”

    白璘面色铁青,一张脸上满是不甘的神情。

    ——即便不动手,蛟还有另一种办法令敌人难受。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守在蛟宫。机缘巧合下,得遇魔龙应劫,从而化龙。明明我才是修成的那个……你枉顾生灵,生杀不忌;金龙包庇恶徒,道貌岸然,你们,你们凭什么在这里嘲笑我?”

    “道貌岸然?”蛟挑眉道:“他为了救你,差点与我同归天地。到最后,只因为他不继续向着你,就成了道貌岸然?”

    虽然蠢龙在他心里,确实有那么股“道貌岸然”的味道,可从别人嘴里出来的到底是不一样。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白璘却已不愿再忍受蛟的冷言冷语,她看向不远处复又缠斗在一处的两龙,眼神复杂。

    当日魔龙历劫,雷声震天,她身处漩涡险些丧生于天地威压之中,然而魔龙却能涤荡雷云,重塑筋骨,不消片刻就让苍穹重归晴宇。那么厉害的一方大妖,难道也无法替她报仇吗?

    他终究还是输了。

    金龙利爪穿透了魔龙满身的新鳞,天地间爆出一阵血雾,白璘只觉得心口一痛,作为从龙在那一刻感受到了牵系。

    “前辈!”小青龙正想冲出去,却被身旁的蓝舒渠拽住。

    蓝舒渠:“别去。”

    小青龙担忧地望过去。

    魔龙身躯自中间断开,而后一道黑影急速坠落,发出巨大的闷响。天际现出一尾白龙,往西南方向飞去。

    一声悠长的吟声响起,黑色巨蛟化出原形,张口咬住了白龙尾部,脖子一仰将其狠狠摔向地面,正巧落在了灵山龙族跟前。

    “白姐姐。”小青龙喃喃叫了声。

    白龙嘴角淌出鲜血,看着小青龙。

    蓝舒渠的手死死扣住了青崇,不让他有所动作。

    黑蛟落定到龙族跟前,化作人形用脚碰了碰白龙的躯体,道:“她方才可是骂了你的金龙前辈。”

    小青龙语塞。

    白璘曾在灵山小住过一段时间,当初与他的感情也是不错,谁能想到上次蛟宫一别,再次重逢时,对方已经性格大变。

    他心里不是滋味,却也亲眼目睹了白璘剑刺金龙的情景,不愿冲上前去。

    黑蛟一一扫过前来支援的龙族,发现他们都睁着一双同小青龙一般澄澈的目光,安静注视着自己,不由嘴角抿起,问道:“你们……灵山龙族,来我蛟宫做什么?”

    蛟宫的妖怪齐齐回头,伸长了脖子作倾听状。即便隐约知晓了大王与金龙关系暧昧,但自己猜测的,又怎么比得上亲耳听到的更令人信服呢?

    黑蛟冷眼一瞪,将数道好奇的目光逼了回去。

    蛟宫众妖:“……”

    灵山众长条们眼见着场面已经是尘埃落定,各自沉默了一会儿。

    蓝舒渠咳了咳,朝着蛟行了个礼:“我们收到晋明的消息,特地赶来支援。”

    蛟负手而立,道:“哦,那你们来晚了。”

    蓝舒渠道:“惭愧。”

    蛟摆摆手:“这条……白龙,交给你们处置。”

    蓝舒渠微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笑了笑:“好。”

    话至此处,彼此对视,暗自打量。

    “小黑……蛟王,你、你们没事吧?”

    耳边传来小青龙的询问声,蛟眯起眼,转过头看着他,表情若有所思。

    小青龙似乎有话要说,但直到憋红了脸,也没吐出半个字。

    黑蛟笑了笑。

    这笑声不知怎么触动到了这条思绪万千的年轻小龙,他“啊”了几声,道:“你怎么,比之前胖了那么多?”

    蛟脸一黑。

    小青龙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腰围,回忆蛟的原形,道:“有我两个粗了。”

    “你再修炼个万年,也能同我一般。”

    小青龙:“……”别以为他不知道就在几个月前,蛟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临走前蓝长老的一声叹息。

    “金龙那一族,全是死心眼。指不定那魔蛟说几句软话,晋明那傻小子就能将整个洞的宝物都交出来!”

    小青龙猛地一激灵,再看向蛟的眼神已是很不一般。

    蛟:“……”

    连块白玉都还没捞着的蛟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似乎是被这奇怪的目光看得很是不悦。

    另一边,金龙尾巴贴地,慢吞吞走了过来,目光先是在好友与同族上停留了一会儿,接着便将注意力放在了蛟的身上。他试图用脑袋蹭蹭怒意渐涨的蛟,却被不客气地躲开了。

    “可还顺利?”

    蛟道:“区区一个小禁制,怎么可能困住我?”

    金龙点点头:“那倒也是。”

    蛟没好气道:“我要是那样都冲不出来,岂不白活这么多年了?”

    金龙眼底浮现出笑意,压低声音问道:“什么时候将纹雕拿走的?”

    那日他借木鱼纹雕日日待在蛟的身边不被察觉,被戳穿后,蛟便将木鱼纹雕扔还给他,又扬言要试试《化龙小册》里“食犼化龙”的法子,将金龙搅得满腹心事,也就没再注意木鱼纹雕的下落了。

    谁能想到蛟大王早已将这个小东西据为己有,真是……金龙心中既无奈又好笑,快要被蛟毫不掩饰的“恶性”折腾得毫无脾气了。

    “忘记了。”

    蛟淡淡道,眼底分明写着“难道拿这个玩意还要报备吗”几个大字。金龙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他甚至猜测,那也许是蛟在独自下山时,带在身边的。

    蓝舒渠耳尖地捕捉到了两人的低语,道:“说起来,小世界破解之法并不简单,蛟王能凭一己之力找出破绽,破境而出,实在厉害。”

    蛟哼笑了声,也不解释,他对精明些的妖怪向来多上几分戒备。

    蓝舒渠又问:“蛟王是如何找到出路的呢?”

    ——自然是金龙通过木鱼纹雕告诉他的了。

    那东西确实是个宝物,能穿透重重禁制依然发挥作用。魔龙制造出来的小世界内没有丝毫灵力,他空有躯壳,又不精通此道,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找出破绽。

    但换成能建造出山牢境地的金龙一族,魔龙的小世界也许只是儿童的玩偶,根本不值一提……

    一想到那几名手下,看到他怀中忽然蹦出条大金鲤鱼时的表情,蛟就忍不住暗暗磨牙。那大金鲤鱼太了不得了,上回还口不能言、呆呆傻傻的模样,如今……如今都能用尾巴在他手上写字了!

    可他没有向蓝舒渠解释的打算。

    蛟眼角余光落在金龙胸前的血迹处,他眯起眼观察了一番,发现那道流血的口子竟然已经愈合了大半……龙肉还真是硬实,怎么都戳不坏。

    想起方才那一剑,蛟内心总有些不顺,眼珠一转,又瞥见龙鳞细缝,要出口的话猛地转了个弯,道:“你怀里揣的是什么?”

    金龙转过脑袋,一脸沉静地看着蛟。

    蛟冷言道:“给我看看!”

    金龙化为人形,只见素来洁净的衣袍上侵染了暗红的血迹。

    蛟呼吸一窒,接着发现大多都不是金龙的血,没来由地松了口气,没过多久,他又恼恨于这莫名的情绪,脸色不见好转。

    金龙摇头道:“我们先回去罢。”

    “……”

    蛟目露迟疑,定定看了金龙许久,语气变得沉重。

    “你怎么了?”

    金龙:“为什么这么问?”

    蛟:“你灵山那么多同族都挤上蛟宫了,就在眼皮子底下,你不过问几声就准备回去了?”

    蛟向前一步,握住了金龙的一只手,入手温热,与往日并无不同。

    金龙反握住他,道:“受了点轻伤,无大碍。”

    “伤在哪儿?”蛟问。

    金龙身形一变,双腿化为尾巴,递送到蛟的跟前,只见纯金威武的大尾巴朝下那面,豁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鳞片碎裂了数片,露出里面翻卷的肉。

    受伤了!

    灵山龙族们的心不约而同地紧了紧,然后就看到那位凶神恶煞的魔蛟,捧着自家前辈的尾巴,连施了数个止血疗伤的术法。

    而自家前辈的半边身体不知何时已挂在魔蛟的身上,面色虚弱中带着沉稳。

    灵山众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萧逆天新书九转吞〕〔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告白〕〔被渣后她拿了女主〕〔美女世界〕〔绝世天龙〕〔最近最火的10本书〕〔网游之颠覆神话〕〔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都市悍贼〕〔1V1双处H整夜不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