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阙 第四章 恶诡
    姜无期吓了一大跳,此时此刻发生的场景,显然已经不在姜无期的想象力范围内了。

    满满的只有害怕和恐惧,立马转过头,目视前方慌忙撒开步伐发足狂奔起来。

    姜无期疯狂的向前方跑去,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现在的他根本不关心目的地是哪里,只知道一定要离开这里。

    毕竟在他的世界观里,压根都不知道是真的存在这种东西。

    姜无期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已经来到一片荒芜的城区,附近都是一些被拆毁的房屋。

    他望了望附近,附近一个人影都没有,已经成功的逃跑成功了,打量着可能距离火葬场宿舍应该还有段距离。

    姜无期只知道跑着跑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许浮上哪儿去了呢?

    姜无期突然想起来,许浮不见了。猛然回头,左右观望,没有许浮的一点身影。

    姜无期回忆着刚刚跑出公交车站的时候,许浮是跑在姜无期右边的,可是现在当姜无期回过头,往右边望去的时候,许浮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胡子!胡子!”姜无期停下脚步,放声大喊起来,可是回答姜无期的,风雨中飘摇的树叶沙沙声配合着那雨的节奏,显得十分沉重又十分的诡异。

    在路边灯光下,那层灰雾变成暗红,像什么妖人摆下的一座**阵。

    就好像只是还欠缺了一丝血腥味,这场景放在旁人身上,当场就得吓尿。

    “胡子!”这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姜无期一边喊,一边焦急地想道。

    姜无期想着想着,大脑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胡子那家伙,会不会被那个女诡抓走呢?”

    一想到那个旗袍女诡的诡异笑容,姜无期的后背,脑门,不停的在冒虚汗。

    姜无期知道回去的话,可能会很危险,但是姜无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许浮被女诡抓走。

    于是姜无期咬了咬牙,猛地转过身,沿着原路跑了回去。

    当那个公交车站开始出现在姜无期的视线范围时,姜无期最不愿意看到的画面随即映入了眼帘。

    那个旗袍女诡还在,依旧打着伞,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而许浮则站在她的身边。

    姜无期走过去一看,许浮和那个旗袍女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皮肤白得没有血色,脸上慢慢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来。

    姜无期知道目前这个情况,是绝对不能惊动那只旗袍女诡的,不然的话姜无期不仅救不了许浮,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所以姜无期看了看身边附近,看见了一根比较粗大的木棒,马上就捡起来。

    心想,“逼急了我就是一棍子打过去,打完我就跑。”

    悄悄地走到离许浮比较近的距离,低声呼唤他。

    “胡子!胡子!!你快醒醒!快醒醒!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姜无期一连呼唤了十几遍,许浮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许浮眼神迷离,看不出一点生机。

    此时许浮像是没有认出来姜无期,而是像旗袍女诡那样,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姜无期的胳膊。

    “你这是要去哪里?为什么不留下来陪我?”许浮阴恻恻地说道。

    姜无期吃了一惊,急忙极力挣脱许浮的手,可是许浮不知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不管姜无期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胡子!你大爷的快醒醒啊!”姜无期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冲着许浮吼道。

    姜无期这么一吼,很自然的引起那只旗袍女诡的注意。

    只见她眼睛突然一睁,一扭头看向姜无期,又再次举出了那“纤细”的手臂,向姜无期挥舞了过去。

    “啪!”姜无期硬生生的挨上了旗袍女诡这一击。

    那旗袍女诡“纤细”的皮包骨手臂好似那力气奇大,一下将姜无期打到了马路的中央。

    “快放开胡子!”姜无期从地上爬起来,嘴角里渗出了一点鲜血,冲着旗袍女诡吼道。

    旗袍女诡放声大笑,疯狂的扭晃着脑袋,她的笑容很诡异,好像野猫在叫chun一般,诡异十足。

    “去他娘的!”姜无期破口大骂道,举起着没有被打落木棍,叫喊着要过去给她一棍子,但是姜无期这一动才发现,竟然完全动弹不了。

    “怎么回事?”姜无期大惊失色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旗袍女诡这次笑更尖锐刺耳,听得姜无期发自骨子里被惊悚到了,这画面可能只有在恐怖片里才看得到。

    突然一阵急促的引擎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只听见那引擎声越来越近。

    姜无期一想,此时他被定住在这马路中间动弹不得,万一那车子没看见自己直接开过,那玩意不铁定凉凉了吗?

    “这下完了,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姜无期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

    “喂!下雨天你站在马路中央干什么?”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姜无期的耳边响了起来。

    姜无期睁开眼睛一看,一辆警车停在自己的旁边,像是差不了多少就撞到自己了。一个巡警站在姜无期面前,好奇地看着姜无期说道。

    “我……我……”姜无期正要对巡警说,是被一只旗袍女诡陷害了,可是当姜无期转过身,向公交车站那边望过去时,发现那只旗袍女诡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许浮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警察同志,事情是这样的……”姜无期对巡警撒了个谎,说和许浮是因为打游戏,很晚才从网吧回来,正要回去宿舍,可是在路上,天却下起雨来了。

    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躲在公交车站避雨,因为实在太晚了我们很焦急,只好跑到马路中央,想拦一部车载我们回去。

    巡警听完后,好像丝毫没有怀疑姜无期的话,载着姜无期和许浮回到了宿舍。

    事后姜无期听许浮说,其实当许浮跟着姜无期离开公交车站的时候,许浮就已经知道那个旗袍女人是女诡,因为许浮看见她的眼睛在流血。

    许浮本来想学姜无期那样,跑得远远的,可双脚就是不听使唤,慢慢地走到那个旗袍女诡的红伞下,姜无期对许浮的呼唤,许浮也听得见,可全身就是动弹不得,直到警车和巡警出现,许浮才恢复正常。

    在那之后,许浮大病了一场,检查说是严重风寒,在医院躺了整整一星期,才能返回火葬场继续上班。

    火葬场的其他几个工友还议论着许浮,说许浮肯定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而姜无期,则不断的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况,如果不是那辆警车突然出现,姜无期会怎么样,许浮又怎么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