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阙 第五章 血肉之花
    又是安然无恙的一段时间,火葬场也少有尸体拉来火化,经常光顾这里的也就是医院和警局了。

    医院每次来的尸体大多数都是一些老年人,基本上都是老死或者死于癌症,死后的样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详的,尸体整体比较完整。

    再有些就是发生意外死亡的,就像车祸坠楼什么的,这种的就要靠着强大的心理能力去“接货”了。

    夕阳火葬场内部管着接尸体叫做“接货”,免得每天都是死人尸体挂在嘴边,这也是厂长嘱咐的,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想积点阴德。

    警局拉来的尸体就不一样了,每每热心的人民群众发现了死尸都是第一时间报警。

    警察来了之后勘查完现场,在附近搜寻死者的身份信息未果时,也只有法医来检查完后,联系火葬场开着车去现场。

    把死尸拉到地下室的停尸房,冷藏个几天,大多数情况都是等个几天后,警局那边打来电话说烧了。

    在火葬场待了几个月,慢慢的也习惯了那些刺鼻的味道。

    姜无期看多了那些死尸的模样,现在看恐怖电影内心也毫无波澜,只是感觉那恐怖电影里有些假得可笑,干脆也就不看了。

    毕竟,这里可是火葬场,什么样子的尸体都有,已经见怪不怪了。

    真实世界里的模样,可真是难以接受,也不是说对于死者的不尊重,只是内心深处的一些疑问,为啥会死成这样???

    思虑着这些疑惑,姜无期还是懒散地坐在火葬场门口旁的老人椅,如果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只虎,一头猪,一头驴和一只夜莺,它们不均匀的活动引起人们性格的变化,此时的姜无期就是一头猪。

    “铃铃铃。。”手里息屏的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手机显示“张天志”,姜无期微微一笑。

    姜无期接通了电话“张头”

    “来活了!”

    “嘟嘟嘟嘟……”

    非常简短的对话,姜无期起身关上了火葬场的大门,最近没什么活,胡子也休假了,索性干脆关上了大门。

    开着火葬场的大金杯面包车,前往警局的停尸房,姜无期点起了烟。话说回来,姜无期还是比较喜欢接医院的活。

    毕竟从医院接来的活,模样都比较好一些,警局那边接来的,总是一些缺胳膊缺腿的,还有些碎尸块,有的还并不成一具完整的尸体,也只能草草烧掉,放在后院的房间里头。

    从郊区到警局也不算太远,实际里程的话,应该也就二十公里,毕竟警局是在新城市市区里面。

    硕大的“新城市公安局”几个大字,显得有些华丽了。

    姜无期刚开到了警局门口,门禁也自己打开了,姜无期是经常来局子里“接货”,看大门的警察同志也早就认识了。

    停了好车,下了车,左右观望了一番,占地有3000平方的新城市公安局今天显得有些空旷了不少,只看见稀稀拉拉的三五个人。

    姜无期径直的走向了尸检室,这条路对于姜无期来说太熟悉不过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到。

    推开法医楼的大门,只看见张头在走廊的窗户旁,坐在靠背椅子上,嘴里抽着烟,神情显得有些恍惚。

    张头名字叫张天志,年纪也就三十几岁,算是警局里头的老刑警了,有很多经验接触有尸体的案件,索性副业做起了法医。

    在新城市公安局的法医队伍里头,张天志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尸检专家”了。

    张天志还望着窗外抽着烟,余光忽然瞟见了迎面向自己走过来了一个人,扭头看见姜无期来了,便起身站起来,顺手熄灭了手头还有半截的烟。

    “来了啊。”张天志说道。

    姜无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在火葬场呆的时间长了,慢慢的姜无期学会了见风使舵,向来不吃眼前亏,能当爷爷当爷爷,能当孙子当孙子。

    一看张天志现在心情肯定不好,少说两句少问几句,对自己也是大大的好。

    张天志一脸面无表情且严肃,“这具尸体,你带回去了尽快烧掉,模样有些不尽人意,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说完就带着姜无期去走廊尽头的尸检室。

    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在尸体解剖台一具尸体跪在台子上,双眼眼皮被剃去,眼球只剩下两个洞,在尸体的脸上画出两道阴森诡异的线条。

    死者腹部有撕裂创口,脏器完好无遗失,一条三指粗细的黑红色麻绳捆绑双脚,死者双手抱膝,左右各一根铁刺从手背刺入,穿透膝盖后透入胸腔,至后背肩胛骨穿出。

    死者是被刻意固定成这个形状,从血液凝固的程度以及尸斑推断死者至少已经死亡两天,整个尸检室弥漫着血腥和腐肉混杂在一起的恶臭。

    映入眼帘的一幕,也让“身经百战”的姜无期打了一个寒战。

    “这人,怎么可以死成这样?!”姜无期一脸的惊讶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的语气。

    站在门口的张天志,默默地从兜里掏出了半包中南嗨,点上一根又抽了起来。

    “不该问的,你别问,赶紧快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张天志只是低沉的说了这么一句。

    很显然,面前这个死相异常奇特的尸体,令从事法医多年的张天志也没有一句解释,也或许是,真相远没有眼前看见的“简单”。

    说罢,姜无期看着张天志那一副愁眉不展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虽然很是震撼,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想笑,老法医的张天志都一脸忧郁的表情加上忧郁的抽着烟依靠在门口。

    “得得得,我不问就是了,干活了。”姜无期装着一副笑脸相应。

    姜无期熟练的从背包里掏出了黑色的裹尸袋,尸检室的空气着实有些太令人作呕了。

    这尸体的模样加上空气弥漫着腐-败变质的味道,实在是有些让姜无期挺不住了,又背包侧板掏出了三个一次性口罩戴上。

    “今个这工作量,是有点大了。”姜无期说完径直的走向了放在解剖台的尸体。

    姜无期一边打开着裹尸袋一边仔细观察着尸体。

    看样子是已经解剖过了,尸体肚子还明显有一些缝合的线头,还流着一些暗红色混杂着暗绿色的液体。

    姜无期又熟练的走到一旁的铁柜子,打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件一次性的手术服开始穿上。毕竟这地方来了这么多次了,那些东西大致在什么地方放着,他都心里清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