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了吧!我一个奶〕〔高手下山,我家师〕〔长生万古:苟在天〕〔美女总裁身边的贴〕〔家父李世民,让你〕〔万界大表哥〕〔战争宫廷和膝枕,〕〔火海重生,一首漠〕〔开局大帝境,打造〕〔首席继承人陈平〕〔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在偏执傅少身边尽〕〔蜀山执剑人〕〔重生之港岛豪门〕〔夺心契约:陆先生〕〔全球进化:我返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汉骧 第010章 合作邀请(求收藏)
    盛夏炎热,龙骧强行装睡,也难熬。

    精着上身睡了一下午,睁开眼总算是灰蒙蒙的天色。

    坐起伸了个懒腰,龙骧摇摇晃晃走到门口。

    迎面风来,空气中夹杂着生火、煮饭的味道。

    唐虒坐在门外空地上纳凉,见到龙骧出门便笑呵呵地问:“终于醒了,正好赶上饭点,中午没少喝吧?”

    龙骧苦笑着挠头回应:“将军盛情相邀,敢不舍命相陪,忠叔呢?”

    “军中例行合议,因你酒醉未醒,他便代你去听,不多时便回。”唐虒伸手往身边拍了拍,示意龙骧坐过去说话。

    龙骧会意点头坐了下去,他从军已接近一年,清楚军中每日例行合议内容,主要是清点上报人数,在那个多病少粮的时代,军中经常会出现逃兵、伤亡,所以每天都会例行统计上报,方便核发粮草以及补充人员。

    “今天星星真亮,就是热得不好受...”龙骧双手向后撑地,任由夜风掠过他的身体,只是军营中男儿出汗多,此时汗味夹杂着烟火味,他又及时坐正了身体。

    前世在工人堆里,今生在军卒堆里,莫非是命?

    “云起从军日短,还不知热比冷好...”唐虒突然皱起眉头,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龙骧眼珠儿一转,大概猜到了唐虒的意思,天热可以脱衣纳凉,但天冷想加衣就难了。

    袁术是汝南望族,是当时顶级世家出身,他不但家底子足够厚,盘踞过的南阳、淮南皆膏腴之地,可惜正因此人起点太高,根本看不到底层的辛苦,此人自己平日里骄奢淫逸,对基层官兵只给予简单的温饱,老兵唐虒从军多年深有体会。

    “虒伯别悲观,总会有好日子的,这几日没喝到赐酒,其它营房的同袍又在奚落,将士们的训练怎样?”龙骧马上转移话题。

    “这方面可以放心,他们都是你父亲旧部,又是俺亲自抓的训练,好着呢。”唐虒郑重回答。

    龙骧肯定道:“那就好,大家既然是军人,不可能避开每一场战斗,以后真的避无可避时,那就需要各凭本事,现在宁愿大家多流汗,也不希望大家流血。”

    “说得太对了,以前你在战场有意避让,曲中将士还颇有微词,直到那日阵前独挡张飞,大伙看后无不佩服。”唐虒一脸严肃。

    “佩服与否无所谓,练好本事立功、活命,受益人都是自己,不会每次遇到弱对手的...”龙骧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夜空去。

    当时冒险单骑去挡张飞,龙骧现在想来都有些后怕,格挡对方蛇矛一击就虎口发麻,继续下去必然成为亡魂,但是高风险才会有高收益,面对张飞那样的强者怯懦,会立刻失去成为朋友的机会。

    晚饭前夕,冯忠议事归来,但心事重重。

    “忠叔,营中有事?”龙骧好奇地问。

    冯忠点点头,“主公以韩胤为使,要去徐州与吕布求亲,让我们曲部随行护送。”

    “这种事?交给我们曲部?”唐虒觉得不可思议。

    “说是桥将军亲自安排的,大军才回寿春没几天,这又得奔波远行,或许是咱们没战功的原因?”冯忠意味深长的看着龙骧。

    龙骧微笑着打趣:“忠叔你怎么了?觉得此去下邳没军功?我们完全可以当练兵,不必愁眉苦脸的吧?”

    冯忠摇头苦笑:“非为军功,那韩胤乃主公近臣,仗着受宠颇为傲慢,且平素极为骄奢,与之同行恐难伺候...”

    “无妨,光脚不怕穿鞋的,什么时候出发?”龙骧不认识这位韩胤,心说自己什么难缠的领导没见过?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自己麾下这两百兵卒,就好比两百农民工,正常领导见了都避之不及,除非那个韩胤不正常。

    冯忠回答:“明天一早。”

    “走得如此急,那应该是骑兵相随,我们只有二十匹马,将军说不定还给加马呢。”龙骧豁达一笑。

    唐虒喜道:“那这趟徐州值得去。”

    “要真给咱们添马,那的确是非常值得,但...”冯忠满脸狐疑地看着龙骧,心说中午莫不是你与将军喝好了,他变做法儿给你奖励?

    龙骧一语成谶,桥蕤夜里亲自来巡营,且一并送来二十匹战马,嘱咐龙骧此行随机应变,在韩胤那里受了委屈要忍,一切等回到寿春再说。

    冯忠、桥蕤的连续警告,让龙骧瞬间满脑问号,心说韩胤何方神圣?

    次日清晨,龙骧所部四十骑,护送韩胤绝尘而去。

    使团小队昼行夜宿,路上吃的是自身带的干粮,晚上多是露宿荒郊野外。

    韩胤路上也不多言,平日里只是催促疾行,跑到人马疲惫才休息,完全看不出是个骄奢的人。

    直到数日后接近下邳,韩胤的狐狸尾巴才露了出来。

    夜里将士们枕着月光入睡,疲惫的鼾声和虫鸣声此起彼伏,龙骧起身小解听到身后窸窣,转身发现居然是韩胤。

    “韩先生也来小解?”龙骧率先打开话匣子。

    月光照在韩胤,长而消瘦的脸上,他指了指不远的浅草,淡淡说道:“虫声阵阵,难以入眠,这几日赶路辛苦,龙曲侯陪在下说会话?”

    “末将遵命。”龙骧郑重抱拳。

    韩胤点头缓步向前,边走边说道:“曲侯之身世,韩某有所耳闻,汝父英勇刚烈,真是令人钦佩...”

    “惭愧...惭愧...”龙骧谦虚地跟在旁,听见韩胤的主动恭维,他立刻就警惕起来,心知准没什么好事。

    “所谓成家立业,我看曲侯一表人才,桥将军没给张罗娶亲?军中将士家眷必有适龄之女。”韩胤突然驻足转身,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龙骧尴尬一笑,抱拳答曰:“末将尚且年幼,再者身无寸金,哪敢言娶妻?军中没成家将士多矣,将军恐张罗不过来...”

    “哈哈,说得也是。”韩胤捋须笑完话锋一转,神秘说道:“战场上刀剑无眼,曲侯现在孤身独苗,当早日为龙家延续香火,人言求人不如求己,吾观汝乃是聪明之人,有没有兴趣与在下合作?”

    “合作?”龙骧挠头满脸不解。

    韩胤严肃地点头,“在下经过多日观察,发现曲侯的威望甚高,那些兵卒皆汝心腹?”

    “呃...营中都这样...”龙骧完全不知对方想说什么,只能尴尬地打起马虎眼。

    “真是滑头,不过我喜欢。”韩胤笑着指了指,然后小声补充:“眼下有件大事,需要曲侯帮忙,事成之后好处丰厚,包你娶个美娇娘回家,有兴趣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那一天〕〔朱寿〕〔npc误入游戏中尽情〕〔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我在华娱那些年〕〔大秦:开局签到十〕〔不断作死后我成了〕〔和前任他叔联姻后〕〔告白〕〔穿书后我又把男主〕〔重生年代之发家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