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指点考古队,还说〕〔大秦:始皇帝,我〕〔成为恋综女嘉宾后〕〔全球高武:我的功〕〔团宠小公主驾到,〕〔异世界:我的人生〕〔我有七个神仙师姐〕〔战神之帝狼归来〕〔我的七个姐姐风华〕〔寒门小甜妻〕〔帝王嫁:为君倾天〕〔陆七权奕珩〕〔掌握八奇技的我才〕〔末世:姑娘莫慌,〕〔荒野俱乐部〕〔我儿明明是纨绔,〕〔高手下山,我家师〕〔首席继承人陈平〕〔开局卖仙画,被美〕〔长生万古:苟在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汉骧 第011章 求人不如求己
    微风吹动韩胤的八字须,从龙骧的角度看去。

    那完全是个奸人模样,联想起之前桥蕤、冯忠的警示,龙骧心中立刻打起鼓来。

    这厮该不会要我行刺吕布?就是许下江山做酬劳,龙骧也不敢接这个活儿。

    “未知先生有何大事?末将深恐年轻力有不逮...”

    龙骧吞了吞口水,他故作紧张地看着韩胤,表现出了年轻人应有的样子。

    韩胤捋着山羊须,微笑着说道:

    “龙曲侯不必过谦,你的情况我详细了解过,否则也不会让你随行...”

    听完韩胤奇怪的话,龙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脸迷惘地看着对方,心说自己不过是小小曲侯,平日里表现得那么低调,这样也能被盯上?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龙曲侯从军时日虽短,但曲下的两百将士,皆是汝父昔日旧部,必定对忠心耿耿,此事并没有多大风险,只需要胆大些即可,云起在战场上能单骑退张飞,想来胆量非小,汝乃最佳人选。”韩胤望着龙骧,意味深长地补充。

    这厮还真调查了自己,龙骧此时有种被看光的感觉,他旋即皱眉追问:“先生所言究竟何事?”

    听到此处,韩胤敛起笑容,小声说道:“主公让韩某去下邳说媒,云起想不想打这聘礼的主意?”

    “啊这...”

    龙骧突然身体一僵,心说你神神秘秘铺垫半天,原来打的坑‘公司’的主意,这剧本简直不要太熟。

    “那吕布边地武夫出身,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索要的聘礼必不会太狠,到时回寿春我们多报些,下聘时再少送些给吕布,一来二去不就是场富贵么?事成之后我们分了便是,到时便有本钱买田娶妻,岂不美哉?”韩胤小声道出自己计划。

    龙骧听得满脸惊色,心道韩胤这厮如此熟练,估计还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属于是坑完甲方坑乙方,要是这厮身在未来世界,也必定是个脑满肠肥的人物。

    袁术有这一帮‘卧龙凤雏’辅佐,何愁‘霸业’不成?

    “咳咳,这也太...万一被主公发现...”龙骧连忙猛吞口水,故作惊慌踌躇。

    韩胤双手背在身后,冷哼:“在战场上杀敌立功,提着脑袋从军十数年,也未必能得到这场富贵,韩某可听说上次从征,你的曲部没拿到半分战功,吾观云起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

    龙骧一声傻笑,心说这厮打听得真细,跟着意味深长地问:“先生何以笃定末将会同意?就不怕末将回去转告桥将军?”

    “嗯?哈哈哈...”韩胤先是仰头大笑,随后低头说道:“无凭无据的事,即便回到寿春对质,你认为主公会相信谁?更何况你得为将士们家人考虑,得罪韩某可是不划算的...”

    韩胤自恃袁术宠臣,根本不惧一小小曲侯,他之所以选择龙骧,主要是因其出身和年龄,觉得更容易被控制。

    龙骧马上陪笑脸:“适才相戏尔,先生请勿见怪,只是徐州近年来多战多灾,吕布新得徐州必然缺粮,索要的聘礼应以粮食为主,粮米转换为财物怕是不易...”

    “云起果真是聪明人,不过到底年轻阅历浅,无论那吕布要粮或要物,最终不也出自我口?你想要金银、布匹并非难事,韩某列在礼单上便是。”韩胤捋须会心一笑。

    “先生不怕吕布和主公说破?那时我们必死无葬身之地。”龙骧突又眉头紧蹙。

    韩胤跟着冷哼:“你以为主公真想与吕布联姻?无非是称帝要寻求外部支持而已,将来必定还会交恶的,咱们只要稍稍动些手脚,就能安心拿走一部分聘礼,一定会神不知鬼不觉。”

    “究竟怎么做?”龙骧抱拳低头追问。

    韩胤按住龙骧的手,轻声道:“此去徐州先是说媒,云起做到心中有数即可,等进了下邳配合韩某行事,下次出寿春就有收获了。”

    “多谢先生提携。”龙骧故作感激。

    “好了,现在我们先去休息,等明天到了下邳再说。”

    “唯。”

    龙骧跟着韩胤走回休息点,刚坐下冯忠就靠了过来,并用蚊蝇般声音追问:“云起,他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只是交待到了下邳,要配合他行事。”龙骧敷衍。

    “哦...”冯忠将信将疑地应答,他担心年轻的龙骧上当。

    次日上午,韩胤使团抵达下邳,被安顿在驿馆休息。

    未时左右,韩胤被安排去面见吕布,而龙骧与部从留在驿馆等待。

    冯忠望着下邳城,那头顶湛蓝的天空,叹息道:“世间的事真是奇妙,上个月我们还在淮阴与刘备作战,曾无数次幻想怎么打进下邳,没想到现在竟被人迎进来。”

    “所以战争不是一切。”龙骧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同样是徐州之主,主公对于刘备和吕布,态度居然完全相反,你脑瓜子灵活些,知道是为什么吗?”冯忠傻傻地看着龙骧。

    龙骧摇头笑道:“主公之意,旁人何知?不过以吾愚见,刘备与曹操有旧,而吕布与曹操交恶,主公因恨曹操,故而亦恨刘备。”

    “很有道理。”冯忠轻轻点头,又突然补充道:“云起常有高论出口,不知对主公称帝这件事,有何言说?”

    龙骧闻言一愣,马上摇头说道:“吾岂敢乱语?不过主公无论称帝与否,我等仍是当兵吃粮,不会有任何改变。”

    “军中将士的口粮,每日会多发些么?”

    “忠叔,现在才未时,怎么就在说梦话?”

    “呵...忠叔随意说说,看来无论谁当天子,咱们的日子都一样...”

    “那是当然,求人不如求己...”

    龙骧说完最后那句,突然身体微微一颤,心中萌生出些想法,既然袁术作死迟早要完,自己应该早做打算。

    最合适的主公是刘备,但要等去了荆州才相对稳定,可那是官渡之战后面的事。

    龙骧现在要估计部从与众人家眷,没办法跟刘备到处流浪,现在只能想别的办法苟下去。

    或许与韩胤“同流合污”,用坑袁术得来的资本过渡,还是个还不错的方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