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55章 抚顺保卫战(三)
    </br>春分前后的江南,桃李吐芯,韶光明媚。</br></br>顾府老太太缪氏,在大丫鬟竹香的陪伴下,来到守宽学校,给先生和孩子们送糕点。</br></br>学校的实际负责人,推官黄老爷的夫人姚氏,神采飞扬地告知缪氏,今春又收了二十几个贫家男女孩童入学。</br></br>缪氏点头道:“阿珠丫头当初央告了黄老爷,请动姚奶奶出府来给这间学堂作主,真是她的大造化。姚奶奶果然将这学校办得风生水起。行啦,你去书院忙你的,有月生陪着我就成。我老婆子晒晒太阳,听听娃娃们的叽喳声,最是舒坦。”</br></br>姚氏便笑着福礼告辞。</br></br>她晓得顾家这位老太太,是个顶风雅的人,去岁由郑海珠引荐了王月生后,来听过几次王月生抚琴,有一回起了兴致,还跟着去火器坊看了会热闹,瞧着和王月生倒蛮投缘。</br></br>融融暖阳里,王月生扶着缪氏,缓步穿过校园的花径。</br></br>登上清园的小亭子后,缪氏示意丫鬟竹香四面望着些,然后向王月生道:“说吧。”</br></br>王月生道:“阿太,昨日,李老爷送郑姑娘和孙老爷启程时,他们带了四门广东炮,六个炮手,其中两个是弗朗基人。广东炮说是叫什么鹰隼铳,没有大蛇铳沉,一门不到千斤,用牛车拉去码头,再推上船的。还有一些百来斤小火铳。”</br></br>王月生说的李老爷和孙老爷,就是徐光启的门人、主张西学火炮技术的李之藻和孙元化,被郑海珠请到松江主管火器坊。</br></br>缪瑞云眸光一闪:“你们的火器坊还造不出炮,这么快就从南边弄到了人和炮?”293063229306</br></br>王月生垂着眼帘禀道:“正月底,黄老爷来与孙、李两位老爷说了些事,孙老爷马上找我支了三千两银子,和郑芝龙一同去了广东。孙老爷和徐翰林一样,都是耶稣会的,据说直接在濠境就买到了炮,雇到了人。”</br></br>缪瑞云想了想:“唔,一个月打个来回,恰好与郑丫头会合。正月底那次,黄尊素应是收到了郑丫头的信。这丫头没告诉你他们后头的行踪吧?”</br></br>王月生摇头道:“没有,她回来的三天,头一天在府衙,第二天与孙老爷、郑芝龙盘点火器,傍晚去看了韩小姐和小少爷,第三天就走了,走之前只是叮嘱我管好工匠、快点起高炉。”</br></br>缪瑞云道:“那你觉得,她是去干什么?”</br></br>“回阿太,郑姑娘连小少爷的满月酒的来不及喝,便匆匆启程,定是因为军情。她岁末运货去辽东,想来这一回,是帮朝廷打鞑子吧?”</br></br>缪瑞云笑笑:“她是真能折腾。对了,月生,你与孙、李两位老爷打了小半年的交道,他们没有逾矩之举吧?”</br></br>王月生知道老太太意指何事,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两位老爷都是君子,他们把我当郑姑娘的账房而已,每回找我,就是要钱买铜铁料和火药。平日里在火器坊,也是和卢公子,还有工匠们凑在一处,商讨火器。”</br></br>缪瑞云喟叹:“这些才是我大明的良臣,可是你看看,朝中把持钱权的,有几个是这样的?不说啦,你好好帮郑丫头看着火器坊。我和刘将军,回头是要想把她弄进宫里头用一阵的,届时松江这一摊,她还是得靠你。”</br></br>王月生恭敬地道声“是”。</br></br>她心头漾起舒畅的感觉。这大半年,她觉得自己时常处于愉悦的精神状态,绝不仅仅因为脱离了烟花柳巷。</br></br>秦淮河也有不少姐妹被恩客赎身后嫁作小妾的,但她们仿佛仍笼罩在慵懒的颓然和隐约的仓惶中。</br></br>她们仍是笼中鸟,无非笼子换了一个罢了。</br></br>而她王月生,是郑姑娘的下属,就像一位将军的副手,又是缪郡主和刘公公大业的参与者,那简直如中军帐里运筹帷幄者的谋士一般了。</br></br>王月生越来越为这样被重视的感觉迷醉。</br></br>她的目光,离开缪瑞云慈蔼的面庞,落在邻院的教室方向。</br></br>那里,学生们正在跟着徐翰林的那位助手,上几何课。</br></br>郑姑娘这回,还带走了两个大些的女学生,以及小裁缝范破虏,说是作为自己的侍女。</br></br>但王月生知道,郑姑娘不是个爱讲排场、把自己当少奶奶的人,她不喜欢人服侍,所以多半是带几个小丫头见世面去了。</br></br>范破虏做过暗甲,但两个女学生被挑中的理由有些奇怪:几何这门课学得好。</br></br>……</br></br>“郑姑娘,你带来的这女娃子,有些本事嘛。”</br></br>孙元化站在甲板上,对身边的郑海珠道。</br></br>他赞叹的是两个女学生,跟着广东炮手学习用度板和铳归计算炮的仰角和炮弹落点,竟然能懂。</br></br>郑海珠在张铨特别调来的海船上,与孙元化相处了数日,感到这位晚明史上的着名人物,确实属于技术官僚那一挂的,没什么大明读书人的酸腐架子,也不轻视女性。</br></br>但郑海珠依然谦逊地表示,主要是孙元化的老师徐光启翻译了《几何原本》,让后辈们受益匪浅。</br></br>孙元化很满意这个回应。</br></br>这位今年三十八岁的举人,还远未到历史上位高权重的时期。</br></br>他考不中进士,便师从徐光启,潜心西学,如今虽仍无官无职,但去岁经徐光启牵线,得以在家乡松江,和志同道合的李之藻从事心仪的火器研造,本已颇有得偿所愿的欣喜。</br></br>没想到这么快,朝廷就来用他了。</br></br>当然,和眼前这位年轻但令人刮目相看的郑姑娘的引荐分不开。</br></br>船过黄海、辽海,到达旅顺港时,孔有德已在码头迎接。</br></br>郑海珠谨慎地望了望四周。</br></br>孔有德殷勤道:“郑姑娘放心,你看此港今日,除了我们的船,再无别家进港抛锚,来运家伙事的力夫,也都是咱毛家家丁的亲戚,毛将军挨个儿见过。”这候 章汜</br></br>郑海珠紧接着又问:“吴公子和戚总兵顺利吗?”</br></br>“有兵部的勘合,顺着哩。一千多人,四艘船悉数运到。他们到得早,现下应快要走到辽阳了。”</br></br>郑海珠松口气,点头道:“那就好。快卸货吧,装上马车后,都铺上空麻袋,再盖上茅草。此去就算在盖州卫和复州卫,我们也不进去过夜,别和不相干的人啰嗦这些炮。”</br></br>“都听姑娘的!”</br></br>孔有德麻熘儿地招呼力夫们来卸火炮,然后随着郑海珠去与孙元化见礼。</br></br>辽东此际也已有了几分春色,草坡泛绿,星星点点的各色野花也开始冒头。</br></br>蝴蝶在花间草上,翩然飞过。</br></br>现在是万历四十六年的三月,孙元化与孔有德,在辽东见面了,背景是一船火器。</br></br>而本该到了浑河战役时才出现在辽东的戚家军和川兵,也已经往辽阳聚集。</br></br>郑海珠俯下身,小心地捉起一只停在草秆上的蝴蝶。</br></br>她盯着它黑红相间的美丽翅膀,须臾后两指一松。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蝴蝶安然地飞远了。</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