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56章 抚顺保卫战(四)
    </br>“额吉,额吉,快把羊群赶走,又要打了。”</br></br>大明辽北重镇开原的新安关外,蒙古小男孩德格勒,提着肮脏的布袍,像一只躲避苍鹰利爪的仓惶野兔,飞快地跑向自己的母亲。</br></br>母亲听到了儿子的呼喊,倏地站起,转身望向辽阔的草原。</br></br>大股骑马的明军,从新安关内冲出来,笔直地往一大片毡帐驰去。</br></br>母亲变了脸色,将坐在地上玩着野花的懵懂小女儿抱起来,放在简陋的独轮木车上。</br></br>“德格勒,你推着妹妹,我来赶羊,我们往西南的堡垒走,那里的汉人很和气。”</br></br>德格勒照办。</br></br>父亲死于部落间的战争后,母亲两年前就独自带着他们兄妹俩,赶着家里的羊,来到喀尔喀蒙古和大明交界的草原放牧。附近堡垒的明人看他们可怜,偶尔会送些旧衣服和粮食,对小羊羔的出价也很公道,足够母亲在集市上换到一家三口需要的盐等必需品。</br></br>所以,德格勒反倒对自己的同族人充满敌意。是那些粗野凶蛮的首领彼此征伐,自己和妹妹才失去了父亲,母亲不愿意按照部落的规矩、嫁给那个运回父亲尸体的男人,便被首领鞭打后,赶出部落。</br></br>到了大明边境的这片草场,如果自己的族人不来叩关劫掠,明军从不出关抢他们这些牧民的牛羊。</br></br>德格勒一面安慰着妹妹,一面推起独轮车,与母亲一道,撵着羊群,往带给他安全的汉人堡垒撤离。</br></br>他们走了一段,忽然觉得异样,母子俩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293063229306</br></br>喊杀声并没有响起。</br></br>……</br></br>已故辽东总兵李成梁的次子,李如柏,坐在马上,目光森然地盯着喀尔喀蒙古暖兔部落的这片营帐。</br></br>不多时,几个蒙古将领驰马而出,到了李如柏前军的家丁处,请通译说了几句。</br></br>在他们身后,喀尔喀蒙古五部落之一——暖兔部落的首领,宰赛,也策马走出大营。</br></br>家丁回来禀报完毕,李如柏做了个手势,左右次第竖起五六面令旗,李如柏麾下千余披甲精锐立时向两面退开列阵,露出中军帐后已经下马的两百名火铳兵。</br></br>阵列成型后,李如柏带着十余随从拍马而出,驰到蒙古人的营前。</br></br>宰赛几乎与李如柏同时翻身下马,一个抚胸,一个抱拳,行过礼后,并肩进了军营。</br></br>李如柏坐下后,连奶茶也没喝一口,开门见山道:“宰赛兄弟,说吧,建州人给你多少好处?”</br></br>“李大将军,你什么意思?”</br></br>宰赛摸着扳指,冷冷道。</br></br>李如柏面上并无宰赛那样的冰霜之色。眼前这个蒙古人,祖辈父辈都曾是李家明军的手下败将,虽然那主要是李成梁在世时的军功,但李家叱吒辽东几十年,积威仍在,李如柏和蒙古人近在迟尺时,不需要将一个“狠”字挂在眼角眉梢。</br></br>“宰赛兄弟,这么说吧,你们原本在我大明开原镇就能乞赏,为何要进关往抚顺去?”</br></br>乞赏,是嘉靖和隆庆时的规矩,喀尔喀蒙古人每年以互市为名,到大明来拿一次财物,类似宋辽时的岁币,只是没那么多。</br></br>宰赛撇撇嘴:“李大将军,很简单,去年我们在抚顺拿到了很多钱,今年自然还要去。”</br></br>李如柏澹澹道:“是问我们抚顺的守将乞赏,还是干脆帮着努尔哈赤拿下抚顺?”</br></br>宰赛眼睛一瞪,眸中闪过参研之色。这候 章汜</br></br>他在喀尔喀五部中,是个心高气傲的少壮派,对于其他首领跪舔建州女真的努尔哈赤,其实很不屑。</br></br>但不屑归不屑,他还不至于和钱过不去,建州那个老东西今岁来信,约暖兔部带三千人马,到抚顺一起抢人抢东西,宰赛嘴上骂着老酋、身体还是诚实地来了。</br></br>他只是没想到,刚到抚顺西北的开原镇,遇到的明军,竟然不是守关的那些老弱,而是大名鼎鼎的李家带来的精锐。</br></br>现在,李如柏开口就直至蒙古人是要助攻努尔哈赤,宰赛更是有些吃惊。</br></br>明国一方,难道其实早有准备了?</br></br>“李大将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去抚顺乞赏的。”</br></br>宰赛仍是绷着脸不承认,反正乞赏这件事本身,是明国认下多少年的,双方都无疑义。</br></br>李如柏道:“好,有宰赛兄弟这句话,我们大明还是当你做朋友。你们的乞赏银子,朝廷已经折成布帛、盐巴、茶叶,命我带来了,另外还有三百金和一些珠宝。宰赛兄弟就不必入关了。”</br></br>宰赛抬了抬眉毛,目光在帐下几个得力将领的脸上扫了一圈。显然,他们也在努力掩饰自己的吃惊。</br></br>宰赛想了想,故作平静地问李如柏:“李大将军,你刚才说起努尔哈赤,那个建州头狼,他今岁,有什么动静吗?”</br></br>李如柏终于端起奶茶,喝了一大口,忽然笑了:“动静可不小,打不打抚顺,不知道,娶妃子,是一定的。那糟老头,要娶叶赫老女。”</br></br>宰赛面色一变。</br></br>叶赫老女,是叶赫部女真的公主,小名东哥,美丽如仙女,艳名广播于女真和蒙古各部,被叶赫部首领为了各种利益而许嫁多次,其中包括努尔哈赤和宰赛,但终因各种临门一脚的仇恨,至今仍留在叶赫部。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不可能,”宰赛盯着李如柏道,“努尔哈赤已经将东哥的父亲噼成两半,东哥怎么可能再次同意嫁给努尔哈赤!”</br></br></br></br>李如柏语无动容道:“要什么同意,灭了叶赫部、抢过来就是了。宰赛兄弟,其实你也可以去抢东哥,你不是也与东哥有婚约吗?不过,本将劝你一句,你灭了叶赫部,就会给努尔哈赤除掉一个对手,同样,努尔哈赤若灭了叶赫部,又攻伐我大明,你们喀尔喀蒙古,也会失去东边的防线,最终成为建州女真这些饿狼嘴里的肥羊。”</br></br>宰赛气息粗重起来。李成梁这个儿子所说的话,倒是没错。</br></br>李如柏一口喝干杯中奶茶,以手撑膝盖,稍稍前倾身体道:“宰赛兄弟,我是来送礼的,不是来点燃你的怒火的。东西就在帐外的草原上,而我的勇士们,也会在新安关外过几天,直到五月来临。”</br></br>宰赛当然明白李如柏的意思,这支明军,现下是无论如何不会让自己出现在抚顺周围的。</br></br>宰赛解下自己腰间的匕首,俯身放在二人中间的毡毯上,瓮声瓮气道:“李大将军,我说过,我们暖兔部,是来乞赏的,拿到东西了,我们何必多跑几百里路。你们这里,草也不肥,把我们的好马,都饿瘦了。明日,我们就拔营回西边。”</br></br>李如柏双手拿过宰赛的匕首,笑道:“宰赛兄弟是聪明人,更是爽快人。”</br></br>是夜,李如柏在帐中擦拭自己的长槊,亲兵给他打进一桶热水,殷勤问道:“大帅,蒙古鞑子西撤后,咱们是不是就能南回了?”</br></br>“回个屁,”李如柏道,“且不说宰赛会不会去又回,兵部张侍郎的意思很简单,让老子带人就堵在开原,以防努尔哈赤还联络了其他几路蒙古人,往抚顺去。”</br></br>亲兵连连点头:“属下愚笨。”</br></br>这候 zcwx8.co m 章汜。李如柏叹气:“朝廷还是不信任老子,否则为何老子那么好的兵,不能去守抚顺?难道老子睡了努尔哈赤的侄女,就变成半个鞑子了?真他娘的。”</br></br>亲兵忙撸顺毛:“大帅,堵住北面蒙古人援兵,正是说明朝廷看重大帅。咱李家,早已是辽东将门,不稀罕争人头功。”</br></br>293063229306/br></br>亲兵继续安抚:“大帅要这么想,若换了别的文官来辽东,大帅得给他们送五六百金,才能让他们别在京师张罗御史说咱李家的坏话。而那位张侍郎,把大帅送的仪金退回来,现在好比让大帅用一半的仪金安然过关,还能多少换些军功。”</br></br>李如柏闻言,瞅了眼亲兵:“你小子也不笨啊。”</br></br>又道:“我觉得,张侍郎命我用叶赫老女的事来刺激宰赛,是身边有高人支的招,否则,他张铨一个京师的兵部堂官,怎会知道叶赫老女东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问我那女真婆娘,她都跟傻狍子似的,满脸写着不晓得。”</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亲兵挠挠头:“是啊,也不会是毛将军吧?咱在辽东这多年,也不清楚建州鞑子和蒙古鞑子,原来能为了个女人,打成那样?”</br></br>李如柏哧一声:“那都是借口,自古到今没有哪个男人是会为了个娘们儿去打仗的,东哥之事,只是敲打到了蒙古人,让他们意识到,努尔哈赤不是善茬。不过,也别小瞧娘们儿。离开辽阳前,我看到那个陪我女真媳妇去赫图阿拉的郑姑娘,又来了,带来的东西和人,让张侍郎看了一整天。”</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