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英华 第157章 抚顺保卫战(五)
    </br>农历四月上旬,相当于后世的五月初,恰是辽东最舒服的季节。</br></br>黄昏时分,榴红色的晚霞燃遍整个天空,暮春时节的晚风,一丝寒意也没有,温柔地抚过人们的面颊。</br></br>大明抚顺东南的要塞,马根单堡垒外,马郡河有一段河床不窄的支流,隐没于暮光笼罩的森林里。</br></br>郑海珠站在新垒的大坝前,映入眼帘的满当当的河水,令她心花怒放。</br></br>吴邦德带着孔有德和几个矿工,从更远些的山坡上,走回河边。</br></br>郑海珠折转身,对他们道:“今天炸石头的这几次,动静很大,附近的村民,有什么反应?”</br></br>孔有德道:“小老百姓最怕咱抗军旗的,又有马郡的守将吓唬过,他们轻易不敢靠近。只有佟家庄的几个壮丁摸上山来看热闹,我们说是朝廷开矿,老远就把他们给轰走了。”</br></br>吴邦德在一边补充道:“这个佟家庄,庄主确实叫佟养性。”</br></br>郑海珠点点头。</br></br>佟养性,是历史上在抚顺之战后带着族人投靠努尔哈赤的边境富商,后来为皇太极造出过很可一用的红夷大炮。郑海珠在赫图阿拉,从那个笔帖式佟养定口中套出佟家所在的位置时,就开始考虑如何处置掉佟养性。</br></br>但肯定不是现在。</br></br>从兵部侍郎张铨到辽东总兵张承胤、副总兵颇延相,从新晋游击毛文龙到浙、川两支客军的统帅,从临时被起复的将门继承人李如柏到清河守将邹储贤,郑海珠和这些人一样,如棋盘上谨慎移动的棋子,按照正月底定下的方案,各司其职地完成自己的步骤。</br></br>而行动的前提都是,尽量不打草惊蛇。</br></br>努尔哈赤和他的儿子们、八旗军兵们,都是猎人出身,比狐狸还狡猾,比野狗还嗅觉灵敏。</br></br>明军一方所有针对这次战役的行动,都要同时披上伪装。</br></br>实在无法偷偷进行的,就像李如柏那样,卡着时间点,堵在新安关。</br></br>所以,郑海珠他们到了马郡河支流的上游后,由孔有德等十余名精锐家丁封锁了一定区域,让开原调来的强壮矿工秘密地筑坝,对外宣称是朝廷开铁矿。</br></br>今日,吴邦德和孔有德,在山坡背风处,用孙元化和弗朗基人配伍的火药包,试炸了几次模拟坝体,郑海珠的心就更定了。</br></br>她和吴邦德年前侦查抚顺时后,向张铨提出了一个与决水相关的作战方案。</br></br>抚顺一带到了四五月间,雨水充沛,马郡河支流甚多,都来自附近山川。郑海珠选了地形复杂的一条,让孔有德从老家开原招来二十余名青壮矿工逐级筑坝,抢在四月头上完工,果然,三天前的四月初十,开始下大雨,直到今天未时才停。</br></br>在大坝边休息的矿工,看着满天艳丽的鱼鳞云,向郑海珠等人道:“东家,后头准定还憋着一场大雨哩。”</br></br>郑海珠心道,越大越好。</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然后冲矿工们和气地笑笑:“弟兄们辛苦了,再过三天,咱就发赏银,让有德骑马给你们家带回去,然后咱往山东走,挣大钱。若是给大东家干得好,明年老婆孩子也都过去!现在都去吃肉吧,安心睡一夜,攒足力气,明日还有大活儿。”</br></br>矿工们欢呼着往伙夫那里涌过去。</br></br>郑海珠将孔有德招呼到一边:“一共二十三个,夜里都看好了,解大手都不许离开你们的视线。莫要功亏一篑。就算每个都是你穿开裆裤时就认得的同乡,这种时候也不能全信。”</br></br>孔有德低声道:“明白。他们里若有人走漏风声,就算姑娘饶了我,毛将军也会毫不犹豫地砍下我的脑袋。”</br></br>入夜,虫蛉低鸣,十四的月亮几近浑圆,银晖洒在河面上。</br></br>此际的音画本应动人,奈何周遭鼾声如雷。</br></br>吴邦德走到石坝边,在郑海珠身边坐下:“莫说是你了,我也被吵得睡不着。”</br></br>郑海珠盯着水面:“今夜睡不着的人,肯定多了去了。方才有一刻,我很想骑上马,连夜赶回抚顺城,明天就能亲眼看看我们弄来的火炮,威力如何。”</br></br>吴邦德道:“听张侍郎和毛将军的,你留在此处还是安全些。”</br></br>郑海珠笑笑:“当年我在匪寨遇到马将军,正碰上他要和悍匪干仗,他与我说过,没有哪一仗,在开打之前就是定了胜负的。此番我们已经尽人事,明天的结果,听天命吧。此处打起来,也未必就一定是建奴输。对了,穆枣花说你教他们用匕首近战,练的是一刀刺入心脏,你准头如何?”</br></br>293063229306/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郑海珠道:“虽然毛将军的夜不收回来说,努尔哈赤在关外分兵了,但万一明天来打马根单的女真人翻了倍,而邹将军没有及时赶到,此地就比抚顺城还危险。倘使我们没跑掉,你就一刀扎了我,给我个痛快。”</br></br>回答她的是沉默。</br></br>良久,吴邦德才开口道:“你蛮聪明的一个人,不要在此事上犯浑。你又不是领兵的,也不是当兵的,跪下来求饶都不应该觉得丢人。鞑子对女人,抢比杀多。万一,万一你陷于敌手,不要反抗,就装成是百姓,乖乖地顺着他们,先活下来。”</br></br>顿一顿,他用双手来回地揉了几遍面颊,嗓音越发低沉:“腊月里我到抚顺的时候,看着城外那片河滩,忍不住一遍遍想,如果不是什么失不失贞的念头裹挟了阿梅,她会不会就不去撞李永芳亲兵的刀口,她是不是就能活下来。我知道,我知道不能怪她,但每回梦到她,我都去追着她说,活下来,活下来顶重要,无论她经历过什么,我都仍当她是最好的女子。”</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br>郑海珠静静地听着伙伴的自陈。</br></br>人跟人就是这么不一样。在后世人看到的史料笔记中,清军南下,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中,许多为人夫者的汉人,留下文字,明晃晃地记述自己叮嘱妻妾,若城破,务必自裁,绝不可受异族玷辱,妻妾若有畏惧犹豫之色,他们会先于敌人杀了她们,然后带着儿子设法逃出城。</br></br>此刻再细品吴邦德的话,真是令人感慨。</br></br>郑海珠轻叹一声,拍拍他的肩头道:“我明白了。去歇息吧。”</br></br>她刚站起来,忽然滞住身形。</br></br>密林外,有道剑出鞘的仓啷声传来。这候 章汜</br></br>吴邦德也倏地跳起来,面向出现动静的方向,侧耳倾听。</br></br>在他们不远处,孔有德和几个毛家兵卒,同时抽刀,疾步而去。</br></br>就在郑海珠觉得心快要跳到喉咙口时,林外的不速之客已然策马冲了进来。</br></br>京师官话口音的女声响起:“自己人,自己人!石砫秦良玉帐下。”</br></br>……</br></br>张凤仪翻身下马,大步流星地走到郑海珠等人跟前。</br></br>孔有德举起的火把照着她的面容,摇曳的火光映出她方颐广额、浓眉凤眼的五官。</br></br>一股杀伐果决的英气,在这张面孔上流淌。</br></br>张凤仪的目光,直接投向郑海珠:“你就是郑姑娘吧?我是张侍郎的闺女,唔,现在是秦良玉的儿媳妇。”</br></br>郑海珠闻言,吃惊不小,她原以为对方只是秦将军麾下女将。293063229306</br></br>“那你就是,马将军的……”</br></br>张凤仪爽朗一笑:“说是秦良玉的儿媳妇,我很乐意,说是马祥麟的媳妇,我可不怎么爱听,他枪法凑合,射箭的准头可着实不如我,凭啥他有名有姓的,我就是什么马家娘子,马家少奶奶,马将军的浑家。”</br></br>吴邦德和孔有德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位从天而降的姑奶奶,又瞄瞄郑海珠,显然,郑海珠也不知道,张侍郎的千金、秦将军的爱媳,竟也会出现在辽东。</br></br>张凤仪看出众人的心思,也不再寒暄,转身揪过来一个被塞住嘴巴、捆住双手的人。</br></br>“三日前,我带一支哨骑离开祥麟,南来此处游弋侦测。今夜运气好,果然抓到了个奸细。”</br></br>说着,她一把扯出俘虏口里的布条,将他凑到孔有德的火把下。</br></br>那俘虏委顿在地,一叠声道:“各位将军饶命,我也是全家老小的命都在庄主手里,才不得不做些报信的营生。”</br></br>郑海珠盯着他:“你是佟家庄的?”</br></br>俘虏点头。</br></br>张凤仪打眼望了望从帐篷里出来看热闹的矿工们,又瞧瞧河上的石坝,对郑海珠道:“郑姑娘借一步说话。”</br></br>走远些后,张凤仪细说缘由:“我们在十里外的小山坳里看到生火的烟气,潜过去一探,是三个鞑子,还有这个没剃头的。他们吃完东西,三个鞑子上了马,往东走。我们抓了这个汉人,路上审他,他说自己是今早去与鞑子的哨探接头,报知马根单一切如常。郑姑娘看看,可有破绽?”</br></br>郑海珠盯着张凤仪:“抹额上绣的什么?”</br></br>张凤仪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笑了,笑意中透着佩服:“郑姑娘,你连我是不是张铨的女儿、秦良玉的儿媳,都怀疑?怪不得他们都说你精。抹额上绣着海棠,云肩上绣着石榴,抹额是天青色,云肩是水绿色,江南韩家的绣工,堪比天工,多谢韩小姐和郑姑娘给我的婚仪贺礼。”</br></br>行,测试过关。</br></br>核实过身份,对方又是直接寻到了林中支流,开口就叫出自己的姓,应是抚顺那边过来的没错。</br></br>郑海珠亦展颜一笑:“大敌当前,不得不疑,向凤仪小姐告罪。凤仪小姐也来助战,月前与张侍郎在沉阳分别时,他确实未告知。”</br></br>“我爹爹现在也不晓得,”张凤仪口气透着得意,“祥麟先也不肯顺着我,是我婆母点的头,我才能一起来。”</br></br>郑海珠约略知道情由了,继续道:“你没杀那三个鞑子是对的。若杀了,建州大军没见到他们归队,定会起疑。那个佟家庄的奸细,应也没有告知他们此处有异,否则,三个哨探不会还有心思生火吃东西,吃完才上路。”</br></br>张凤仪会心地抿嘴。</br></br>她和郑姑娘,想到一块去了。</br></br>她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火把下的俘虏,冷冷道:“建奴的哨探也不怎么样,竟然烤兔子。我们这三日游走,都是吃的干粮,哪敢生火。”</br></br>郑海珠道:“没白吃苦,揪出了卖国的佟庄主。”</br></br>张凤仪笑道:“好,明日看完你们的戏,我就带人去围了那庄子。”</br></br>……</br></br>同一个夜晚,抚顺城中,就没有马根单外的森林里那么凉爽。</br></br>原本还算宽敞的城厢,挤满了各地来的商贾。</br></br>整个城池,都被喧沸的人声、牲口的嘶鸣,以及人畜散发出的汗臭、尿骚臭、粪便臭,塞得满满当当,令人烦躁的闷热,仿佛翻了倍。</br></br>范文程拧着眉头坐在窗下的油灯边。</br></br>不开窗难受,开窗更难受,这还让人怎么好好读书?!</br></br>再过几个月,他就要赴沉阳参加“秋闱”。</br></br>作为举城皆知的大宋名臣范仲淹的后代,他范秀才若不在功名之事上更上层楼,岂不是要让抚顺城里那些同年看笑话?</br></br>更关键的是,他实在受不了呆在抚顺这个破地方了。</br></br>来做生意的鞑子越来越多,守将李永芳来者不拒,统统迎进城来。</br></br>今年这次马市,竟还把文庙和书院腾出来给这些野蛮人住。</br></br>不成,一定要赶紧中了举人,再中进士,离开辽东。以自己大宋名臣之后的家世渊源,朝廷怎么也能给个京城某部衙门“观政”的安置吧?</br></br>范文程思及此,努力让自己适应今夜抚顺城的聒噪,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br></br>他将一篇制艺文章做完,听到外头更鼓,才知已过丑时。</br></br>城中终于安静下来。商人们大约也已沉入梦乡,养足精神,待明日的马市开幕。</br></br>范文程走出陋室。</br></br>他家离东面城墙不远,读书疲累的深夜,来到屋外,仰望中天明月下城墙的剪影,颇让他这个自诩有怀古之好的读书人,感到解乏。</br></br>然而很快,他望见城墙上出现了比平时更多的守卒,并且似乎在运东西。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好像是檑木?</br></br>范文程正纳闷间,忽然听到文庙方向,传来更大的动静。</br></br>他初时以为是走水了,再侧耳倾听,才觉得不对。</br></br>是兵戈发出的令人牙酸的碰撞声,以及此起彼伏的惨叫。</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