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飙:从制霸京海〕〔我的卡组无敌〕〔穿书之没人能比我〕〔洪荒之化生青莲〕〔七零:落水后,被〕〔从造犯规开始〕〔暗黑恶魔术士〕〔娘娘又茶又媚,一〕〔被渣后我成了大佬〕〔1825我的新大明〕〔替换人生从四合院〕〔网游:只有我能看〕〔人在吞噬星空:我〕〔诡异之一念神魔〕〔开局逮捕无证穿越〕〔起底观心术〕〔星际领主:我的星〕〔乡村神农〕〔少年歌行:青城道〕〔盗墓:说书贼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再喜得一员骑兵良将
    </br>府库的事情汇报完之后,吕范就去为孙策唤鲜于烈了。</br></br>不过这位幽州豪杰还未至,一名身穿皂服的小吏倒是先来到了帅帐前。</br></br>孙策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小心翼翼,想上前又不太敢,徘徊在军营前的男子,毕竟他的皂服跟士卒绛红色征袍差距着实不小。</br></br>孙策对其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逡巡于此?”</br></br>皂服男子身体一颤,连忙上前,拱手一拜到底,声音讷讷的说道:“小人是将军麾下工曹掾蒋元。”</br></br>孙策恍然,难怪看他有些面熟。只是他这底气不足的模样是为哪般?293063229306</br></br>“我记得你了,你不在营中雕刻马鞍,到这里做什么?”</br></br>蒋元立即小声回道:“主要是铜环不足了,我想让铁官帮忙融铁铸造几副。”</br></br>孙策不解的说道:“你是工曹掾,指使铁官去做即可,在这里徘徊什么。”</br></br>蒋元有些尴尬,说道:“军中都说只闻有功曹掾、比曹掾,从未闻什么工曹掾。要不是我赊欠了一匹布,缝了这身皂服,就连雕刻马鞍的木材都要不出来。”</br></br>孙策不禁大笑:“难怪你底气不足的模样,倒也是之前从未有过工曹掾这个官职。传令下去,从此营中军械皆由你掌管,为大军提供铠甲、器械。需要多少人手,去找刘由司马调拨。”这候 章汜</br></br>“正好你来了,我听闻军中司马从城内征调了不少匠人?”</br></br>蒋元惊喜的点头,连忙详细的汇禀道:“在后营来了不少匠人,有人在熔铁锻造,有人在缝制甲胄,亦有人在打磨箭矢,规模约得有两百之数。”</br></br>“熔铁锻造?”孙策问道:“军中有矿石?”</br></br>“那倒没有。是铁官们搬来了熔炉,然后熔铸破损的军械残刃,铸为甲片。”</br></br>原来如此,孙策点了点头。大汉一年的铸铁量还是非常有限的,可能也就一两万吨,如今乱世,百业俱废,这个数字可能十不存一,仅是铁矿石就不太好找,更不太方便跨县运输。</br></br>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如此,冶炼发达的地方,一般都靠近矿山,或者水网密集。但大军即将进攻的丹阳郡完美符合以上两个要求。</br></br>孙策说道:“铁官先熔铸残刃,过几天把一些多余的剑戟也给熔炼了,用以维持锻炼铁官队伍。明年过了丹阳,铁矿石多起来之后,再统一军中器械。”</br></br>蒋元立即点头,说道:“我听铁官们说,如今这种效率下,每天锻造甲片足以制玄甲一副。”</br></br>每天一副,一年也才三百余副……乱世这个生产力真的是降低到了一个可怜的境地。</br></br>“让铁官们全力以赴吧,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你的马鞍情况如何了?”</br></br>谈到自己,蒋元气势又弱了下去,小心翼翼的说道:“我自己一个人雕刻,还要管理器械,速度着实是快不起来。”</br></br>孙策算了一下时间,说道:“不着急。赶在我渡江之前,能雕刻出玄甲骑兵的马鞍即可,总共也就十几套。”</br></br>纯手工活,没什么难度,只要蒋元不偷懒,足以满足玄甲骑兵的需求。</br></br>“不过你说的也是,一个人做的确慢了些,很难跟上日渐扩大的骑兵规模。你可以在军中收一男孩为徒,私授其技艺。一定要考核其人品,若是其叛逃,我连你一起株连!”</br></br>蒋元连忙应是,见孙策一趟得了这么多好处,他现在是绝不愿恶了与孙策关系。</br></br>蒋元离开之后,孙策率领亲卫又巡视了一番营地。不得不说,如今孙策麾下人才济济,各司马、将校都才干斐然,把军队中的诸多杂物安排的井井有条。</br></br>整顿行伍,补设旗帜,检校弓弦,保养甲胄,洗刷战马,搬运谷粮,分发草药,赶制戎帐等等各个方面都有条不紊的在推进。</br></br>甚至孙策还看到了有将士在织蒲为席。</br></br>中原最具传奇色彩的女中豪杰之一,梁红玉在跟随韩世忠镇守一片凋敝的楚州时,亦曾织蒲为屋,与士卒同甘共苦,最终使楚州恢复生机。</br></br>这相似的一幕,使孙策颇有种历史发生在眼前的恍惚之感。他无比确信,按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只要自己不遭受巨大的军事惨败,江东必然会爆发出勃勃生机。</br></br>种田种出个朗朗乾坤,已然有了种子。</br></br>直到日暮时分,孙策方返回帅帐。刚进帐内,就见到了在此等候的幽州豪杰鲜于烈。</br></br>作为幽州豪杰,他身高也超过了七尺七寸,崭新的朱红色戎装外披覆着一套精良玄甲。</br></br>人靠衣装,马靠鞍。他这套打扮下,更显锐气勃发。</br></br>见到孙策,鲜于烈立即行礼,拜道:“烈拜见将军。”</br></br>孙策笑着摆了摆手,看向这位剽悍将领,他就不像徐琨那般年轻了,已经三十多岁,正值武将最壮之龄,面容刚毅,燕颔虬须,相貌十分威武。</br></br>尤其燕颔虬须这点,非常符合常人对燕赵豪杰的印象。</br></br>据说张飞便是这种形象,也不知道这位身高近八尺的燕赵豪杰能有张飞几分本事。</br></br>所以孙策打算先考校考校他。</br></br>双方见礼之后,孙策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打算让你在玄甲骑兵中传授突骑经验。幽州突骑都归为游骑,归程咨统辖。”</br></br>程咨也是一名擅长马上作战江门子弟,在进入历阳之前,他一直是军中最擅长双带两鞬,左右驰射的年轻将领。</br></br>更重要的是,他作为程普嫡长子,常年跟随程普学习兵法,了解行军扎寨,是个非常不错的统军人才。</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br></br>只是把幽州突骑交给程咨,鲜于烈还是有些抵触的。那可都是他的乡党,是他建功立业的根本。</br></br>见鲜于烈沉吟不语,孙策说道:“你在袁术麾下,见过吕布吗?”</br></br>鲜于烈不明白怎么忽然跳到了吕布身上,但还是回答道:“禀将军,我曾经见过吕布一面,当时他马前挂董卓首级,携数百骑出武关,到关东投奔袁将军。”</br></br>孙策问道:“对其印象如何?”</br></br>鲜于烈想了想,说道:“骁勇绝伦,且有骏马,当时人皆赞之曰,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br></br>孙策笑了笑,说道:“的确,吕布有赤兔马。他辗转河北时,曾经骑此马与袁绍击张燕于常山。当时张燕精兵万余,骑数千匹,称雄于黑山。吕布常御赤兔,与其健将成廉、魏越等十数骑驰突燕阵,一日或至三四,皆斩首而出。连战十余日,遂破燕军。”</br></br>293063229306/br></br>孙策笑着说道:“我军中玄甲铁骑亦只有十余人,难道你不希望史书上记一笔,策与其骁将杨骁、鲜于烈等十余骑突入万众之中,左右披靡,每战辄杀伤百余人乃出,如此者六七,遂破敌军?”</br></br>鲜于烈当即便感觉胸中仿佛有意气激荡,若诚能如此,则必将留名于青史千古!</br></br>而更令其振奋的是,这一切居然看起来触手可及。只要跟随在将军身后,奋命一搏,就能伸手触及到这曾经高在天边的一切。</br></br>而且跟随在主将身边护卫,前途也是要远超在别部司马营中做一名队率。</br></br>他立即拱手,说道:“烈愿为将军效劳,必竭尽全力,传授所有突骑战技。”</br></br>孙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考校他的才能。</br></br>考校将领,当然不仅是考校马上武艺,更重要的是了解一下他对骑兵作战理念的理解。</br></br>不得不说,这个鲜于烈不愧是久经沙场的骑将,他总结道:“关于骑兵作战,我以为,大率步宜整,而骑宜分。凡遇敌阵,则三三五五,断不簇聚,为敌所包。”</br></br>“而突骑作战,更是不能拘泥常态,或聚或散,或出或没,来如天坠,去如雷逝。”</br></br>闻言孙策充满了惊喜,甚至是喜出望外!</br></br>“来如天坠,去如雷逝!”这个总结着实是让孙策都有种眼前豁然一亮的感觉。</br></br>这才是冷兵器战场上,剽悍善战,机动骁捷,决定战事胜负的王牌兵种啊!</br></br>孙策继续跟他探讨道:“骑兵冲击步兵大阵向来是慎之又慎之事。蓟侯在界桥之战,便是直接策马蹈之,铁骑直击步兵方阵,方才折戟沙场。依你经验,什么时候可以冲击?什么时候应该避战?”</br></br>鲜于烈想了许久,方才缓缓说道:“我曾征战中原南北近十年,战过河北大戟士这种重装方阵,亦曾战过草莽流寇那般乌合之众。依我之见,遇敌阵,最忌不经试探,便铁骑豕突。我所言或许对蓟侯有所不敬,但我等皆认为界桥之战,咎由蓟侯一人!”</br></br>“在平原作战,蓟侯未勘敌情,刚遇敌阵,便出一万铁骑,冲击敌军堂堂之阵,如此轻狂,焉能不败。”</br></br>孙策认可的点了点头,界桥之战,的确是公孙瓒太过大意了,哪有数万步兵还没交战,就先出动一万轻骑兵率先冲击的。那不是一头撞在铜墙铁壁上?</br></br>“那你以为当如何?”</br></br>鲜于烈说道:“突骑破敌,应首先登高眺远,先审地势,然后察敌情伪。”</br></br>对于地势,鲜于烈亦颇有一番见解。</br></br>“即便平原之地,亦非一片平整,必有坑洼、丘陵,只须高数丈,便足以将地理形势了然于胸,此乃徒卒远不能及之专长。”</br></br>在分析完地势之后,他才从容叙述突骑作战之法。</br></br>“而突骑陷阵,必专务乘乱。故交锋开始,则以骑队轻突敌阵,一冲即动,则不论众寡,长驱直入。敌虽十万,亦不能支。”</br></br>孙策意气大振,大笑着抚掌,说道:“善!甚善!突骑作战,专务乘乱。轻突敌阵,一冲即动,则全军奋击,长驱直入,敌虽十万,亦土崩瓦解,全军崩溃。此言深得我心!”</br></br>这就是孙策理想中的骑兵战法啊。</br></br>骑兵作战不应该像步兵一样追求杀伤,他应该只秉持一个作战理念,即趁敌之乱,打乱敌军队形。一旦敌军出现了混乱,铁骑突入,哪怕十万大军势必土崩瓦解。</br></br>若敌军面对试探的骑兵阵形严整,丝毫不乱。那主力绝不能冒然突击。</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孙策问道:“若突骑冲击不动敌阵应当如何破解?”</br></br>鲜于烈说道:“不动则前队横过,次队再冲。再不能入,则后队如之。”</br></br>这是骑兵最常见的威吓之法,并不罕见。鲜于烈继续作出解释。</br></br>“如此是为了迁延时机,为布兵左右前后。兵既四合,则一声号响,四方八面响应齐力,一时俱撞。”</br></br>“不过此为下计,上计则是下马步射。一步中镝,则两旁必溃,溃则必乱,从乱疾入。”</br></br>闻言,孙策看鲜于烈的眼光已经充满了赏识,自己今日竟然再喜得一名骑兵良将!</br></br>他绝对是一员对骑兵作战有着极其深刻见解的豪杰。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戎马多年,极富战场经验,对大规模作战时敌军的战时应对也有着极深的了解。</br></br>最顶级的骑兵,永远是上马寻机,下马步射!</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傻大壮长的驴一样〕〔全家读我人设崩了〕〔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无敌榜眼〕〔离婚后我成了山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