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三章 招牌式迷人笑容
    敲了敲黑魔法防御课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自带上扬语调的男声。

    埃尔文推开门,迎面就看到了墙上一副巨大的肖像画,而画上的人本尊就坐在一旁的办公桌后,两张带着一模一样的标准式阳光的脸就像两堵墙一般堵在眼前,笑容简直刺眼。

    埃尔文一时间觉得头晕。

    “有什么事,年轻人?”

    埃尔文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来意。

    “啊,我知道你,有天赋而野心勃勃的小家伙,麻瓜的出身让你不甘心屈居人下,想要尽快地获取名望?”这个有一头金发的男人很自然地站起身,把手亲切地搭在埃尔文的肩膀上。

    “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很渴望证明自己,”他继续说:“来找我就对了,我可以教你一些可行的手段……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抱歉。”

    “没关系,”防御课教授叹了口气,“等会儿你可以去向其他同学打听一下。”

    似乎他很有名的样子。

    “那个,教授,我只是来补录上一学年黑魔法防御课的成绩。”埃尔文说。

    这个男人给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相比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他明显缺乏涵养和气度,也不像是很有智慧的样子。

    不过人不可貌相,所以埃尔文先持保留意见。

    “上学期的成绩?”男人明显楞了一下。

    埃尔文简单地说了下自己因为某项特别的修业而错过了期末考试的情况。

    “这样啊,虽然说上一学年不是我教你,但这也确实是我的职责范围内,那么……”男人以一种很潇洒的姿态走回他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羊皮纸。

    “买齐这些书,然后通读一遍,选择一本就其内容写一篇论文,这就算是你上一学年的期末考试了。”男人大手一挥,也不管埃尔文的意见。

    《与女鬼决裂》、《与食尸鬼同游》、《与吸血鬼同船旅行》……埃尔文看着羊皮纸上列出的书名,微微歪了下头,有些疑惑。

    看起来像是通俗猎奇小说,而不是什么严谨的学术作品。

    并且这些书都是同一个作者,吉德罗·洛哈特。

    “洛哈特啊,”晚上临睡前,纳威迷迷糊糊地告诉埃尔文,“就是我们的新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据说他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巫师,写了不少很受欢迎的书……”

    埃尔文终于想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曾见过那个金发男人了,在他第一次进对角巷的丽痕书店时,就看到了书架上一整排这种招牌式迷人笑容。

    “所有学生都要把他那一套书全买下来?”埃尔文问。

    “是的,我奶奶挺不开心的,觉得是浪费钱。”

    霍格沃茨的二年级课程基本都是沿用一年级时的教材,但是黑魔法防御课突然要买这么多书,对普通家庭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额外开销。

    清单上一共七本洛哈特的书,每本均价按三加隆算,作者拿一半版税,如果霍格沃茨每一名学生都要买一套,那么洛哈特本人就能直接有五六千加隆的进项。

    这人来霍格沃茨当教授不会就是为了卖书吧?

    一觉醒来,埃尔文天不亮就前往禁林,将勒梅小屋展开,在炼金室里捣鼓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候他前往猫头鹰棚,找到他的那只雕鸮萨比,暑假时没带它回去,这畜生已经在这里过了快半年快活日子了,天天被海格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埃尔文用一根细金属丝将一块符文石绑在萨比的脖子,“以后这石头要是发烫了,就主动来格兰芬多塔楼接活儿,明白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去拎萨比的翅膀,想看看这胖鸡到底吃肥了多少。

    雕鸮大叫着表示抗议。

    这符文石就是埃尔文耗时一上午的程度,一个简单的远距离感应器,全部魔文代码由他亲手刻画。以后他要让萨比寄东西就不要再特地跑来猫头鹰棚了。

    将所需要的书籍列表绑在萨比的腿上,埃尔文轻轻拍了下它的脑袋,“干活了,去对角巷的丽痕书店。”

    回霍格沃茨吃午饭,但进了礼堂之后埃尔文意识到自己在时间把控方面没做好,正餐时间已经结束,现在摆在桌子上的是甜点。

    也行吧,埃尔文打算随便吃点对付一下。

    “这边这边!”一只白皙的手举起,梅拉妮向埃尔文招呼着,示意他坐在她旁边的空位上,那里的盘子上摆满了肉排、薯条和馅饼。

    霍格沃茨的餐桌与厨房有空间上的双向关系,也不知道梅拉妮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些食物没有被视作剩菜传送回厨房。

    “我看你错过了饭点,就给你流了些。”梅拉妮微笑着说,少女眉眼如画。

    这就开始讨好我了?埃尔文微微歪了下脑袋。

    他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开吃,梅拉妮用手撑着脑袋,就这么在旁边看着他,时不时帮忙做一些倒南瓜汁或是递胡椒瓶之类的小事情。

    恰巧坐在另一边而旁观了这一切的罗恩目瞪口呆,以至于都忘了吃自己的布丁,“不是昨天才告白吗?怎么今天就这样了?你们进展这么快的吗?”

    “你误会了。”埃尔文头也不抬。

    梅拉妮则没有说话,笑得很甜美。

    罗恩一时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酸涩还是配合,他只能大口吃自己的布丁。

    在填饱肚子之后,埃尔文突然看向梅拉妮,“你对新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洛哈特怎么看?”

    梅拉妮一愣,“他呀,应该可以说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喜剧演员吧。”清冷的声音中明显带着一丝不屑。

    “怎么说?”埃尔文来了兴趣。

    “他在刻意地用演技和谎言来给自己塑造一个无所不能的传奇巫师形象。”

    “你是怎么确定他塑造的形象是虚假的?”

    “他第一节课上带了些康沃郡小精灵,结果他竟然连这些基本造成不了实际危害的小东西都处理不了,自那以后所有年级的黑魔法防御课都成了‘洛哈特全集研讨会’。”

    埃尔文点头,这确实离谱。

    梅拉妮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到埃尔文跟前,“你知道他有本书是《与吸血鬼同船旅行》?”

    “有点印象。”埃尔文开始吃甜点。

    “那本书写的是他遇到了一个自称为莱特宁格勋爵的吸血鬼,血族里确有其人,相貌爵位什么的也都对的上,书里对血族的描写大体上也没有谬误。”梅拉妮顿了顿,“但问题是,莱特宁次勋爵死于六十年前。”

    “有意思。”埃尔文微微点头。

    吉德罗·洛哈特至多也不过四十岁,埃尔文已经大致明白这人是什么成分了。

    可怜的洛哈特在接受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这一职位时应该是完全想不到这学校里竟然有个真正的吸血鬼。

    埃尔文突然又看了梅拉妮一眼,这女人是不是无意间暴露年龄了?“你和那个莱特宁次勋爵很熟吗?”他不经意地问道。

    “只是见过几面,高级血族的数量本就不多,彼此差不多都认识。”

    埃尔文这时候已经彻底吃完了盘子里的所有东西,起身就要离开,“下午你要去哪?”

    “这就和你无关了。”埃尔文彬彬有礼,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地说道。

    这种程度的讨好是不管用的,埃尔文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他挺好奇这女吸血鬼有多长久的毅力并且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梅拉妮的神情有些委屈。

    走出礼堂,埃尔文打算还是去禁林,没办法,只有在那里才有足够地场地不引人注意地展开勒梅小屋。

    半途中,他看到管理员费尔奇正提着拖把和水平,吃力的清洗着大门上的污渍。

    不远处传来嬉笑声,又是几枚大粪蛋扔了过来,在地面上糊上了一层臭烘烘的黄色。

    费尔奇生气极了,他怒吼着,但那几个学生早已跑远,甚至都看不清面孔。

    在霍格沃茨上过几年学之后,大部分学生都会发现管理员费尔奇实际上没有任何魔法能力。

    他是个哑炮。

    普通人中可能诞生具有魔力天赋的小孩,而巫师家庭中也会因为血脉逐渐稀薄而出现无魔法能力的人。失去魔法能力对巫师们来说是最大的恐惧,因而整个巫师社会充斥着对哑炮的恶意,就连霍格沃茨招生简章上也会自豪地标明:对哑炮的识别率为百分之百。

    这其实并不是个童话世界,天赋血脉就已经决定了很多东西,如果天生有具备不错的魔法天赋,从小所接触的一切自然都是光明而温暖的。

    埃尔文如果没有龙眠圣所中的那段际遇,他就不可能受到邓布利多如此重视,更不可能见到临终前的尼可·勒梅并接受他的最后教导,这就是现实。

    一个无魔法能力的人怎么可能管得住霍格沃茨的小巫师,也难怪费尔奇从不给学生们好脸色,他甚至连皮皮鬼都搞不定,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他的职位所带来的威慑力,除此之外他一无所有。

    这个学校的卫生打扫自然不可能是由费尔奇一人负责,入夜之后家养小精灵们就会出来干活,但费尔奇依然要来亲自打扫学生玩闹后留下的污迹,这其实是他对自己职权的一种宣示。

    其实挺可悲的,被众多学生讨厌的费尔奇,本质上只是个可怜人。

    埃尔文默默旁观了一会儿,记住了这个独自吃力打扫的萧瑟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