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神帝〕〔东京泡沫人生〕〔我以神明为食〕〔张云川白色孤岛〕〔乡村桃运小神医〕〔二战风云:铁血苏〕〔绝世神医〕〔陈古吴沁薇〕〔灌篮之中锋荣光〕〔重生南非当警察〕〔王爷,听说你要断〕〔不做炮灰,我是路〕〔狂妃来袭:腹黑王〕〔山村小神医〕〔分家后,我靠商城〕〔重生之工艺强国〕〔高手回归被七个姐〕〔重生农门小福妻〕〔骗了康熙〕〔抗战之兵王出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四章 敲钟人
    费尔奇的这一番经历对埃尔文来说只是个小插曲,共情比较有限,毕竟这世上可怜可悲之人有很多,费尔奇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再次进入勒梅小屋,埃尔文并没有急着做什么事情,他必须好好想想自己该如何妥善地利用勒梅大师留下的这些遗产。

    结合霍格沃茨本身的教学资源,埃尔文觉着自己可以将目标定位六年后毕业时能有和教授比肩的水平,最好既有弗利维教授的决斗水准,又有斯内普教授那样的魔药造诣。

    虽然听起来很夸张,说出去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疯了,但埃尔文觉着这个目标并不算离谱。

    毕竟……他可是实际意义上的源初巫师。

    下一步就是三十岁时比肩邓布利多校长?那个就比较遥远了,暂时还不用考虑。

    算算时间,血脉嫁接手术之后的术后恢复期也快结束了,埃尔文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现在自己的魔力水平。

    在最开始接触魔法的时候,不知天高的他幻想过未来由自己来规定魔力的单位,但现在他发现活了六百多岁的传奇炼金师尼可·勒梅都没做到这一点。

    魔力本质并不是物质或是能量,使用普通的现代科学设备是完全不可能观察到任何魔力,这说明它是一种更加高级的存在。它也没有什么稳定的特征表现,可以转化为这个世界任何一种物理和化学现象,很难细化量分。

    也就是说,至少目前想用一个或几个准确的数值去标示一名巫师的魔力水平是不行的。

    咒语的效果可以划分等级,但是魔力只能从整体方面选择一个参照物进行比较了。

    甚至魔力感知本身都不是一个普遍的能力,不少平庸的巫师都觉着自身的魔力和就是体力或是精力,魔法用多了之后就会犯困想睡觉。

    切割咒是埃尔文现在所掌握的唯一能直观反应魔力输出效率的咒语,他现在直接可以在魔杖前端延展出一把刺剑长度的无形之刃,这是他之前喝六十毫升以上的威能之泉才能达到的程度。

    很好。

    魔力总量应该会有更直观的感觉,此前潜行四咒会直接消耗埃尔文超过三分之一的魔力。而现在……

    没有感觉。

    这是他在血脉嫁接之后第一次尝试潜行四咒,为了确认一下他就再使用了一次,没错,潜行加无声无息加隐匿踪迹配上反探查,是必须使用高级侦测咒和锁定咒才能破除的潜行状态。

    但几乎没有消耗魔力的感觉。

    这显然不会是他的魔力总量达到了原始巨龙那种宛如山海般的程度,埃尔文深吸一口气,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魔力恢复速度已经超过了单位时间内使用潜行四咒的消耗。

    “爱斯梅拉达,藏书室里有没有可以立即释放掉所有魔力的咒语?”埃尔文立刻向人工智能少女问道,“最好是那种没什么难度很快就能学会的。”

    几秒钟之后有了回应,“有一个符合条件的搜索结果,源能灌注。”

    源能灌注?埃尔文其实是知道这个魔法的,用于向失效的魔文充能。魔文代码程序本质上也是需要魔力才能运行,一般来说魔力来源有三种,由被铭刻代码的物体本身提供、由铭刻时作为墨水的特殊魔药提供,亦或者是由巫师直接充能。

    对魔法而言,任何物质与能量的生成与转化都算不上什么困难的事情,唯一的根本是魔力。

    理论上来说,源能灌注确实可以短时间内倾泻出大量魔力,但前提是有一个合适的容器。

    而显然,一个炼金大师的遗产里肯定是有这样一个容器的。

    在堆放了各种乱七八糟东西的储藏室里,埃尔文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具傀儡。

    “就是这个?”埃尔文向爱斯梅拉达确认道。

    “是的,曾经勒梅主人的忠实护卫,卡西莫多。”

    这具傀儡通体像是黄铜制作而成,被一些破烂的红布包裹着,它的关节十分粗壮,整体看上去像是一个丑陋的驼背者。

    它一手持钟锤,另一只手上则是一个手提铜钟。

    和爱斯梅拉达一样,它的面孔上没有五官。

    炼金大师也是需要足够的物理来保护自己的,勒梅在巫师咒语对决方面天赋平平,但要将知识转化成战斗力可并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它损坏了?”埃尔文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敲钟人傀儡。

    “核心动能源组件老化,不再能提供源动力,并且因为制作材料独一无二,所以无法更换,必须定时补充大量的魔力才能持续运转,勒梅主人就将它封存在这里。”

    “原来如此。”埃尔文喃喃道:“也就是除了能源,整体其他部分都是完好的。”

    这就是一个能够进行源能灌注的绝好容器。

    他将魔杖指着卡西莫多,尝试了几次之后就用出了源能灌注,银白色的丝线从他的魔杖尖端连接到傀儡的心脏处。

    埃尔文终于感受到了魔力的飞速消耗,熟悉的空虚感袭来。

    但只持续了几秒。

    卡西莫多就像重获了生命一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即便是驼背,他的身形也比埃尔文高大许多,那张没有五官的黄铜面孔就在埃尔文眼前。

    他似乎有些迟疑,接着有些吃力地弯腰行礼,这是承认了埃尔文主人的身份。

    但埃尔文此时已经无暇顾及他,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自己的体力,因为只是隔了十秒多一点,他就再度有了魔力充盈的感觉。

    而之前他如果不喝威能之泉,魔力补充周期是五个小时。

    从五个小时,到十五秒不到。

    什么叫源初巫师啊。

    其实挺合理,魔力大多存于血液之中,埃尔文的形体与原始巨龙相比和蚂蚁区别不大,在保持相同的魔力浓度的情况下,人类之躯的魔力总量和巨龙之躯是天文数字级别的差距。

    但埃尔文嫁接血脉时可不只是血液融合,还包括骨髓的替换。

    这意味着他有了部分原始龙的魔力恢复能力,这才是血脉嫁接最直观的表现。

    也就是说,他现在就是个无情的魔力生产机器,一个人可能就抵得上罗马尼亚养殖场那头大表哥的产量。

    卡西莫多这时候将一个靠在墙边的巨大十字架背了起来。那应该也是他的装备,接着就沉默地面朝着埃尔文。

    埃尔文这才反应过来,“我的魔力能够让卡西莫多运行多久?”他问爱斯梅拉达。

    “大约一刻钟。”

    既然摩力不要钱,埃尔文就继续给卡西莫多充能,控制下传输速率,使其等同于他的魔力恢复速率,这样就可以避免陷入魔力空虚而一直进行充能。

    两分钟之后,埃尔文发现已经无法再进行传输,卡西莫多的储量达到上限。

    “现在呢?”

    “十二小时。”

    充电两分钟,续航十二小时,效率挺不错。

    埃尔文有些兴奋了,卡西莫多作为勒梅大师早年战斗力的主要体现,其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对勒梅而言,炼金时的魔力的主要来源是各种魔法材料,所以在卡西莫多的动力源组件老化之后,持续性地为其充能意味着极其高昂的成本,自然就被淘汰,放入仓库。

    “对了,爱斯梅拉达,卡西莫多原本的动能源是由什么制作而成的?”埃尔文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原始巨龙的心脏瓣膜。”

    埃尔文沉默了,他突然想起来,邓布利多告诉他,已公布的两座龙眠圣所中原始巨龙都已经死去。

    那么它们的遗体自然也就会被分割,然后流入魔法世界。

    “也就是说,勒梅大师曾经获得了一颗原始龙的心脏?”埃尔文轻声自言自语道。

    “只有八分之一,绝大部分都用于制作了魔法石。”

    埃尔文再度深吸一口气,难怪魔法石能够制造长生不死且无法再制作,难怪卡西莫多动力源组件老化之后无法替换。

    难怪在发现了一座全新的龙眠圣所后,邓布利多会那么慎重,

    干系太大,埃尔文都有种立刻回学校把那个女吸血鬼灭口的冲动了。

    现在他对自己的魔力总量也有了明确的认知,相较于普通成年巫师,只能达到“优秀”的评价,而在优秀之上还有极佳、卓越、大师。

    霍格沃茨的教授基本都是大师级别的评价,即在对应领域达到权威级别。

    虽然说相比魔力恢复速率的提升着实小了一些,埃尔文也不能说是失望,勒梅早就告诉他,他的身体和原始龙血脉是有相适应的过程,随着他年龄的增长,魔力上限自然也会快速提升。

    更何况他的血脉植入并没有达到上限,勒梅就很清楚地告诉埃尔文,等他的魔文魔药水平达标之后,就可以自己给自己进行血脉而二次嫁接。

    当然了,魔力的水平并不是与战斗力直接挂钩,从没有道理说高魔力对低魔力就是绝对压制。

    半年前在禁林之中,奇洛为了掩人耳目没有带备用魔杖,在被埃尔文破坏了唯一的魔杖之后就对他能够隐形的他无可奈何。

    虽然说研究魔法的本质目的不是战斗,但战斗终究是不可能避免的事情,各国的魔法部虽然竭力构建一个稳定而有秩序的巫师社会,但并不能掩盖弱肉强食的本质。

    这个世界很危险,因而提升战斗实力的优先级很高。

    现在有了极为惊人的魔力恢复速度,埃尔文觉着自己不妨该换一下思路,选择一些更有开创性的道路。

    比如说他曾经心心念的常驻盔甲护身,似乎已经可以变为现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龙宸〕〔误入歧途苏玥〕〔开局洪荒:我能穿〕〔回到2002当医生〕〔四合院:小娥是我老〕〔赐我狂恋〕〔大叔,你暗恋的小〕〔独行修仙路〕〔惊爆!团宠假千金〕〔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玄幻:授徒万倍返〕〔全球探秘:开局扮〕〔打工先知〕〔重生于80年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