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六章 我给你一个提议,你不能拒绝
    下午七点三十分。

    吃过晚饭的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吉德罗·洛哈特打着饱嗝回到自己办公室,一进门就听到了一声招呼,“是哪一位英俊无比的王子光临了这间简陋的屋室?”

    “您真是太幽默了。”洛哈特回以阳光灿烂的笑容,看着他那笑的同样阳光灿烂的巨幅画像。

    这种另类形式的自问自答每天都会至少一次。

    他拿出一沓羊皮纸,将羽毛笔吸满墨水,然后开始书写,他要为他的新书做准备,《我在霍格沃茨当教授的那一年》,计划在离职时动笔,在此之前他要把每天的灵感记录下来,作为新书的素材。

    毕竟这一本书可可不像之前那些有现成的模板。

    在这本书里,他会详细写他是怎么成为大难不死男孩的人生导师,怎样教导他掌控自己的名气,怎样帮他解决他成长过程中的难题,怎样扮演他成长中缺失的父亲角色,怎样收获他的衷心感激。

    所有人都会对大难不死的男孩感兴趣,这本书一定会大卖,然后给他带来更多的名气与财富。洛哈特就是为此才会接受霍格沃茨的招聘、承接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这个据说被诅咒过的职位。

    至于为什么只打算在这所魔法学校里当一年教授,那是因为洛哈特还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事实上这一年的教学他应付起来已经很艰难了。

    一到四年级的小屁孩还算好糊弄,但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因为要面临巫师资格考试,肯定是不乐意课上陪着他一起演话剧。洛哈特的解决办法是外包给斯内普,同时宣称“因为自己掌握的魔法太过强大所以不太适合交给学生。”

    那个整天阴沉着脸的家伙还挺乐意做这种事情。

    这当然不是毫无代价,洛哈特付出了一本魔法古籍以及几种南美特有的高级药材作为代价,这也算是对斯内普的封口费。这些东西是他从乌拉圭的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巫婆身上得到的,本质上零成本。

    屋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洛哈特说,然后对着走进来的小姑娘露出非常亲切的笑容,“是梅拉妮呀。”

    梅拉妮很漂亮,漂亮到洛哈特每次看到她都会想起在巴尔干半岛见到的魅娃,难以想象她长大之后会是怎样的容颜。她表现出来的热忱与崇拜让洛哈特有一种飘飘欲仙的虚荣感,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小迷妹,没有。

    尤其是当梅拉妮眼中闪烁着星光,告诉他长大后要嫁给他时,洛哈特一瞬间竟然感到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不过好在他最后以惊人的意志力把持住了,没有失态。但自此以后他看向这个小姑娘的目光中都带着一种异样的宠溺。

    “今天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洛哈特教授?”梅拉妮以轻快的语气说道,盈盈的目光看着他。

    “又有些粉丝来信了,麻烦你了。”洛哈特微微点头,摆出一份很沉稳很有魅力的样子。

    他现在很注意在这小姑娘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

    梅拉妮坐到了办公室的一角,很娴熟地开始用漂亮的花体字给洛哈特的读者回信,洛哈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的羊皮纸上。

    半个小时之后,当洛哈特写满一张羊皮纸,抬头再看向梅拉妮时,却发现她并不是在回信,而是着什么东西。

    而她手里的是……

    梅拉妮这时候也看过来,她的眼瞳中一丝惊恐与绝望,“洛哈特教授,你……你竟然是个骗子!”

    什么?洛哈特的大脑里嗡的一声。

    他看清了梅拉妮手里的拿的是什么,那是一个他很熟悉的笔记本。

    他勃然色变,那不是应该完好地锁在柜子里?这小姑娘是怎么拿到的?

    “你搞错了。”他勉强支吾着,向梅拉妮走去,“把那个笔记本给我……”

    梅拉妮的神色非常惊恐,她将笔记本挡在身后,连连后退,而逼近的洛哈特活像个图谋不轨者。

    “你书里写的都不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你袭击了那些对你毫无防备的巫师,然后把他们的经历据为己有!”

    洛哈特停下了脚步,露出无奈的神色,取出了自己的魔杖。

    梅拉妮尖叫一声,靠在墙角,宛如一只受惊的小鹿。

    “你不该乱翻东西的。”洛哈特挺头疼,“这下我不得不修改你的记忆,不要反抗,不疼的……”

    “不要!”梅拉妮尖叫着,仿佛是遭受了某种致命的威胁。

    “除你武器!”

    一声大喝在洛哈特身后传来。

    洛哈特的魔杖立刻就脱手飞了出去,而这个缴械咒竟然还并不止这一个效果,一股巨力作用在洛哈特后背,梅拉妮非常灵敏地闪开,而洛哈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猛然撞击在墙上。

    他的一边脸立刻就肿了起来。

    那股力道并没有消失,依然持续作用在洛哈特的四肢和躯干,让他宛如黏土般贴在墙上动弹不得。

    “是斯内普还是弗利维?”洛哈特顾不得疼痛,“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对这个学生做什么……”

    “吉德罗·洛哈特教授,”埃尔文语气冰冷,“我确定我刚才看到你意图袭击梅拉妮·恩派姆瓦。”

    一旁的梅拉妮冲他眨了眨眼睛,哪有半分惊慌的样子。

    洛哈特听清了他的嗓音,“你是学生?”他瞬间底气就足了起来,想扭动脖子看向身后,但他的脖子结构显然没有进行过类似于猫头鹰的改造,因而失败了,只能看着墙壁。

    “快把我放下来。”他用威胁性的语气说道:“你已经严重违反校规,再不住手我就不得不向校长要求将你开除。”

    埃尔文冷笑了一声。

    梅拉妮打开了办公桌右边的一个保险柜,里面没有任何贵重之物,只有一叠厚实的笔记本,埃尔文拿出一本,随手翻了两页。

    “你游访世界各地,利用自己的名气拜访当地有名的巫师,然后用遗忘咒袭击他们,修改他们的记忆,然后将他们的冒险经历据为己有,再写作成书。”埃尔文微微摇了摇头,“暂且不论这种行为具有极高不可控性且收益很低,你竟然还保留着自己全部的罪证……不过也可以理解,写作嘛,总要将素材以书面形式保存下来,但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就很愚蠢了,你至少也应该设置一个可触发自动销毁的感应魔法。”

    “他当然不是不想,而是根本没这个能力。”梅拉妮语气带着轻蔑。

    洛哈特这时候发现自己又可以行动了,虽然脸已经肿成猪头,但他立刻转过身来,然后发现对方并不是某个高年级学生、

    “埃尔文·弗罗斯特?”他对这个需要补考的二年级学生还有点印象,所以更加的难以置信。

    埃尔文颇为随意地将魔杖对准这个草包教授,巨力再度出现,洛哈特又是贴在墙上动弹不得。

    他的脸色非常难看,见鬼,为什么一个二年级的学生会有如此强大的魔法实力?

    那些洛哈特的画像开始大声尖叫,埃尔文的魔杖划出一个圆满的弧线,在无声咒的作用下,所指方向都重归寂静。

    “如果我将这些记录公布于众的话,伟大的冒险家吉德罗·洛哈特可不只是身败名裂,”埃尔文嘴角带着一丝若有如无的笑意,“如果我没记错,滥用遗忘咒也是非法的,那些被你修改记忆的巫师也必然会千方百计地向你报复。”

    洛哈特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他还违规使用迷情剂类药物,”梅拉妮又开口道:“他降低迷情剂的浓度,调配出了一种魅力香水,这种香水会让他很容易就会获得附近人的好感……尤其是女性,他主要就是靠这个以及绝厚的脸皮招摇撞骗的。”

    洛哈特错愕地看着她,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底裤竟然被这个少女扒的一干二净,他反应再迟钝也明白眼前这两人是一伙的,梅拉妮就是带着极大的恶意接近他,而自大的他对这个漂亮的女孩毫无防备。

    他面如死灰。

    “这样的话,算上袭击学生的罪名,有没有可能把你送进阿兹卡班呢?”埃尔文依然在对洛哈特的心理施以重锤。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现黑魔法防御教授有气无力地问。

    他英俊的面孔已经彻底浮肿起来,发型凌乱,长袍破损,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他的魔杖掉落在距离他五六米的地方,但即便拿到了他也无法对抗埃尔文,堂堂一位教授在学生面前的表现宛如一只鸡,这真是够讽刺的。

    “其实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交朋友。”埃尔文不紧不慢地说:“我没有必要揭露你,这些材料我也可以帮你保管,让你维持你现在的身份。毕竟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也一定程度从侧面证明了这个国家魔法社会的繁荣与稳定。”

    洛哈特没有半点喜色,他也是摸爬滚打了不少年月,知道自己的把柄被对方抓住了,之能任凭揉搓。

    埃尔文停顿了一下,“那么,作为朋友的你,也应该给予我回报。”

    “你需要我做什么?”洛哈特有一种在面对某个阴险老辣人物的错觉。

    “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以你的名义买些材料。”埃尔文微微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