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了吧!我一个奶〕〔高手下山,我家师〕〔长生万古:苟在天〕〔美女总裁身边的贴〕〔家父李世民,让你〕〔万界大表哥〕〔战争宫廷和膝枕,〕〔火海重生,一首漠〕〔开局大帝境,打造〕〔首席继承人陈平〕〔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在偏执傅少身边尽〕〔蜀山执剑人〕〔重生之港岛豪门〕〔夺心契约:陆先生〕〔全球进化:我返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八章 单链线索
    洛哈特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虽然不学无术,但他并不是真的愚蠢至极。

    给球场布置安全设施可不是说几句话那么容易,需要足够的魔法能力以及专业的魔文知识,更重要的是有足够的加隆。

    这其中任何一个条件,都不像是一个霍格沃茨二年级学生能够达到的。

    然而他却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真是离谱至极。

    “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洛哈特深吸一口气,入职霍格沃茨是他近几年来做的最愚蠢的决定,为什么一听邓布利多说可以指导哈利·波特获取名气,他就一时头昏脑涨答应了?就好像中了夺魂咒一样,没错,他现在处境确实不好,一学年还没过去一半他就快掩饰不住了。

    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好像是真理,在过往的吹嘘与欺骗中,洛哈特逐渐真的以为自己是他所描述的那个环游世界集英俊与才华于一身的大法师,在造势足够之后,就再没有人对他提出质疑。

    但在霍格沃茨,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绣花枕头的本质实在是难以掩盖,毕竟当老师的话再怎么糊弄也是需要真才实学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无缘无故地帮我?”洛哈特咽了口唾沫。

    “因为我突然觉得应该多交一些朋友。”埃尔文微微放松地斜靠在洛哈特的豪华办公桌上,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当然不只是交你一个朋友,还有你的幕后团队。”

    “幕后团队?”洛哈特的眼神有些躲闪。

    “都这个时候,还想着装傻吗?”埃尔文耸了耸肩,“你本身只会遗忘咒,难道你觉得我会愚蠢到认为你只凭自己就能维持谎言?难道所有人都是白痴,看不出你那拙劣的表演?所以必然是有人在帮你。”

    洛哈特感到脊背有些发凉。

    “你只是被推出来的一块招牌,背后有一个团队,让我想想……”埃尔文思索了一会儿,“丽痕书店的老板应该算一个?至少他对你的真实魔法水平应该是有所了解的。你应该还与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的某个官员有利益往来,让其作为你的保护伞。”

    洛哈特勉强笑了笑,面孔有些扭曲。

    “必然还有一个真正法力高强的巫师,为你应付与魔法实力有关的质疑,毕竟只需要一瓶复方汤剂就可以变成你的模样……”埃尔文想起了赫敏正在调配的魔药,“他应该还帮助你获取‘素材’,毕竟那些被你修改记忆的巫师大都实力不凡,仅靠你自己去偷袭并且得手率百分之百也太不现实了点。”

    洛哈特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

    “至于你,”埃尔文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提供你这张脸, 提供你的写作技巧, 你也乐于被推到前台,享受名望,当一个傀儡也还不错, 是不是?即便像一个小丑。来霍格沃茨任教应该是你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因为无关人员无法进入这里, 没有团队的帮助, 你只能逐渐暴露出小丑的本质。”

    他双手一合拢, “我的猜测都还算准确吗?欢迎指正。”

    洛哈特挣扎了一下,然后露出认命的神色, 他就好像没穿泳裤在浅滩中游泳,然后突然被直接捞起来一样,一时间非常手足无措,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的因果推断, 相似的套路在麻瓜中其实还挺常见的……巫师虽然掌控魔法, 但并不见得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智慧……好了, 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揭穿你, 这对我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意思是当我发现揭穿你有什么收益的话,你就必须给我更多的好处。

    洛哈特咽唾沫的频率更加频繁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我说过了, 交个朋友,你看我差不多已经了解了你的底细, 并且愿意保守秘密。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比如说,给我介绍一下你背后的那几位先生?既然我们即将进行合作, 总应该坦诚一点,不是么?”

    埃尔文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办公桌的桌面。

    ……

    十分钟之后, 埃尔文带着一张羊皮纸离开了黑魔法防御课办公室。

    羊皮纸上是几个名字,以及对应的身份与职业。

    与埃尔文猜测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出入,但他知道洛哈特这家伙还是有所隐瞒,因为这个团队肯定不是他自己有能力去组建的。

    存在的真正的核心,将这些人组织起来,构成一个造星团队,那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也是最大的得利者,而捧出洛哈特这么一块招牌来必然也不会仅仅只是让他写书赚点稿费。

    洛哈特还不愿意交代真正藏在幕后是何人或是哪一个势力,没关系,来日方长。

    越来越有意思,当涉及利益关系的时候,魔法社会和常规社会好像并没有什么两样嘛。

    倒霉的哈利·波特虽然抓住了金色飞贼,但却并不能参加庆功会,他此时正躺在医务室里。

    埃尔文找到赫敏,了解了下情况,消失的骨头需要一整晚才能重新长出来。

    虽然骨头是被洛哈特弄消失的,但本质上依然可以视为非魔法损伤,和被基础切割咒划出的伤口一样属于低级伤势,治愈起来很快。

    晚餐过后,埃尔文打算去医务室和哈利讲一讲他的遇袭,什么?麦格教授好像关照说不许告诉哈利事实?不好意思,记性不好一时间给忘了。

    身为受害者当然有权利去了解真相,不是吗?或许哈利自己有可能也已经发现了些许异常。

    “五分钟。”校医庞弗雷夫人言简意赅。

    “哈利是脑部受伤或者有什么精神类疾病吗?”埃尔文问道。

    “没有。”

    “那多说几句话为什么会影响到手骨的生长?”埃尔文表示无法理解。

    “这里是医院,不是开茶话会的地方,我完全可以不让你见他。”

    “您是对的,夫人。”埃尔文立刻放弃争论。

    大难不死的男孩此时正躺在病床上, 疼的直抽凉气,看来长骨头并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埃尔文很直接地告诉他袭击他的是一个家养小精灵, 这让哈利立刻就精神了起来。

    “是你救了我?”

    “也不能这么说,在我打断那个小精灵施法时候你应该已经抓到金色飞贼了。”埃尔文耸了耸肩。

    哈利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在暑假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个小精灵,它想阻止我来霍格沃茨……”

    埃尔文眉毛一挑,“有意思,这或许有些关联。”

    但线索还是非常有限,埃尔文随口问了下哈利觉着他有可能得罪哪些魔法世家,然后这孩子立刻脱口而出,“马尔福。”

    这时候庞弗雷夫人进来了,赶埃尔文走,考虑到自己可能有受伤来找这位专业校医的时候,埃尔文当然不会得罪她。

    “明天再说。”他对哈利道。

    赢了斯莱特林,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在公共休息室里一直庆祝到很晚,显然这是增加学院凝聚力的时刻。

    埃尔文其实并不是很能融入进去,倒是梅拉妮和他们打成一片,她的交际范围已经不只是局限于低年级女生了。

    玩弄单纯的人心,她还真的很擅长呢。

    很平常的一夜,给自己拟定的休息日只有一天,所以埃尔文起的挺早,在礼堂吃早餐的时候,他见到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波特同学。

    他应该是直接从医务室跑过来的,手臂已经完全正常了。

    不少人都惊诧地看着他,为了吃早餐有必要这么拼吗?

    哈利不管别人的目光,他直接找到埃尔文,“那个小精灵,它昨天晚上来找我了。”

    “什么小精灵?”罗恩一头雾水。

    “等会儿让哈利把来龙去脉跟你讲清楚。”埃尔文说,他扔下啃了一半的吐司,“我们去别的地方详细说。”他对哈利道。

    两人走出礼堂,穿过走廊,进了间空教室。

    哈利喘匀了气息,提了下眼镜,颇为恼火地告诉埃尔文那个家养小精灵叫多比,它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将哈利赶出霍格沃茨,开学时进不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也拜它所赐。

    埃尔文很仔细地听完了,“所以说,这个叫多比的小家伙的意思是霍格沃茨内部会有很大的危险?但具体是什么危险它有不肯说?那会是谁给它下了封口令?”

    “它的主人。”几乎不需要埃尔文再引导,哈利脱口而出。

    “那么现在霍格沃茨中潜藏的危险……”

    “密室!”

    “那么对你抱有恶意的魔法世家……”

    “马尔福……”哈利喃喃道,一副全明白的样子。

    他主观上认为是马尔福家族,但埃尔文实际上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根据金妮的指控,就是卢修斯·马尔福将里德尔的日记本塞进了她的课本里。

    “很好,”埃尔文一拍手,“似乎线索已经完备了,可以构成一条链,那个叫多比的小精灵虽然自称要保守秘密,但实际上透露出了很多消息,或许他是故意的?毕竟从他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已经有些不怎么服从他主人的命令了。”

    “他说他偷偷来帮我,回去就要狠狠地惩罚自己。”哈利若有所思。

    “换句话说,他就可以因为惩罚了自己而不把做的事情告诉他的主人,这算是找到了程序的漏洞?那么现在只需要确定一点,那就是多比是不是马尔福家的小精灵。”埃尔文一挥手,“正好,你们不是正在调配复方汤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那一天〕〔朱寿〕〔npc误入游戏中尽情〕〔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我在华娱那些年〕〔大秦:开局签到十〕〔不断作死后我成了〕〔和前任他叔联姻后〕〔告白〕〔穿书后我又把男主〕〔重生年代之发家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