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5章:选择(二合一)
    夕阳西下,日落黄昏。

    苏行茫然地看着不远的小屋,不由自主地有种想要进入其中的错觉。

    还未等他开始行动,一阵光缓缓飘落,宛如瀑布一般,将整座小屋都层层包裹了起来。

    下一刻,无数的哀嚎与悲鸣从小屋内传出,那层光幕却依旧纯净无瑕。

    苏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然后那层光幕却宛如活物一般,死死的盯住了他。

    “嘭!”

    苏行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看着周围惊慌失措的人群,微微皱眉。

    刚才那个梦代表着什么,自己这又是在哪?

    还没等他弄清楚情况,身旁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主动向他搭起话来。

    “好久不见啊。”

    苏行疑惑地转过头,看到眼前的是自己见过的陈修,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在哪?”

    “去往平野市的列车上啊。”

    “平野市?”苏行闻言一愣,转头看向窗外,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别看了,为了安全窗户都是封死的,虽然有些闷不过总算熬出头了。”陈修笑着解释着,看起来颇为放松。

    “为了安全……”感受着富含灵能的车厢,苏行本能地觉得这趟平野之行好像没这么简单,

    “对啊,还是你告诉我的,我老家那里因为山体滑坡进出道路都被封了。”

    “那这辆列车……”

    “临时加开的特别列车,我费了不少功夫才抢到呢,早知道你也在车上就让你帮我了。”陈修看起来心情不错,一边吃着黑乎乎的手指饼干,一边解释道。

    “……”看着浑然不觉异常的陈修,苏行长呼了一口气,仔细观察起四周来。

    周围的乘客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身上富含灵能,神情戒备的黑衣人,而另一种则是陈修这种普通乘客。

    当然,陈修这货也绝对不普通就是了……

    那自己呢?

    想到这,苏行不免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衣着——一身漆黑的长袍,跟对面那些黑衣人几乎一模一样。

    原来黑衣人竟是我自己。

    苏行自嘲地笑笑,整理起自己的现状来。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那次送别的酒会了,看来不仅仅是自己给温流如下了药,温流如也给自己下了药。

    而自己居然那么容易就中招了,这让苏行不免也有些后悔。

    现在看来,恐怕温流如对此也是蓄谋已久了,那份确认书也好,相关的培训也好,其实都不重要。

    将自己送上这列前往平野市的列车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确认了自己的失误之后,苏行思考了片刻,果断前往对方的座位去找那里的黑衣人搭话。

    那些普通人想必都跟陈修一样,不清楚这其中的玄机,同为黑衣人的对方说不定会知道什么。

    但令苏行失望的是,还没等他开口,其他的黑衣人便提前做出了拒绝的手势,似乎是不想在这辆诡异的列车上跟其他修士有所交流。

    但俗话说得好——圣诞饺子不蘸醋,圣诞老人打驯鹿。

    因此苏行厚着脸皮把整个车厢的黑衣人都问了一边,最终有个看起来颇为显老的年轻人回答了他的提问。

    “你是真的不知道这趟列车的目的地?”尽管外表满是沧桑,但声音却是与苏行相仿的青年音。

    苏行点点头,如实告知了自己被下药以及醒来便在车上的事。

    “那你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把自己卖了,你是被别人卖了,连灵晶都没拿到,还是你比较惨。”

    苏行讪讪地笑笑,并没有过于纠结自己被卖这件事,毕竟木已成舟,就算报仇也得等自己回去之后,他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安全下车。

    听着苏行天真的想法,“青年”噗嗤一笑,似乎苏行说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

    正当苏行疑惑之时,青年淡淡开口解释道:“也罢,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也就不可怜你了,早点知道真相清醒着绝望似乎也不错。”

    “洗耳恭听。”

    “如你所见,这辆列车之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你座位旁边的普通人,他们并不知道平野市的内情,甚至都不知道修仙界。”

    “不知道修仙界吗……”苏行有些感慨地反复咀嚼着修仙界三个字,有种奇妙却又难以言说的挫败感。

    他所向往所追求的充满希望的未来,最终还是被这耳熟能详的三个字给概括了。

    “换句话说,他们是凡人。”青年眼中并非透露出对凡人的鄙夷,反倒是有几分羡慕的神情。

    “你似乎在羡慕这些凡人?”苏行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不明白他的这份羡慕从何而来。

    毕竟两者的差距巨大,且不说力量的绝对差距,单是逐渐走向清醒和知识这一点,就远远超过浑浑噩噩的常人了。

    “是啊,我真的挺羡慕他们的。”青年指了指自己苍老的脸,苦笑道:

    “比如我这脸,并非只是单纯的外貌损伤,而是实打实的灾厄诅咒所导致的。

    虽然现在我的身体还是青年的状态,但我的剩余寿命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才会报名参加这次有去无回的任务。”

    “虽然打断你有些抱歉,但有去无回是什么意思?”苏行面色微变,似乎还不肯接受现实。

    青年抬起头淡淡地看了苏行一眼,眼神之中既有怜悯之情,又有一丝同归于尽的畅快感。

    当自己得到不幸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与自己遭遇这份不幸,那么难过的心情便会好上许多。

    而在这种不知前路如何的绝望旅途之中,看到这个一无所知的新人吓得哭出来,似乎也是种不错的安慰。

    如此想着,青年压低了声音,微笑着开口道:“我之所以羡慕那些凡人,除了他们无忧无虑,生活安全之外,还有就是,他们是有很大可能回来的,而我们这些身穿黑衣人的修士,很大概率一个都回不来。”

    “为什么?”

    青年一边欣赏着苏行疑惑的表情,一边解释道:“因为平野城已经不存在了,在法律意义上它是虚无的,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苏行木然地摇了摇头,眼中之中闪过一丝惶恐。

    “这代表着,无论在平野市做什么,外界都不会管,事实上他们也压根没有管制的能力。

    从上个月开始,平野市就变成了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黑洞。

    只有偶尔几个普通人会浑然不觉的从里面出来,看到的也都是正常人能看到的无用信息。

    但对于修士来说。无论是我们这些筑基期的修低阶修士,还是那些怨丹期的大佬,只要进了平野市就是完全失联的状态,就连除异部的意识海都没办法联系上。”

    “”

    听到这,苏行讪讪一笑,将目光转向了车窗。

    “如果你想跳车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为好,就算你不是主动卖身,把你送过来的人想必也是除异部的人,也收了相应的报酬,因此逃跑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而且这辆列车本质上便是一件一体的法器,别说是这加固了的车厢了,就算是这张桌子,在达到怨丹期之前也是绝对不会被打破……”

    “呲呲~”看着苏行随手便捅穿了桌子,青年先是一愣,随即便像见了鬼一般连忙向后退去。

    “你,您是怨丹期的前辈?”

    “筑基中期,和你差不多。”苏行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紧张。

    “既然如此……”青年苍老的面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眼神凌厉地朝着窗户的位置看去。

    “那就有可能是遇袭了。”

    话音未落,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前段车厢传来,强烈的冲击波几乎把每个人都击倒在地。

    但相比陈修那些普通人,苏行这些修士所遭受的冲击要更强一些,特别是拥有共感觉的苏行,他下意识地看到一股混杂着黑黄色灵能的冲击波横扫了整个车厢,现在车厢内的黑衣人都有些手脚发麻,连起身都很难。

    冲击波给苏行的刺激虽然强烈,但他毕竟体质异于常人,因此最先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快速扶起倒在地上的青年,低声问道:“看来是让你说中了,但袭击列车的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他们是群疯子,具体原因只有疯子才知道。”青年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催动灵能修复自己受伤的部位——那阵黑黄色的灵能冲击波更像是一个大规模的灵术,除了天赋异禀的苏行之外,在场的修士都受了不轻的伤。

    还没等苏行问出下一个问题,一阵连环爆炸的响声从前面车厢传了过来,与之一同到来的则是一片漆黑的天空。

    车顶宛如绽放的焰火一般,极速地消失在了漆黑的天空之中。

    而此时正是中午的时间,天空别说是太阳了,连星月都没有半点痕迹。

    失去了车顶以及灯光之后,苏行眼前几乎是一团漆黑,但随即列车两端的辅助灯光亮起,虽然不够明亮,但也算是将苏行等人从黑暗之中拉了回去。

    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与黑暗拥抱,鬼知道会发现什么。

    但就是那短短的几秒黑暗,等苏笑睁开眼看向车厢内部的时候,车内的其他黑衣人已经被分成了两半。

    一半是双腿,一半是躯干。

    ……

    温流如百无聊赖的看着收债公司将屋里的东西拆的七七八八,长舒了一口气之后慵懒地坐在椅子上,计算着剩余的欠款。

    算上那笔断子绝孙的黑心钱,今年的欠款应该还的差不多了,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债务虽然短时间内处理不了,但以后慢慢还就是了。

    想到这,温流如不免有些欣慰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终于保住父母留下的这栋楼了。

    虽然房屋的产权还因为一笔高额的灵晶欠款还抵押在除异部手里,但至少土地还是属于自己的,而这些债务清理完之后,自己也终于能摆脱给除异部卖身的身份,作为一个普通修士生活下去了。

    每天无所事事的四处闲逛,饿了就去自己喜欢的美食店排队。

    “叮,您的灵币账户有13759灵币入账,当前余额为……”

    “叮,您的灵币账户自动扣款13760灵币,当前余额0.063灵币。”

    “还行,给我剩了六十,还能买两只烤鸭。”温流如自嘲地笑笑,随即便想起了烤鸭店门口的苏行。

    她应该有很多理由放苏行一马的,比如他们都是共感觉者,他们都喜欢那家的烤鸭,他们都长着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他们都喜欢在对方的杯子里下药,他们都喜欢看爱丽丝的书,他们都……

    但这些理由显然都不够,哪怕是那个最扯淡的都长着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也不行。

    因为她很需要这笔钱。

    或者说,她没有别的选择,可能很多年后她会后悔今天的举动,但至少就现在而言,她还上了债务,保住了祖业。

    这块土地也好,这栋大楼也好,对她来说其实都没太大的意义。

    如果是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作为一个普通人,或者是拥有一对普通的父母的话,温流如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放弃这栋大楼,毫不客气的去搂着心上人去看夕阳而不是把他送往地狱。

    要是能有选择就好了。

    或许很多人比她更悲惨,或许很多人被迫自愿去往平野市那已经被从地图上所抹去的地狱,但温流如不想管那么多,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

    但她没得选。

    这栋楼以及下面的土地并非是一般的家族产业那么简单,它们是活的。

    自从父母被这栋楼所吞噬融合之后,温流如就没有做选择的权利了。

    是接受他们彻底死亡,由除异部来处理这栋楼,还是赔上自己的人生去寻找那一丝将他们分离出来的可能?

    温流如只能选后者。

    相比起单纯的意外或者是悲惨的不幸,这种微乎其微却又让人像是救命稻草一般不得不牢牢抓住的微小可能实在是很让人讨厌的东西。

    但人活下去的动力,不就是因为那虚无缥缈充满了不确定的希望吗。

    温流如突然对苏行也产生了一丝希望。

    “要是他能活着回来的话……”

    “嘭!”血花在光秃秃的脖颈上绽放,宛如一道小型喷泉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