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16章:激斗
    这一幕跟之前温流如展示容纳物的时候很相似。

    但不同的是,这次并非是灵感所产生的幻觉,而是实打实的鲜血横流。

    不远处一个普通人的脑袋就这么突兀的爆裂开来,让苏行下意识地拉满了内心的防备,警觉的看着四周。

    这一节车厢里的黑衣人只剩他们两个,而苏行到现在都还没找到敌人的踪迹。

    这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安。

    紧张地观察四周之时,苏行本想问问身旁青年的意见,却没想到他先开口道:

    “都这个时候了,我再不说好像就来不及了。”

    苏行微微愕然,心想这个半残废的家伙居然是罪魁祸首?

    还没想到要不要一刀直接砍了他,青年下一句则是直接打断了他的思路:

    “我叫年重。”

    “……”

    尴尬的沉默几秒过后,苏行有些后知后觉地问道:“你是什么大家族的私生子,我们遭遇的袭击是针对你的?

    还是说你身上有什么珍宝,把敌人吸引过来了?”

    看着年重连连摇头,苏行也放弃了猜测:“那你突然自报名字干嘛,总不能是你这个名字被诅咒了吧?”

    “那倒没有,主要是我觉得场面有点失控,我们有点危险,未来有点渺茫……”

    年重本想继续废话下去,但看到苏行那准备要杀人的眼神,只得清了清嗓子,尴尬笑道:“我就是觉得死前好歹要把名字留下,说不定这就是我唯一的出场机会呢?”

    “你这个反flag立的很好,下次不许立了。”苏行强忍住自己想打他一顿的冲动,轻轻探起身来,接着两侧微弱的辅助灯光观察的四周。

    除了被诡异截断尸骸的黑衣人,还有那个被爆头的普通人,剩下的普通人包括陈修似乎都在那场冲击波之后失去了意识。

    这让他想找个人问话的机会都没有。

    可以说,现在还保有意识的,就是他和身边的年重。

    怀疑身旁这个仅存的家伙自然是常识,但流转灵能开启共感觉之后,苏行能在年重身上看到的却只有腐败和杂乱无序的灵能乱流。

    看来他的确跟其描述一样,是个身受重创命不久矣的家伙。

    既然如此,那袭击列车的人,是谁?

    “嘶嘶”

    一阵异响从两人身后的视觉盲区传来,若是换成一般人,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很难发现这微不可察嘶嘶声。

    对于高度紧张的苏行以及身经百战的年重来说——他们也没听到。

    但对于灵感与视觉相混合,并且逐渐逸散的共感觉者苏行来说,这一丝若有若有的嘶嘶声就显得格外刺眼了。

    它宛如一条黑色的细蛇,一边散发死亡的气息一边摇曳着朝着两人游来。

    苏行面色如常,心里却是暗暗有了提防。

    然而下一刻,一股强烈的死亡预感笼罩在他的心头,他本能的想要朝着一侧闪去。

    而那里,则隐藏着另一条“黑蛇”。

    ……

    “砰!”苏行极为勉强的握着手里的短剑,手掌却是微微有些脱力。

    在最后关头他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恐慌,凭着内心的恐慌感作为指引盲视野一剑斩出,正中敌手。

    但因为是不确定目标和方向的随意一剑,相比起对方蓄势待发的致命一击还是差了不少。

    即便勉强挡住,苏行的右手也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只能快速换手至左手,但好在对方因为偷袭失败,没有再次进攻的打算,因此战局便暂时的这么僵持了下来。

    但这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还没等苏行喘匀呼吸,“黑蛇”便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年重的身旁,蓄力一击砍出。

    “呲!”又是兵刃相交的声音,但这次苏行做好了准备,极为小心的从侧面挑飞了对方的攻击。

    但不知是自己准备充分还是敌人蓄力不足的缘故,非惯用手的苏行挡下这一击居然没花多少力气,甚至还有余力将短剑快速再次换到右手。

    然而就在他换手的同时,原本已经退去的黑影再次出现,朝着他最不方便转向的死角袭来。

    苏行也不慌张,电光火石之间蓄力开口,两只惨白的小手瞬间抓住了“黑蛇”。

    恶念之手。3s内绝对无法移动。

    虽说对于高阶敌人多半会失效,但此刻面对这些跟自己差距不大的“黑蛇”倒是颇为好用。

    原本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蛇”,也终于露出了其真实的面目。

    全身上下呈现微微透明的黑灰色,但却不是肤色人种的黑色,是那种若隐若现的宛如倒影一般的黑灰色。

    除了面部有一层黑雾之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看着成功被自己束缚住的黑影,苏行微微动容,正欲开口问些什么,眼前的黑影便如同融化了一般逐渐消散了。

    “这些家伙,是虚象。”年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行微微点头的同时,也不忘吐槽一句:

    “麻烦你解说的时候顺便附上详细信息,不然我怎么知道虚象是什么。”

    “这倒是,忘了你是新人了。”年重讪讪地挠了挠头,低声道:“所谓虚象,便是修士内心事物的映射,坏消息是能使用虚象的必然是不可描述的大佬,但好消息是既然祂用了虚象这种方式,想必是不想被人发现,所以祂本人应该不会出手,2v2的话我们还有一丝逃出生天的希望。”

    苏行没有说话,只是回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后,才淡淡开口道:“可现在不是2v2。是2v50,你确定我们还有逃生的希望?”

    话音未落,一大片黑影在不远处微微闪烁,像是在呼应苏行的话语一般。

    苏行叹了口气,看着头顶的一片漆黑,心里不免有些发愁。

    即便是有着羽态作为逃生的最后底牌,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逃出这片诡异的空间。

    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些显然都是有别于常规世界的异空间了,因此对于自己的羽态逃生还能否生效,苏行自己也不确定。

    “别急,还有机会。”年高不知何时来到了苏行的身旁,似乎是彻底的放弃了身后的防守,专心地盯着眼前的那些虚象。

    “还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这种时候就别卖关子了。”

    “行吧行吧,坏消息是这些虚象成本不低,他们是夜魄作为核心中枢构建的,因此具备部分夜魄的特性,甚至是夜魄技。”

    “夜魄技?”本应仔细聆听的苏行忍不住地打断了年高。

    毕竟自从觉醒了夜魄技之后,他就再也没听说过夜魄技这个词从别人的口中出现。

    “你不知道?这也难怪,夜魄技就是部分稀有夜魄所特有的,具备超强技能的状态,正确的说法应该态。”

    “那眼前这些?”

    “很不幸,这些家伙具有夜魄技-共生态。这也是他们能达到如此数量的原因。”

    “具体是什么意思?”苏行强抑住内心的兴奋,低声追问道。

    “共生态是态里最为常见的一种,其效果顾名思义,便是共生,我们眼前的这些虚象便是依托于此而存在的,因此它们之中只会有一个本体,剩下的全都是依附于上与其共生的附庸。”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找到这个拥有态的本体,就能解决50只虚象?”

    “虽然不至于至少秒杀,但它们会失去大半的战斗力。”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信心多了。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苏行毫不犹豫地加大了双眼之中灵能的灌注,即便共感觉已经出现了部分溢散的情况,他也必须以此来找到所谓的本体。

    而年高则是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才是老,我只是长得老,实际年龄说不定比你还年轻呢。”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有多少战斗力。”

    “这……怎么着也得大于5吧。”

    “那你吸引那些东西的注意力,我去斩首?”

    年高闻言一愣,这不是明摆着让他送死吗,以他目前的状态,别说是1v50了,就算是1v1都有点困难。

    但下一刻,年高便意识到了苏行话语里真正的核心内容:“你找到虚象的共生态拥有者了?”

    “差不多吧,虽然没法确定,但那个家伙实在是太显眼了。”苏行看着那个在自己眼中分散出千丝万缕连接其他虚象的黑影,微微叹了口气。

    年高这个老弱病残加上缺乏足够的分辨手段应该是看不到,但在苏行的眼前,对面那个胸前挂着苏行铭牌,容貌极其熟悉的家伙,他想忽视都不行。

    早应该被他杀死的只有四阶灵士级别的除异部队长苏行,此刻又以这种诡异的姿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只要再杀掉你一次,问题就会解决了吧。”

    而远处的共生态“苏行”像是听到了苏行的发言一般,狞笑着点了点头。

    下一刻,原本蓄势待发的诸多虚象从四面八方朝着苏行与年高袭来。

    蓄力的时间已经足够,而必杀的角度则是已经不重要了。

    如此数量的虚象同时出手,每一个角度都是必杀,而每一个必杀都是无处可躲。

    然而苏行却比它们更快,在它们启动第一步的瞬间,苏行便直接启动了羽态,以超越极限的速度瞬间冲到了那个带着苏行铭牌的虚影面前。

    至于年高,一是实在顾不上,二是那家伙也还藏着手段没用呢,苏行在之前用共感觉审查他的身体的时候看的很清楚。

    “你这家伙不道义啊,怎么自己跑了把我一人留在这?”年高嘴上抱怨着苏行,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懈怠。

    几乎在苏行完成冲刺的瞬间,他也已经完成了术式的准备工作。

    苏行并不清楚他身体所隐藏的东西到底有多强,具体有什么效果,但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年高身体里所蕴含的苍白死气,其品质应该不在自己的羽态之下。

    就算不是态,也是足以与态分庭抗礼的恐怖存在。

    这恐怕才是整个车厢内仅存他们两个修士的原因。

    不过,苏行此刻却没有时间仔细观察年高如何1v49,他的羽态只有25s,刚才的冲刺以及观察年高已经浪费了1s时间,他必须在剩下的24s击杀眼前的共生态本体,不然便是全盘皆输。

    尽管没有看到苏行朝自己前进的轨迹,但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50个共生体共同的感觉,在苏行偷袭之前,共生态本体便提前张开了一层灰色白的绒毛,笼罩着自己的体表。

    苏行接着自己残留速度的惯性,径直一剑砍向共生态本体,剑刃在强大的风压下甚至冒出了些许火花,但在触碰到共生态本体的一瞬间,苏行便自觉上当,毫不犹豫地迅速将短剑脱手,身形极速后退,没给共生态本体留下任何的反击机会。

    而就在他脱手的刹那,共生态本体身上那一层细密的绒毛便如同活物一般,沿着深深嵌入其中的短剑,朝着正在退去的苏行极速伸展着,似乎想要由此连接上苏行,将其吞噬。

    好在羽态除了破限级的速度之外,还有残余在原地的幻影。

    只见灰白色绒毛迅速缠上了苏行留在原地的幻影,接着便极速蜕变为红毛,之后便极其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看的苏行不免有些发愣。

    迟疑了片刻之后,苏行才猛然想起,羽态在原地随机产生的幻影会附加灾厄信息,虽然不清楚这些灾厄信息是从何而来,但看起来效果不错。

    趁着这个机会,苏行一边思索着下一步进攻的方案,一边朝着年高那边看了一眼。

    和预想的有些不同,年高虽然被49只虚影密密麻麻地围着,都却还处于对峙状态。

    更为确切的说,是年高身上蔓延出了一堆黑漆漆的东西,极其缓慢地朝着四周伸展着。

    而那些动作极为灵活迅捷的虚象,此刻好像都被定身了一样,任由那团黑漆漆的东西朝着迈进。

    出于好奇,苏行凝聚灵能仔细朝着那团黑漆漆的东西看了一眼。

    下一刻眼前却是一团漆黑。

    他看到了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