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表白你不接受,我〕〔让你看一眼,没让〕〔激活帝王系统,开〕〔因为谨慎而过分凶〕〔惊悚游戏:我家祖〕〔直播卖功法,我开〕〔摆烂世子挂机三年〕〔高手下山,我有九〕〔乡村妖孽小傻医〕〔因为怕死只好多谈〕〔黄仙讨封,我告诉〕〔抗战:百倍返现:〕〔让你重生炼小号,〕〔帝国第一驸马〕〔人皇至尊〕〔这个出马仙有点强〕〔木叶:这个忍者浑〕〔联盟之魔王系统〕〔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5章:意外遭遇
    “大小姐,安排好了。”

    “知道了。”李蔚汀云淡风轻地挂断了打向家里的电话,看着通话记录上王平山的名字满是厌恶之情。

    她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这种无视法度,仗势欺人的行为,这场针对苏行的调查本身就是场迫害。

    就算苏行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他除掉王明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这很符合李蔚汀的价值观。

    不过,出于自身的好奇心,李蔚汀还是想继续调查下去,看看苏行到底在王明案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但不知道是苏行有所警觉了还是自己漏了马脚,最近她都没有找到苏行行动的踪迹——在灾厄都市里,因为摄像头会导致监控录像恐怖事件的传播,并且很容易受到灾厄污染,因此绝大多数地方都没有公共摄像头。

    此时的苏行,正满脸尴尬的坐在一家餐厅里,感受着对方妹纸那怨念的眼神。

    这次相亲是除异部里的前辈,筑基后期的陈令航给他介绍的。

    对面这个满脸冷漠的少女名叫任凌筱,是陈令航直接救过的一家受害人的亲戚的女儿。

    因为过分害怕灾厄的缘故,任凌筱的父母一直盼望女儿能嫁给一个除异者,哪怕是苏行这种最低阶的新人除异者也行,但任凌筱却不喜欢自己的未来就这么被父母随意的安排,因此脸色自然不太好看。

    问清楚大概的缘由,确认妹纸不是对自己个人有意见之后,苏行长舒了一口气,指了指菜单:“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吃完就各自回家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任凌筱有些惊讶地看了苏行一眼,有些意外。

    因为自己身材外貌都还不错的缘故,以前父母安排的那些相亲对象没有一个肯轻言放弃的,总是要对自己死缠烂打很久才肯作罢,今天这个虽然说的好听,但未必不是套路。

    如此想着,任凌筱毫不客气地回复道:“既然你不强求,那我们还在这浪费时间干嘛,直接回家不好吗,何必还要在这浪费时间吃饭。”

    “因为,这里的双人餐,是先付款的……”苏行抬起头,幽幽地看着任凌筱。

    “这样啊……”任凌筱有些无语地看着苏行,但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不应该发火,于是便静下心来,跟苏行安安静静地吃完了这一餐。

    因为是注定没有未来的会面,以后也不会有交集,因此用餐时的气氛反倒是愉快了许多。

    毕竟,所谓的附加条件也好,彼此的磨合条件交换也好,都是建立在对另一方有所期待的前提下,如果没有期待,也就没有了约束感。

    对于性格颇为相似的两人来说,倒有些相见恨晚的意味。

    当然,只限于这一餐。

    用餐结束之后,任凌筱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眷恋和不舍。

    对此苏行倒也是颇为习惯,毕竟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跟年轻漂亮的正常女孩子一起吃过饭了。

    这一餐,很有纪念意义。

    ……

    “你确定没有其他资料了?”李蔚汀有些不满地看着张自公,怀疑他隐匿了部分关于苏行的资料。

    “没了,都在这里了,本身他也不是什么保密单位,你的权限就足以看到全部了。”张自公对于李蔚汀对苏行的突然袭击虽然有些担忧,但还是极为配合的把苏行的档案调了出。

    “你看,都在这了。”

    看着张自公调出的档案跟自己所看到的没什么区别,李蔚汀虽然有些不满,但也只能是阴沉着脸快步离开。

    李蔚汀前脚刚出门,张自公后脚就给苏行打了个电话过去:“上面来的督查对你很是关注,要不你先去外城区出个任务?”

    “那我的考勤……”

    “我给你算满勤,我跟你说她刚走没多久,你要是再不跑可能就来不及了,她可是有你家的地址。”

    听到这话,苏行直接连家都没回,带着身上的装备直接就去了外城区。

    虽说外城区相较内城区来说灾厄事件爆发的概率要高很多,但也没到城外混乱地带那种原地成灾的地步。

    所谓原地成灾,指的便是人们的潜意识海里所隐藏的那些无意识的恐惧以及害怕的情绪,这些东西所凝结成的灾厄被称为超越了筑基期的超级灾厄。

    至于具体的分级好像还有一套单独的叫法,但现在还只是新人修行者的苏行来说,这些传说虽然可怕,但未免有些太过于遥远了。

    没花多久苏行便赶到了外城区,看着这片有些熟悉的土地,苏行不免有些怀念。

    要是上次那个丘利尔再敢出来,自己一定让她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残忍。

    如此想着,苏行提了提裤子,满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还没等他做好准备,苏行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恶意从远处袭来。

    像是灾厄的前兆,又像是单纯的异动。

    一般来说,在内城区异动都是灾厄的预兆,而外城区因为灾厄环境更为复杂的缘故,经常有误报的异动信息出现,而且绝大多数灾厄是没有异动前兆的。

    因此也没法判定这股莫名的恶意就是灾厄的前兆。

    苏行微微凝神,试图追踪这股恶意的来源,但在转过几个路口之后,这股恶意便直接消失了。

    取而代之则是一股有些熟悉的灾厄波动。

    苏行微微皱眉,看着被逼到墙角的少女以及带着口罩的女子,有种世界真小的错觉。

    诡异传说.裂口女。

    而被困住的女生,则是上个月把自己甩了,连饭都不肯吃的相亲对象范月如。

    虽说自己没有这段尴尬的记忆,但苏行也不敢直接否认以免引起平野市意志的注视。

    飞快的抽出手中毛笔对着裂口女轻点,还没等发动笔迹灵术,苏行便感到眼前一阵模糊,裂口女带着口罩,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漂亮吗?”

    苏行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笔迹灵术居然无法发动。

    要知道,苏行的灵术发动速度可是有专门强化过的,而且使用的也是同类灵术,几乎能达到瞬发的级别了。

    即便如此,还是被裂口女自身所携带的所限制,无法发挥作用。

    “所以说,必须要回答问题才行吗?”

    看着不断靠近的裂口女,苏行陷入到了犹豫之中。

    如果回答漂亮,她就会摘下口罩,再次询问:“这样也漂亮吗?”然后将回答者的嘴剪开,让他和自己一样漂亮。

    如果回答不漂亮,她就会愤怒的用镰刀或者剪刀斩杀回答者。

    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的困局,这也是这个传说真正的恐怖之处。

    没有正确的规避方法,也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在绝望中被迫选择自己的凄惨未来。

    虽然也有着回答我是田中的朋友或是携带蜡丸这类“办法”,但传播程度并不高,因此不足以对裂口女传说产生的灾厄起作用。

    而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回答者的恐惧和不安情绪会被放大到极致。

    这才是裂口女足以杀人的力量源泉所在。

    苏行忍住内心的恐慌与不安,看着逐步逼近的裂口女,沉默不语。

    准确的说,他是在等待释放灵术的机会。

    像裂口女这种带有明显特点的传说,会在灾厄之中形成专属的,所谓规则,指的便是灾厄所附带的,强制完成的行为。

    在完成规则之前,灾厄传说的主体,在同阶面前几乎就是无敌的。

    “应该只是初级灾厄,还没到中级灾厄的程度。”苏行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冷汗,有些心虚地如此安慰自己。

    上次能够击败中级恶物纸膜,靠的是自己的爆种,可在室外这种环境之下,只会吸引其他灾厄过来收割自己。

    因此只能凭借自己本身的实力,在回答问题的一瞬间压制住这只裂口女了。

    深吸了一口气,在裂口女即将不耐烦之际,苏行点了点头:“你很漂亮。”

    “这样也算漂亮吗?”裂口女似乎是听到了期待已久的答案,面目狰狞地拉开了自己的口罩:“那就把你变得和我一样漂亮吧。”

    苏行没有回答,而是身体极速向后退去,手中毛笔轻轻一点。

    没了规则的束缚,几乎做到了瞬间成型,将裂口女束缚在霖鹿原地。

    但还没等苏行松口气,裂口女便手持剪刀,直接撕开了体表之上的束缚,近乎歇斯底里一般朝着苏行扑来。

    其动作的敏捷程度,还有快到离谱的反应速度,都远在苏行之上!

    而且,光看这一击的劲风程度,其力量也远远超过了现在的苏行。

    在关键时刻,苏行双手紧握毛笔,极为勉强地格挡住了裂口女的这一次突袭。

    裂口女虽强,但毕竟还没达到中级的层次,因此苏行才能勉强接下这一击。

    但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之大,双手的虎口微微撕裂,全身上下还残留着一丝麻痹感,似乎是刚才冲击力的余波。

    虽说并无大碍,但关键是,裂口女的下一击该怎么挡?

    ……

    眼看着裂口女毫无倦意地手持剪刀再次发动了冲击,还没从刚才的震撼状态中恢复过来的苏行不免有些紧张。

    电光火石之间,苏行依靠着自己对自身灵力的掌控以及远超常人的灵术释放速度,成功在裂口女再次击中自己之前释放出了。

    周围的灵力以及各种灾厄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将极速前行的裂口女直接拖在了原地。

    而苏行也趁着这个机会调整状态喘了口气再次拉开了距离。

    “再这么拖下去自己迟早会被贯穿,而且对方战斗的压迫也会使我下意识地产生畏惧和不安,这反倒会影响对方的战斗力。”

    想到这,苏行咬咬牙,心里也是有了决断。

    “看来必须速战速决了。”

    但想要打败裂口女都有些困难,何况是速战,因此苏行也只得暂且利用自己笔迹灵术不停的拖延裂口女攻击的动作,好给自己争取足够的闪躲时间。

    然而一连躲闪了两三次之后,裂口女突然停在了原地,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正当苏行疑惑的时候,一股寒意从背后传来,他下意识的向一旁闪躲,但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裂口女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后,径直抱住了他的身体,然后挥舞着锋利的剪刀朝他的脸颊剪去。

    “嘶~”裂口女的剪刀并没去遇到什么阻碍,径直剪开了苏行的脸颊。

    但苏行并没有发出想象中的哀嚎与惨叫,甚至连一丝鲜血都不曾流出。

    作为被系统所吸收的传说,苏行可以在一定的规则限制内发动其传说的能力。

    譬如现在的纸人替身。以一定的灵能为代价,凝聚出可以替代一次伤害的纸人替身。

    虽说除了一天一次的长cd之外没什么额外的条件,但其高额的灵能消耗也让苏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苏行本就所剩无几的灵能,这次被彻底的抽空了。

    看着被愤怒的裂口女剪成碎末的纸人,苏行露出一丝苦笑。

    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看着再次向自己扑来的裂口女,苏行催动体内最后一点灵能,强行发动了羽态。

    羽态是可以在cd期间强行发动的,虽然代价是更长的惩罚性cd。

    不过事已至此,苏行也没别的选择。

    呲!刹那间,裂口女迎面撞上了苏行的残影,无数的灾厄信息笼罩着裂口女。

    下一刻,裂开女便从原地消失不见,而系统里则是多了一页关于裂口女的详细记载。

    如此想着,苏行直接收起了系统面板,转身看向还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前相亲对象范月如。

    “你没事吧?”

    “你,你是除异者?”范月如颇为惊喜地看着苏行,似乎没有认出他的真实身份。

    这也难怪,全副武装的苏行头上戴着一片防喷溅的面罩,范月如认不出是她之前相亲过的苏行也是正常。

    想到这,苏行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头,想看看范月如的反应。

    “请问,你,你有女朋友了吗?”范月如也不掩饰什么,直截了当的发问让苏行不免有些意外。

    不过配合她下意识的提胸和不经意间流露出身体曲线的动作来看,她似乎谙于此道。

    苏行也懒得再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把戏,他抬手将脸上的防喷溅面罩推了上去,挤出一丝微笑:“我是一个月前跟你相亲过的苏行,你不记得我了吗?”

    看着苏行略微有些熟悉的面孔,范月如面色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

    刹那间,她眼神之中隐含的那份渴求和向往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居高临下的蔑视和冷漠感。

    正如当时一样。

    “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现在也混成除异者了,真是风水轮流转。”

    “运气使然,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宁愿做个普通人。”

    “就凭你那无业游民的身份吗?”范月如似乎对苏行的背景条件记得颇为清楚,就差报出苏行的剩余存款了。

    不过……

    “原来你住在外城区吗?”苏行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确定这里不是外城区与内城墙的接壤地带,周围也没有什么交通枢纽或者是必要的设施,只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所,怎么看都不是女生该来的地方。

    “说谁外城区呢?你才是外城区的,你全家都是外城区的!”范月如骂骂咧咧地瞪了苏行一眼,似乎对他的措施很不满意。

    “可这里……”苏行看了看四周,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我,我是来找人的,我跟你说我迟早会搬到内城区的中心地带,到时候我一定……”说到一半,范月如突然意识到苏行就住在内城区里,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没了再说下去的欲望。

    “这次碰见你真晦气,呸,希望以后不要再看见你了。”范月如毫不客气地转过身,准备直接离开。

    “那个,您先把消除灾厄的款项结一下。”

    “什么款项?”范月如极其愤怒的瞪了苏行一眼,但苏行却是毫无反应,依旧维持着要钱的手势。

    “怎么说大家都是认识一场,你怎么好意思找我要钱的?”范月如白了苏行一眼,暗自啐了一句小气鬼。

    苏行假装没听到,继续伸手要钱。

    两人僵持了半天,最后范月如才不情不愿地掏出钱包,从中抽出了几枚硬币。

    苏行也渐渐失去了耐心,看着对方似乎只打算拿硬币付账,内心也有些烦躁,一把夺过钱包抽出纸币,准备随便拿几张走人。

    但没想到苏行抽纸币的动作过大,连带着掉出了几包东西。

    苏行满怀歉意地弯腰去捡,却看到地上的东西似乎有些尴尬。

    十几个小雨衣,几包湿巾。

    若是只有这些苏行还不至于想歪,但看着地上的跳跳糖和果冻,他看了看四周的招牌,打量了范月如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你晚上在这上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