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24章:许愿
    从支援列表里随便找了一个灾厄预警,苏行身着便装快步来到了外城区。

    这里是灾厄频发的地方,也是被高层所放弃的地方。

    确切的来说,这里不属于平野城。

    在这个已然脱离现世的独立王国里,外城区就是人间与地狱的分界线。

    大多数居民居住在内城之中,过着与外界差不多的生活。

    而外城区则是与迷失地带接壤的灰色地带,不仅灾厄频发,异动征兆更是无处不在。

    但令人惊讶的是,在平野市居民的认知之中,

    不管是外城区那些超脱常理的灾厄事件,还是外城区之外,那个苏行第一次听说的迷失地带,都是理所应当的事。

    没人表现出质疑也没人觉得不对劲,仿佛这才是这个世界应有的规则。

    一开始苏行还对于这种整座城市都被扭曲认知的恐怖现象有些畏惧。

    但时间久了,他也就慢慢的接受了这些设定。

    或者说,是不得不接受。

    当他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不符合他现在身份的想法或者观念之时,周围人便会如同瞬间朝他注视过来,像是看着死人一样盯着他好久。

    直到他主动投降,配合他这个身份该有的演出。

    苏行很清楚,那些注视是扭曲了整座城市的恐怖存在的意志。

    而那些注视同样意味着警告。

    警告之后,恐怕就是抹除了。

    不管是为了单纯的活下去还是为了完成除异部的任务,苏行和那些前期进入的除异部的成员只能隐藏在表面的身份之下,伺机而动。

    感受着空气之中的污浊气息,苏行不免有些感慨万千,他看着手机上的地址,朝着目标前进。

    外城区尽管比较混乱,但相比城外的迷失地带还是处于可控范围之内,这里所出现的灾厄最高等阶也就是高级灾厄,对应着筑基大圆满,也就是半步假丹的境界。

    而真正的城外,也就是那些迷失地带,据说有超越了高级灾厄的存在出现,那一类被统称为超级。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苏行隐隐觉得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

    他回头看了看,却是什么都没有,这不禁让他为自己的多余想法而感到好笑。

    在除异者的行业守则里,有这么一句话。

    “什么都不想的人才能活的长久。”

    但不产生一点害怕的念头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除异者需要掌握大量的诡异传说和知识,即便自我控制的再好也难免会有一些奇怪的脑补出现。

    相比普通人,除异者产生恐惧或者是畏惧念头的概率要高得多。

    但控制情绪并不代表一点恐惧和畏惧都没有,只要利用合适的方法将自己不安的情绪分割,使其在达到产生灾厄的程度之前自行溃散就行了。

    譬如将自己的不安与恐惧凝集于一点,然后想象这些东西在门外,之后快速的关上门。

    这样便能有效的控制自己害怕的情绪。

    而被关在门外的那部分情绪,因为缺少持久的恐惧支撑,因此并不足以形成灾厄或是恶物。

    不过苏行在路上,这里并没有可以隔绝视线的门,这种方法只适合于安全的密闭空间。

    现在是白天,也不用担心夜晚的恐惧,苏行转过身看着自己身后空荡荡的街道,淡淡一笑。

    他将自己不安的情绪全部凝聚于远方了,自己只需要离开这里,看不见自己刚才所看到的那些街景,恐惧和担心便会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见。

    快速转过几个街角,不安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苏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再次看向手机上的地址,苏行却发现上面好像有污迹。

    看着自己屏幕上的红色液体,苏行心头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缓缓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张美轮美奂的异域美人面孔。

    但令人害怕的是,她的双脚呈现180度反转的姿态,这也是她能够倒吊在路灯之上恐吓苏行的原因。

    苏行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了与之相关的诡异传说。

    虽然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习这些知识的,但苏行倒是此刻不念有些庆幸。

    依靠着那张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人脸庞,还有那再加上那标志性的双腿逆生——也就是翻转180度的双脚,以及蒙面的特点。

    苏行瞬间便确定了这个诡异传说的类型。

    来自天竺北部的诡异传说,丘利尔,在其他地方也被叫做丘黛尔或者丘德尔,其尖叫声有着震慑心神的作用。

    在天竺传说中是分娩之际不幸死去的女性,或是施行不净的仪式之际送命的女性变成的幽灵。

    特别喜欢在杂乱无章的场所出现……

    想到这,苏行有些无语地看了看自己的周围。

    为了摆脱自己的恐惧他特意找了个周围比较复杂,有别于之前的街景的地方,没想到反倒是招来了这东西。

    不过看其外貌,还真是跟传说一模一样啊。

    在丘利尔的传说之中,它会以美丽的年轻女性形状出现,年轻男性靠近她就会受到诱惑,被诱惑的男性会变成老人。

    防范方式便是用毯子和衣物挡住丘利尔对自己的凝视。

    想到这,苏行没有丝毫惧怕的当成丘利尔的面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披在了她的头上。

    “这样就能阻断视线了吧。”看着停在原地失去目标的丘利尔,苏行不免有些好奇,有种想要尝试一下被它凝视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的想法。

    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苏行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传说丘利尔可以将自己凝视的受害者带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并且吸干他的血,这么看来这个勉强算是初级恶物的家伙居然还有开辟异空间的能力?”

    饶有兴趣的绕着这只被自己困住的恶物转了几圈,欣赏完身材之后,苏行咽了下口水,缓缓启动了自己的灵术,将有关共生态的灾厄信息直接铭刻在了其体表之上。

    看着丘利尔身上出现的密密麻麻的小字,苏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的想法没有问题,就看实际效果怎么样了。

    原本处于停滞状态的丘利尔突然暴躁了起来,在原地疯狂的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舞动着,像是“发疯”了一般。

    “恶物也会发疯吗?”苏行颇为好奇地观察着丘利尔的反应,手里毛笔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击杀这只恶物。

    在挣扎了一会之后,在苏行惊异的目光中,丘利尔整个身体瘫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一般。

    “技能点?”

    听到系统的提示,苏行也是微微一愣,然后迅速地召唤出系统面板,看着那个新出现的技能点若有所思。

    沉思片刻之后,苏行毫不犹豫地将其点在了羽态上。

    这是他目前最强的技能,也是在他看来最值得强化的技能。

    只是……

    看着羽态后面出现的1/3,苏行嘴角微微抽动了片刻。

    他自然清楚这是什么意思,需要3个技能点才能强化一级。

    但当他有些不甘心的打开羽态的详细说明的时候,苏行惊讶地发现,原来这1/3的等级也能体现出来。

    夜魄技(态)1/3:羽态,使自身速度提升至,并且移动前的地点会随机产生可附加灾厄信息的残影(强化1/3),当前可持续时间为28s,可进行羽化解除自身一切异常状态以及灾厄信息,并进行一次无法被追踪的随机坐标移动,使用后羽态结束,并且进入三天的cd期。

    持续时间增加了3s,同时残影也被强化了1/3,这让苏行无语的同时不免又觉得有些好笑。

    至于手机上的那个求救地址……

    苏行犹豫了片刻,决定直接打道回府。

    这并非是他残酷无情,而是这种例子在外城区实在是太多太多,以苏行现在的实力,他不可能拯救每一个人,因此只拯救自己认为需要拯救的人,这才是苏行真正的行动准则。

    ……

    外城区内,某处破落的民房内。

    少女小心翼翼的躲在柜子里,不敢出半点声音。

    而外面那只满目狰狞的恶物则是在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着。

    在外城区,灾厄一般被控制在房屋之内,恶物也不会在白天从屋内跑到大街上去。

    因此外城区的家庭要是碰到了灾厄,躲藏是没有用的,因为恶物会跟随着你的恐惧,将你从自认为安全的藏身之所揪出来。

    但对于此刻的少女来说,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那个迟迟未到的来自内城的除异者,此刻便成了少女唯一的求生希望。

    她的家人都在那只恶物之中,只剩下她自己学过一点控制情绪的方法,因此躲在柜子里没有被发现。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内心的不安与慌张也是越来越多,对那个迟迟未见的除异者的期待也逐渐变成了失落的负面情绪。

    再次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查看详情的时候,少女突然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自己的头顶传来。

    少女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头顶是爸爸妈妈笑靥如花的两张笑脸。

    ……

    正在返回路上的苏行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个求援信号已经消失了。

    “大概是有别人解决了吧。”苏行并没有多想,转身离开了。

    刚走没几步,苏行突然停了下来,召唤出了系统面板。

    看着记载的那一栏出现的小红点,苏行微微皱眉,有些不解,但还是将其点开。

    这是什么意思?

    苏行不免有些傻眼,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还没被吸收就自动出现在系统记载里的传说。

    可是看一旁宝箱的进度条丝毫未动,苏行这才明白这似乎是个提醒。

    “看来这个许愿镜的传说,没我想的这么简单。”苏行微微眯起眼,快步朝着中心大楼走去。

    而在城市的另一边,a7区域,李蔚汀满脸笑容的打听着苏行的为人,收获的却都是正面评价。

    这让她不免有些意外,在她的预计中,她以为苏行是那种性格火爆容易冲动的类型,但在众人的评价里,他性格温和做事细心缜密,一点都不像是会一时冲动的人。

    “如果不是一时冲动,那么就是蓄意而为了。”李蔚汀微微眯起眼,打开手里的平板电脑,调出了苏行的资料库——按理说除异者的身份都是严格保密的,即便是高级督查也不能随意查看。

    但对于李蔚汀的家族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看着苏行那平平无奇的履历和档案,李蔚汀微微皱眉,有些不满。

    这种枯燥无味的档案可不是她想看见的,她想知道的是更深层次的内容,以此来作为她给苏行量刑的依据。

    这些,可不是表面的档案能够看见的。

    ……

    在返回中心大楼之前,苏行特意换上了自己的战斗常服,以及全套的应急符咒和后手。

    许愿镜的事非同小可,从系统的反应来看,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新兴传说,而是可能有着发展成高级异动乃至于群体灾厄的恶性事件。

    但如何把这个消息传递给除异部的高层,苏行还没有想好。

    犹豫了一会之后,苏行回到家里,打开自己破旧的小电脑,快速登陆除异者的内部网站。

    苏行并没有着急,而是耐着性子挨个打开着。

    像这种接触诡异传闻的机会并不多。因为为了防止人们的恐慌在论坛或者是其他地方发酵蔓延,互联网上设置了严格的屏蔽词设置。

    不管是真实体验也好,还是道听途说的诡异传闻也好,都不可能以互联网作为途径进行传播壮大。

    而若是依赖于口口相传的话,追查来源和影响范围就容易多了,这也是苏行之前去排查的意义所在。

    不过,现在有了这些现成的案例,苏行掌握起许愿镜的发展情况也就容易的多了。

    “一男子半夜梦见了一面镜子,疑似为许愿镜。”

    “c19区有大量民众反应最近有人传播可以许愿的镜子,但人们对此颇为不屑一顾,信者不多,据此判断此传说危害不大。”

    “a8区有民众报告邻居家半夜有奇怪的响声与光亮,第二天邻居人去屋空。”

    ……

    浏览了几个小时之后,苏行揉了揉自己有些疲惫的眼睛,内心油然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不安。

    许愿镜的发展速度和趋势远远超过了正常新传说该有的样子,甚至,在某些看起来毫不相关的调查报告之中,也能找到许愿镜的影子。

    “11月11日,渴望脱单的单身青年小张向往常一样祈求天降一个萌妹子当女朋友,当天夜里便发生了陨石袭击的事件,小张当场去势,最后因抢救无效死亡现场残留了大量了灾厄气息,疑似为灾厄所为。”

    看起来是跟许愿镜毫不相干的小概率事件,但因为有许愿两个字,因此也出现在了苏行的搜素范围之内。

    看着这个似乎毫无关联甚至有些搞笑的离奇案例,不知道为什么苏行心里总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沉思了片刻之后苏行打开自己的系统,看着上面没什么变化的许愿镜三个小字,他下意识地叹了口气。

    既然系统还没有进一步的出现变化,那么这个许愿镜应该还没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至少,目前关于许愿镜的相关调查和报告里面,没有一件是与许愿镜直接相关的,都是些子虚乌有的流言罢了。

    ……

    “蔚汀啊,之前跟你说的事怎么样了?

    什么?还要再调查调查?

    抓他一个最低阶的普通除异者还要调查什么?先抓起来关着再说,罪名随你想,关的时间长了他就自己认了。

    你还是太年轻,经验不足啊。

    喂?喂?”

    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忙音,王平山显然是有些愤怒。

    但考虑到对方的身份以及关于那个家族的神秘传言,王平山还是忍住了自己内心的不快,准备换个做法。

    他本以为安排李蔚汀下去处理掉那个保护王明不力的除异者只是件稀松平常的小事,可没想到这个李蔚汀那么较真,居然还要真正的调查一遍。

    调查什么?她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内心充满了对李蔚汀的鄙夷的愤恨,王平山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再安排第二位督查。

    这种小事要是做的太明目张胆就不好了,弄死那个除异者只是小事,万一触怒了李蔚汀这个内院子弟那才是真不妙。

    如此想着王平山看着桌子上被自己出卖的哥哥,也就是王明的父亲与自己的合照,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哥我可是尽力了,你就在里面好好的过一辈子吧。”

    随手将相框放倒的王平山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放倒相框的瞬间,照片里的人,都露出了一副诡异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