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鬼才:这主播〕〔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总出现在命案现〕〔全球大佬团宠后,〕〔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异修仙:从杀死自己开始 第75章:分化之术
    “凡元夕修仙者,都应遵循我之法门,以天地之正途,寻无上之仙踪。”

    御兽门事件之后,代表官方的除异部和各大宗派的关系便一直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

    可以说一旦官方有什么异动,元夕市内便会直接爆发宗派与官方之间的修仙战争。

    但即便是在这种环境之下,李纯瑜的元夕市除异部却没有丝毫松口的迹象,依旧坚持御兽门是非法饲养危险御兽,并且不配合官方执法,因此才被剿灭。

    与此同时,他还发布了《元夕市标准化修仙法则》,其中内容大概就是废除各大宗门的秘传仙法,改为修炼由除异部指定的规范修仙秘法。

    此文一出,整个元夕市的大小宗派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对于那些苦于寻求高阶功法的小宗门和散修来说,这自然是最好不过。

    但对于那些真正把持着各大宗派话语权的核心子弟来说,这显然是在威胁他们的地位,不,是断绝他们的传承。

    除异部此次也是下了血本,拿出了数门高阶功法作为诱饵,其质量比元夕市绝大多数宗派的祖传秘法都要高。

    即便是如此,各大宗派的高层依旧是断然拒绝了除异部的无理要求,并且表示严正的抗议。

    “李长官,属下不太理解您此次的举动。”岁夜颇为恭敬地看着一身盛装的李纯瑜和李菀妤,有些分不清这两人谁才是李纯瑜。

    白毛的少女露出一抹笑意,朝着岁夜点了点头,看来她就是李纯瑜,想到这,岁夜连忙朝着白毛少女的方向低头问道:

    “把那些高阶功法无偿提供给这些宗派,虽说我们可以在其中关键地方添加暗记,但对于那些小宗派来说却是实打实的战力提升,属下不清楚此举的目的。”

    “原因很简单,你觉得我们的实力对抗整个元夕市的宗派如何?”

    “这,恕属下直言,虽说有着母巢源源不断的提供新战力,但大多都是转化除异部现有的修仙者为主,而高阶战力的差距更大,在上灵阶鬼婴期的数量上面,我们几乎是零。”

    “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处于相对劣势的那一方,但正因为如此,我才要以官方的名义给他们提供高阶功法,虽说长久来看他们的实力会得到显著的提升。

    但短期内即便是得到了功法,他们也未必敢修行,修行了也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相反,那些苦于得不到高阶功法的大多数外门子弟,必然会对宗门产生不满。

    虽然说时代相传的核心子弟以及高阶战力掌握了宗派的话语权,但这些低阶子弟才是宗派存活的关键。

    如果没有这些占据了大多数的蝼蚁,那么那些核心子弟要怎么显现出自己的高贵呢?

    如果没有这些外门弟子给他们提供服务,那么这些世袭罔替,出生便拥有大量资源的核心子弟,跟普通人又有何异呢?

    要知道无论是哪个宗门,上层都是要靠下层供养的资源来修炼的。

    而对于那些小宗门来说,掌门不过是筑基期,吸血整个宗门突破到怨丹期之后,便带着全家老小加入大宗派,这种事这是屡见不鲜。

    所以,我们的计划是利用这些无偿提供的高阶功法,来分化普通阶级和特权阶级。”

    “属下,领教了。”岁夜满是感慨地听着李纯瑜的讲解,眼里绽放出一阵华彩。

    对于沉睡了许久的他来说,这些东西的确是难以想象,但他相信自己的学习能力,以及对于新时代的适应能力。

    ……

    “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元夕现在很乱,之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所以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去温家墓园寻找传承,那里可能会有危险,赵灵度你确定要跟我们一起吗?”

    “我现在也没得选吧。”赵灵度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以你曾经除异部成员的身份,以及筑基大圆满的实力,离开元夕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离开元夕之后呢?找个小地方隐居?”赵灵度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甘。

    “在这个修仙和诡异越来越公开化和常态化的世界,你觉得我们修仙者的身份还能高贵多久?

    修仙者的数量每年都在暴增,单纯的平民少之又少,事实上,要不是为了防止无意识的恐慌从而导致灾厄的扩散,王都那边早就公开诡异修仙的世界了。

    但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等到王权八家彻底掌控了上面,平稳过渡到修仙世界也是迟早的事。

    到了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要登记造册,特别是我们这些有一定修为的人,你觉得那个时候还能藏下去吗?”

    “你想的还真远。”苏行抬头看了看天空,眼神之中满是无奈。

    或许等赵灵度晋升到怨丹的时候,他就会明白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那将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痛苦与绝望吧。

    苏行满是怜悯地看了赵灵度一眼,对着温流如招了招手。

    “流如,有些事要咨询你一下这个当事人。”

    “流如……恩,好。”温流如被苏行的称呼叫的不免有些发愣,满脸羞红地点点头之后,满是期待地看着苏行。

    “温家的那片墓园,存在多久了?”

    “至少几十年了吧,甚至早于我们那位温家先祖。”温流如沉吟了片刻,低声说道。

    “早于温家先祖?这是什么意思?”苏行微微一愣,不能理解温流如的话。

    温家不应该是那位温家先祖创立的吗,就此推断温家先祖至少应该几百岁了,可温流如居然说墓园的存在时间居然比温家先祖还早……

    “那位先祖虽然被称为温家先祖,但并不是温家的创造者啊,事实上那位先祖大概也就是十几年的事,如果还活着的话,也就是二三十岁的样子。”

    “二三十岁……”苏行突然想起了那位夺取温流如面容的位于王座之上的少女。

    他之前本以为那位温家先祖是老黄瓜刷绿漆——装嫩,没想到人家是真的年轻,怪不得是叫先祖而不是老祖,这个恐怕是先辈的先吧。

    想到这,他不免对这位温家先祖产生了一丝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说他碰到你了没〕〔麻衣诡相〕〔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规则怪谈:要求我〕〔甲鱼修仙记〕〔从入赘长生世家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