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问剑
    洛青阳的声音是那样淡漠,话语有种睥睨万物之意。
    最强的神游玄境,最绝的礼魂剑,谢宣再强,能拦下的也不过半步神游时的洛青阳。
    “洛兄,真要如此?”
    “我虽没有杀人的心,但有杀人的理由。”
    洛青阳淡淡开口,抬起那柄极长的剑。
    顿时,一股凄凉之意荡漾,由洛青阳心口延伸,传递至剑柄、剑身。
    悲风忽起,如人哭号丧,似有战鼓狂擂,国殇之哀。
    独属洛青阳的凄凉剑势展开,令人莫名心悸,眼泪莫名流淌。
    九歌在空中画了个圆,风声平息,悠扬绵长的悲意弥漫开来,他踏出一步,瞬间来到谢宣背后。
    而后,斩!
    到现在,洛青阳才展现出神游玄境的实力,无视短距离,目空长距离。
    长剑九歌斩向无双,洛青阳的目光一扫,再次看到城中一座座剑碑,凄凉气息更甚了:
    “国殇。”
    洛青阳距离把握得很好,既能一剑斩了无双,又不会伤到谢宣。
    后者刚反应过来,万卷书递出,却已来不及阻止。
    这一刻,场上许多人都动了。
    雷无桀心剑震鸣,猛地脱鞘而出,直飞袭去,萧瑟翻窗落地,无极棍搅动风声。
    萧崇自不想让无双死,单手摁在剑柄,做怒剑式。
    隐藏在人群中的白发老者也起身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但洛青阳更快。
    神游玄境在场,他想杀人根本无人拦得住,就连无双本人都绝望了。
    忽的,异变陡生,只见洛青阳眉头微动,似听到什么,还没来得及转头,一物便自极远处飞来。
    本没有外物能阻止洛青阳杀人,谁都来不及,但前者似洞穿时间,在剑落的瞬间击中九歌。
    “噹——”
    清脆的剑鸣声响起,九歌被击中,向南偏移三寸,最终斩在了地板上。
    一声巨响,周遭地皮被掀三尺,谢宣连忙抓着无双后撤。
    “怎么了?”
    “好一剑国殇,不过可惜了无双城,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飞剑术传人......”
    “唉。”
    围观众人皆叹气,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根本看不清细节,还以为这一剑斩中了无双。
    当然,也有高手看到那天外一剑。
    天下武学尽无所不会的姬若风算一位,剑心诀的雷无桀是一个。
    距离较近的谢宣和无双、赤王身后的瑾宣都察觉了。
    最后,还有当事人洛青阳。
    他怔怔的看着九歌,剑身上出现一个小坑,而造成此现象的......是一柄直插地面的木剑。
    他等的那个人来了。
    待烟尘散去,其余人也瞧见这柄木剑,不少人都认了出来。
    能将木剑用得出神入化,世间仅一人。
    “来了,”姬若风松了口气,缓缓隐入人群,“真会挑时候,怕不是故意的。”
    萧崇也息了怒剑式,语气感激:
    “意想不到......”
    当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木剑上,讨论青木剑仙在哪,又从何方使出这一剑,一只手忽然握住了木剑,轻轻提起。
    “这......怎么会如此?”
    “究竟是何时来的?”
    众人脸上写满疑惑,只因拾起木剑之人正是方平。
    分明上一刻从极远处投来木剑,又转瞬入场,像凭空出现似的。
    又像木剑是本体......
    洛青阳瞳孔微微放大:
    “你要救他?”
    方平神色淡然,摇头道:
    “人前显圣罢了。”
    “......”
    洛青阳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
    现场不少人想救无双却来不及,最后被你救下,的确算得上人前显圣。
    可......你就直接说出来了?
    说句不合适的,简直有损剑仙名衔。
    “啊?四师尊说他为了人前显圣?”雷无桀狐疑道,“不是因为与无双有故?”
    “只见过一面,哪来的故?”萧瑟双臂环胸道,“不要过度理解别人讲的话。”
    围观众人同样听到了这句话:
    “这就是顶级自谦吗?”
    “厉害,我若说这话,估计会被打死。”
    是的,但凡换其人来说,难免会遭白眼,令人嗤之以鼻,被冠上装逼犯的名头。
    可话从青木剑仙嘴里说出,却更像一种谦虚,一个借口,耐人揣摩。
    实际上,方平很赞同萧瑟的话......没事别瞎猜。
    此时,赤王下意识起身,全身从头到脚都在发麻,目光盯着方平,却又不敢看太久。
    “殿下......”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萧羽气到颤抖,身体发冷,“偏偏挑这个时候,肯定有针对之意!
    “一次就算了,岂能次次这样?”
    萧羽快要崩溃了,与暗河联手时,被方平横插一脚,不得不放弃这一大助力。
    千金台之宴把扈大娘逼了去。
    把自己的房子拆了去。
    甚至连义父都被他砍了一剑。
    抛开种种事情不谈,自从他来到天启后,自己就处处碰壁,一件好事没遇见过!
    “......究竟为何!”萧羽凝声道。
    瑾宣低声道:
    “赤王殿下收声吧,会被听到的。”
    “......”
    萧羽更加崩溃了,只要这个人在,自己话不能说,身不能动,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好不如坐牢,起码后者能随便讲话,不用整日担心。
    这时,场中的方平转头,目光与茶楼中的赤王相对。
    方平微微笑:
    “不为何,身正不怕影子斜,赤王为何不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呢?”
    瑾宣露出“果然”的神色。
    洛青阳缓缓开口:
    “上次一别多日,我要谢你......若非那道剑气之峡,我或许不会出关。”
    言外之意是我变强了才出城。
    洛青阳拉开衣襟一角,露出狰狞可怖的疤痕:
    “这是你斩我的那一剑。”
    “要讨回来?”方平问道。
    后者颔首:
    “我问剑天下,最想试一试龙渊剑。”
    先前有境界差距,剑不如人。
    今日双方皆为神游玄境,高下当如何?
    方平颔首:
    “可以。”
    众人闻言立即兴奋起来,先前孤剑仙与无双一战可称绝世,如今又是孤剑仙与青木剑仙,怎能不令人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那一天〕〔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