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你居然倾慕我?
    苍山雪屋,雪月剑仙住所,平日少有人来往,就连雷无桀都不准随意上来。
    今日,雪屋迎来它的第一位男客。
    方平推开门,架着李寒衣进屋,将其安稳放躺在床。
    房间内少有家具,仅一床、一桌、一椅一盆景,幽幽清香飘,颇具极简风格。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活不起了。”
    方平自语,帮李寒衣脱去鞋子,盖上被褥。
    至于外衣......想了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醒来拼命。
    方平正欲离开,一只手忽抓了过来。
    “教我练剑!”
    李寒衣迷迷糊糊地说,眼睛只睁着一半。
    方平以醉酒为由推脱,但李寒衣死犟,瞪着醉眼道:
    “以前我都教你的,你凭什么不教我?”
    “......”
    方平嘴角一抽,这女人醉的时候,却意外的讲理。
    忽然,李寒衣轻喝一声,掀开被褥利索下床,一眨眼竟跑去院外了。
    而她手上,还拿着一柄精细雕琢的青木剑,看上去有些老旧。
    方平看向自己腰侧,无奈道:
    “外面冷,回来睡觉好吗?”
    “不困,教我练剑!”李寒衣嘴角一勾,单手叉腰举木剑,“若不然,这柄也给你折了!”
    方平叹了口气,提起两只白靴:
    “知道了......先回来把鞋穿上。”
    李寒衣不从,反后退一步,挥出一道白霜剑气道:
    “我是雪月剑仙,还怕光脚踩雪不成?”
    方平真想把她现在的样子录下来,等酒醒后回放......但没有设备。
    “那也得穿鞋。”
    方平提鞋出门,尝试给李寒衣穿鞋,但后者却犟住不肯,光脚在方平身上乱踩,印上一个个水痕脚印。
    “教我啊,圣灵剑法已经学会前三式了!”李寒衣英气十足道。
    方平无奈叹气,只能先顺着她了。
    两人靠近,方平右手攥住李寒衣右腕,以引导剑势,左手搂着她腰肢往上一提,让其两脚踏在自己鞋面上,免得光脚生冻疮、或宫寒啥的。
    李寒衣也不反抗,只笑嘻嘻看着,今晚似笑了一个月的份额。
    “噌——”
    方平带动李寒衣挥剑,斩空划弧,接着挥出第二、第三剑,动作越来越娴熟。
    彼此就这样紧贴在一起,方平如调教木偶般,指挥李寒衣一步一挥,于雪地练剑,相互无言。
    此一刻,雪屋外只剩“噌噌”的挥剑声,以及一黑一白两道紧贴的身影舞剑。
    片片雪花卷起,瓣瓣飞花旋落。
    月光映雪霜,如光玉浮空,雪月双舞剑,此情入追忆,情愫纷生花。
    平日里,不论练剑或试剑,李寒衣总冷着一张脸,今夜却一直噙着笑意,似想到了什么开心事。
    许久后,方平感觉差不多了:
    “雪月剑仙,可练够了?”
    “还差点,”李寒衣意犹未尽道。
    “看完这个,就结束吧。”
    “看什么?”李寒衣后仰回望,直接靠在了方平肩上。
    方平轻轻一跃,带其来到悬崖边,下方正是洱海。
    “嘭——”
    洱海便忽起一声炸响,一只火蝌蚪缓缓升空,升至高空后轰然炸裂,色彩缤纷,硕大的烟花照亮整个雪月城。
    李寒衣如墨的双眸倒映绮丽光彩,惊奇道:
    “百花会的那个,你什么时候......”
    “神思代劳而已,”方平淡淡开口,“它叫青木雪月。”
    “倾慕......雪月?”李寒衣重复了一遍,“你居然倾慕我?”
    闻言,方平微微一愣,旋即点头:
    “是啊。”
    这一夜,两人在雪地同舞寒光一整夜。
    而苍山之巅的小凉亭中,司空长风也等了一夜,独自下棋饮酒,屁股都坐硬了。
    “我就在这等,看你小子什么时候记起我来!
    “话说......不会真被他得手了吧?”
    ......
    晨光熹微,天色蒙蒙亮时,李寒衣眨巴着睁眼,两眼出乎意料的酸涩。
    “我怎么睡在外面......”
    “嗯?无礼之徒!”
    李寒衣忽惊呼出声,定睛一看,自己不光睡在外面,两只赤脚还包在那厮衣服里。
    方平正静坐冥想,忽被一脚踹出状态,转头一看,李寒衣抱着两腿,一脸厌恶愤愤然的神色。
    “不要脸!”李寒衣嗔道,“你......你对我的脚做了什么?”
    方平顿时绷不住了:
    “二城主,是你半夜脚冷,非要揣我衣服里,怎醒了就不认人?
    “吃饱了打厨子是吧?”
    闻言,李寒衣眉头紧皱,似陷入思索:
    “不可能,我岂会如此轻浮?”
    “别说轻浮了,你昨晚差点给我轻薄了......”方平嘴角一抽吐槽。
    “!”
    李寒衣瞪眼,正欲反驳怒斥,忽记起一些片段,登时理不直,气不壮了:
    “我......真醉成那个样子?”
    方平颔首:
    “是,相当放肆。”
    “那你不知拦着我?”李寒衣质问,“不会让我回屋睡觉?”
    “......”
    你要不听听自己在讲什么?
    方平起身,伸了个懒腰说:
    “你自己好好想吧,看能记起来昨晚多少。”
    李寒气确实在很认真的回忆,只记得在什么地方练剑,与那货距离很近,似乎心情不错,其余细节便不知了。
    “呵,记不起来又如何?”李寒衣索性放弃了。
    方平乐了:
    “你记不起来?那我可要瞎编了。”
    “下山去,我要睡了!”李寒衣下了逐客令。
    方平懒得和她犟,一个瞬身回府了。
    司空长风还在小亭中。
    ......
    自从醉酒一夜后,李寒衣便很少下山了,也不再找方平试剑,似有躲避之意。
    或许,她又回忆起某些细节。
    这日,方平给黄金棺中的花儿松土,并查看系统任务:
    【‘以医圣之名’,以医术名震江湖!】
    【完成奖励:蜀山神剑诀!】
    “医圣么,倒是不急,”方平自语,“怪了,这次只有一个任务。”
    自从入了神游玄境后,神思可游万里,却更喜节奏慢些的生活。
    可人怕出名猪怕壮,总有事情上门。
    刚施完肥,一雪月城弟子叩门来报:
    “四城主,白王来了,是专程来找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