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看我作甚?送她回去睡啊
    “与天象有关?”方平问道。
    “是,”沐春风颔首,“这几日天象频发,海潮动荡,三蛇岛不少毒物都莫名暴毙......”
    唐莲双臂环抱,猜测道:
    “然后那些雇佣的捕蛇人害怕,要提前返航?”
    沐春风望向岸边,指着不远处的小坟包说:
    “唐兄只说对了一半,天象频发那天,众人是有些不安分,真正引起动乱的原因......是有人疯了,
    “只记得那天云海翻滚,一扇硕大的八卦占据天空,一个渔民忽然疯吼,一头冲进海里,说神仙要杀人了,想游回去,
    “我自不能无视,给他救了上来,并答应多支付十两黄金,以作补贴,但他似乎没听进去,当晚吃饭时,一头撞上石头死了。”
    方平搞清楚了:
    “所以,这些雇来的渔民着急离岛,起了矛盾。”
    沐春风叹了口气:
    “是,他们想夺船,田掌柜以海上变心必遭难为由,要射杀他们,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那我们都回来了,就不必对峙吧?”雷无桀开口,“大家一起出发吧?”
    然而,世事无常,不会总按人所想的道路发展。
    田莫之退一步,允许渔民上船,但为避免意外,要把他们捆住。
    渔民则担心被绑住无反抗之力,会被随意丢下海,拒不上船。
    “可恶,真不识好歹啊!”雷无桀握拳道,“加钱都不走!”
    方平懒得等他们扯皮,上前一步:
    “我来。”
    渔民们抱团围聚在一起,见黑衣少年走来,顿时心生警惕。
    “你要做什么,站住!”
    “在往前我们可不客气了!”
    几人手持捕蛇利器,这是他们唯一的武器了。
    方平抬手打了个哈欠,手放下时,忽身形一闪,来至最近的渔民跟前。
    “啪”的一声轻响,手掌落在渔民天灵盖上,一缕真气泌入,当事人直接睡了过去。
    其余人一惊,尖叫声未出,脑袋便被齐齐拍了一下,紧接着陷入昏睡。
    “好了,直接带上船关起来,”方平淡淡开口。
    沐春风微笑道:
    “这也算仙人抚顶了吧?”
    随后,几人顺利登船,凤凰于飞风飘摇,雪松长船阔海行。
    沐春风问向萧瑟:
    “话说萧兄,那些异象是否因仙岛而起?岛上仙人是什么样的?”
    “天生异象的原因......可能是同仙人打架所致吧,”萧瑟想了想说。
    闻言,沐春风眉头一皱,这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哈哈,莫不是把仙人打服了,才给你看的病?”
    萧瑟颔首:
    “也可以这么说。”
    “啊?你来真的啊?”
    萧瑟拢手插袖中,神色淡然,看向船首盘腿静坐的身影:
    “是真的,四城主,估计又神游离开了。”
    方平虽身处海上,神思却达南诀,相隔万里斩杀暗河杀手。
    凡是使用的暗河刀丝的杀手,皆毙命。
    ......
    于海上航行七日后,方平觉得颇为无聊。
    这几天,他要么神游万里,清缴暗河残党,要么静坐冥想,消化与莫衣大战的感悟,稳固境界。
    据雷无桀说,冥想时龙渊会不自觉震鸣,吓得田掌柜以为海怪来袭。
    偶尔还会剑意荡漾,震得长船一抖,海水涟漪波阔。
    远远看去,就像雪松长船放了屁时的。
    “四师尊,别坐着了,屁股都坐硬了!”雷无桀嬉笑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教我练剑呗?”
    方平睁眼,神思归体,黑眸中似有星轨流转。
    “想学我的剑?”
    “想!”
    方平呵呵一笑:
    “我毕竟不是你师尊,这样,我回去教你姐,你找她学。”
    雷无桀挠头,有点没转过来:
    “这个......有区别吗?”
    等他回过神来,方平已经不见了,整条长船都没见他的身影。
    “别找了,人早走了,”萧瑟慵懒道,“整片天地都放不下神游玄境,何况一片汪洋呢。”
    ......
    雪月城,苍山之巅,风雪夜饮风花雪月。
    方平先一步回来,与司空长风、李寒衣于山巅小亭对饮,讲述仙山之故。
    苍山高巍峨,气寒冷,李寒衣剑称至寒,剑气凛冽,所以山顶终年覆盖一层白雪。
    苍山巅,洱海月,举头是明月,低头也是明月,人间绝景。
    “大师兄入神游我不奇怪,他只差心魔那一步,倒是没料想国师也去了,还与那仙人莫衣是师兄弟关系。”
    司空长风感叹,大饮一杯:
    “不回来,那就喝光他的酒!”
    “幼稚,”李寒衣淡淡开口,也浅饮一口风花雪月。
    抛开其他不谈,百里东君酿酒是一绝。
    司空长风看了眼方平,淡笑道:
    “四位城主,最大的和最小的都入神游了,寒衣,你作为老二不尴尬吗?”
    李寒衣语气淡漠:
    “如果我不搭理你,你会不会尬住?”
    “......”
    司空长风干笑两声,又问起仙岛大战的细节,方平一一道出,如斩仙人臂,开天海渊峡,天道金眼现,万丈海涛起。
    听得司空长风热血沸腾,当即又偷三罐美酒续饮。
    一个时辰后,三人皆微醺上脸,到了三人此境界,醉酒倒不常见,奈何酒不醉人,人自醉。
    或许是参杂别样因素,李寒衣打了个酒隔,晃晃悠悠地起身,拔剑指向方平:
    “起来,听你说了那么久,让我瞧瞧神游一剑!”
    李寒衣后跃出亭,明月悬于背,剑花挑清影。
    一剑花月起,满山风雪卷,月影照如玉,雪月一剑仙,称风华绝代。
    司空长风直摇头,伸手挡住杯口:
    “雪都灌进来喽......”
    不到一刻钟,李寒衣击剑失败,铁马冰河脱手坠地。
    “你又输了,”方平淡定开口,“再来多少次,也还是我赢。”
    李寒衣不服,竟挥拳而来,可拳劲绵软无力,步伐虚浮不定,明显醉上头了。
    “嗝~!”
    她冲至方平面前,打了个酒香味的嗝,一拳未出,就合眼睡倒了。
    方平只能架着她:
    “你可千万别吐......”
    司空长风叹声道:
    “寒衣都那样了,让她赢一次又如何,
    “看我作甚?送她回去睡啊,等你回来继续下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