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死仇!暗河不会忘记
    谢七刀看呆了,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天穹剑气磅礴恐怖,银白剑影攒动,像天河崩塌,弱水倾覆。
    自己的第七刀——杀神,甚至没资格和对方放在同一高度比较。
    北离兴剑,兴的是天人一剑,自己的刀,不过是蝼蚁之刀,矮子里挑个高的罢了。
    “活了大半辈子,死在这样的剑下也不错......”
    跑?根本无处可跑。
    整座落雷山都被剑河覆盖,楼挡摧楼,山阻山崩,根本没有跑的机会。
    “谢叔不跑么?”
    阴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谢七刀摇头:
    “跑不掉,不如利用这最后须臾,观最后一剑。”
    “呵呵,谢叔......”
    苏昌河阴笑一声,一掌推出,阎魔吸功:
    “既然谢叔不跑了,不妨把内力借给我呢,
    我是暗河大家长,我不能死,我要为大家报仇!”
    谢七刀满脸惊骇之色:
    “大家长......你!”
    自己可是暗河仅存的老一辈家主,他一个小子岂敢?
    苏昌河宛如魔鬼:
    “谢叔,你也不想暗河断在这里吧?”
    与此同时,剑河压来,距离六人不到五十米之余。
    唐门三老同样使出最后底牌,为博得一线生机。
    只见唐隐拿出他最后的暗器——暴雨梨花针,内含二十七根银针,根根如透明鱼丝,精巧至极。
    此暗器是唐门百年前一位工匠所铸,构造精妙无比,杀机尽显。
    匠人一生只来得及打造九件,但暴雨梨花针不可重置,无法重复利用,用一次少一次,少一次杀数人。
    百年来,唐门只在最关键的时刻用过,如今此暗器只剩最后三件,其一在唐老太爷手中,其二由唐煌掌握,最后一件,便由唐隐带了出来。
    伴随唐隐扣动机关,二十七根银针同时迸射,危芒闪烁,直逼方平与李寒衣二人。
    二十七针,二十针被剑河斩断,五针被剑气掀飞,偏离了目标,剩下两针幸运的逼近目标,即将到达那一尺之境......
    唐隐目光如炬,内心暗暗使劲......我唐门绝杀暗器,一定能破!
    “叮——”
    微不可听的清脆声响起,两根针不出意外被弹开,消散在剑河当中。
    “这......怎么可能!”唐隐双目充血,唐家的必杀暗器,在剑仙面前竟如此不堪!
    剑河举目不到三十米,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忽的,三老听见“扑通”一声,下意识转头看去。
    却见谢七刀双目凹陷,干枯如骨,而大家长右手燃黑炎,一脸邪笑。
    唐家三老皆惊。
    “大家长!居然对谢家主......”
    “无用之人,我令他的死亡升华,有什么问题么?”苏昌河冷声打断,眼神极具侵略性,像在打量猎物。
    唐隐一惊:
    “不好!他想......”
    前者话未落,苏昌河身法如鬼魅,瞬间逼近,一掌阎魔贴在唐隐脸上:
    “老东西,活够本了,你也该死了!”
    剑河还有二十米,唐隐被吸尽内力而死。
    剑河距地不过十米,唐烈应声倒地。
    当剑河彻底落下时,唐月落内力刚好被抽干。
    “哗哗——”
    剑气长震鸣,交织成河涛。
    整座落雷山都遭剑河洗地,山崩石落,天悲鸣。
    谢七刀、唐家三老已成尸体,被剑河斩成条条肉丝。
    苏昌河虽吸了四人内力,可还没来得及突围,剑河便已落下了。
    利剑穿体,痛不欲生,好在用内力偏移内脏,避免在第一时间重伤。
    “暮雨......!”
    仅喘息一瞬,苏昌河内力大爆发,强启禁术,带着苏暮雨遁入地下。
    方平有所感应,臂如剑指:
    “剑去!”
    大河狂涌,剑意浩荡,钻地十丈!
    可仍未捉到两人,倒是发现几条断胳膊断腿。
    “散!”
    方平剑敛,收回大河剑意,不见人影,但闻人声:
    “青木!你沾上了不该沾的阴影,碰了目见当挖眼的底线!”
    “死仇!暗河不会忘记,我苏昌河不会忘记!”
    “剑仙又如何,我能诛杀一次李寒衣,定能杀你一次青木剑仙!”
    恨音渐飘散,剑意未消止。
    方平双眼一眯:
    “暗河......想跑?”
    方平抬手掐诀,脑中想象苏昌河与苏暮雨,口中念诵寻龙诀:
    “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倾刻遥闻,本日本时,通灵土地,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一道金龙幻影凭空浮现,又顷刻间消散。
    由于目标清晰,方平很快“看到”目标。
    不知苏昌河用了什么诡术,两人竟在地下潜行,速度奇快,竟朝南遁逃三百里......
    “呵呵,两个残废,能跑多远?”方平冷冷开口。
    他看见,苏暮雨失去两臂一腿,双目被剑气所伤,躯体有十多处洞穿伤,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而苏昌河则缺了半个脑袋,一只臂膀不翼而飞,身上同样有多处洞穿伤。
    两人伤势严重,而秘术必有释放限制,最多逃出两千里。
    方平正欲追击,李寒衣忽“哇”出一口血来,眼神迷离:
    “木头...雷门,小桀,英雄宴救......”
    话说到一半,李寒衣忽昏厥,肌肤冰冷如霜,强入神游的反噬显现了。
    方平望了眼远方,目光收回,落在李寒衣身上:
    “再让他们多活几天......这还叫什么李寒衣,改名李红衣算了。”
    语毕,方平一声“剑起”,剑河浮现,乘浪离开,将一片狼藉甩在身后。
    曾经连绵的落雷山,山石尽碎,河埋于底,不仅被剑河“吞”为平地,还挖出十丈深的巨坑。
    ......
    片刻后,方平利用天道寻龙诀,找到附近小镇的破庙为李寒衣疗伤,幸运的是,顺带寻到了儒剑仙。
    “这......李寒衣?”
    谢宣有些愕然,竟一时没认出来:
    “发生什么了,谁能把她重伤至此?”
    方平开口:
    “来不及解释了,先疗伤!”
    “好!”
    谢宣点头,放下大书箱,与方平一同灌输真气。
    稳住李寒衣脉象后,方平松了口气:
    “接下来是外伤,我可以处理。”
    正欲运转祝由术,谢宣忽然打断:
    “可是外伤愈合之法?”
    “是,怎么了?”
    谢宣两手一拍,没好气道:
    “嗐,你细心些好不好,李寒衣身上多处刀伤,衣袍贴进了伤口切面,
    我问你,你那术法能辨别人肉和衣物?不会把袍子粘进肉里去?”
    方平神情一怔:
    “那......”
    “先脱衣,再疗伤!”谢宣一脸笃定,并朝门外走去。
    方平:“......她会杀了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