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让暗河的愤怒席卷一切!
    萧崇与暗河商谈完毕,便带着九皇子萧景瑕踏上归途。
    “你太冲动了,与暗河染上关系,一定是不幸多于幸运。”
    “我错了,皇兄,”萧景瑕低垂着头颅,“恳请皇兄原谅。”
    萧崇语气柔和,仿佛从不会生气似的:
    “并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想助我登上王位,而我希望那一天到来时,你能安然无恙站在我身边,
    所以,不要冒险。”
    萧景瑕重重点头。
    忽的,一只信鸽落在马车窗外,小童连忙拆下信件,扫了一遍后汇报给萧崇:
    “殿下,信上说,陛下出使西域结束,正在天启归途。”
    萧崇立刻吩咐:
    “加快速度回天启,要比父王先七日回城。”
    他明白,即便父皇不在,这江湖也是父皇的天下。
    小童烧毁信件,见黑烟升空飘散,不由得想起星落月影阁来。
    他问道:
    “暗河,这能杀了雪月剑仙吗?”
    萧崇微微叹息:
    “唐门三大长老,暗河两位家主,以及那位恐怖的大家长,
    如此阵容,即便是雪月剑仙,也没有丝毫生还可能......除非神仙来救。”
    暗河是来真的,和雪月城彻底撕破脸皮,定要颠覆这江湖格局!
    ......
    落雷山,计划诛杀李寒衣的地方,一辆马车从小道缓缓驶离。
    车厢内,苏红息、苏紫衣神色悲愤,眼泛泪花:
    “昌离死了......被青木剑仙在剑心冢杀死了。”
    “我一定要报仇,那红衣小子,青木剑仙,要他们死!”
    两人身后,大家长不知何时而来,手掌分别搭在两人肩上:
    “暗河死了人,是不用哭的,昌离一生杀了二百多条命,他死才一条,怎么都是赚的,就让他葬在这里吧。”
    苏红息一脸悲楚:
    “我想让他回暗河。”
    “落雷山有一条无生河,你把昌离丢进去,他会漂去暗河的,”大家长淡淡开口,不悲不喜。
    苏紫衣捏紧拳头,恶狠狠地握拳:
    “哼,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大家长忽的收回手,语气阴冷道:
    “好,那就杀光雷家堡,杀光雪月城,屠尽剑心冢,让天下只剩我们苏家一脉!”
    此话一出,苏红息和苏紫衣皆神情一愣,看向大家长的眼神多了一份诧异。
    大家长接着开口:
    “你们要知道,我不仅是暗河大家长,同样也是苏家人,本名,苏昌河!”
    “昌离是我弟弟,我心中的愤恨不比任何人差!”
    大家长语气深沉:
    “青木剑仙杀了昌离,杀了苏家人,便是死仇,我要他众叛亲离,无家可归,要他举目无亲,空悲深切!”
    “让暗河的愤怒席卷一切!”
    当话声落下时,大家长的身影已不见,仅留悲愤之音空回响。
    ......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倩影在落雷山间奔袭。
    正是被唐家三长老追赶至此的李寒衣。
    一处凉亭中,是静候多时的苏、谢两家主——苏暮雨,谢七刀。
    后者猛灌一口酒:
    “即将和故人拔刀相向,心里不太好受吧?”
    “河不渡雪,暗不映月,本就是两路人罢了,”苏暮雨语气冷淡。
    谢七刀转头,看向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起身走出凉亭:
    “都说北离用剑,南诀耍刀,今天我谢七刀,便要让那些蠢货见识见识!”
    说罢,他暴起冲锋,双手怒抬刀,胸中咆哮吼,斩向旧剑仙。
    李寒衣目光一凛,铁马冰河出鞘!
    刀刃相触,寒气肆意。
    谢七刀嘴角一咧:
    “好一柄铁马冰河!吃我一刀!”
    其忽退三步,又猛进五步,一刀挥出。
    李寒衣眼神不善:
    “暗河与雪月城彻底撕破脸,那便死吧!”
    一剑斩出,直迎大刀!
    “叮——”
    一击过后,谢七刀后退六部,李寒衣后退三步,前者大吼一声,再次攻来。
    其刀劲暴涨,只听“噹”的一声,李寒衣被震退数米,反观谢七刀,却立于原地分毫未动。
    不给李寒衣喘息的机会,第三刀、第四刀接踵而至,一刀强于一刀,逼的她连连败退。
    谢七刀之所以名七刀,因为其杀人只需要七刀。
    七刀过后,面前只有亡魂。
    “喝!”
    “叮噹”两声,第五、第六刀斩下,两座凉亭被刀罡震毁。
    李寒衣被逼至角落,剑意猛地爆发:
    “剑起!”
    寒气肆意,辐射十四州,如一剑撼昆仑。
    谢七刀后退不至,遭寒气侵染,握刀的手都快没了知觉:
    “我还有最后一刀,名杀神!”
    其正欲拔刀之际,苏暮雨忽然挡在身前:
    “谢叔,我来。”
    配合多年,苏暮雨知道他现在最需要什么。
    后者会意,立即后撤盘腿,运谢家心法‘敛势’,将全部力量积蓄于最后一刀,为杀神而备。
    苏暮雨望着李寒衣:
    “二城主,好久不见。”
    “执伞鬼,”李寒衣同样冷眼回望。
    话音刚落,三道黑影尾随而至,将李寒衣前后包围。
    “呵呵,暗河与唐门联手,真是新鲜。”
    “嗯?你认出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追了那么长时间,李寒衣早察觉,她叹息道:
    “同唐老爷子一辈的长老,唐隐、唐裂、唐月落...可惜,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
    “狂妄!”
    唐家三老怒喝,语未落,暗器已至。
    阎王帖、龙须针、朱颜泪,三道唐门顶尖暗器飚射而出。
    同时,苏暮雨震伞一动,十八剑阵显现。
    “剑起,月夕花晨!”
    李寒衣飘然而起,踏花独立,一剑卷起半山花,一峰独占春色香。
    此剑,是绝美一剑,是杀机尽显。
    花起卷落,剑意如潮,唐家暗器与十八剑阵被悉数掀飞。
    苏暮雨以剑护身,左手一甩,剑阵又起,十七柄飞剑齐齐刺向李寒衣,手中长虹补势,连退路也不给自己留,为绝杀之剑。
    同时,唐门三老甩出三样绝世暗器,聚如莲,散为刃——佛怒唐莲。
    一莲二十一刃,三莲六十三刃,封锁李寒衣退路,避无可避。
    恰巧,‘敛势’的谢七刀猛然睁眼,暴起斩向李寒衣:
    “剑仙之剑天上传,而我握刀名杀神,专杀天上人!”
    第七刀——杀神!
    五人皆出必杀手段,为死阵,足以诛杀剑仙的死阵!
    可李寒衣乃雪月剑仙,一剑撼昆仑,碎百年冰山的李寒衣。
    越身陷绝境,越是有一剑开天之势。
    面对死阵绝杀,她放空心,冰河铁马悬于面,嘴角微勾似想起什么。
    她笑了,
    刹那间,时间恍若凝固,十八剑阵忽凝滞、佛怒唐莲如云飘,杀神大刀亦停滞。
    只有那铁马冰河翩若剑舞,凌厉且迅猛。
    这一剑,李寒衣仿佛进了那传说之境,神思纷飞,身遨天穹...
    见雷无桀驱马,赶往雷家堡。
    见司空长风饮酒,驻枪而立。
    见赵玉真吃桃,偷饮酒。
    见方平踏剑河,朝自己赶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