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剑仙之仙,医神之神
    “她说最近要回来一趟。”
    一听这话,李素王登时来了精神,白胡须一抖:
    “她真这么说?终于要回来了?”
    方平微微颔首:
    “嗯,要先去雷家堡再来。”
    “好,好啊,”李素王眉眼含笑,只要人回来就足够了。
    随后,他又向方平那了解不少李寒衣的近况,时而感慨,时而含笑。
    聊着聊着,话题拐了回来:
    “这段时间,你知道剑心冢发生哪些事情吗?”
    方平想起无天说的话:
    “药王辛百草的徒弟,小神医?”
    “这是其一,”李素王伸出食指,“还有一件......最近几个月,江湖不少人来求学剑道。”
    “天下第一的铸剑谷,不来求剑,非要求剑道,当护剑师,你猜因为谁?”
    方平笑而不语。
    李素王感叹道:
    “小地方出剑仙,惹得是非多喽。”
    ......
    又聊了半个时辰,方平告辞离开。
    刚出门,就见何去何从、无法无天四护剑师静立门外,似等候已久。
    方平问道:
    “有事等我?”
    无天点头:
    “嗯,上次一别,我等苦练剑术,为请剑仙试剑,指点一二!”
    另外三人眼神一凝,异口同声道:
    “请剑仙试剑!”
    剑道,无非练与悟,与剑道巅峰交手一次,胜锤炼百日。
    作为护剑师,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方平答应道:
    “行,找个宽阔些的地方。”
    一刻钟后,练武场。
    四护剑师轮番上阵挑战,首战为何去。
    两人相无言,剑刃冷光烁,横斩挑压刺,五剑定胜负。
    方平收剑,分析道:
    “何去,你剑锋较偏,挥剑不要只盯剑尖,要贯通剑身于臂,才能发力精准。”
    “谢方平哥!”
    第二战是何从,同样五剑定胜负,并指导一二。
    之后,是何去何从的‘双子剑阵’,以及无法、无天。
    试剑结束后,四护剑师皆坐于地,拂汗喘息,揉肩呼痛。
    虽学到了东西,但剑仙的剑也不好接。
    方平似想起什么,起手在空中画符,对四人使用了祝由术:
    “杀,嘟,利,嗫!”
    咒音落,符箓灵光现,分别融入四人体内。
    后者正欲疑问,忽察觉身体精力十足,不仅伤痛全无,连呼吸也在不觉间平稳了。
    “方平哥,这是什么武功?”无天第一个问出声。
    “祝由术,一种医术,”方平微笑道,“可以把消息告诉冢内的病患,大部分都能治。”
    “医术,哥你还会医术?”无法瞪大眼睛,难以相信,“这半年都发生了什么啊?”
    一跃成剑仙已经是天才了,还会医术是怎么做到的?
    何去注意到另一点:
    “华锦的医术已经很厉害了,但治病也需下药扎针,而方平哥什么都不需要,见效还快!”
    方平呵呵一笑:
    “行了,去找大家来看病吧。”
    四人起身离开,方平则回到自己的小屋。
    靠医术小有名气,剑心冢里也算吧?
    尤其是铸剑师们,常年打铁,与高温、利刃为伴,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旧伤隐疾。
    年轻时认为小病不用治,老了以后不好治,也因此,许多铸剑师晚年都活在伤痛里。
    很快,第一位病人由无天带上门了。
    “哥,这是陈伯,你看看能治吗?”
    陈伯脸色不佳,弯腰捂腹,胯部缠绕大量绷带,裆部渗出淡黄色脓液......
    方平询问病情,陈伯缓缓道出:
    “三日前,我尝试以毒淬剑,不料剑刃忽然崩裂,一块碎片刺入下腹,毒液溅入伤口......”
    无天在旁边补充道:
    “剑刃碎片已经取出了,而且华锦给上了药,只是毒性较猛,恰巧受伤位置特殊......陈伯现在很痛苦!”
    “我先看看伤口吧。”
    方平让陈伯解开绷带,后者背过无天,扭捏脱去裤子。
    他认真观察:
    “化脓严重,生成毒包,这必须切掉,割以永治。”
    “啊,果真吗?”陈伯脸色一变,提起裤子就要走,“小神医也是这么说,可一切我不废了吗,还是疼着吧。”
    健康诚可贵,牛牛价更高。
    这是男人的尊严,决不能放弃。
    受伤位置奇特,要么切,要么忍。
    方平按住陈伯肩膀:
    “别急,我有办法,不用伤害你的尊严。”
    陈伯又重新坐下:
    “果真吗,阿方?”
    方平点头:
    “你把上衣脱了,无天帮准备一些新纱布,和促进愈合的药品。”
    两人纷纷照做。
    准备妥当后,方平虚空画符,晦涩念咒,一道符箓绿光进入陈伯下体。
    “动!”
    方平单手掐诀,手指轻点陈伯前胸,符箓光华立刻动如游蛇,顺小腹而上,穿肠胃,定指尖。
    下一秒,陈伯胸前忽然隆起一毒包,不断胀大,发红流脓。
    “啊......这、这!”陈伯惊地语无伦次,“怎么又长一个?不对,是下面的长胸上了!”
    他往下一摸,发现牛牛安然无恙,十分健康!
    病症和疼痛被转移到胸口了。
    方平开口:
    “现在可以切了,有点痛,你忍一下。”
    语毕,方平指出剑气,薄如蝉翼,神锋无影。
    “噌!”
    陈伯还没反应过来,毒包便已落地,大量脓汁喷出。
    “唵,啼,啰,咭,利,尊!”
    方平抬手一道祝由术,那橘子大的伤口立即止血消痛,粉肉结痂。
    “可以了,上药包扎,一周后痊愈。”
    陈伯苦病愈,对方平感激涕零,要不是拉着,非得磕头感谢不可:
    “阿方,忒感谢你了!我还打算要三儿子呢,这下有望啦!”
    无天也十分惊奇:
    “哥,你这伤痛转移哪是医术,分明是大神通!”
    治疗结束,陈伯非要给钱,但方平拒绝了。
    铸剑师普遍很有钱,他不缺,自己也不需要:
    “陈伯,都是自己人,不谈钱了,帮忙宣传,有事来找我就行。”
    以前大家都有恩于自己,现在正是回馈的时候。
    在陈伯身体力行的宣传下,剑心冢都知道方平有一手好医术,老头老太纷纷前来求医。
    什么肾结石、老寒腿、痛风、月经不调......一道祝由术下去,咒到病除。
    剑心冢皆传方平乃剑仙之仙,医神之神。
    “阿婆,你这毛病时间久了,没法一下治好,
    这七张黄裱纸符拿回家,烧之,灰烬配母鸡血饮下,一天一碗,一周病除。”
    “哎,好好,谢谢小方平啊!”
    方平刚送走八十岁的阿婆,又进来个十五六岁姑娘。
    她头绳结发,衣衫华美,双目灵动无比,身后背着大药箱。
    方平认得她,是那位华锦小神医:
    “你也来看病?”
    “我来看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