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风雨欲来
    “沉寂了十年,我终于又重新拿回了身体控制权。”
    轻轻舒展着四肢,看着迷惘中的长舌鬼,魔化后的云飞忽然咧嘴一笑,声音嘶哑道:“多谢你的帮忙,作为奖励,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虽然化作了厉鬼,但长舌鬼仍然保留着身前的一些意识,听明白了云飞的话后,它立刻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再次挥舞着利爪恶狠狠地扑杀向前。
    “不自量力。”口中一声冷笑,云飞眼中忽然射出一道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长舌鬼射去。
    虽然及时发现了这道黑光,但由于正在疾速狂奔,在身体惯性的影响之下,长舌鬼实在难以作出有效规避,瞬间被黑光射中了它那唯一的竖眼。
    “啊。”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号,长舌鬼捂着受伤的独眼,倒在地上不停翻转打滚。
    一道又一道诡异的黑色符文,在它的周身体表浮现,随着符文越来越多,长舌鬼口中的惨叫也越来越凄厉。
    在达到了一个刺耳的分贝顶点后,惨叫声突然戛然而止,长舌鬼整个身躯瞬间碎裂崩塌,化作了一地黑灰。
    满地的黑灰之中,忽然冲起一个蓝色的光团,向着床榻之上的婴孩肚兜飞去。
    身形猛地一跃,云飞拦截在前,探出大手用力向前一抓,在蓝色光团即将飞进肚兜中时,抢先一步将它抓在了手中。
    将在手里不断颤动,拼命想要挣脱出去的蓝色光球移至鼻尖,云飞猛地深吸了一口气,蓝色光球顿时化成了一股流光,被他吸入了鼻腔之内。
    “幽能的力量,还是如此的美味,我感觉我的力量增强了一些。”脸上露出陶醉之色,魔化云飞轻声感叹着。
    微微陶醉了片刻后,他忽然转过头来,目光看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火生,眼神变得有些凌厉起来。
    “不错的人族血食,如果吃了他,我的力量应该又能增强一大截。”舔了舔乌黑的嘴唇,魔化云飞伸手抓住火生将他举了起来,张开大嘴便要向他的脖子咬去。
    就在此时,他却忽然身形一颤,动作停顿了下来,嘴里发出愤怒的低吼声:“我说过,不许你害人。”
    “蠢货,我们早就不是人了,雄鹰不与燕雀为伍,猛虎不与豺狼同行。”魔化云飞口中的声音变得嘶哑难听:“你不吃人,又怎么能变强,不变强难道等着被吃吗?”
    “刚才这只长舌鬼是什么下场,难道你没有看见吗?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想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下去,就得想尽一切办法变强。”
    “你恐怕搞错了,变成鬼的是你,不是我,我还是活生生的人。”口中的声音再次恢复正常,云飞咬牙道:“你吃鬼,我没有意见,但是想吃人,就绝对不行!”
    “该死,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又变回了那嘶哑难听的声音,魔化云飞状若疯癫地咆哮道:“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如果没有我,当年你早就死透了,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云飞紧咬着牙关,冷喝道:“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地滚回去!”
    随着这一声冷喝,他整个人如同打摆子般开始颤抖,漆黑如墨的双眸中,也不断有白光闪过。
    神魔两面开始激烈争夺起对身体的控制权,在僵持了大半晌后,云飞突然身形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
    不知昏迷了多久,口中发出一阵轻咳,云飞从沉睡中苏醒,睁开依然略有模糊的双眼,入目所及是火生那张看上去略显滑稽的大脸。
    “飞哥,你终于醒了,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你可真是担心死我了。”见到云飞苏醒,火生脸上充满了喜悦之色。
    “我竟然昏迷了这么久。”云飞有些惊诧,从前魔念也曾与他争夺过躯体,但最多不过昏迷一两个时辰罢了。
    没想到这次竟然耗时如此之久,看来吸收了长舌鬼的幽能后,魔念的力量又增强了不少。
    从床榻之上翻身而起,略微检查了下周身,确认没有什么伤势之后,云飞轻轻扭了扭头,问道:“我昏迷的时间里,村子里有没有发生别的什么怪事?”
    天狗食日之时,世间阴邪力量大增,说不定又会催生出一些如同长舌鬼般的低级鬼煞,所以他心里也有些担心。
    “怪事,老村长诈尸杀了孙员外,这算是怪事吗。”火生幽幽开口。
    “老村长诈尸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详实讲给我听。”脸上露出吃惊之色,云飞急声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轻轻挠了挠头,火生回忆道:“听村子里人说,就在天狗食日后不久,诈尸的老村长忽然冲进石庙里,当着大家的面,把孙员外给活生生咬死了。”
    捏了捏拳头,火生义愤填膺道:“原来老村长之所以会突然病故,是因为遭了孙员外的毒手。”
    “要不是这狗东西被老村长撕咬之时,为了活命不停开口求饶,说什么‘饶我一命,我也不想杀你的,是你实在太不听话,惹恼了圣教使者’,大家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什么?”听到这个破天荒的消息,云飞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愤怒之色。
    作为柳林村的前任村长,老村长柳严这一辈子兢兢业业,为村民们做了不少实事。
    当年云飞以棺材子的身份出生时,因为父母亲人皆亡,村里有些人想要吃绝户,也是老村长站出来阻拦劝阻,保住了他家的田产宅院,并且还专门在村里设立了善堂,抚养一些如他这般的孤儿。
    对于老村长,云飞心里一直是十分感激,所以这次听说他因病亡故后,顾不得镇魔司即将比试选拔,也特地赶回村子里来,想要送他最后一程。
    可没想到,这么一个与人为善的老人,竟然是被孙员外给活活害死的。
    “该死,孙员外是真的该死。”一想起老村长那慈祥的模样,云飞就恨得直咬牙。
    虽然孙员外平素就在村子里横行霸道,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连德高望重的老村长都敢下杀手。
    良久之后,云飞才慢慢平复下愤懑的心情,皱眉问道:“有没人看到,杀了孙员外报仇后,老村长变成的厉鬼去哪里了?”
    “据说天狗食日快结束时,老村长离开石庙,径直向着村子里祠堂的方向去了。”火生回答道。
    “祠堂吗,我明白了。”轻轻点了点头,云飞眼中露出了然之色。
    按照柳林村的规矩,老村长的棺材在下葬入土之前,是会停放在祠堂里的,其生前所常用的物件,应该也会作为陪葬品放在棺材中。
    而厉鬼们诞生后,往往也会寻找生前最在意或最喜欢的东西,作为它们的寄托物。
    老村长的寄托物,想来应该就放在棺材里,所以它才会在太阳即将再现时,向着祠堂的方向赶去。
    “你去找点朱砂黄纸,然后来祠堂跟我回合。”冲着火生吩咐了一声,云飞迈动双足,大步流星地向着祠堂所在的位置而去。
    经过一间间民房,他在小村中快速穿梭,没过一会儿,便已来到了祠堂所在之地。
    推开虚掩着的大门,云飞径直走进了有些阴暗的祠堂之内,待看清前方的景物,却不由神情一愣。
    只见祠堂大堂的位置,此时果然摆放着一口棺材,但与他所想象的不同,前方的这口棺材,竟然已经被架着柴火烧成了黑炭。
    若非棺木实在质地太好,虽然被烧成了焦炭,但还依稀保持着棺材的轮廓,云飞说不定一时还没法辨认出,眼前的这堆焦炭就是老村长的棺椁。
    “这是谁干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云飞是又惊又怒。
    “小飞,原来是你啊,我说是谁在外面吵吵囔囔呢。”
    祠堂深处颤悠悠地走出一名老人,一边走一边连连摇头道:“可惜了,你要是早回来一步,没准还能见到老村长最后一面。”
    “文老,这是怎么回事,老村长的棺椁为什么被人焚毁了?”看着走来的老人,云飞脸色难看的问道。
    长叹了一口气,文老撇嘴道:“村里那些个天杀的混账,非说老村长诈尸了,为了以绝后患,就一把火烧了他的尸体。”
    “可恶,这群只会添乱的白痴。”听到文老的解释,云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作为穿越客,他对火化尸体并不排斥,但村民们的粗暴作法,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而且最关键的是,烧尸体这一招只适合对付僵尸,然而自从当年白日星现之后,除非人为干预创造条件,否则这世间根本不会再有僵尸生成。
    这二十年来,所有诞生的阴邪鬼煞,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拥有寄托物的诡异。
    “希望老村长的寄托物还在。”走到棺椁之前,云飞推开已成焦炭的棺盖,漏出了棺中被烧成碎骨的遗体。
    “完了,寄托物被毁掉了,老村长已经成了游魂。”
    老村长素来勤俭,陪葬之物并不多,云飞一眼就在仅有的几件物件之中,找到了他变成厉鬼后的寄托物,一块仍有淡淡幽能残留的劣质玉石烟嘴。
    可惜此时的这块玉石烟嘴,因为白天阳气太盛,幽能遭到压制的原因,已经被烈火烧得四分五裂。
    而厉鬼在拥有寄托物时,只会留在寄托物所在地的一定范围里,只要不靠近这片区域,一般就不会遭到攻击。
    可一旦寄托物被毁,厉鬼进入游魂状态,便会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袭击一切触发其攻击规律的生灵。
    此时的老村长,无疑已经成了这等存在,想要打败封印他,比对付长舌鬼时,又要困难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