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恶鬼复仇
    “唉。”看着散落满地的焦炭,云飞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原本趁着白昼阳气的压制,他能轻易封印休眠中的老村长,谁能想到如今却弄成这般境地,看来今晚是少不了一番恶战了。
    就在他低头思索,晚上该如何对付老村长化成的厉鬼时,祠堂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火生捧着一大堆朱砂和黄纸跑了进来。
    “飞哥,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带过来了。”一路小跑到云飞身前,火生将朱砂与黄纸交到了他手中。
    寻了张椅子坐下,云飞将黄纸平整铺好,正要准备调制朱砂,绘画可以克制厉鬼的镇邪符。
    就在这时,火生微微想了想,忽然开口道:“飞哥,刚才我去找朱砂时,听说了一个消息,昨晚又有一个人让老村长给咬死了。”
    “又有人死了?你怎么不早说,赶紧带我去事发现场。”猛地站起身来,云飞拉着火生就往外走。
    在火生的引路之下,两人在村子里疾步而行,七拐八弯地经过了一堆民房后,很快就来到了事发之地。
    闻着前方传来的腥臭血腥味,云飞微微掩了掩鼻子,缓缓迈步走进了大门敞开的房舍之内。
    此刻,空无一人的屋子里,满是干涸血迹的地面上横躺着一名男尸,其腹部被破开了一个大洞,其中的内脏全都已经消失不见。
    看着男尸那张无比惊恐的脸庞,云飞微微皱眉,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个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柳林村一共也就百来户人,不说所有村民他都无比熟悉,但至少也能混个脸熟,可眼前死掉的这名男子,云飞却感到十分陌生,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这家伙叫孔刚,据说是孙员外的远房亲戚,前两个月刚投奔到咱们村子里来,所以飞哥你才没有见过他。”遮掩着鼻子和嘴巴,火生轻声开口解释道。
    “又是孙员外。”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云飞心里也大概明白了,这人为什么会被厉鬼吃光心肝脾肺了,想来多半是他也参与了暗害老村长一事。
    “村里人怎么就任凭他躺在这里,难道就不怕尸体腐烂引发瘟疫吗?”看着围绕着尸体飞舞的大群苍蝇,云飞疑声问道。
    “这家伙还活着的时候,在孙员外的庇护下为虎作伥,早把村里人都得罪光了。”
    微微缩了缩脑袋,火生有些畏惧道:“而且这家伙还是被厉鬼给杀死的,大家心里都有些犯怵忌讳,就更不愿意给他这个外人收尸了。”
    “那孙家人呢,他们也不管吗?”云飞再次问道。
    “孙家人早逃光了。”脸上露出不屑之色,火生恨恨道:“在赵员外谋杀老村长的恶事暴露后,天狗食日刚一结束,这家人立刻就急急忙忙地卷铺盖跑路了。”
    “他们溜得倒还真快。”口中一声冷哼,云飞疑惑道:“奇怪,既然孙家人都逃了,这孔刚为什么还要留在村子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孙家人留他在这里看守宅院?”轻轻挠了挠头,火生猜测道。
    仔细观察了一番屋内,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后,云飞轻轻摇了摇头,道:“不管他是由于什么原因留在村里,都不能再任凭着他继续曝尸下去了。”
    “你去告诉村里人,就说尸体再不处理,晚上就会尸变闹鬼,让他们赶紧将他抬走火化,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埋起来。”
    怕尸体腐烂会引发传染病,又担心村民们不肯配合,云飞直接胡编乱造了一个乍一听上去还十分合理的理由。
    “我这就去。”被这假消息恐吓的吓了一跳,火生拔腿就往外跑,急忙通知村民们去了。
    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尸,云飞走到屋外,轻轻掩上房门,而后头也不回地向着祠堂的方向而去。
    眼看已快近傍晚,他必须在夜幕降临之前,抓紧时间赶制出足够的镇邪符,用来对付随时可能在夜里再次出来害人的厉鬼。
    回到祠堂,云飞足足画了两百多张符咒后,与村民们将孔刚尸体火化掩埋后的火生,也在天色渐暗之时赶了回来。
    “趁天还没黑,你赶紧将这些镇邪符拿出去,务必要让村里的每家每户都在大门口贴上。”分出一半符咒交给火生,云飞仔细吩咐道。
    “明白了。”情况紧急,才忙完的火生也顾不得休息,又赶忙出门挨家挨户散发符咒去了。
    又问看守祠堂的文老要了一大块桃木,云飞用匕首将其雕刻制作成一块木盒,一切准备就绪后,开始养精蓄势,静等夜间的大战。
    时间匆匆而逝,不知不觉间,太阳很快便落下山头,一轮皎洁的明月悄然升起。
    “文老,我走了,晚上千万记得,无论是谁叫你,都不要开门。”
    冲着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文老嘱咐了一句,云飞大步走出祠堂,将大门紧紧关上,又贴了一张镇邪符后,转身开始在村里巡视起来。
    因为被提前警告过的缘故,此时村民们全都躲在家里,早早就熄灯睡觉。
    而村里的禽畜,早已被长舌鬼吃得一干二净,因此虽然才刚刚天黑不久,整个村子便已经十分寂静,仅仅只能听到云飞低沉的脚步声,以及偶尔会响起的几声虫鸣。
    点燃了一个火把,借着火光的照耀,云飞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但足足在村里巡查了好几遍后,也没有发现一丁点的幽能阴气。
    也不知老村长的化成的厉鬼,是早已游荡着离开了此地,还是因为未至深夜,还没有到其活动的时间。
    “啊。”
    正当云飞在村里转了许久,无聊的有点犯困之时,远处却忽然传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所有困意瞬间一扫而光,云飞二话不说,立刻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飞奔过十数间民房,他疾奔到了一处颇为气派的宅院之前,而后停下了脚步。
    “孙宅。”看着这熟悉的宅院,云飞不由眉头一皱,想不到他寻声而来,最后竟然追到了这里。
    按照火生白天所说,孙家之人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可这孙宅之中,为什么竟然还会在大晚上传出惨叫之声?
    情况紧急,云飞也来不及多想,略一思索之后,他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举着火把走进了孙宅之内。
    兴许是因为逃的匆忙,此刻的孙宅之内,七零八落散落着一些衣服与杂物,看上去一地狼藉。
    “有血腥气。”刚刚走进院落之内,云飞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而与白天孔刚那带着腐臭的气味不同,孙宅中的这股血腥气,格外的浓烈,格外的新鲜。
    顺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快步向前,云飞才刚刚走出去十数步,一具倒在血泊中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小心翼翼地迈步向前,他拿着火把往前一照,只见地上的血泊里躺着一名面容扭曲的中年男子,其腹部挖开了一个大洞,里面空空荡荡,显然内脏已被通通吃光。
    而在这中年男子的尸体旁边不远,还遗落着一个破开的包裹,其中装着不少金银,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阵阵光芒。
    “是牛管家。”看清尸体的面貌后,云飞瞬间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死者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昨日便已和孙家人一起逃走的孙宅管家,没想到他离开之后竟然又折返了回来,最后死在了孙宅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