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摧毁神像
    “凶手会是谁呢?”微微皱着眉头,云飞脑中闪过一道道人影。
    能够让牛二如此信任的,整个柳林村里也找不出几个人。
    可这些个人都是牛二的亲属,完全没有杀他的理由和动机,更别说还大费周章的来嫁祸云飞了。
    要知道云飞可是镇魔卫学徒,就算他真的杀了人,官府是不敢抓也没有权利抓他的,能审判他的只有镇魔司。
    而按照镇魔司素来霸道的行事作风,别说牛二不是云飞所杀,就算真的是他干的,镇魔司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泼皮无赖,去惩戒自家天赋卓越的学徒。
    所以那凶手这样做,看上去除了恶心和激怒云飞之外,似乎就再也没有任何作用。
    侧着头想了半天,也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云飞索性也不再作多想,缓缓走上前去,他握住牛二脖颈上的菜刀,将其拔了出来。
    虽然就算是成功被栽赃,自己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决定将凶器取走,毁灭掉这些陷害他的假证据。
    右手握着菜刀,云飞疾步而行,没过多久便回到了自己许久未归的屋舍之中。
    从柜子里翻出蜡烛点燃,他举着火烛走到厨房所在,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轻轻迈步走了进去。
    “竟然没有任何脚印。”借着烛光照耀,云飞仔细观察着整个厨房,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因为数月未归的原因,厨房里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照理说如果有人潜入进来偷取菜刀,应该会留下些痕迹才对。
    可厨房的地面上,却完全没有一丁点的脚印。
    “菜刀才刚刚被取走不久。”他低头看向灶台上的菜板,只见其正中位置十分干净,被周围浅浅的一层灰尘包围着,恰好形成了一把菜刀的形状。
    明显是因为菜刀原本放置在这里,挡住了落下的灰尘,而后菜刀突然被人取走,所以在菜板上形成了这道没有灰尘的真空地带。
    “难道凶手是飞进来的不成?”仔细查看了半天,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云飞不由皱紧了眉头。
    脚不沾地,竟然还能进到厨房里取走菜刀,这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一番查探无果后,云飞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迈步来到屋外水井前,取水洗净了菜刀上的血迹,而后将其扔进了土灶之内,掩盖在了草木灰之下。
    做完这一切后,他回屋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开始仔细回想着自己回村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
    从天狗食日到长舌鬼现世,以及老村长化成的厉鬼复仇,再到牛二被人所杀,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里,有着太多不可思议,不合常理的地方。
    云飞心中有着一股直觉,暗中算计他的那名凶手,恐怕不会就此收手,多半还会有一系列的后续动作。
    “不管你是谁,只要还敢作祟,早晚我都会把你揪出来。”口中一声冷哼,云飞闭上了双眼,准备趁着天色未明,赶紧休息一会儿。
    一夜的来回奔波,又在大战厉鬼时快耗尽了真元神力,此刻他是又累又困,也的确要支撑不住了。
    怀揣着重重心事,精疲力竭的云飞很快便沉沉睡去,进入了梦乡之中。
    *****
    “落棺,填土。”柳林村外一处山林之内,一名白发老者,此刻正指挥着数名壮汉,将一口棺材放进了挖好的墓坑里,而后开始填土埋葬。
    “老村长,一路走好。”站在墓坑之前,看着逐渐被泥土掩埋的棺椁,云飞心中暗暗发誓:“我早晚会找到那个邪教使者,替你报仇雪恨。”
    一早睡醒之后,他就找到新任村长,与其一起带领村民们张罗起老村长的丧事,忙活了大半天后,此刻也终于是顺利将老村长的遗骨入土安葬。
    而牛二与牛管家的尸体,也被村民们草草裹着凉席,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
    也正如同云飞所料的那般,得知牛二身死之后,大家不仅没有难过,反而纷纷拍手称快,根本没有人去关心他到底因何而死。
    当然,这其中也有昨晚闹鬼的原因,很多人都以为牛二是被厉鬼所杀。
    “距离镇魔卫选拔考核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了,我也要抓紧时间赶回去了,不然若是错过了选拔,就得白白等上一年。”
    在为老村长上了三炷香后,云飞转头向站在旁边的火生叮嘱道:“火生,以后村子里如果再发生什么异常情况,你记得第一时间来城里的镇魔司找我。”
    “飞哥,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盯着村子的。”火生连连点头答应。
    与相熟的几名村民一番告别之后,云飞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向着玉山城的方向而去。
    在走出去数百米后,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脚步先是一顿,然后猛地转身向着不远处柳林村走去。
    快步来到村口的位置,他径直走进了伫立在此地的石庙之内。
    微微抬着头,看着前方那拿着生死簿,如同鬼煞般狰狞可怕的神像,云飞冷哼了一声,右手紧握成拳,一股淡淡的金光,笼罩在了他的拳头之上。
    快步飞奔向前,他挥舞着拳头狠狠一拳向着这邪神神像砸了过去。
    泥塑的神像,又岂能挡得住云飞的铁拳,随着一声碰撞之声,神像直接被砸得四分五裂,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我当你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看着脚下的神像碎块,云飞嘴角露出了一缕嘲讽之色。
    这圣火教所谓的明神,根本就毫无神能,乃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伪神。
    可山间野民们却没有什么辨识能力,很容易被其教众所蒙骗,把它当成真神盲目崇拜。
    发生在柳林村的这一切,绝非仅仅只是个例,而是方圆百多里内都普遍存在的现象。
    “镇魔司也该是时候,清理这些垃圾败类了,不能再只将注意力放在阴邪鬼煞之上。”
    云飞心中打定了主意,回城之后便要将圣火教的危害如实禀告上去,不能再放任这个邪教肆意传播了。
    摇了摇头,云飞转身就欲离开,可正当此时,他口中却忽然一声轻咦,随后向着前方走了几步,来到了神像那被砸断在地的脑袋之前。
    伸出右脚放在满是裂痕的神像头部上,他用力地踩了几下,将其直接踩得四分五裂。
    “啪嗒。”随着一声轻响,一小块淡蓝色玉石,从碎裂的残渣里滚落出来,落在了云飞的脚边。
    “是幽石。”认出了玉石的来历,云飞眼中瞳孔猛地一缩,脸上露出了吃惊之色。
    “难怪,难怪柳林村十数年来一直安全无事,如今却在短时间内接连诞生两个厉鬼,原来是有人将幽石藏在了这里。”
    看着脚下这颗已经快要散尽幽能的幽石,云飞胸中怒不可遏,谁也没想到,柳林村的这两个厉鬼,竟然是人为催生而出的。
    怪不得当初他对付长舌鬼时,竟然连用了数张从镇魔司带回来的符咒,都无法镇压对方。
    被幽石催生而出的厉鬼,肯定会比自然孕育而成的普通鬼煞更强,仅凭几张符咒,自然是无法轻易镇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四合院:从机械工〕〔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嫁给山野糙汉后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