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一无所获
    幽石,乃是二十年前白日星现之时,那些从天而降的天外陨石冷却之后所化成的特殊玉石。
    其中蕴含着十分精纯的幽能,在有幽石释放幽能的地方,诞生诡异的几率,要比寻常之地足足高上几十倍之多。
    可这么多年过去,世间幽石早已被消耗得所剩无多,没想到竟然有人把这珍稀之物,偷偷放在了村中石庙里的神像头部内。
    “圣火教,又是你们干得好事。”眼中充满了怒色,云飞一脚踩在幽石之上,将这块耗尽幽能的石头踩成了粉碎。
    不用说也能猜到,这事肯定又与圣火教那个所谓的圣教使者有关,自从他来之后,柳林村就再没有消停过一日。
    深深看了一眼满地的神像碎块,他转身走出神庙,向着远方疾步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远处一处枝叶茂密的丛林内,静静目视着云飞离开后许久,几名男子从树木的阴影里缓缓走了出来。
    望着远处连绵不绝的山林,其中一名满脸都是络腮胡的壮汉出声道:“既然他已经走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启下一步计划?”
    “不急,再等一等。”另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摇头道:“按照他一贯的作风,恐怕很快就会悄悄折返回来。”
    阳光照耀在这名高瘦男子的脸上,只见他的模样竟然与死去的牛二极其相似,只不过看上去要更年长几分而已。
    “他会有这么谨慎吗?”络腮胡壮汉微微挑眉,看上去有些不信。
    “你不了解他,从小到大,他便一直与寻常人不同。”高瘦男子轻叹道:“没有找出幕后真凶,哪怕有错过镇魔司考核风险,他也是不会轻易回玉山城的。”
    “除非实在找不到任何线索,彻底死心,否则他还是会留在柳林村继续调查下去。”
    微微顿了顿,高瘦男子轻笑道:“反正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我只是怕拖延的太久,会耽误了圣教的大事而已,毕竟镇魔司也不是吃素的,据说我们有几处据点,已经被他们突袭捣毁了。”
    络腮胡壮汉摇了摇头,不解道:“牛杰,我始终想不明白,区区一个镇魔司学徒,直接弄死就行了,你为什么畏手畏脚,竟然还不许我们对他出手。”
    原来这高瘦男子,竟然就是牛二的堂兄牛杰,怪不得两人的面容会如此酷似。
    “你真以为他仅仅只是个镇魔司学徒吗?”轻叹了一口气,牛杰开口解释道:“我去过长舌鬼被镇压的现场,在那里发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幽能气息。”
    “不仅如此,在寄托物被毁之后,长舌鬼的本源幽能,并没有被云飞封印,而是直接从人间蒸发了,我悄悄找遍了整个柳林村都没有寻到。”
    “你的意思是?”听到这个消息,络腮胡男子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
    “正如你所想,他和我们一样,都是窃取了幽能力量的诅咒之人,而且他被幽能侵袭的程度,还要远远高于我们。”
    眼中闪过一缕贪婪之色,牛杰表情可惜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长舌鬼的本源幽能,已经被云飞悄悄吞噬吸收了。”
    “居然敢直接吞噬本源幽能,他还真是个疯子,难道就不怕爆体而亡吗?”络腮胡男子一阵咋舌。
    “他从小就是这样胆大包天,当我们还穿着开裆裤用尿和泥时,他就已经敢拿着木棍追着村里恶犬跑了。”想起幼时的往事,牛杰也是感叹连连。
    一番交谈之后,几人再次走进了树木阴影里,隐去了自己的行踪。
    另一边,云飞离开柳林村后,一路疾步前行,向前走出十数里远后,在经过一处山崖时,身形猛地转向,在崖下茂密林木的遮掩下,钻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洞之内。
    在山洞中静静等待了许久,直到天色昏暗,夜幕完全降临之后,他这才从洞中走了出来,悄然向着柳林村的方向返回。
    借着夜色的掩护,云飞在山林间快速穿梭,很快便又回到了柳林村村口之前。
    藏身在茂密的丛林里,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后,他又谨慎地换了个方向,然后悄悄潜入了村落之中。
    在村子里悄然潜行了好一会儿后,云飞最后停在了一间低矮破旧的院落之前,纵身跃过围墙翻了进去。
    翻进院落,来到房门之前,他掏出一把匕首从门缝处插了进去,轻轻拨开了门插,然后悄无声息地走进屋内。
    此刻,屋主依然还在沉睡之中,隔着老远都能清晰听到他那粗重的呼吸,以及时不时会响起一两下的呼噜声。
    潜行到床榻之前,云飞突然伸出双手,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只手按住了屋主的肩膀,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遭遇外力袭击,屋主也终于从睡梦中惊醒,口中发出一阵“呜呜”声,他挣扎着便想要翻身而起。
    “火生,是我。”一边死死按住屋主,云飞一边低声开口道。
    原来躺在床上睡觉之人,竟然就是火生。
    听到云飞的声音,正在挣扎的火生顿时身形一顿,而后安静了下来。
    而云飞也在他不再反抗后,松开了掩住他口鼻的大手。
    “飞哥,你怎么又回来了?还大半夜的摸到我家里来,我还以为进贼了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火生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解。
    “暗害牛二之人还未抓到,我怎么敢现在就离开,万一他再对别的村民下手怎么办。”云飞开口解释道。
    “啥,原来牛二不是被老村长变成的厉鬼杀死的?”火生语气惊诧地问道。
    “当然不是。”云飞轻轻摇头,道:“牛二是被熟人杀死的,因为现场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所以我才假装离开,想要让躲在暗中的凶手大意之后露出马脚。”
    “竟然是这么回事?”火生更加惊讶了。
    “好了,继续睡觉吧。”往床上一坐,云飞在另一侧躺下,道:“我这几天先藏在你这里,白天你多在村子里转转,找找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然后再回来告诉我。”
    “没问题。”火生用力点头,也重新躺了下来,很快就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嘴里发出了打呼之声。
    而另一边,云飞闭着眼睛,在脑海中整理了一番线索后,也放下了心神,渐渐进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天色大亮之后,在云飞的吩咐之下,火生草草吃过早饭,便开始有意无意地在村子里闲逛。
    但除了因为遭遇厉鬼作乱,村民们如今依旧有些人心惶惶之外,村子里便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况。
    在柳林村里暗中观察了足足好几天,火生也没有找到有利的线索,暗中谋害牛二的凶手,似乎彻底消停了下来,完全没有一点后续动作。
    “难道我猜错了,牛二并不是熟人所害,而凶手在杀人之后,或许早已离开村子?”
    这一日,当火生再次归来,表示又一无所获之后,云飞坐在小屋之中,皱着眉头仔细思索起来。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在当天夜里,趁着村民们安歇之时,一个人悄悄去了一躺孙宅,可再次仔细搜索了一番后,也终究是没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一番搜索无果后,又独自在孙宅里呆了大半夜,眼看天色将明,云飞这才走出孙宅,回到了火生的小屋之中。
    “火生,这次我是真的要离开了,如果再不回去,就快要赶不上镇魔司的考核了。”
    叫醒了熟睡中的火生,云飞神情凝重地嘱咐道:“我走之后,万事一切要小心,村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不要有丝毫的犹豫,必须立刻来玉山城找我。”
    “飞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揉着惺忪的睡醒,火生连连点头道。
    冲着火生一番嘱咐交代之后,万般无奈的云飞轻叹了一声,而后转身快速离去,踏上了返回玉山城的归程。
    在他离开之后,火生也没有再继续睡觉,而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屋里,直到日上三竿之后,他这才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向着屋外走去。
    在村里七拐八饶的转了好几个圈,又躲在一株大树后偷看了许久,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火生快步离开了村落,走进了村后的一片树林之内。
    而在这颇为茂密的树林之内,竟然密密麻麻的排了各式各样的墓穴。
    这里,就是柳林村百多年来所共用的祖坟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