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破落乞丐
    大魏宣成十七年,九月末。
    平洲,太康府城。
    萧瑟的秋风带着浸润一夜的凉意,透过破窗烂瓦,吹进老旧的房舍,掀动了地面上散落的几根麦秸。
    四处漏风的屋子里,十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正蜷缩在各自的角落里歇息。
    似他们这样的乞丐,是不用早起去要饭的,尤其是在天气转凉的时候。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这群赖以乞讨、拾荒为生的乞丐里,有一个乞丐最为勤奋。
    那是一个非常自律的年轻人,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拿着自己的饭盆前去要饭,晚上开始宵禁时,他才会回来。
    有年长的老乞丐问他:‘你如今都当了乞丐,为何还要这般辛劳?’
    年轻人很认真的回道:‘业精于勤,荒于嬉。’
    老乞丐作为经验老道的前辈,自然不信年轻人的话。
    按他的猜想,对方大抵是打好了窝子,或是遇到了固定的、可持续发展的恩客,所以才会每天都早出晚归。
    于是,存了心思的老乞丐开始缠着年轻人一起外出要饭,试图摸清年轻人的路数。
    可惜,经过两天寸步不离的监视后,老乞丐发现从始至终都是他看走了眼。
    原来这世上还真有勤快的乞丐!
    ......
    卯时一刻,微弱的天光透过漏风的窗子,落进住满乞丐的屋子里。
    墙边拐角处,略有些杂乱的麦秸窝里,勤奋努力的年轻乞丐早已收拾妥当,随时准备出发。
    “老陈,醒醒!该去要饭了!”
    年轻人一手抱着饭盆,另一只手推了推正睡的香甜的老乞丐。
    老乞丐睁开困倦的眼皮,看向面前半躬着身子,呼唤自己的人影。
    那是一个身形有些单薄的年轻人,凌乱的头发上黏有几根麦秸,不过他的面容却很干净,并没有像其它乞丐那般沾满灰垢。
    “易哥儿,最近天冷,我身子骨也不利索,这大清早的就不陪你去要饭了。”
    听到老乞丐的话,年轻人愣了愣神。
    这老乞丐前两日不还口口声声的说早起出门要饭凉快,还夸他勤快又机灵,想要传授他要饭的诀窍吗。
    怎么这才几日功夫就变卦了?
    看着赖在地上死活不起的老乞丐,年轻人无奈摇头,随即转身出了屋子。
    屋外面是围墙塌了大半,没有院门的废弃院子。
    也不能说是废弃,因为每月初一、十五的时候,院子外的空地上都会组织牲口市,到那时他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就会被驱赶出去,居住的陋院也会暂时沦为牲口院。
    而今天恰好就是九月的最后一天。
    抱着饭盆的年轻人回头看了眼院中破旧的房屋,幽幽一叹。
    年轻人名叫李易,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已经三月有余,却依然没能很好的适应这里的生活。
    三个月前,李易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有志青年,总觉得凭借自已积累两世的经历,就足矣让他在这方土地上混的风生水起。
    所以,哪怕穿越成了一个流民,他也没有太过慌张,至于要饭...
    要饭是不可能要饭的,这辈子说什么都不可能去要饭!
    于是,志比天高的年轻人便穿着七破八补,宛如是用两三件破损的衣服又拼接而成的‘新衣’,开始了奋斗之路。
    初来乍到的第一天,李易发现自己的前身并不识字,留存的细碎记忆里,也只会写‘李易’这两个字。
    不过没关系,只要身体健康,模样依旧清俊,就都不是问题!
    第二天,信心满满的李易前去寻找伯乐,却因为穿着破烂,没有牙牌路引,反倒被数家店铺的掌柜、佣人像轰苍蝇似的赶了出去。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多了几处青紫,也不算毫无收获。
    第三天,整整两日粒米未进,腹中早已空空如也的李易终于认清了现实,并迅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
    乞丐。
    这是一个门槛极低,几乎不需要任何工作经验就能入职的古老行业。
    更重要的是,在入职第一天,要到第一碗饭后,李易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个进度条。
    【职业:乞丐】
    【进度:1/100】
    虽然仅仅只有两条简短的信息提示,但是却给了李易极大的鼓舞。
    也就是从那一日起,李易成为了俞阳城里最努力、最勤奋的乞丐!
    只要不宵禁,俞阳城里就会有他要饭的身影。
    哪怕是下雨天,他也会躲在街角屋檐下,朝着行色匆匆的人们投去期冀的目光。
    ...
    走出院子,穿过宰牲亭,李易趿拉着露着脚趾的破鞋,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巷口。
    巷口外面,就是热闹的街市。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站在巷口可以清晰听到外面街市上的叫卖声。
    那些贩夫走卒无比勤快,往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比寻常的乞丐要辛劳的多。
    不过这并不代表所有的乞丐都是好逸恶劳的懒人。
    相反,这里大多数的乞丐都是迫于世道,没奈何下才放弃了尊严,选择俯首乞食。
    宣成十五年,大魏外有边患,内有妖灾,平地之下,又有包藏祸心之辈立教成伍,居心叵测,意图动摇国之根本。
    在这样暗潮汹涌的世道里,能活命就已不易,哪还顾得上尊严?
    需知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抱着木制的小饭盆,李易颇有职业操守的沿着街边恭着身子行走,尽量让自己的行为举止贴合乞丐的卑微形象。
    “包子!刚出炉的包子!”
    街头有穿着窄袖粗葛袄的贩子站在一担用白布包裹的箩筐前,一边叫喊,一边巡视。
    “去去!滚一边要饭去!”
    身材有些臃肿的包子贩满脸凶恶的瞪着李易,似乎只是从他旁边路过,都会脏了他的笼屉。
    李易停下脚步,目光在包子贩粗壮的手臂上停顿一下后,果断选择绕行。
    像他这样没有牙牌,也没有路引的乞丐,在这里被打不仅不会被同情,反而很可能会被衙役赶出城去,成为和野狗争食的拾荒者。
    绕到对面街边,李易寻了个不是那么碍眼的地方,然后放下饭盆,蹲在地上开始营业。
    在从事乞讨的三个月里,李易早已放弃了遇到大客户的臆想。
    现在一整天里,能有八九文钱入账,或者讨到的饭食够他一天所用,他就已经知足了。
    ...
    深秋的早晨,凉意已经入肉,李易只是蹲了一会儿,就缩紧了脖子。
    不多时,又有卖包子的贩子挑着担子从远处走来。
    李易认得这个包子贩。
    在这条街上,总共有两个卖包子的,一个是方才那个对乞丐有明显歧视的小贩。
    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总是笑呵呵的老头。
    老头姓胡,卖包子从不看人下碟,就算是脏的不像话的乞丐,只要给钱,他也会卖。
    “呦呵,今儿又起这么早!”
    胡老头经过李易身边时停下脚步,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
    “做正经生意的哪个不早起,我这做无本生意又怎么能偷懒。”
    李易抄着袖子,一边闻着强塞进鼻子里的包子香味,一边笑着回应。
    听到李易的话,胡老头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没听说过要饭也是门生意的!”
    说话间,胡老头放下担子,麻利的用长筷从笼屉里夹了一个大包子。
    “别,我最近手头紧!”李易见状连忙摆手。
    胡老头仿若未闻,迅速将包子放到了李易面前的饭盆里。
    “不妨事,等你要到了钱,再给我不迟。”
    说罢,胡老头挑起担子,耸着肩,迈着颇有韵律的步子走向远处。
    原地,李易捧着饭盆,看着里面热腾腾的大包子,觉得天气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
    吃完半个包子,将另一半包子藏到怀里后,李易看向脑海中的进度条,愣了一瞬。
    【职业:乞丐】
    【进度:95/100】
    进度条似乎又涨了一点。
    “这老头...”
    李易转头望向胡老头离去的方向,心头微热。
    此时街上行人渐多,频有人影从李易身前走过,不过却再没有人肯低头看他一眼。
    又过了半个时辰,李易看向空无一物的饭盆,心思微动。
    若不然厚着脸皮喊上几声?
    想着即将圆满的进度条,李易心一摁,抬起了头。
    轻咳两声,李易稍作沉吟,随即压抑着喉咙,有些生疏的开了口。
    “好心嘞,福心嘞...可怜可怜我这个小乞丐呀......”
    慢慢的,李易似乎找到了感觉,音调也逐渐开始拔高。
    此时,两枚铜钱跌入盆中的清越响声打断了他的吟唱。
    “多谢多谢,好人一生平安!”
    “大哥慢走!”
    将两枚铜钱收入怀中,李易再度感叹生存不易。
    原本李易还打算把讨来的钱攒起来,然后去买一份牙牌或者路引,但问题是他根本就攒不到钱!
    如今一个面饼要两文钱,一碗素面要十文,而他一天能讨到十文钱都是生意好的时候。
    “老乞丐说买一份牙牌要二两银子,一两银子现在值一千二百文,我一天攒两文的话,只需要...”
    李易面容一僵,刚被包子暖热的心又变的洼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