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乞运亨通
    绚烂的阳光铺洒在纵横交错的街道上,驱散了清晨的凉意。
    南门街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三个乞丐正在交谈。
    “易哥儿,我打算买张草席,你说我是买灯草席好,还是兰草席好?”
    “现在买草席?”
    李易看向在他左侧蹲着的老乞丐,不解道:“天越来越冷了,买草席做什么?”
    在李易右手边,小乞丐张元笑嘻嘻道:“就是,草席又不能吃,有买草席的钱还不如买一斤猪头肉下酒吃!”
    老乞丐陈大富笑骂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闻过酒味吗,还下酒!”
    和张元笑闹了一阵后,陈大富叹了口气道:“我年纪大了,身子骨越来越差,今年冬天未必熬的过去,到时候总得有个存身的地方。棺材我买不起,也只能将就着买个草席...”
    嘻嘻哈哈的张元神情一滞,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堵在心里面,鼻头莫名发酸。
    一旁,李易沉默片刻,说道:“草席太薄,容易生虫还容易烂,柳丁街那边有卖竹席的,质地比草席好的多。”
    “另外草席寓意也不好,下辈子投胎还是草民,倒不如竹席,节节高升,下辈子封侯拜相。”
    “......”
    陈大富沉吟片刻,深以为然道:“有道理,那就买竹席吧!”
    似乎是刚才的话题太过沉重,三个人都有些沉默。
    此时,老青小三个年龄阶层的苦命人蹲在街角,目光整齐的看着街道上粼粼而行的车马以及川流不息的行人,思绪飘摇。
    忽然,一个头戴簪插,穿着宽袖对襟薄袄的妇人径直朝他们走来。
    李易三人眼前明显一亮,就仿佛是一窝嗷嗷待哺的幼鸟,期待的看着手掏荷包的妇人。
    “叮啷啷——”
    铜钱落进陶罐里的声音响起,李易和陈大富均侧目看向小乞丐张元。
    妇人的善心比较专一,只把铜钱给了张元,李易和陈大富分文未得。
    “这地方不暖和,我换个地方。”
    陈大富看了眼体型瘦小,明显更惹人怜悯的张元,果断选择转移阵地。
    老乞丐离开后不久,又有一个好心人朝着张元的陶罐里丟了两枚铜钱。
    “......”
    李易看着身前空落落的饭盆,颇觉无奈。
    “这里有点闷,我也去别处转转。”
    说罢,李易刚要起身离开,却感觉胳膊一紧。
    转过头,就见一只脏乎乎的小手正抓着他的衣袖。
    “李哥,别走!”
    张元瞥了眼对面街角,然后又重新看向李易,目光中带着乞求。
    李易顺着张元的目光看向对面街角,就看到有几个陌生的乞丐正盯着他所在的方向观望。
    李易眉头皱起,刚站起的身子又蹲了回去。
    “他们是哪里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听到李易问话,张元咬牙切齿道:“是北门街那帮混蛋,前几日我在北门街时,被他们抢过一次,没想到他们又找了过来!”
    李易看了张元一眼,好奇道:“你一个小孩子,一天能讨几个钱,能让他们从北门街大老远的跑过来找你?”
    “他们就是过来找我的!”
    张元脸色涨红,神情颇为激动。
    李易察觉不对,皱眉问道:“你跟我老实说,到底和他们有什么过节?你要是不说实话,可别指望我帮你!”
    张元犹豫片刻,这才解释道:“前几日有贵人赏了我一些吃的,还有几粒碎银,但是都被他们抢了去...”
    碎银?李易登时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有些乞丐为了几枚铜钱都能大打出手,更何况是白花花的碎银!
    此时李易再看向那些陌生乞丐,却看到他们个个面露不善,身上拿着的防狗棍子也都成了抢钱用的凶器。
    同是要饭人,相煎何太急!
    李易看着明目张胆的盯梢,却又不直接动手的陌生乞丐,隐约明白了他们的目的。
    这些人要么是想等张元要够了钱,再一口吞掉,要么就是在等他离开。
    “李哥,这钱你拿去买面饼吃。”张元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咬牙从自己的陶罐里取出两枚铜钱,放到了李易的饭盆里。
    李易眉头皱起,刚想说话,却发现脑海中的进度条再度增长了一些。
    虽然很微小,但他却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进度条的涨幅。
    “???”
    什么意思,他难不成已经沦落到要被未成年乞丐施舍的地步了?
    李易感觉有被冒犯到。
    “你李哥是欠面饼吃的人吗!”
    将两枚铜钱收入囊中,李易表情很是严肃道:“下次不许这样了!”
    见李易收下铜钱,张元紧绷的心弦微松。
    “李哥想怎么对付他们?”
    “对付?”
    李易看向对自己明显期望过高的小乞丐,幽幽道:“你想让我怎么对付,是打得他们满地找牙,还是骂得他们无地自容?”
    “当然是满地找牙!”
    张元恶狠狠的挥舞一下自己的拳头,不过当看到李易面无表情的样子后,他又缩了下脖子,改口道:“其实骂他们一顿也可以...”
    李易依然面无表情。
    “那个,只要不被他们欺负就行。”张元试探性的看向李易。
    这次李易终于露出了孺子可教的笑容。
    两枚铜钱,还不值当去拼命。
    他不曾习武,也没有强健的体格,能带着张元安全转移就不错了,若想伸张正义与四五个人硬刚,那纯粹是嫌命长了!
    李易对南门街的环境还算熟悉,简单观察下四周后,便有了决断。
    “跟我来!”
    李易不慌不忙的收起饭盆,领着张元,一路沿着街边走走停停,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乞讨地点。
    当两人从街头挪到临近街中央时,那些来自北门街的乞丐也从街对面一路跟了过来。
    蹲在一家药铺的墙檐下,李易装作毫无所觉的样子,目光始终盯着来往的车马行人。
    “脆梨,又脆又甜的脆梨!”
    “糖葫芦,冰糖葫芦,六文钱一串,十文钱两串!”
    终于,在看到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后,李易瞬间打起了精神。
    那是一辆被衙役拱卫着的马车,车厢的四面皆由丝绸装裹,就连窗牖也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
    虽然无法看到车内的景象,也不知里面坐的是什么人,但看这架势,明显非富即贵。
    李易站起身子,身体紧靠在药铺旁边的墙檐下,而在墙檐数步之外,就是一处有名的街巷入口。
    那条巷子名叫十里巷,里面四通八达,不仅有藏匿其中的酒家,也有不知名的小面馆,或是价格亲民的风尘女子......
    在李易站起身子的时候,有衙役护送的马车刚好驶到街道中央。
    “张元,走!”
    李易揣着饭盆,借着马车的威慑,快步拐进了十里巷。
    此时街对面,四个心怀不轨的叫花子等着官车驶过后,便立马像四条野狗般,冲进了十里巷内。
    刚到巷内奔走不远,四个叫花子不约而同的收住脚步。
    在他们面前,又有三条岔口通往不同的方向......
    一盏茶后,东北方向。
    通往街市的巷口突然窜出两道身影。
    张元双手撑着膝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往回看:“他们没追来吧?”
    “没!”因为刚奔跑完的缘故,此时李易挺直的鼻子上缀满虚汗,如银笔勾勒的薄唇也泛着一层干白之色,若是除去破烂的衣衫,换上锦衣,倒像是一个刚从风月场所里走出的虚弱公子。
    喘了会儿气,李易顺着熟悉的街道,来到了一处井亭里。
    打了半盆水咕咚咕咚灌下几口,清凉的井水瞬间将喉咙里的灼燥感淹没。
    “张元,以后你要小心些,实在不行就去找崔老二,让他替你做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乞丐也不例外。
    府城里拉帮结派抱团取暖的乞丐不在少数,据李易所知的就有三处。
    一处是他和陈大富加入的乞丐群体,通常在南门街和柳丁街附近进行乞讨,领头人就叫崔老二。
    还有一处是在烟花巷、长灯街里,这一处也是府城里势力最大的一个乞丐群体。
    至于最后一处,就是北门街的那些乞丐了。
    听到李易的建议,张元扁了扁嘴,目光中带着乞丐特有的乞怜,弱弱问道:“我可以找你吗?”
    正用井水拍打面庞的李易停下动作,在看到张元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后,他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有好事可以找我,麻烦事就不必了!”
    “......”
    见张元一脸失落的模样,李易又补充了一句:“只要不是太麻烦,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李易改口,张元难掩心中的喜悦,眸子中也绽放出了亮光。
    洗完脸,李易抬头看了眼天色,然后又看向身旁的小乞丐,问道:“你饿不饿?”
    张元闻言眨了眨眼,然后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了一张面饼。
    “给你吃。”
    巴掌大的面饼被张元撕作两半,明显更大的那一半被他递了出去。
    看着满眼期待,没有丝毫不舍情绪的小乞丐,李易犹豫片刻,最终接过了那半张面饼。
    “我这里还有半个包子,也给你一半。”
    说着,李易取出早上吃剩的半个包子,掰了一半递给了张元。
    吃着面饼包子,就着沁凉的井水,李易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多少有点丢穿越者的脸了。
    吃个三四分饱后,李易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一截树皮,然后掰掉指甲盖大小,丢进嘴里开始咀嚼。
    苦楝皮特有的苦涩味道经过唾液分解,钻入喉咙,李易的眉头也随之皱成一团。
    “李大哥,你在吃什么?”
    “树皮。”李易艰难的嚼着树皮,解释道:“喝了生水肚子里可能会生虫,嚼一些楝树皮,可以治虫。”
    “你要不要来一口?”
    不多时,瞧着拿井水不停漱口的小乞丐,李易无奈摇头。
    ......
    正午时分,热气上升。
    吃完午饭后,张元带着李易一路绕行,最后来到了一条短巷内。
    “李大哥,就是这里,前几日给我银子的就是这里面的人。那人说以后我还可以来这里寻她,只要过来,就会给我拿点心吃...”
    李易抬头看向身前的仪门。
    仪门之上,两角飞檐微翘,两边的墙上则是排列整齐的青色瓦顶。
    虽不是大户府宅,却也不是普通人家。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元嘿嘿一笑,说道:“前两日大雨,我找避雨的地方,无意间发现了这处好地方,还在房檐下躲了一夜,之后就遇到了送我银子的贵人。”
    “李大哥,我们要不要敲门?”
    从没上门乞讨过的李易看了眼进度条,然后又抬头望向身前的仪门。
    上门行乞这种事对于乞丐来说,不过是最基本的操作而已,就连大诗人五柳先生都放下身段上门乞讨过,他又如何做不得?
    轻舒一口气,做完自我鼓舞的李易顿时有了自信,当下便扣响了仪门上的铁环。
    不多时,一门之隔的宅院里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待门打开,一个扎着双螺髻的秀气少女现出身形。
    见到衣衫破烂,头发凌乱的李易后,少女明显吓了一跳。不过当看到李易身旁的小乞丐时,少女又瞬间回过神来。
    仪门外,李易先是拱手作揖,随后有些拘谨道:“那个...女施主,在下可否讨口饭食裹腹,剩饭剩菜什么的都可以。”
    从没上门乞讨过的李易,此时算是切身体会到了昔日五柳先生的感受。
    何谓‘叩门拙言辞’,这就是了。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穿着翠色袄裙的秀气少女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回了宅院。
    “秋儿,外面是什么人?”院子里,坐在树台边,倚靠在一棵桂花树下的妇人看向之前给李易开门的少女,轻声询问。
    “是两个乞丐,有一个还是前两天给夫人唱过祝词的。”
    倚着树发呆的年轻妇人愣了愣神,脑海中隐约响起了小乞丐唱祝词的轻脆声音。
    片刻后,仪门外。
    身穿翠色袄裙,扎着双螺髻的少女拿着两个纸包还有一把碎银,说道:“这是一些吃的还有我家夫人赏你们的碎银,你们一人一份。”
    接过少女分配的食物和银子,李易连忙道谢。
    一旁,张元开始吟唱行善积德必有福报的祝词。
    少女没有留下听,把东西送出后就关上了门,巷子里只剩下张元的歌声,以及李易拍着手掌打节拍的清脆声响。
    祝词唱罢,张元迫不及待取出罐里的碎银,一颗颗的反复清点起来。
    一旁,李易心情也十分愉悦。
    经过这次乞讨,他的职业进度已经达到了临界点,马上就可以满值。
    “李哥,你去哪?”
    走出巷口,张元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去要饭!”
    “啊?怎么还要去要饭?”张元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能理解。
    李易挑眉道:“点心总有吃完的时候,银子也有花光的时候,不能坐吃山空,所以还是得要饭!”
    张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易轻轻拍了拍张元的肩膀,提醒道:“记得把银子藏好,莫叫人再抢了去。”
    闻听此言,张元心生警惕,抱着陶罐的手立马紧了紧,生怕有强人突然出现,抢走他的罐子。
    “李大哥,这么多银子,你打算怎么花?”穿过几条巷子后,警惕性稍减的张元又兴奋起来。
    李易沉吟片刻,说道:“去买身过冬的衣服,再买块牙牌。”
    张元掰着指头算了算,皱着眉头道:“买牙牌做什么,又不能吃,还不如把这些银子留下来买吃的。”
    “......”
    李易摇了摇头,耐心解释道:“牙牌是身份的证明,没有牙牌就是最低等的流民,一旦哪天城里不安稳了,最先倒霉的就是我们。”
    “再者,有了牙牌就能在城里找活干,好处还是很大的。”
    听完李易的解释,张元虽然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认为买牙牌没有买吃的划算。
    ......
    和张元分开后,李易独自一人来到柳丁街上,在路过一家香烛铺时,他看到了正守在铺子旁乞讨的陈大富。
    在街上乞讨需要寻找合适的地点,像卖吃食或者卖脂粉之类的地方,大都是不容许有乞丐在外面乞讨的。
    而像卖香烛、草席、杂货、棺材之类的铺子,通常情况下并不会驱赶逗留在店外的乞丐。
    与香烛店外正在营业的陈大富简单打了个招呼,李易继续往前行去。
    此时柳丁街上的‘好地方’已经被其它乞丐占据,兜兜转转之下,李易最终来到了一家石瓦铺跟前。
    石瓦铺里堆的多是些灰石、砖瓦之类的材料,虽然不太整洁,但却是一处可以要饭的地方。
    蹲在铺子旁边,李易的注意力再度集中在了进度条上。
    【职业:乞丐】
    【职业进度:99/100】
    灰白色的进度条已经快要走到尽头,按李易的猜想,只要将尽头处剩余的发丝般粗细的小缝填满,大概率就会打开未知的大门。
    轻呼一口气,李易的工作情绪空前的高涨!
    石瓦铺不比其它地方,人流量并不大,不过李易并不担心。
    按他以往的经验,加班到宵禁,讨到一两文碎钱还是能做到的。
    再者,就算今日分文没有讨到,怀里的那包点心也足够他两日食用。
    两天的时间,凭借他认真努力的工作态度,就算是老天爷,想来也会感动的丢一个饼子下来吧…
    ...
    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暗,正当李易准备加班加点乞讨时,一道高挑的身影径直朝他走来。
    对方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握着一柄带鞘长剑,到了跟前后便低头看着他。
    容貌俏丽,眉目间藏有英气的女子晃了晃右手拎着的精致布袋,问道:“要桔子不?”
    李易愣了下后,瞬间反应过来。
    “要!”
    女子闻言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便打开布袋,将十几个饱满金黄的桔子尽数倒进了李易的饭盆里。
    “多谢多谢!”
    “女侠慢走!”
    目送青衣女子离开后,李易迅速将思绪收回。
    此时他脑海深处的进度条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职业:乞丐】
    【等级:1】
    【进度1/300】
    【获得职业属性:精神+1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