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江南道,李慕白
    薄纱轻掩,梦烟姑娘于幕帘之后微微欠身,向李易几人道了声失礼。
    “几位公子远道而来,小女子愿抚一曲‘东郎令’,送与几位公子。”
    言罢,薄幕后的曼妙人影开始轻抚琴弦,清越连绵的琴声响起,恰如山间清泉涌向红尘。
    “好!”待曲音回落,听得入神的卢平忍不住赞了一声。
    这花馆头牌姑娘弹的曲子就是不一样,与他以前逛花楼听的曲子相比,高下立判。
    李易微微一笑,抚掌道:“梦烟姑娘曲艺确实不错,比之柳州的花魁,也是不遑多让。”
    “公子谬赞,柳州才子佳人辈出,小女子蒲柳之姿,如何能与之相提并论。”
    李易摇头笑道:“梦烟姑娘不必自轻,我在柳州便时常听闻梦烟姑娘的才名,当初姑娘身着羽仙裳,一舞作罢,使得京城才子刘松青题下精妙之作‘梦仙词’。说起来,这次我等去往京都特意经过此地,也是为了见识一下刘兄口中的梦中仙。”
    关于价值千金的羽仙裳失窃一案,李易早已将卷宗研磨透彻,就连眼前这位梦烟姑娘的‘待客史’,他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
    听到李易提起羽仙裳,帘后女子眼睫轻颤。
    “公子,那羽仙裳已于七日前失窃......”
    未等女子将话说完,李易直接打断道:“姑娘这些话对外人说尚可,又何必欺瞒我等。”
    “公子此言何意?”
    梦烟心中惊疑,目光不自觉看向帘外那道身影,似乎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容。
    李易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问道:“姑娘可知我等为何不直接登船,而是要凭借诗题登船?”
    “不知。”梦烟臻首轻摇。
    李易不急不缓道:“诗会召开之前,我拜访过营安府的徐公子,他曾对我说,只要我做的诗词能让梦烟姑娘喜欢,就可以让梦烟姑娘身着羽仙裳,为我等舞上一曲。”
    “徐公子的话想来做不得假,既然昔日刘松青都能得见姑娘起舞,我等自然也不愿低他一头。”
    幕帘后,梦烟沉默片刻,开口道:“此事小女子做不得主,需要问过二公子才能决定。”
    此时李易已然听明白了这位花魁的弦外之意。
    没有直接否认,那便是知晓羽仙裳下落,甚至有可能宝衣就在这位花魁或者那位二公子手中。
    李易不动声色道:“姑娘不必去麻烦二公子,左右不过是轻舞一曲罢了,只要姑娘让我等不虚此行,事后在下必然会为姑娘做一首不弱于刘松青的美人词。”
    花魁虽然意动,但还是摇头道:“公子,非是妾身不愿,而是羽仙裳此时不在画舫之上,若公子不弃,可等游船结束后去往云厢馆,届时妾身自会满足公子。”
    “梦烟姑娘所言可否属实?”
    李易不知何时已经站起。
    帘后,名叫梦烟的花魁尚未发觉不对,仍轻声软语道:“自然属实。”
    “那好,待游船结束后,我便在云厢馆静候佳人。”
    一行人下了二楼,卢平啧啧称奇道:“还是你小子有办法,三言两语就套出了那花魁的话。”
    李易摇头道:“不是我轻易套出了她的话,而是她有求于我。”
    “过不了多久就是重新竞选花魁的时候,她若落选,羽仙裳也将落入他人之手。但要是有我们这几个来自江南的才子来给她做一首好诗词,那她今年获胜可能就会很大。”
    李易轻笑道:“毕竟当初这位梦烟姑娘就是因为一首美人词,才压过了听兰院的才女扶摇,成为连任两年的花魁...”
    卢平闻言点头道:“那我们先去云厢馆等着?”
    “不!”李易摇了摇头,“仅靠我们一面之词,恐会生变,得想办法彻底让这位花魁相信我们,如此才有把握见到羽仙裳。”
    “行,我和老赵都听你的!”
    一旁,谢婵摸了摸怀中用布包裹的剑。
    ......
    一楼大厅,此时戏台上抚琴的伶人已经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来自春风楼的红倌人。
    台下,李易瞅着那位突然正经的红倌人,一时险些没认出来。
    旁边,赵宏揶揄道:“是春风楼的花娘。”
    “这些小娘子就会装相,人前跟个大家闺秀似的,人后么...”卢平嘿嘿一笑,伸手拍了拍李易的肩膀。
    李易轻咳一声,使了个眼色。
    卢平顺着李易目光看去,就见铁印谢婵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卢平僵硬一笑,乖乖闭上嘴巴,抬头看向了台上。
    此时身着绯色烟笼裙的花娘正在讲解诗题。
    “昔日有庆冉公以诗示情,终求得才女秦澜倾心,两者诗琴和鸣,成就了一段佳话......
    今日便是以“情”字为题。”
    看台上,营安府二公子徐云峰笑吟吟道:“苏兄,说起来我那三弟给令姐也做了好几首吐露爱意的诗词,不知令姐可有听闻?”
    苏修谨讥笑道:“那些下作诗还是让三公子留给你家嫂嫂吧!”
    徐云峰闻言眼睛微眯,笑容瞬间凝固。
    “你有种再说一次!”
    苏修谨冷笑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家大哥刚入京不久,你家三弟便把自家大哥新纳的妻妾逼出了营安府,此事谁不知晓?”
    徐云峰忽然哈哈大笑。
    “我当是什么事,一个妾室而已,我大哥都不在乎,你生哪门子气?莫不是你看上了我那嫂嫂?”
    见苏修谨不予理睬,徐云峰继续道:“苏兄,我家三弟虽然风流了些,但哪个书生不是如此?”
    “这样,只要令姐能够入我府门,我必然让他收敛一些,苏兄觉得如何?”
    苏修谨深吸一口气,再次劝道:“徐兄,我那姐姐性情偏执,并无什么出挑之处,三公子又何必纠着不放?”
    苏修谨来时曾被苏文山百般叮嘱,要想办法让营安府偃旗息鼓,可眼下看来,营安府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弃的念头。
    “苏兄,我父亲三次上门说和,你家三次相拒,若此事不成,我营安府的脸面该往何处安放?”
    苏修谨闻言恼羞成怒道:“这便是你们捏造假案,想把我苏家逼出太康府的理由?”
    徐云峰笑吟吟道:“假案,什么假案?你爹过不了外察,是你爹的问题,关我徐家什么事?”
    在两人争论间,台下已有人做出诗词递交到了采诗官手里。
    “两位公子可做出了诗词?”
    苏修谨收拢思绪,摇头道:“今日状态不佳,做不来诗词。”
    看台某处,李易坐在席间,有专门服务客人的小厮开始为他研墨。
    今日诗会如此热闹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有采诗官巡游至此。
    采诗官官居四品,职责以巡游各地,采集民间诗词、歌谣为主,同时也兼带体察民俗风情、政治得失。
    有采诗官在场,也是一件好事,起码那些‘风流子’会收敛一些,不至于做出什么下作的诗词来。
    思索着关于‘情’的诗词,李易斟酌片刻,最终确定了一首词。
    抬笔蘸墨,李易开始书写。
    旁边,卢平赵宏想要凑过去观瞻,却终究没有靠近。盖因那位铁印已经占据了最佳的观看位置。
    淡淡的梅兰香气传入鼻腔,李易下意识顿笔抬头,就看见抱着布条包裹的谢婵正微微前倾着身子,盯着他写的诗词。
    察觉到李易目光,谢婵俏面微红,以为是自己打扰到了对方,连忙直起身子,并往旁边挪了一步。
    李易收回目光,继续提笔书写。
    稍顷,写完诗词的李易正要起身提交诗词,却发现谢婵不知何时又凑到了跟前。
    “写的怎样?”李易吹了吹纸上的墨,问道。
    谢婵闻言点了点头,中肯道:“不错。”
    顿了顿,谢婵接着道:“还没写名字。”
    “差点忘了!还是大才子心思缜密。”
    重新提笔,李易思忖片刻,在诗末写下了一行小字——
    柳州,江南道,第四才子李慕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