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抱歉,我是捕快
    书生才子多爱诗情风月,尤其是对于那些经常流连烟花之地,自诩风流的文人来说,更是如此。
    不过不论文采有多好,到最后都少不了要返璞归真,行那露水欢愉。
    这一点书生才子与其他人并无不同,毕竟大家都是独角兽,谁也不比谁多些什么。
    台上,身姿婀娜的花娘摊开手中宣纸,逐字逐句念着风流才子们的诗作。
    台下,采诗官执笔凝听,当听到不错的诗句时,他才会落笔抄录。
    “秋风衔暮事如霜,空樽对月寄相思……”花娘柔声念罢,说道:“这首诗是赵新台赵公子所作。”
    采诗官听完轻轻摇头,显然对这首诗并不满意。
    不过他并不觉得白来,毕竟能够采下一二首中规中矩的诗,也算是一种收获。
    再有,能见识到此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各色佳人的风采,亦是幸事。
    二楼,面遮轻纱的梦烟姑娘抿了抿薄唇,之前见识过江南才子的诗词后,再听这些诗词便已经难以入耳。
    此时,继续往下念诗的花娘忽然顿了顿。
    眸中闪过一抹惊艳,花娘凝神默念一遍后,方才清声诵读:“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上阙念罢,场中窸窣嘈杂之声顿时一清。
    仅是短短几句,就仿佛看到有彩云在空中幻化,天上的流星也彼此传递着相思的愁怨。
    而此时能够在秋风白露的时节相会,便已胜过世间的一切。
    采诗官坐直身子,仔细咀嚼着其中韵味。
    不过没等他细品,台上红倌人却已开始诵念下半阙。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饶是已经看过一遍的谢婵,此时也忍不住晃了神。
    少女哪个不怀春,这样的诗词却是最能触动藏在心底的嫩芽。
    “这词,当真绝妙!”苏修瑾惊叹连连。
    没想到今天晚上事没办成,倒是听到了一首不虚此行的好词!
    苏修瑾布满阴霾的心情稍稍好转。
    此时看台上,采诗官迫不及待道:“姑娘可知此词是何人所作?”
    负责念诵诗词的红倌人看向落款,而后眨了眨眼眸,说道:“这首词是来自柳州江南道的第四才子李慕白所作。”
    江南道?柳州有这个地方吗?
    走南闯北堪称博闻广记的采诗官皱起了眉头。
    这第四才子李慕白的名头也有点耳生啊!
    柳州除了那两位才子和那位才女比较出名外,何时又多了这么一个人物?
    采诗官虽有千般念头,却还是将其强行压下。
    当今之际,只要能找到那位江南道的才子,一切就都会明了。
    此时,画舫外。
    李易冲摆渡的艄公挥了挥手,后者见状连忙撑着乌篷船驶向画舫。
    在李易身旁,赵宏忍不住问道:“咱们就这样走了,那花魁还会赴约吗?”
    李易笑道:“现在应该是那位花魁在担心我们会不会赴约。”
    赵宏不明所以,一旁的卢平则沉吟道:“寻安这是要以退为进,提前离开画舫,让那花魁先着急。”
    李易笑了笑,没有否认。
    其实即便今晚那位花魁没有赴约,他们的任务也算完成。
    毕竟苏文山交代的只是让他们探查宝衣失窃案的虚实,并未说过要追回宝衣…
    除此以外,他之所以提前离开画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还有兼职要做,没太多工夫耗在诗会上。
    到了岸边,听到李易要去打更时,卢平笑道:“这样,我陪你一起去打更,如何?”
    “说起来我还没打过更,正好跟着你见识见识。”
    李易摇头道:“打更是个枯燥活,哪有什么可见识的地方!”
    “今日城内好不容易没有宵禁,正是热闹的时候。你们只管去耍就是,不必迁就我。”
    见李易下定了决心,卢平便没再说什么。
    目送李易匆匆离去,卢平忍不住道:“也不知李兄弟到底怎么想的,更夫月俸不过二钱碎银,就够个茶钱,何必如此当回事。”
    一旁,谢婵若有所思的望着李易离开的方向。
    可能是以前当乞丐穷怕了吧……
    …
    回到同悦酒楼,伙计赵石正在打包饭菜。
    自从某个伙计入职酒楼以来,他和几位厨子就变得不再悠闲。
    虽然他们没有因此怨声载道,但也会时常怀念起以前能摸鱼的时侯。
    正当赵石走神时,大堂门外突然闯进了一道气喘吁吁的身影。
    “李二?”
    吓了一激灵的赵石定睛看去,就见到手持一把折扇的罪魁祸首正在剧烈喘息。
    此时李易强行稳住呼吸,有些急切道:“你去休息,酒菜交给我来送!”
    说罢,李易又一路奔行到后院房舍,取了打更的铜锣和锣槌。
    时间紧迫,问清送餐地点后,李易便马不停蹄的离开了酒楼。
    原地,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似是一阵风的李易,赵石忍不住摇了摇头。
    若李易没有兼职做捕快,他高低也要提点对方几句。
    你不当人可以,但能不能别带上我们?
    赵石有种预感,即便哪天李易不干了,酒楼里的夜送服务也不会取消。
    毕竟在贪财的掌柜眼里,那些都是白花花的进项!
    ……
    夜半时分,李易重新来到了梨水河畔。
    “船家,梦烟姑娘可曾上岸?”
    撑船的艄公认得李易四人,当即便笑着回道:“梦烟姑娘已经上岸,公子可去云厢馆与之相会。”
    对于这种公子姑娘间的露水情缘,老艄公早已司空见惯,毕竟在他乌篷船里忍不住动手动脚的都有,人家在馆里相会又有什么不可?
    向艄公道过谢,四人径直往云厢馆行去。
    “等下若是情况不对,还请谢铁印出手相助。”
    对于这位衙门的‘吉祥物’,李易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
    云厢馆,梦仙小阁。
    拿着刚誊写好的鹊桥仙,梦烟轻咬唇角,眸光甚是复杂。
    若她今日上画舫时带着羽仙裳,是不是这一首诗词就会变成为她所写…
    放下宣纸,梦烟低头看向自己身上刚刚替换的宝衣。
    烟岚飘雪带,云宫不夜锦,那本该是一件由仙子穿的宝衣。
    伸手抚摸着做工极为精致的霓裳,梦烟恍惚觉得她便是那坠落凡尘的仙子…
    “小姐,李公子求见。”
    正当梦烟出神之际,贴身丫鬟忽然来报。
    “李公子?可是画舫之上做出鹊桥仙的李公子?”
    见丫鬟点头,心跳加剧的梦烟连忙道:“快请他进来!”
    趁着丫鬟前去相请的工夫,梦烟伸手整理了下发梢和衣襟,直到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后,才屏息凝神,静静等待着那位公子进来。
    阁门外,李易让卢平赵宏盯着外面动静,他则和谢婵一起来到了此间花魁的闺房内。
    烛光摇曳,用来遮挡内室的幕帘早已掀开,在幕帘后,一道曼妙如仙的身影正静静伫立。
    梦烟微微欠身,轻声道:“妾身应公子之约,已等待多时。”
    李易打量着对方身上质感轻盈欲飞,却又有锦绣之态的霓裳,心头微动。
    梦烟察觉到了李易毫不避讳的目光,当即便有些娇羞道:“公子……妾身这身便是羽仙裳,若公子不弃,妾身愿为公子舞一曲‘云间月’。”
    李易坐在客桌旁,微笑道:“姑娘安心起舞便是,这一曲,我会好好观赏。”
    谢婵坐在另一侧,在观看梦烟起舞的同时,还不忘捏起桌上果盘里的葡萄,一颗颗的往嘴里送。
    稍顷,欣赏完毕的李易站起身来。
    “既然舞已作完,那便请梦烟姑娘随我去衙门一趟。”
    不远处,跳完舞的梦烟有些呆萌道:“请我去衙门,何意?”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这位花魁傻乎乎的模样,李易心中竟然有了些微的负罪感……
    轻呼一口气,李易认真的看着对方。
    “抱歉,我是捕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