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变故
    夜巡与日巡并无太大区别,快班捕快分两班,轮流巡街,一班负责上半夜,另一班则负责下半夜。
    “刚烧好的饭菜,大家趁热吃。”
    李易将食盒放到街边,几个同僚就地开始用餐。
    饭菜是李易让同悦酒楼厨子加班做的。
    若是寻常伙计半夜扰人清梦,厨子大抵是要埋怨几句,甚至会直接拒绝。
    但奈何对方不只是伙计,还是披着官皮的捕快。
    面对这种情况,向来从善如流的厨子不仅没有拒绝,反而多做了几道菜,以防巡夜的差爷们吃不够,再杀他个回马枪。
    等到整时,李易在柳丁街与孙成会面,顺道完成了打更工作。
    子时过半,捕快开始交班。
    李易目光扫过众人,最后朝其中一个捕快招了招手。
    “林兄,听说你刚成亲,应该多在家陪着嫂子才是,后半夜巡街的活,不如就交给我吧。”
    “这怎么好意思......”
    “诶,大家都是兄弟,不必见外,就这么定了,你快回家去,莫让嫂子等急了。”
    ......
    翌日,北城门外。
    皂班左右开道,苏文山、崔怀等文官于城门洞外静候。
    李易、卢平等捕快则持刀跟随。
    今天是都察院监察御史莅临之日,据铺长房的驿卒打探,御史车架已经到了外城,距离内城不过十里之遥。
    众人正翘首等待间,城内又有车马驶出。
    苏文山转头看去,眉头微皱。
    是营安候的车马。
    李易所处位置离苏文山不远,凭借敏锐的听觉,他能清楚听到两人的谈话。
    对于营安候和苏文山的矛盾,他多少知道一些,此时见到两人好似亲兄弟一般就差拜把子的热切模样,李易多少感觉有些荒诞。
    一柱香后,有数十人组成的官驾仪仗队,从外城走来。
    仪仗两侧,随从鸣锣开道,举官衔牌。
    苏文山与徐睿停止交谈,理了理衣襟后,方才迈步出迎。
    仪仗前,一辆插着官旗的马车缓缓驶出,众人目光随之挪移。
    等马车停下,苏文山拱手相迎。
    “下官苏文山,恭迎御史大驾。”
    车帘掀起,众人屏息凝神。
    下一刻,一个身穿花袍,黑眼圈稍显厚重的青年从车厢里露出身形。
    “我不是御史,御史大人两日前已经微服入城......”
    苏文山闻言眼皮一抖。
    旁边,徐睿心中同样惊愕。
    两人都没想到这位监察御史会来这招。
    ......
    府衙。
    一位身穿常服的中年文士,正站在堂前与留守的衙役交谈。
    等苏文山一行人匆匆赶回衙门后,中年文士这才放过满头大汗的衙役。
    “苏大人,别来无恙。”
    与苏文山打过招呼后,屈景阳目光落在了徐睿身上,“徐侯爷,久违了。”
    一阵寒暄过后,屈景阳只字不提秋察一事,反而问起了苏文山爱女招亲一事。
    “苏大人,本官听闻你近日要为爱女择选佳婿,不知可有此事?”
    苏文山无奈道:“确有此事,小女年纪已然不小,若再不成婚,多少有些不合礼法。”
    一旁,徐睿笑道:“此乃好事,明日谯楼选婿,御史大人不妨一同前去观礼,也正好见识一下我太康城的风土人情。”
    屈景阳欣然应下。
    苏文山瞥了眼多管闲事的徐睿,心中虽然不喜,却也不好开口拒绝。
    “御史大人,这半年的卷宗文书下官已经命人整理妥当,随时都可以检阅。”
    “不急,这次我来太康不止为秋察,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其他事?”
    屈景阳笑了笑,没有过多解释。
    ......
    第二日,东门外。
    屈景阳站在城头,遥遥看向烟火气息浓郁的外城。
    “太康虽不比京都繁华,却也是富庶之地。”
    苏文山闻言点头道:“太康往南五十里就是沧江,贯通南北漕运,说起来,漕运诸事徐侯爷却是比我还要通晓。”
    徐睿拢着袖子,含蓄一笑:“谈不上通晓,只不过是以前配合总督大人管理了几年漕运,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忘的差不多了!”
    几人说话间,不远处红绸帷幕遮掩的谯楼上,已经敲响了喜鼓。
    李易与崔怀、王剑春两人站在苏文山身后作陪,铁印谢婵与卢平等人则去了谯楼底下维持秩序。
    瞧着飘带飞扬的谯楼,以及门楼下聚集的人群,李易心中不禁为苏文山以及那位苏家千金捏了把汗。
    徐家三公子对苏家千金的念想,他早有耳闻。
    而徐家与苏家又多有矛盾,这要是绣球被徐家三公子抢到了,苏家上下不得难受死?
    凑到城垛前,李易探头观望,果然看见人群中有个‘鹤立鸡群’的公子哥正占据着最佳位置翘首以待。
    李易能想象得到,但凡绣球落下,底下的这群人怕不是得抢成一锅粥!
    目光梭巡,待看到人群中的一道人影时,李易愣了愣神。
    只见之前还在维持秩序的谢婵,不知何时已经混进了人群当中,看架势似乎也想参与一下。
    不多时,六道鼓落,谯楼上的锦帘被掀开,一双捧着绯色绣球的纤白素手伸了出来。
    城门上,苏文山早已伏在墙跺上,上半身几乎要溢出城墙。
    身为人父,对女儿的终身大事他不可能不关心。
    东风拂过,绣球自谯楼之上飞落,追在绣球后面的两缕彩色飘带像是并肩齐飞的比翼鸟,带着楼中女子的情思,寻向人群。
    李易抻着脖子,目光追着绣球,想看看究竟是哪个走了狗屎运的男人能接到绣球。
    在他眼里,接到绣球的意义不仅仅是抱得美人归,更重要的是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不用再为生计发愁。
    若不是还得当值,他说什么也要下去参与一下。
    谯楼下,有兴奋至极的叫喊声响起:
    “落了落了!小娘子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
    “……”
    众人闻声侧目,徐睿嘴角微抽,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人群中,谢婵望着即将飞落的绣球,正要有所动作时,却忽然脸色一变。
    “小心!”
    话音未落,一蓬妖异的乌光伴随着震天轰鸣,响彻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