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两起案子
    乌光腾起的瞬间,屈景阳身边的护卫,那个穿着花袍的青年伸手甩出一面罗盘。
    泛着金属色泽的罗盘像是一把撑开的巨伞,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幕,将整个城门楼笼罩。
    “是极乐教的尸水符!”
    花袍青年低沉的声音响起,众人循着城垛看去,就见无数黑色水汽被光幕抵挡在外,冒着滋滋黑气。
    黑水符是一种极为污秽的邪符,寻常人只要被黑汽沾染,就会罹患瘟病,异教邪徒多用此符残害民众,最后再借助神水符驱除肆虐的瘟病,用来彰显所谓的神迹。
    苏文山面色异常难看,太康城乃是府城,如今却在青天白日之下出现这等劣事,他身为府尹,难逃失察渎职之罪。
    吩咐王剑春去取火油洗刷地面城墙,又命壮班提水防止走水,等一切事宜安排妥当后,苏文山问起了邪符伤人情况。
    “回禀大人,有五人染了邪符,目前正在救治……”
    此时,营安候徐睿忽然问道:“施放邪符的歹徒可曾查到?”
    “未曾查到...”
    一旁,花袍青年收起罗盘,说道:“尸水符是在临近地面时才被激发,想来歹徒就藏在抢夺绣球的人里面。”
    苏文山脸色阴沉,命令道:“今日所有涉案人等,不论何人,全部缉拿回城,接受审查!”
    正在苏文山发号施令的当口,又有差役匆匆赶来。
    “大人,衙门大牢出事了……”
    ……
    府衙。
    李易与崔怀来到了监牢。
    苏文山因邪符一事暂且脱不开身,监牢里的案情只能交由崔怀等人处理。
    刚到牢里,李易目之所及,是地上摆成一排的尸体。
    掌管监牢的司狱此时满头大汗道:“仵作已经查验过尸体,这些犯人身上都有毒蛇咬伤的痕迹,可能是死于意外…”
    崔怀皱眉道:“那蛇呢,可曾抓到?”
    司狱摇头道:“狱卒发现犯人死亡时,蛇已经遁走,并未抓获。”
    整齐摆放的尸体前,李易蹲下身子,用手探了探尸体的温度。
    是热乎的。
    据李易所知,正常人死亡后,在五到十小时内,体温即可降到与周围环境相等的温度。
    而他眼前的几具尸体明显体温高于监牢里的温度。
    问仵作要来验尸记录,李易看了看,并未发现不妥之处。
    “寻安,你怎么看?”崔怀看向李易。
    “总共四具尸体,若是死于意外,一条蛇恐怕做不到。”李易打量了一番牢房,问道:“这些犯人是单独关押的吗?”
    “都是单独关押。”
    “以前牢里有没有闹过蛇?”
    “这个倒不曾留意,不过牢里有耗子,说不定是蛇闻到了耗子味,跑到了牢里。”
    站起身,李易笃定道:“是人为,不是意外!”
    司狱脸色微变。
    “李捕快,话可不能乱说,大牢里戒备森严,里外狱卒狱守均未发现可疑人等。再者,这些人确实死于蛇口,此事仵作已然证实......”
    李易看向司狱,提醒道:“赵司狱身为一狱之长,若有犯人死于意外,免不了有监察失利之责。”
    “可若是有人驱蛇害命,赵司狱或许还能将功补过......”
    闻听此言,赵司狱一改先前口风,言辞灼灼道:“大牢里此前从未闹过蛇患,此事必是歹徒所为!”
    李易点头道:“即是人为,便会有作案动机,赵司狱,还请把这几个犯人的卷宗取来。”
    等赵司狱离开后,李易忽然转头问向崔怀:“崔大人,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
    “香味?”崔怀抽动鼻子,并未察觉。
    李易见状拉着崔怀袖子蹲下,指着地上的尸体道:“大人凑近了闻。”
    “......”
    迫于案情,崔怀只好按耐住心中不适,俯身朝尸体上嗅了嗅。
    “嗯?还真有股子香味。”
    李易吩咐狱卒打开几间关有犯人的牢房,又带着崔怀往这些人身上嗅了嗅。
    这些人身上并无任何香味,有的只是一股馊味。
    在犯人们惊疑不定的目光下,李易开口道:“我曾看在铺长房看过四方地志。在南疆,善于驭蛇驱虫者不在少数,其中驭蛇之术多以气味为引,而这香味,极有可能就是诱蛇杀人之法。”
    重新回到尸体跟前,此时赵司狱已然送来了犯人卷宗。
    四具尸体生前并无关联,所犯罪名也各不相同。
    不过其中一具尸体的身份倒是引起了李易注意。
    “徐记银铺掌柜季福?”
    李易看向其中一具面色乌青肿胀的尸体,若不是看了卷宗,他还真没认出来这是季福。
    正欲收回目光,他却忽然一怔。
    鼻翼翕动,李易仿佛发现了什么,再度俯身对着四具尸体逐一嗅闻。
    心里作用下,每闻一具,他都忍不住想要干呕。
    增强的五感让他的嗅觉极为灵敏。
    看着如此敬业的李易,崔怀与赵司狱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到对方。
    稍顷,李易面色有些难看的站起身。
    “歹徒目标应该是季福!”
    李易接过崔怀递来的茶水,漱了漱口,说道:“几具尸体上,季福身上的异香最为浓厚,而其它尸体上的味道却相差仿佛,这说明案犯对季福格外关注,杀人者的目标,可能就是季福。”
    “赵司狱,除了狱卒,这几日都有谁探访过大牢?”
    “无人探访。”
    李易眉头微皱,问道:“狱卒呢,可有查过?”
    赵司狱抬手抹了把额头的虚汗,说道:“我这就去查!”
    约莫半个时辰后,赵司狱带回了一则新消息。
    昨夜有一个告假狱卒死于家中,是失足而亡。
    等仵作将尸体运回衙门,李易又对狱卒尸体做了一番搜查。
    最终他在对方身上搜到了一只包有香粉的香囊。
    而香粉的味道与大牢尸体上的味道完全一致。
    停尸房里,崔怀面有忧色。
    魏律明文规定,无论洲、府、郡、县,一律都没有处死罪犯的权利。死刑犯只有上报朝廷,经过审批后,地方才有权利进行处斩。
    如今狱卒祸乱司狱,导致犯人无故死去,身为府丞,他和府尹苏文山均难辞其咎。
    更何况如今还正值秋察。
    前有邪符案,后有毒蛇杀人案,若处理不当,明年他恐怕就是县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