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为吾皇尽绵薄之力
    深秋时节,停尸房里更显阴凉,可崔怀的额头上却冒出了一层细汗。
    “李易,你随我一同前去,将此处案情禀告府尹。”
    “大人且慢!”
    喊住已经开始往外走的崔怀,李易谏言道:“卑职觉得当务之急并不是禀报案情,而是应当火速派人去徐记银铺搜查账簿。”
    “搜查账簿?”崔怀一时有些错愕。
    李易抽丝剥茧道:“杀人者必有杀人动机,季福因盗罪入狱。依魏律,盗银逾十两便可处以斩刑。那问题便来了,既然季福已经离死不远,凶手又何必冒着暴露的危机杀害于他?”
    崔怀不是庸人,听到李易的分析后,立马捕捉到了关键所在:“不为财,不为仇,那只可能是……杀人灭口!”
    李易拱手赞道:“大人英明!”
    崔怀眼眸愈发明亮,开始顺着李易的提出的问题继续延伸:“季福是徐记银铺掌柜,若要灭口,最大问题可能就出在银铺生意上……”
    双手猛地拍合,崔怀激动道:“我先带人去银铺查证。李易,你速去将案情告知府尹!”
    ……
    衙门内堂,监察御史无视焦头烂额的苏文山,独自坐在案牍前,拿着太康府近半年整理出的‘政绩薄’逐一翻阅。
    政绩薄涵盖了征税纳粮、灾荒赈济、匪盗缉拿等诸多事宜,甚至还包含了署内考勤、官吏任免等差官文书。
    待看到近月发生的诸多案件后,屈景阳看向苏文山,说道:“苏大人不愧是大理寺出身,一月内竟能连破七起案子,这侦案能力不减当年啊!”
    苏文山闻言放下手中关于邪符案的卷宗,汗颜道:“是下官治理无方,大人此言却是折煞下官了。”
    破案如神不如治下无案,只有路不拾遗才是对一方官员的最高评价。
    面对屈景阳的褒赞,苏文山已然羞愧难当。
    看着老脸通红的苏文山,屈景阳微微摇头,转而问道:“捕快李易和你是什么关系?”
    苏文山愣了愣,试探道:“大人与李易相识?”
    屈景阳摇头道:“不相识,不过我看这些案宗里,这个捕快对侦破案子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闻听此言,苏文山不吝夸赞道:“他是上个月刚入职的捕快,为人机敏,做事勤恳,是个可造之材。”
    两人正谈论间,有衙役来报。
    “大人,快班捕快李易求见。”
    苏文山心中微动。
    “快快让他进来!”
    等衙役转身离开,苏文山看向屈景阳,解释道:“应该是和大牢的案子有关。”
    屈景阳微微颔首,随后拾起功绩册继续翻阅,似乎并不在意此事。
    走进书房,李易扫了眼正俯首查阅卷宗的屈景阳,随后看向苏文山,说道:“启禀大人,毒蛇案已有进展......”
    书房中,李易调理分明的将案子始末,以及发现的种种线索和案件的推演一一道出。
    书案后,屈景阳不知何时已经将手中卷宗放下。
    “做的不错!”苏文山听完,难掩心中赞赏。
    他没想到手下之人办事效率竟如此迅捷,短短半个时辰不到,就整理出了案情脉络。
    李易听到夸赞后,却并没有多么乐观。
    “大人,凶手作案手法非常缜密,若案子真与银铺生意有关,恐怕不会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
    此时,一旁的屈景阳忽然开口道:“如你所讲,凶手借毒蛇杀人,是为了摆脱嫌疑,让人误以为受害者是死于意外。”
    “那他便很可能没有销毁罪证,崔府丞此去银铺查帐,未必就查不到线索。”
    说到此处,屈景阳看向苏文山,问道:“苏大人,若我所记不差,这徐记银铺应该是营安候的产业吧?”
    不等苏文山回答,屈景阳继续道:“半年前,沧江漕运失利,二十万两白银在太康府经转时,仅仅停留三日,就让白蚁啃噬一空。”
    “二十万两白银,至今陛下都想不明白是何种白蚁,竟有如此能耐!”
    “营安候与漕运总督均上奏说,那是修行有成的蚁妖为祸......呵呵,这蚁妖的胃口却是比鹈鹕还大!”
    顿了顿,屈景阳看向眉眼低垂,默不作声的苏文山。
    “苏大人,陛下将你从大理寺调任至太康,其中用意,你应该明白,这件案子......”
    面对屈景阳的询问,苏文山脸色涨红,最后索幸摆烂道:“下官无能,此案半年来未有半点进展,不止如此,下官就连这个府尹,都当的吃力。”
    “屈大人想必已经看过本府案宗,近月来,七件案子里,有五起案子明里暗里都与营安府有关,其中缘由大人心里岂会不明?”
    “今日小女私事,本不该让大人前来观礼,不然这邪符一案未必会发生。还有毒蛇案,那季福本就是......”
    屈景阳抬手打断苏文山充满怨气的话,沉声道:“依苏大人所言,今日这两起案子还要怪本官不成?”
    苏文山眼神里说着那可不,嘴里却从心道:“下官失言,还请大人恕罪。”
    将手中握着的卷宗轻轻放下,屈景阳语气忽然温和起来:
    “苏大人,太上皇已经仙薨,漕运的银子便不该再流向别处,此事是陛下授意,如今天大地大,谁还能大过陛下?”
    “本官可以向你坦言,无论你这半年政绩如何,此案事毕之后,都不会有你半分罪过。”
    苏文山幽幽一叹,冲着屈景阳拱了拱手。
    若无这句承诺,他宁可带着妻女解甲归田。
    颔首一笑,屈景阳转而看向满头大汗的李易,说道:“李易,你很不错,若是你愿意协助苏大人破获此案,本官可向都察院递一纸文书,举荐你到京城谋一份事业,你意下如何?”
    “......”
    李易忽然有些后悔参与这些案子。
    他本以为,这些案子只是营安府在向苏家施压,为的只是两家之间的感情纠葛。
    谁能料到背后竟然会和当今圣上扯上关系...
    苏文山背后如果是皇帝,那营安府背后又站着什么人?
    能让皇帝不敢直接动手的,又会是谁?
    李易露出一个略显牵强的笑容,干巴巴道:“卑职...愿为吾皇尽绵薄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