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案情
    破案缉拿、调查罪证非一人之力可以督办,身为一方大员,只有合理运用身边的人力、物力,才能事半功倍。
    衙门内堂,王剑春、廖永正、卢平三人聚在一处。
    李易站在苏文山身后,眼观鼻鼻观心,静若处子。
    再次旁听一遍漕运大案,李易内心早已麻木。
    既然上司选择接下这个大项目,那身为被上司信任的下属,他自然要一同承受。
    这是身为一个职员的基本素养。
    这年头公家饭碗并不好找,即便找到,想端稳也不容易。
    李易不想半途而废,当捕快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决定,只要进度不圆满、衙门不倒闭,他就会一直干下去!
    面前,听到漕运案子背后牵涉的人物时,王剑春几人的面色瞬息变幻。
    这也是我们能听的?
    书案后,屈景阳站起身,说道:“你们不必有任何担忧,本官会在太康府停留半月,这期间可以给予你们便宜行事之权,还望诸位不留余力,协助本官破获此案。”
    半个月……李易侧目看向屈景阳。
    对方口中的半个月多半就是破案期限,这也是在提醒他们,时间紧迫。
    未时二刻,铁印谢婵、府丞崔怀几乎前后脚进入内堂。
    谢婵默默远离崔怀几步,与其拉开距离。
    王剑春看着好似刚挖完煤的崔怀,忍不住询问:“崔大人,你怎么弄成了这幅样子?”
    摇头苦笑,崔怀看向苏文山,灰头土脸道:“大人,徐记银铺半个时辰前突然走水,下官带人赶到时,银铺账薄已然被烧毁。”
    苏文山眼睛微眯,问道:“银铺掌柜季福的住处可曾查过?”
    崔怀面色微怔。
    苏文山立刻下令道:“王捕头,叫上主簿,你二人即刻去往季福住处搜查!”
    “崔府丞,你先下去沐浴更衣,此事就交给王捕头他们去做吧。”
    目送崔怀离开,苏文山看向谢婵。
    后者上前一步,取出一朵银铸的长寿花。
    在花朵底部,刻有‘极乐’字样。
    此花是谢婵在抢绣球的地方所捡,疑似是施放邪符之人不小心掉落。
    屈景阳看了眼银花,说道:“这是极乐教的圣花,凡是极乐教徒都有分配,与身份令牌别无二致。”
    李易看着那银铸的圣花,暗自咋舌。
    看那银花的份量,足有五两往上,这极乐教这么富的吗?
    想起以前当乞丐时捡到的极乐教宣传手册,李易开口道:“大人,卑职先前捡到过一份有关极乐教的书册,里面有联系极乐教的方法。”
    所谓联系极乐教的方法,其实与李易所知的帮忙砍一刀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致就是拉人入伙,共同宣扬扩大极乐教的影响力。
    作为奖励,极乐教的圣神会赐予信奉者金银等财物。
    李易自然是不信什么圣神的。
    “大人,卑职愿扮作信徒,吸引出极乐教的教徒,如有可能打入他们内部,或许有可能将之一网打尽。”
    一旁,屈景阳摇头道:“一网打尽恐怕不能,极乐教势力颇大,总教设立在南疆,此法最多也只能拔除一处分舵。”
    苏文山思忖片刻,说道:“此事不急,邪符案未必是极乐教所为,凶徒留下这朵银花恐怕是故意为之。”
    “当务之急是处理漕运一案,极乐教的案子可以容后再办。”
    说罢,苏文山从暗匣中取出一份案宗,放在了桌上。
    “这是太康府有关白蚁噬银案的卷宗。李易,你可以看看。”
    一旁,屈景阳笑道:“苏大人,眼下已到用饭时候,不如等用完午膳,再审理此案。”
    苏文山闻言猛然回神。
    书案一侧,李易已经掀开了案宗。
    “两位大人只管去用膳,卑职带有干粮,在这里进食就可以。”
    说话间,李易取下了腰间的布袋,里面有他提前包好的熟肉。
    他早已经养成了一边巡街一边用餐的习惯,随身的布袋里,从来就没有缺过食物。
    这是他当乞丐养成的职业习惯,同时也是他为了更好利用时间所做的自然选择。
    书房里不缺茶水,李易一边用餐,一边研磨卷宗。
    漕运噬银案表面上看并不复杂。
    半年前,沧江之上漕运船队运送二十万两白银去往京都,在运至太康府停留修整时,有铺天盖地的白蚁席卷漕船,仅仅三日,白银便化为乌有。
    前任府尹也因此事被发往边疆,原因是处事不当,玩忽职守。
    按当今圣上所言,便是一把火将船烧了,也不至于让白蚁吃了二十万两的白银。
    李易对此大为赞同。
    弃车保帅,放火烧船一定是最佳最快的解决方案,前任府尹不可能想不到。
    继续往下翻看,李易看到了上任府尹给出的理由——蚁妖凶猛,民壮兵丁无法靠近,此非人之罪过。
    李易眉头皱起。
    他现在大致明白了苏文山为何会无从下手。
    短短一句妖祸便等同于盖棺定论,纵使你有诸多理由,也无法从中辩驳。
    像这种案子,李易想到的唯一侦破办法,就是反向论证。
    只有寻到白银,寻到人证,以此证明白银非白蚁所吞,才能翻案。
    看着卷宗,李易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漕运银子都是官银,而大魏所有官银都有一个相同的特性,那便是不能直接流通于市,必须经过官方银庄或者银铺,熔化成普通银子才能使用。
    “二十万两白银,若想流通各处,唯有全部熔成普通银子。这么大数目,不可能没有丝毫破绽。”
    李易想到了被灭口的季福,同时也想到了徐记银铺被烧毁的帐房。
    “二十万两白银莫不是都被徐记银铺熔成了普通白银?”
    李易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推断,徐记银铺并不是太康府规模最大的银铺,半年内想要悄悄熔掉二十万两白银绝非易事,除非他们提前串通好其它规模较大的银庄,才能做到。
    除此之外,如此多的白银想要流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司银监的人可不是吃干饭的。
    思忖片刻,李易目光落在了桌案上摆放的银色长寿花上。
    一个完整的销银链开始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