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炸酱面的精髓除了炸酱以外,面条也是很关键的。 但家里只有平日里买的很细的挂面,这明显配不上裴池牌炸酱,于是裴驰决定自己和面做面条。 顾昭看了看时间:“我什么都能吃,不挑,就用挂面就行。” “那你随便吃包泡面得了,挑什么炸酱面?”裴驰瞪他一眼,“吃,还是不吃?快说,三……二……” “吃。”顾昭说。 “出去等着。” “好的。” 顾昭洗了澡,把两人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又抽空帮裴驰把床单被罩给换了后,裴驰的面还没做完,这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凌晨很安静,车声人声喧闹声都被隐没,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个小小房子里细细碎碎的那些声音。 顾昭懒懒倚靠在墙上,视线落在厨房里的人身上,很奇怪的感觉,以前的少爷连喝水都要喊保姆,现在的少爷竟然在厨房里给他做炸酱面,有种强烈的切割感,但又意外的很融洽。 裴驰做饭应该归功于他强大的理解能力以及超强的动手能力,但真正做起来因为缺乏经验还是有些生疏的,炸酱时被油崩了两下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炸完酱后另一个锅内的面也煮好了,裴驰拿了碗过来,用筷子往碗里夹面。因为面条太滑,裴驰一个没夹住,两根面条就从筷子上跐溜一下掉到了一旁的案板上。 案板刚刚切过生肉! 裴驰犹豫了两秒便将面夹起来重新放进了碗里,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反正也不是他吃。 将炸好的酱浇在面上,裴驰端着碗转身,吓得差点儿蹦起来:“我去。” 顾昭倚靠那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裴驰瞪他:“把碗摔了看你怎么吃。” “没事儿,掉地上捡起来一样吃。”顾昭说。 裴驰:“……”丫肯定看见了。 “穷讲究什么啊。”裴驰端着面走出来,“外面餐厅的饭比这豪放多了,我是良心厨师。” “嗯,谢谢裴大厨。”顾昭接过碗转身往客厅走,“没事儿,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用水冲一下也行啊。” 顾昭将面放在桌上,又去厨房拿了瓶啤酒回来。 “大晚上还喝酒?”裴驰歪靠在床垫上感受着床垫的舒软,他今天员工餐吃太多,所以现在不想吃,只看着顾昭吃。 “第一次有人大半夜为我做炸酱面,我庆祝一下。”顾昭打开啤酒喝了一口。 “嘿。”裴驰立刻跳了起来往厨房走,“我第一次大半夜给人做炸酱面,我也得庆祝一下。” 拿着啤酒出来,裴驰坐到顾昭身边,跟他碰了一杯:“怎么样,好吃吧?” 顾昭给他竖了个拇指。 裴驰得意的笑了一声,其实看顾昭吃他做的东西还挺有成就感的。 裴驰喝了口酒,腿碰了碰身边人:“第一次有人给你做,之前没谈过对象啊?” 顾昭的筷子顿了一下,然后说:“算是谈过吧。” 裴驰眼睛瞬间睁大了,算是谈过?那就是谈过了?果然那二十多万的表是有来头的。 “那人呢?分了?”裴驰喝了一口酒,妈的,这啤酒肯定过期了,发苦,什么牌子,以后不能买了。 “谈的时间不长。”顾昭咽下嘴里的面,“也就一个多月,然后就被他甩了。” “渣男啊。”裴驰说。 “嗯,挺渣的。”顾昭端起啤酒跟他碰了一杯,“为渣男干杯。” 裴驰跟他碰了下,直到半瓶啤酒下肚后才反应过来,不由骂了一句:“顾昭,你大爷的。” 顾昭笑了一声,转头看他:“诶,你以前谈过吗?” 裴驰眯眼瞧着他:“谈过,时间不长,一个多月,后来分了。” “为什么分啊?”顾昭问。 裴驰睨着他:“因为我去找算卦的算了算,那人说我男朋友以后会变得嘴挺毒,让我最好马上分手,不然可能中毒,于是就分了。” “这样啊。”顾昭点头,笑了笑,“那你中毒了没?” 顾昭的眼睛很好看,像他的脸一样。 顾昭脸上的每一个五官单独拿出来都很……精致,但他面部轮廓很硬朗,所以并不显得女气,总之就是很好看的一张脸。 而这双眼睛面无表情时没什么太大感觉,但浅笑时眼尾会微微勾起,只能是浅笑,大笑和不笑都达不到这个效果,眼尾勾起像是有小钩子一样会勾的人心痒。 裴驰以前没觉得是因为顾昭一般也不笑。裴驰看着他,突然伸手捏住了顾昭的下巴将他的脸转了过来,定定看着他:“没试过,现在试试。” 不等顾昭说话,裴驰便倾身亲在了顾昭唇上。 带着温度与酒香的唇,顾昭的心漏跳了一拍。 像上一次一样,只是单纯的贴了一下,不等顾昭反应过来,裴驰已经退了回去,舔舔唇道:“炸酱味。” 顾昭:“……” 裴驰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嘴里还嘀咕着:“上一次薄荷糖,这一次炸酱……” 顾昭无声叹了口气,少爷真是随性的让他毫无反击之力。 片刻后洗手间内传来了裴驰哼着歌刷牙的声音。 顾昭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五分钟,少爷刷牙用了五分钟,不知道的以为他亲了头猪。 * 裴驰第二天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时顾昭已经不在家里了,厨房里给他留了饭菜。 裴驰洗漱完后一边吃饭一边拿起手机看了看,陈桦给他发了一堆烦人的微信,继拉黑陈桦手机号后,裴驰把陈桦的微信也给删了。 正当裴驰打算给顾昭发信息时,手机上来了个电话,看到这个电话,裴驰愣了一下。 是他爸爸的电话,不,应该是他养父的电话。 裴驰迟疑了几秒才在电话要自动挂断时接了起来。 “喂……”裴驰嗓子眼有些发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小驰啊,我是爸爸。”裴泽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厚儒雅。 “……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裴驰后背下意识的挺直,声音也比平常低了很多。 “是这样的,我才知道爷爷给你留了块地。” 地,又是地。 裴驰攥紧了手,那地确实是爷爷留给他的,但严格来说那块地是属于裴家的。 他虽然从一开始就没想要,但听到裴泽华因为地给他打电话,还是让他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就像是小时候他总说会回来看他,但他等啊等都等不到的那种失望。 “我不要,你们拿走吧。”裴驰说。 “不,不不。”裴泽华忙道,“小驰你别误会,我给你打电话确实是为了地,但只是想从你手里买走,没别的意思,爷爷留给你的就是你的,只是你知道现在公司要发展,这块地很重要。” 买? 裴驰闭了闭眼,往后靠在椅背上,好长时间才道:“我生日那天,你到律师事务所来一趟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断裴泽华的电话,裴驰起身来到床垫前,脱了鞋上了床,扯过顾昭的被子盖在了身上。 被子伤残留着沐浴露的清爽味道,裴驰翻了个身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第8章酒吧里裴驰碰到那个女孩跟顾昭说话后两人在沙发上抽烟那里补了个吻,没看的不用特意回去看,就几句话,这里贴一下。 裴驰无语半天,膝盖碰了碰顾昭的腿:“来根烟。” 顾昭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扔给他,裴驰曲指弹弹烟盒,低头叼走被弹出的那支烟,然后顺手将整盒烟塞进了他自己的裤兜里。 “来,朋友,借个火。”裴驰叼着烟凑近顾昭,顾昭没动,任由裴驰靠近。 酒吧幽暗的角落里,烟与烟相接的地方明明灭灭。 顾昭的视线落在裴驰微眯着眼睛的侧脸上。 咬着烟深深吸了一口,裴驰对顾昭吐了个烟圈。 烟雾在两人面前四散开来,顾昭闭了闭眼,听到了裴驰低低的笑声,然后嘴里叼着的烟被人拿走,裴驰的脸在眼前放大。 带着清淡烟草香的唇,软软的,带着温度。 顾昭诧异一瞬,尚未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起身离开,烟也重新被塞回了嘴里。 昙花一现,顾昭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没来得及。 裴驰靠回沙发上,舌尖勾了一下唇:“你吃薄荷糖了?” 好几秒后,顾昭才低低应了声:“嗯,小安给的。” 裴驰啧了声:“反应迟钝吧。”感谢在2021-11-20 21:19:55~2021-11-21 22:5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宅版咸鱼 36瓶;绥喻而安 30瓶;喵喵咪 20瓶;一步一想 6瓶;潮汐 5瓶;山药豆 3瓶;胖胖快乐、熬夜看完结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