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生日前这几天裴驰依旧每天晚上都去夜市上画画,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少,裴驰觉得自己这生意怕是做不了太久了。 裴驰看了看自己手机里的钱,他真的挺想给顾昭买份生日礼物的,但奈何囊中羞涩,买辆二十万车的愿望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那买点儿什么好呢? “你过生日给别人买礼物?”乔林蹲在裴驰的画摊前,觉得相当不解,“我想要个水冰月限量版手办,可以吗?” “滚蛋。”裴驰瞪他一眼,“我过生日,你得给我送礼物。” “是呢,你还知道你过生日呢?”乔林啧了一声。 裴驰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有没有什么好的思路。” “这要看你想干嘛了……”乔林用了然一切的眼神看着他,“你是不是又对人家有什么想法了?” 裴驰将画好的画交给小姑娘,小姑娘扫码付钱走人,裴驰往乔林身边凑了一下跟他蹲在一起,拿了根没点的烟咬在嘴里晃着:“想追人呢。” “追?”乔林惊讶了,“你这还得追?他肯定对你有想法,不然能死乞白赖把你弄回家养着嘛。” “嘿,你这话我不爱听了。”裴驰瞪他,“什么叫他养我,你不知道我住在他那有多惨。” 裴驰掰着手指头数:“他睡软床垫,我睡木头板,他要吃炸酱面,我大半夜给他和面做面条,对了,还不让我抽烟,你看我现在都得戒烟了。” “这么一说,我可太惨了。”裴驰感慨。 乔林:“……这狗粮忒齁了。” “那你想要浪漫有情调的,还是朴实且无华的?”乔林问。 “具体有什么区别说来听听。”裴驰把烟放到鼻子上闻了闻,真香啊。 “浪漫有情调的比如烟花蜡烛花朵……” “真尼玛土掉渣了。”裴驰指指自己的鼻子,“我能干这么土的事儿?” “其实你只要开一豪车,后备箱里弄一车玫瑰花,连花带车一块送给他,保证妥妥的。”乔林感慨,“但你要开一面包弄一车玫瑰花,这才叫土,你知道这其中的区别吗?” 裴驰瞪了他好半天才骂了句:“你这嘴真能精准打击我啊,朴实无华的说来听听。” “这就简单多了。”乔林三根手指放在一起捏了捏。 “真够朴实的。”裴驰无语,这个更不行了,他的起点太高了,当初给过二十万,要想有惊喜只能多不能少,但他现在穷死了,朴实无华不起来。 “诶……”乔林一拍大腿,“我想起一地儿来。” “什么地方?”裴驰看过来。 乔林对他一挑眉,凑近他小声嘀咕了几句,裴驰听完后,笑眯眯拍拍他的肩膀:“行啊,挺有想法啊。” “你想想那壮观的场面,一表白他肯定同意。”乔林说。 “谁要表白了。”裴驰啧了一声,“我就是表达一下要追他的意愿,还没到表白的阶段,只是说俩人要互相多一些了解,试着更近一步……” 乔林:“……” 跟前男友同居的人自己过生日要给别人送礼物,说要追人不打算表白要进一步了解,这种操作他委实理解不了。 都分过一次手的人了,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有意思吗? 可能这就是他到现在没谈过恋爱的原因吧。 * 顾昭发现裴驰这两天早出晚归,虽然晚上依旧去夜市画画,但都没去过酒吧等他,白天他醒的时候裴驰竟然都不在家了,看着神秘兮兮的。 “我弄明白裴驰那块地是怎么回事儿了。”简杭关上包间门,摘下帽子口罩,往顾昭对面一坐。 “里面还有内情?”顾昭皱眉。 “裴驰这地是他爷爷,也就是裴家老爷子给他的。”简杭端起水杯喝了半杯才继续说道,“但老爷子要求是得裴驰二十岁生日后才能继承。” 二十岁生日? 原来是这样,难怪裴驰明明有块地却还是跟他一起挤在这破房子内,那么这两天裴驰这么忙应该就是去处理这块地的事情去了。继承完地,无论是卖还是自己留着,裴驰都不会再是现在的裴驰,他会离开的吧,这种苦日子大少爷应该一刻都过不下去了吧。 “啪”的一声,简杭在顾昭眼前打了个响指:“想什么呢?” “没事儿。”顾昭摇头。 “现在盯着裴驰这块地的有很多,最具有竞争力的有三家,一个是你爸,第二个就是陈桦他爸有股份的那家公司,陈桦他爸这两年混的不太好,指着这块地在公司里翻身呢,第三个……就是裴家了。” “裴家?”顾昭皱皱眉。 “对,按理说如果没有裴驰,这块地本来就是属于裴家的。” “没有按理说。”顾昭冷冷道,“给他的就是他的,没有假如,没有可能。” “是是是,就是裴驰的。”简杭啧了一声,“如果裴驰念旧情,这块地最后应该是属于裴家的,如果说裴驰还在记恨当初被赶出裴家的事儿,那么裴家就相当于被踢出了这场竞争,至于陈桦那里,裴驰估计连看一眼都懒得看,所以……” “所以最大的赢面是我。”顾昭面色越发冷淡。 “对,这就是你爸逼你的原因,毕竟在裴驰最落魄的时候是你帮了他,而且你俩关系……是吧……”简杭耸耸肩,“只要你愿意,这块地应该能板上钉钉。” 顾昭眯了眯眼:“你说,顾青山这么迫切的想要得到这块地是为什么呢?” “我猜他要有大动作。”简杭往后靠在椅背上,“他这两年束手束脚的,一直也没找到个合适的时机,如果这次能拿下这块地……”简杭想到一个可能,倏地坐直了身体,看着顾昭:“他不会真想摆脱那个疯女人吧,如果这样,顾昭,这事儿很难办,你要是帮着顾青山,那个疯女人肯定不会放过你,如果你不帮,顾青山可能真就不管你了。” 顾昭没说话,手指在白瓷杯子边缘慢慢摩挲着。 简杭等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再次开口:“你怎么想的啊?” 顾昭抬眼:“裴驰这块地留在手里的话有些烫手。”裴驰现在除了这块地什么都没有,他要还是裴家大少爷谁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但他现在没有靠山。 “……我去。”简杭无语,“你别想裴驰了,你想想你自己吧,你比他问题严重的多。” “是。”顾昭点头,“这样吧,你尽快帮我租个房子。” “啊?”简杭愣了一下,这话题跳的也太快了点儿,“你要搬?” “我不搬,你帮裴驰找,找个条件好点儿的,最好是新小区,装修要好,不用太大,但也别太小。” “你要让他搬出来?” “我估计他过几天肯定想搬走,但现在应该还没想到要找房子,你先帮他租一个让他过度一下。” 简杭看着他没说话,顾昭看向他:“怎么了?” “老顾,我一直没弄明白,你对裴驰你是怎么想的啊?你跟他也就在一起过一个月,还不是因为伟大的爱情在一块的,裴驰分手,你也二话不说就走了,怎么到了现在我看你俩越来越有苦命鸳鸯的架势了呢?” “什么苦命鸳鸯,别胡说。”顾昭叹口气。 “那以后呢,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顾昭垂眼,“他又不是真没钱,早晚得离开的。” 简杭:“……大爷的,搞不懂你,从来就没搞明白过你。 * 生日这天,裴驰起了个大早,打开房门出去却发现顾昭比他起的还早,正站在厨房内拿着个盆盯着看。 “你干嘛呢?”裴驰走过去往盆里看了一眼,里面是白面。 “你怎么起这么早?”顾昭皱眉。 裴驰没回答他的话,挑起一边眉毛:“你不会是打算给我煮长寿面吧?” 顾昭叹口气。 裴驰笑了:“起开,我来煮。” “你是寿星。”顾昭躲开他的手,“我来,我做的饭虽然不怎么好吃,但煮个面还是会的。” “得了吧。”裴驰说,“你知道长寿面怎么做吗?长寿面是一根面,不是一碗面,懂不懂?” “一根面?”他知道长寿面是一根面,但的确也是真不会做。 “让你让开就让开,让寿星给你露一手。”裴驰把顾昭挤开,拿过盆子开始和面。 有了上次和面的经验,裴驰这次和面更加得心应手。“我今天做两根长寿面,咱俩一人一根。” 顾昭往后靠在门上:“今天是你过生日。” “我知道是我过生日。”裴驰转头瞪他一眼,“你都说八百遍了,你是不是对我过生日有意见?” “没有意见。”顾昭抬手压了压裴驰有些乱的头发,“生日快乐。” “乖。”裴驰笑笑,“晚上给你生日礼物。” 顾昭又是无奈的一声叹息,大少爷可能跟他不在一个频道。 “你今天心情不错。”顾昭说。 生日就可以拿到地了,顾昭也挺替他开心的,少爷就应该有少爷的活法,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还不错。”裴驰笑眯眯,突然伸手往顾昭脸上抹了一把,给他脸上抹了三道白色的面粉,“我从十岁以后就没过过生日了。”裴驰又说。 “为什么?”顾昭蹙眉。 “以前爷爷给我过生日,但我……一般都不开心,因为爸爸妈妈不回来,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后来……”裴驰声音低了些,“爷爷就不在了。” 厨房里陷入短暂的寂静,片刻后裴驰看向顾昭:“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说以后你会陪我过生日吗?” 顾昭似是怔了怔,然后笑了笑:“这玩意儿还带强迫的?” “啧。”裴驰嗤笑一声,“给我过生日好处多了,我还给你送礼物,你且美着吧。” 裴驰将和好的面放在盆里醒着,然后去洗手间洗了个澡,出来时看到顾昭背对着他站在阳台上抽烟,裴驰干脆抱臂靠在墙上从上到下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他一番。 外卖小哥身材就是好,腰细腿长。 裴驰说到底也才十九岁,正是年少活力的阶段,性取向又是男,天天瞅着这么个美男也挺遭罪的。 裴驰的视线可能太有穿透力,顾昭似有所觉转身看过来,裴驰忙敛了脸上那不知想到哪去的荡漾表情,一本正经道:“抽烟不好,戒了吧。” “你不也抽呢嘛。”顾昭将烟按灭在阳台上的烟灰缸内。 裴驰没理他,转身往厨房走:“过来看看长寿面的诞生。” 裴驰将面分成两块揉成光滑的面团,烧开水后,将面团从中间掏开揉成长条,然后一边扯一边往锅里放。 “怎么样,是不是很牛逼。”裴驰偏头对顾昭得意地挑了挑眉,还没等看到顾昭钦佩的眼神,手里的面就断了。 裴驰缓缓低头看着手里的面,表情呆滞,耍帅不成翻车了,就无语。 顾昭忙安抚道:“没事儿,这碗是我的。” “你有毛病吧。”裴驰瞪他一眼,“就是碗面条,往哪儿找补呢,难不成断了就不长寿了?” 顾昭与裴驰对瞪了好一会儿,然后偏头朝垃圾桶处呸了一口:“童言无忌,大风刮去。” 裴驰硬是被他逗乐了:“你大爷的,你几岁啊。” 顾昭也笑了起来,走到水龙头处洗了洗手,拿过另一块面随便扯了几下扯成几根粗面条扔进了锅里。 “唉。”裴驰也把剩下的面放了进去,“这是个失败品,等下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就有经验了,我这次没看小视频,等我看看小视频就知道哪个步骤做错了,到时候保证给你做一碗正宗的长寿面。” “好。”顾昭说。 面不多,也就一碗,裴驰也就没分,直接盛到了一个汤碗里,加了生抽耗油,对顾昭道:“就走个过场,肯定不怎么好吃。”说着挑起一筷子喂到顾昭嘴边:“来,一人两口就吃完了。” “你是寿星,你先吃。”顾昭说。 “你是不是有病?”裴驰无语,“让你吃你就快吃,我还有事儿呢。” 顾昭低头咬走面条,裴驰也挑了一根吃了起来。 两人站在厨房里面对面一人一筷子把一碗面都给吃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1-21 22:54:33~2021-11-22 20:54: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步一想 6瓶;胖胖快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