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吃完面后,裴驰如约来到了朝晖律师事务所,他来的有些早,律师事务所还未开门。 裴驰便在楼下蹲着等。 他之所以来这么早是不想见到裴泽华。 裴驰楼下点了支烟,等这根烟抽完再戒吧。 他在裴家大宅里住了十九年,裴家夫妇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小时候盼着他们回去,长大一些就开始怨恨。 没有哪个做父母的像他们这样对待孩子的,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裴驰羡慕每一个有父母的孩子,包括隔壁动不动就被爸爸拿着拖鞋撵着打的那个小胖子。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喜欢他呢? 原先他以为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孩子,无论是什么样的孩子他们都不喜欢,后来等他们又生了两个孩子后,裴驰终于知道,原来他们不是不喜欢孩子,只是不喜欢他而已。 等到黄家人出现,裴驰终于知道了原因,他不是裴家的孩子,所以无论他多努力都得不到他们的喜爱。 裴驰一时间不知道该怨谁恨谁,那一刻他的怨愤到达了顶点,他当着裴家夫妇的面将一桌子饭菜都给掀了。 那桌饭菜是因为裴家夫妇要回来吃饭他特意做的,没想到他欢天喜地等来的是裴泽华一句:“你要是想跟着他们回去,我们不阻拦。” 裴驰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烟,其实回想起那天的情形,自己是失态了的,但当时他沉浸在那种被所有人抛弃的愤懑失望以及恼怒当中,还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他看到妈妈失望的眼神时竟然觉得很解气。 裴驰那时候憋着一股子气,总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他,一心想着靠自己出人头,所以裴泽华要给他钱他拒绝了,只要了一家小建材公司。 那个建材公司是他一手折腾起来的,当初之所以开建材公司是因为他想做点儿事出来给裴泽华看,而之所以选择建材是因为爷爷当初事业起步时也是从一家小建材公司开始做起的。 其实当时裴泽华还是给了他一大笔钱的,那些钱他一直没动,但后来建材公司被黄志全折腾没了,欠了一屁股债,裴驰卖了房车后也不够只能拿这笔钱出来还债。 现在想想,自己又不是裴家的孩子,凭什么这么大的脸拿人家的钱和公司呢? 而且公司最后还被自己折腾没了,他现在落得这步田地,实在没脸见裴泽华。 王朝晖是咬着个肉火烧来的,火烧味道大,隔老远裴驰就闻到了味道,不由皱了下眉。 王朝晖三两口将火烧吞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朝自己喷了喷,动作太快等他放回口袋时裴驰也没看见他喷了什么,但很快他就闻出来了,是花露水的味道。 “裴先生现在过了二十岁生日,可以继承老爷子留下来的这块地,您先在这里签字,后续还有一些手续,到时候我会再通知您。”王朝晖今天穿的很正式,黑西装黑领带,头发还特意抹了发蜡,看着像个精神小伙。 当然了,这也无法掩饰他身上还未散去的肉火烧以及浓郁的花露水味道。 裴驰拿过文件随手翻了翻然后放回了桌上,看向王朝晖:“我的生日礼物呢?” 王朝晖本想等办完手续后再给裴驰拿礼物,但既然裴驰开口了,王朝晖便打开自己拎着的黑色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檀木盒子推到裴驰面前:“这是老爷子送给裴先生二十岁的生日礼物,我刚从保险柜里取出来,生日快乐。” 裴驰看着面前的盒子,咬紧了嘴唇,左手紧紧握住右手防止自己颤抖的太过分。 好半天,裴驰才轻轻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块白色的小石头。 没有什么花纹颜色,就像是普普通通海边捡到的一块小石头,拿在手里,光滑且带着凉意。 王朝晖视线在小石头上扫了一眼,老爷子当年把这个盒子交给他时他是见过实物的,但当时他年龄小不懂这些,以为这是什么贵重的玉石,只是其貌不扬罢了。 但十余载后他再次见到这个物件,已经有了很多见识,一眼就能看得出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可能比路边随便一块石头要好看很多,但也改变不了这只是块石头的事实。 “这是老爷子送给裴先生的二十岁生日礼物。”王朝晖怕裴驰不信,打开文件夹道,“我这里有当时的存档照片还有老爷子的签名,你可以看一下。” “不用了,这就是爷爷给我的。”裴驰垂着眼声音有些哽咽。 他认识这块小石头,以前在爷爷的书房里见到过,他偷偷拿出来玩被爷爷抓了个正着,当时爷爷还跟他开玩笑说这是去寺庙开过光的石头,不能随便玩。 东西不分贵贱,时隔多年,他从这块石头上再次感受到了爷爷对他的疼爱,这就够了,这对于他的意义比那块地还要厚重。 裴驰拿起石头上的红绳挂在了脖子上,然后看向王朝晖:“这地我不要了。” “什么?”王朝晖饶是见惯了大世面还是难掩惊诧。 裴驰现在明显很需要钱,他弄不明白裴驰是怎么想的。 王朝晖很快收敛好表情:“裴先生,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我考虑的很清楚了。”裴驰很淡定,“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吧,是我直接拒绝接受遗产更方便一些,还是继承以后再转赠手续会少一些,你说了算,到时候需要签字什么的你直接通知我就行。” 王朝晖反应很快:“您是想把这块地给裴总?” “不是给。”裴驰低头,“是还。” 本来就不是他的,他不要了。而且他想要的也从来不是这些。 * “没关系,这奶油您大胆一点儿挤就行,待会儿还要在上面做其他颜色的花,能遮住。” 顾昭手里拿着裱花袋,眉头紧紧皱着,好半天不敢动作,一旁的小姑娘笑到不行:“您女朋友真幸福。” 女朋友? 顾昭挑了下眉,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挤裱花袋:“不是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小姑娘诧异一瞬,“我看您这么用心还以为是女朋友呢。” “小朋友。”顾昭说。 “哦,我看您年龄也不大啊,就有孩子了?” 顾昭动作顿了顿,转头看了一眼小姑娘,一看这女孩年龄就不大,还处在没怎么接触过社会脑子不太转弯的阶段。 顾昭换了个蓝色的裱花袋。 “小孩子会喜欢这种放在蛋糕上的娃娃,这是艾莎公主。”小姑娘拿过盛放着各种蛋糕配饰的盒子给顾昭看。 “……这个还挺好看的。”顾昭拿起一个穿着西装的卡通小男孩。 小姑娘:“原来您家是儿子啊。” 顾昭:“……”这姑娘太会聊天了。 “要不要再给他配个公主,王子和公主。” “……不用。”顾昭面无表情,“一个儿子挺好的,多了养不起。” “也对,这年头养孩子不容易。”小姑娘感慨道。 顾昭换了个细一些的裱花袋在蛋糕面上写了几个字:儿子,生日快乐! 写完后,自己看着几个字勾着唇角笑了一会儿,然后又拿了另外的裱花袋裱了两朵花把“儿子”两个字给盖住了。 折腾了大半天好不容易将蛋糕做好,顾昭眉头怎么也松不开,太丑了,坑坑洼洼,花朵歪歪扭扭,实在是太难看了。 “你再帮我做一个好看一些的。”顾昭说。 “啊?”小姑娘有些犹豫,“这个挺好的,过生日贵在心意,你亲手做的小朋友会喜欢的。” “不。”顾昭摇头,“他是个颜狗,不好看他可能不会吃。” “哦……”小姑娘一脸呆滞,这么小就颜狗了,现在的孩子果然早熟。 小姑娘亲手帮顾昭又做了一个蛋糕,快结束时,顾昭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顾昭觉得一阵烦躁,拿着手机走出了蛋糕店才接了起来。 “喂,梁叔。” “小昭啊,那个顾太太又来医院闹了,你快来吧。” 顾昭挂断电话,眉宇间浮上一抹戾气。 走回店里后,小姑娘已经将两个蛋糕都包装好了,顾昭付完钱后拎着两个蛋糕走出了蛋糕店。 开车到了医院楼下,顾昭掏出烟点了一支,烟这玩意儿真是越焦躁的时候越想抽,越抽越烦。 不过裴驰最近烟倒是抽的少了,当然他以前也没什么烟瘾,一天也就抽个三五根的,但这几天顾昭几乎没见过他抽烟。 想到裴驰,顾昭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今天是裴驰的生日,他得尽快解决这些事情给裴驰过生日。 少爷还要给他生日礼物呢。 将烟蒂按灭在垃圾桶上,顾昭整了整衣服上了楼。 顾昭到时顾青山的太太秦雪思正站在病床前破口大骂,而梁康正一脸惊惧地挡在病床前,生怕秦雪思对病床上的人做什么。 两个保镖站在门口本来挺放松的,见到顾昭时立刻站直了身体警惕的看着他。 “你今时今日躺在这里都是自己造的孽。” “方如琴,这都是报应,你当初那么对我,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不去死呢?” “不,你不能死,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活着,你得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受苦,死是解脱。” “不,你得死,你要是不死难解我心头只恨……你去死吧,死啊……”秦雪思声嘶力竭的扑上去都被梁康给挡住了。 顾昭走进去,两个保镖也跟了进去,但并没有阻拦他。 顾昭静静看了一会儿秦雪思发疯,才往墙上一靠,面无表情道:“你想干嘛啊?” 梁康看到他松了口气,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呦,孝顺儿子来了。”秦雪思冷冷看向顾昭,“我想干嘛?我想杀了她。” “这样啊。”顾昭掏出手机点开录像功能对着秦雪思,“来,杀吧。” “梁叔,你让开。” “小昭。”梁康皱眉,“别胡闹。” “我特么没胡闹。”顾昭突然压着声音吼了一声,“你让开,让她杀,不弄死她今天谁都特么别走出这个门,弄死她,快,抓紧时间,弄死了大家都解脱。” “别犹豫。”顾昭目光冷冽,说出口的话冷酷无情,“到时候我放两串鞭炮庆祝一下。” 秦雪思刚刚还疯子一样骂人,现在看到顾昭却像是冷静了下来,又变成了平日里矜贵温婉的顾太太。 “你妈妈要是醒过来看到他儿子这个样子,不知道多寒心呢。”秦雪思说。 “用不着你替她寒心。”顾昭语气冰冷,“要弄死她吗?要的话就快点儿,我赶时间。” 秦雪思静静看着他:“我可真羡慕她有个这么好的儿子。” 顾昭瞥她一眼,秦雪思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顾昭收了手机,闭了闭眼。 “她到底要疯到什么时候啊?”梁康忍不住吼了一声。 “不死不休吧。”顾昭上前看了看病床上躺着的人,叫了医生护士过来,等到检查完毕确定没有问题后,顾昭才出了医院。 尚未上车,手机上来了电话,是顾青山的。 顾昭忍着那股憋闷接起了电话:“什么事儿?” “我听说你阿姨去过医院了?” “是,要杀了我妈,怎么,你要看热闹?下次我早点儿通知你。” 顾青山沉默一瞬:“小昭,爸爸现在在公司里的地位很尴尬,你得帮我,你要知道我的就是你的,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这样啊。”顾昭说,“你让她来弄死我妈吧,这种日子我特么也过够了,大家早死早超生。” 顾昭刚没好气地挂断了顾青山的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顾昭正打算骂人,看到来电显示,又生生咽了回去,接起来声音正常的“喂”了一声。 “你在哪儿呢?”那边传来裴驰清亮的嗓音。 “在外面。”顾昭降下车窗,秋风带着几分冷意,但吹散了不少心中的浊气。 “那你忙完了没,我得提醒你多少次我今天过生日?”裴驰怒了,“不想给我过生日就拉倒。”这都快一天了,他都没接到顾昭的一个信息或者一个电话,丫不会给他忘了吧。 顾昭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你在哪儿?” “上一次那个地方。”裴驰说,“你来接我我带你去看礼物。” “好。” 顾昭开车过来时,裴驰像上一次一样蹲在那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车子停下,裴驰打开车门上车,对手机那边的人道:“我们一会儿就过去了,这次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别忘了补给我生日礼物。” 收起手机,裴驰看向顾昭:“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一个小时,冻死我得了。” 不等顾昭说话,裴驰看到了后座上的蛋糕,不由一扬眉:“给我的?怎么两个?咱俩一人一个?” 裴驰乐了:“嘿,你丫真跟着我过生日呢,脸够大的。” 裴驰说这话时探身过去往顾昭脸上捏了一把:“不止大,还挺厚的。” 顾昭无声叹了口气,少爷这嘴挺开胃的。 他刚刚还憋闷的想骂娘,现在只想跟裴驰找个地方吃蛋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1-22 20:54:11~2021-11-24 19:31: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慎独 15瓶;胖胖快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