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顾昭这辆车再破再旧也不至于发生这么大的故障。 但裴驰现在没工夫去思索这车为什么会这样,他现在很危险。 黑云压了上来,天色很暗,马上可能又是一场大雨,下山的路很窄,有很多急弯,如果车速降不下来,到了那些弯道处,这车有很大的概率直接冲破栏杆掉下去。 而栏杆下是十几米高的高崖。 裴驰抿着唇,让自己保持镇定,语速很快道:“顾昭,车子出了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刹车。”说这话时,裴驰用力打了一下方向盘转过了一个比较和缓的弯道,但似乎方向盘也开始不听使唤,每次打方向都要用比平常大的力度。 “裴驰,你别慌,先控制好车速,贴着山边走,有合适的机会就利用摩擦降低车速,我很快到。” 裴驰记得几种刹车失灵的应对办法,挂抵挡,拉手刹,但现在档杆和手刹都失去了作用,车子在道路上飞快的行驶着。 通往墓园的路上向来车辆少,但不代表着没有车,这条道路很窄,只能同时让两辆车并肩通过,偶尔来了一辆车与之会车时裴驰都提心吊胆,山路这么窄,他的车速这么快,如果撞上了,两辆车都很有可能直接摔落高崖。 裴驰最怕的还不是会车,最怕的是接下来的弯道,那几处弯道太窄了,平常车辆走到那里都要降速缓缓通过,这个车速十有八九会冲下去。 裴驰将车往山体上撞,想要利用摩擦力逼停车子,但过快的车速以及不受控制的方向盘让这个操作难上加难,有好几次,车子与山体的冲击力都将车辆逼到了栏杆处,一个操作不当就会冲下山去。 老天不作美,就在此时开始下雨,让道路变得湿滑,顾昭这辆车是二手车,生产年限也很早,也没有abs防抱死装置,当然了,即便有这个装置,他现在也用不上,毕竟刹车都失灵了。 “裴驰你还好吗?”裴驰的手机一直没有挂断,此时传来顾昭的声音。 “还活着……”裴驰额头上布满了细汗,攥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毕现,“我特么的今天不会要交代在这吧……” “闭嘴。”顾昭狠声骂了他一句。 “你才闭嘴,听我说。”裴驰胸口起伏,开始交代后事,“顾昭,我现在没什么积蓄,也不想拖累你,所以我要是死了,你也别给我买什么墓地办什么葬礼了,把我的骨灰洒向大海,一了百了吧。” “你闭嘴,集中精神好好开车吧。”这话说的太晦气,顾昭想骂他。 “银行卡里还有几千块,密码123654,都给你……操……。” 前方一辆黑色的吉普迎面驶来,裴驰用力打着方向盘往山体处贴去,吉普贴着他的车身堪堪驶过,车身交错时,裴驰看到了驾驶座上的人,是顾昭。 “靠,你怎么在这?”裴驰吼了一声,“离我远点儿。” “裴驰,你现在别慌,控制住车身……”后面顾昭利用临时停靠的地方调转了车头很快跟上了裴驰的车,“在你前面五百米处有处弯道,你要控制好方向盘……” “知道了。”裴驰沉声道。 即便是赛车手在高速行驶过弯道时也要配合油门和离合器,但现在裴驰无所依靠,只剩方向盘,而方向盘还是坏的。 五百米实在是太短了,两人只来得及说这么两句话,便到了眼前,裴驰用力将方向盘往山体的方向打死,其余的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方向盘还是有些作用的,车头转了,但这个速度冲过去,不等车子反应过来已经冲下去了。 “我草你大爷……”裴驰咬牙骂了一句,电光火石间他的手放到了车门上,如果他在车子冲下去前跳车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车门尚未推开,后面的吉普突然加大了油门冲了过来并瞬间超了桑塔纳半个车身,弯道就在眼前,吉普打了方向车头撞向桑塔纳,两辆车的撞击并没有减慢车速,吉普的车身撞到了高崖的栏杆上,但吉普加大了油门贴着栏杆飞速开了出去,车尾剐蹭着桑塔纳的车头硬是带动着桑塔纳的车头换了个方向。 这个操作无疑是险中求胜,赌的是运气。 桑塔纳的车头再次回到了道路上,但不等裴驰松口气,前面吉普的车头已经撞到了栏杆上,又是一个弯道,直接把吉普给逼停了。 如果桑塔纳现在冲过去会直接怼在吉普的屁股上把吉普怼下去,裴驰迅速打了方向盘贴着吉普飞速而过。 很快,吉普再次跟了上来。“我草,你他么不要命了。”裴驰这才缓过神来,顾昭刚才那个举动太危险了,一个弄不好,他自己就冲下去了。 “前面还有一个弯道,再这么来一次。”顾昭沉声道。 “放屁。”裴驰骂道,“再这么一次,我还没怎么着,你先玩完了。”这次纯粹是运气,如果稍有差池,两辆车都玩完了。 “你听我说,裴驰。”顾昭语速飞快,“下一个弯道比刚才那个要缓和,等转过弯道后有一段路比较平缓,你撞到我车上,我把你的车给逼停了,这个弯道再停不下来,下一个弯道肯定过不去了,你明白吗?” 裴驰抿了抿唇,这条山道他走的比顾昭多,当然知道顾昭所说的,再下去有一个很窄的弯路,平常要是遇到两辆大一些的车会车,都有一辆车要倒回去停在路边等着的,如果再停不下来,这次真就得交代了。 但用顾昭的车逼停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可能到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的车停了而顾昭的车子被怼下山去,顾昭这是拿命跟他赌啊。 雨越下越大,天彻底黑了下来,车灯照不到的地方一片黑暗,一不小心就会掉入深渊。 “顾昭,要不,我跳车吧。”裴驰说 “不行,车速太快了,你不能跳车。”顾昭沉声道,“裴驰,相信我。” 就这么会儿功夫,已经来到了顾昭刚才说的第二个弯道处,裴驰觉得这辆车越来越不受控制,雨夜路滑加上方向盘不受控制,太危险了。 顾昭的车在加速,他现在要是跳车,不说别的,可能先被顾昭的车给撞死。 顾昭的车再一次加速,车尾将桑塔纳的冲势甩了回来。 吉普迅速转动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路中间,从这里到下一个弯道有几百米,如果在这几百米内无法逼停裴驰的车,那么吉普就会被桑塔纳给怼下山崖。 “傻逼,闪开……”裴驰吼了一声,“这车已经彻底不受控制了……” 裴驰还想说你他妈先下车,但事情发生太快,根本来不及下车,裴驰眼看着桑塔纳撞到了吉普上,然后怼在吉普的屁股后面往前冲。 两辆车速度极快的往下冲去,车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裴驰已经无法用大脑来反应了。 过去了多长时间? 十秒二十秒还是十分钟半个小时? “砰”的一声后,裴驰头撞在弹起的安全气囊上,耳朵嗡鸣,嘴里腥甜,腿上传来一阵刺疼。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裴驰?”车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裴驰想伸手去摸手机,但手机不知道掉到了哪里,他一开口,嘴角一股热意先喷了出来,裴驰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抹了一把嘴角,全是血。 “我没事儿,你怎么样?”裴驰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拖着疼的动弹的腿踉跄着下了车,然后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吉普撞破了栏杆,车头已经探了出去,要掉不掉。 “顾昭?”裴驰扑到栏杆处喊了一声,从侧面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人,顾昭缓缓抬手降下车窗,有些僵硬的偏头,轻声道:“我没事儿,别瞎喊。” 裴驰呼吸急促:“现在怎么办?”车子是斜着的,整个驾驶座现在是悬空的,顾昭不动还好,要是动一下,整个车子都有可能掉下去。 “别急,暂时掉不下去,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到,只要我不动,就没事儿。”顾昭看不太清裴驰现在的状况,但听他的声音似乎受了伤,“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我没事儿。”裴驰松了口气,这车现在还算平安,只要别动它应该能坚持到警察来。 裴驰瘸着腿走回桑塔纳车边,打开后备箱拿出了三角警示牌,然后又拖着腿往前走去放警示牌。 现在天太黑又下着雨,他们现在处的这个位置又是个弯道,但凡来一辆车不注意就能把车给撞下去。 他的腿似乎伤的还挺重,一用力就钻心的疼,他只能拖着走几步然后蹦几下。 等到裴驰放好两个警示牌回到车边已经疼的嘴唇都白了。 裴驰靠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我特么是衰神附体吧。”“你腿没事儿吧?”顾昭从后视镜里看到裴驰走路有些不稳当。 “不知道,可能瘸了吧。”裴驰说。 “没事儿,轮椅我还是能给你买的,而且是电动的。”顾昭说。 “滚你大爷的。”裴驰笑骂,“你是巴不得我瘸了是吧?” 顾昭深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他想象不到如果裴驰真的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他会如何。 是他错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是他躲着藏着才任由秦雪思如此肆无忌惮的。 裴驰将伤腿靠在一旁的撞毁的栏杆上,伸手往裤子口袋里摸,想抽支烟,但摸了个空。 叹了口气后,裴驰的视线落在顾昭的侧脸上,这人头发有些乱,脸颊上有道伤口沁着血,衬衣扣子崩了几颗,看起来很是狼狈。 但此时此刻,裴驰的眼睛却黏在这张脸上不舍得移开。 “你先回车上,别淋雨了。”顾昭说。 裴驰仰了仰头,任由雨水打在他脸上,刚刚顾昭是豁出命去救他啊。 “我特么刚刚差点儿英年早逝了。”裴驰搓了搓脸,“要是就这么死了我得多遗憾啊,我还有未竟的事业。” “什么事业?”顾昭不敢有太大动作,只要他一动,车身就动一下,还挺唬人的。 远处响起警笛声还有消防车的鸣笛声,车灯闪烁,裴驰彻底放松下来,笑道:“我活了二十年竟然还是个处男,这么死了多不值当啊。” 顾昭:“……”志向远大,值得尊敬。 一束大灯灯光直刺刺打了过来,裴驰眯了眯眼睛抬手遮在眼前看过去,这好像是辆大货车,还是从山上下来的。 裴驰扶着栏杆站起来,心跳蓦然加快,这车快到近前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自己的警示牌放在二百米以外,按理说他是能看得到的,而且吉普和桑塔纳的双闪都开着,即便他看不到警示牌也能看得到双闪灯。 顾昭也看到了那辆车,手放在方向盘上按响了喇叭。 雨声,车声,喇叭声…… 裴驰觉得胸口有些闷,不对劲,这车不对劲…… “顾昭,下车……”裴驰扑到车边,吼着,“下车,手给我……” 顾昭也察觉到了这辆车的异样,冲着裴驰吼:“离开这,快躲开……” 裴驰一手攥住栏杆,一手伸长去抓车门,那车最多还有十几秒就冲过来了。 “傻逼,走啊……”顾昭朝他大声吼着,“你特么走啊……” “你他么才傻逼,别特么吼了,把手给我……” 顾昭猛地推开车门,弯着腰用力一脚蹬在车门上,借着这个力道用力往裴驰身上扑了过去,吉普掉落高崖,裴驰抱住了顾昭…… 但一切都晚了,大货车撞在了桑塔纳上,桑塔纳车尾卷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一起掉落高崖。 “砰”的一声后,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1-29 20:53:39~2021-11-30 19:33: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0665299 20瓶;枕光、夏洛的网 10瓶;唐人 3瓶;娜娜子、hinny斯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