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日月仙〕〔神奇宝贝之超神训〕〔七零团宠:极品家〕〔震惊!洞房夜丑妻〕〔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西游:我唐僧收妖为〕〔古神降临,炎夏从〕〔太古神尊〕〔夺心契约:陆先生〕〔说好考古,你九龙〕〔全球大佬团宠后,〕〔夫人别嫁了,主帅〕〔大商监察使〕〔我的影子是暗夜主〕〔模拟未来,高考当〕〔重生影后:夫人又〕〔权游之龙裔降临〕〔血之圣典〕〔团宠农家小糖宝〕〔全职法师:我有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疾驰的车子,七拐八拐的山道,桑塔纳,吉普…… 暴雨,撞过来的大货车,警笛声…… 还有…… 还有什么? 疼,腿疼,胸口疼,浑身上下像是泡在火里一样…… 顾昭,对,顾昭。 顾昭呢? 他怎么样了? “顾昭,顾昭……”裴驰猛地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哑着嗓子不由自主的喊,“顾昭……” 屋内一片黑暗,连点光亮都没有,是在医院还是家里? 裴驰挣扎着下了床却腿一软跌坐在床边:“顾昭……” 裴驰有些恍惚,警察应该及时赶到了吧,他们被救出来吗? “顾昭……”裴驰撑着床站起来,床垫很软,比他给顾昭买的那张床垫还要舒服。 裴驰的脚踢到了桌子,应该是床头柜,像是有身体记忆一样,裴驰竟然一下子便找到了开关,打开了屋内的灯。 等眼睛适应了光亮后,裴驰一口气差点儿抽过去。 这里不是医院也不是他和顾昭的家,这里是……他以前的房间,是他和爷爷住的那个别墅的房间。 做梦了? 难道是自己还没被救出来,正处于生死挣扎之间产生的幻觉? 裴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腿,他的腿好好的,虽然有些疲惫,但没有受伤。 裴驰呆坐在床上半晌,然后起身拉开了窗帘,温暖的阳光倾泻而入铺满了整个房间。 方才还浑身冰凉的裴驰觉得自己在这一瞬间被注入了能量,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 裴驰摸了摸自己的手,是有温度的。 是梦吧? 那这个梦也太真实了。 所有感觉触觉都像是真的一样。 难道他已经死了,只是太挂念这里所以才会回到这里来? 不,他挂念的不是这里,是爷爷,难道这个梦里会有爷爷? 裴驰转身就往外走,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爷爷了。 房门刚刚打开,女人温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小驰,你醒了?” 保姆王阿姨正拿着抹布在擦楼梯扶手,看到裴驰笑了一下:“你昨天晚上喝多了,现在怎么样,头还疼吗?你先回床上躺着,我给你倒杯蜂蜜水。”王阿姨转身往楼下走去。 裴驰看着她没说话,王阿姨以前一直是短头发,一直到裴驰十七岁的时候她才开始留起了长发,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爷爷早就不在了。 在梦里有些时间错乱也是可能的。 但裴驰总感觉不对,太不对了,这种感觉太真实了。 裴驰可能因为从小没有安全感的原因,晚上睡觉时一直比较浅眠,很多时候他甚至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梦里发生的一切,而现在这种身处其中的感觉真实到让他心里发毛。 “啪”的一声,裴驰扬手给自己脸上来了一巴掌,然后嗷的嚎了一嗓子,大爷的,太疼了。 “小驰……”王阿姨亲眼见证了裴驰自己扇自己耳光的这一幕,吓了一跳,忙跑过来摸了一下裴驰的脸,“你这是干嘛啊?酒还没醒呢?怎么自己抽自己啊?” 裴驰感受到王阿姨手的温度还有清洁剂的清香,游魂一样转身往屋里走:“我再睡一会儿。” 裴驰倒在床上,胳膊触碰到一个硬物,裴驰拿起来一看,手机!!! 是他的手机,不,应该说是之前的手机,他现在已经换手机了。 裴驰第一眼先看到了手机上的日期,然后募得睁大了眼睛,这竟然是一年前他刚刚高考完没多久的日子,确切的说是他第一次见顾昭的日子。 他之所以对这个日期记忆这么深,是因为这一天高考分数出来他过了一本线。 一定是做梦呢。 裴驰闭上了眼睛,睡一会儿吧,睡一会儿吧…… 裴驰突然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睡个屁啊。 如果说他和顾昭掉下去死掉了,那么他很可能随时会消失,趁着这个功夫他得去见见顾昭,这很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顾昭,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裴驰这么想着,眼眶突然红了起来,不知道顾昭还活没活着,他都是为了自己,要不是他,顾昭也不会掉下去。 裴驰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 第一次见顾昭那天是陈桦组织的,为了给他庆祝高考成功,所以组了这么一个局,那天他还特意叫了很多人来陪酒,顾昭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他了解到顾昭是因为缺钱才来陪酒的,那天是他第一次陪客人,恰好就遇到了裴驰。 裴驰站起来往洗手间走,打算去洗个澡,活着的感觉太真实了,别的先不管,还是找顾昭比较重要。 裴驰洗完澡后下楼,王阿姨招呼他:“来,小驰,把蜂蜜水喝了过来吃饭。” “昨天得亏我走的晚,不然你那么醉醺醺的回来连个照顾你的人都没有。” “你才多大啊,不要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吃啊,你怎么不吃?” 裴驰听着王阿姨的念叨,恍如隔世。 王阿姨是看着裴驰长大的,一直以来都在这里照顾爷爷和他,后来爷爷离开了,就剩他和王阿姨了。 起初那几年王阿姨都是住在家里照顾他,但后来王阿姨的家里人从乡下搬了过来,于是王阿姨就不住家了,每天早上来晚上走。 裴驰夹起一个小笼包咬着,在这张桌子上吃饭,久违了的感觉。 小笼包是王阿姨亲手做的,是以前裴驰最爱吃的,熟悉的味道,这要是梦的话做的也太真实了。 如果自己真的是心里有什么执念,那很可能是为了回来吃一口小笼包。 唉,裴驰叹口气,他的执念竟然不是一醒来就见到顾昭,而是为了吃一口小笼包,真特么渣男啊。 门铃声响起,王阿姨过去开门。 “好消息,好消息。”陈桦眉开眼笑的大步走了过来,“我刚刚帮你查了高考分数,超一本线一百多分,牛逼啊。” 裴驰缓缓抬头看过来。 “我已经喊了人了,晚上给你庆祝一下。”陈桦也不用人招呼,自己坐在了餐桌上,夹起个小笼包吃着,看起来相当开心,“知道你成绩好,没想到成绩这么好,厉害啊。” “晚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陈桦对裴驰眨眨眼,“高考完了,可以做点儿成年人的事情了。” 裴驰放下筷子,看着眼前这人,这做梦还要按照顺序来?就不能跳过? 他现在只想见顾昭,陈桦这个狗逼出现在这是要干嘛?恶心他吗? “怎么不说话?你考上大学了?你不开心吗?”陈桦觉得裴驰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渐渐收了脸上的表情。 一切都跟一年前一模一样,陈桦是这个时间来的,兴高采烈的跟他说着晚上要去哪儿庆祝。 当时裴驰兴致缺缺,并不是太想去,但裹不住陈桦一直劝他,说这是人生的大事儿,应该要庆祝一下的,还说给他准备了份大礼,他必须去。 最后裴驰招架不住就只能去了。 至于现在嘛…… 裴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突然拿起桌上的豆浆对着陈桦的脸就泼了过去,不等陈桦一嗓子喊出来,裴驰一把将陈桦的头按在桌上,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裴驰,你有病吧?”陈桦捂着脑袋躲闪着,好不容易挣扎着翻了身,找到机会一拳往裴驰脸上打了过去。 裴驰正要躲,陈桦的拳头却自己变了个方向,竟然没敢真打在裴驰脸上。 裴驰愣了一下,陈桦趁机挣脱开踉跄着往后退了数步,与裴驰隔开了一个安全距离。 “裴驰,你昨天喝假酒了?”陈桦瞪着裴驰吼,“还是我哪里得罪你了?” 裴驰看着陈桦震惊不可思议以及夹杂着怒火却不敢发泄的眼神时,恍然大悟。 时隔一年,他都忘了他现在可是裴家大少爷,陈桦即便被他打个半死也不敢轻易还手啊。 当穷逼当习惯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适应自己以前纸醉金迷,耀武扬威的日子。 裴驰啧了一声,以前也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就一种感觉,真特么爽啊。 王阿姨听到声音跑过来,吓了一跳:“你们俩这是干嘛呢?小驰你没受伤吧?” 陈桦:“……”特么受伤的是我好不好? 王阿姨扯着裴驰的胳膊查看他有没有哪里被伤到,着急的不行:有没有哪里疼?小陈啊,不是我说你,他这刚醒,你跟他动什么手啊?” 陈桦:“……”我特么皮青脸肿的,你是看不见吗? 裴驰看着陈桦,手指蜷了蜷,真想再上去踹两脚啊,但是不行,万一把陈桦打跑了,他今天晚上不组局了怎么办? 那就见不到顾昭了。 裴驰摸了摸自己打人打疼的手,淡淡道:“抱歉,刚睡醒,有些迷糊,是不是打疼你了?” 陈桦闻言松了口气:“我以为怎么着了呢,你昨天晚上做梦了吧?” “嗯呐。”裴驰拍拍王阿姨的肩膀,“阿姨,给他处理一下伤口。”王阿姨拿了药箱给陈桦消毒,裴驰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钟表,这时间走的也太真实了吧,他起来后吃了早饭还干了一架,竟然才过去一个小时。 还有陈桦,脸是脸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一点儿都虚焦,看的清楚明白,欠揍极了。 裴驰现在很困,头也有些疼,他特别想睡一觉,但是又不能睡,万一睡过去后再醒过来后就换了个梦境呢? 那就见不着顾昭了。 顾昭,顾昭,顾昭啊!!! 裴驰想着想着觉得心口都疼了,还能见着吗? 高崖下的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啊! “滴答”“滴答”“滴答”…… 陈桦嘶哈着被陈阿姨上药,眼睛看着歪靠在沙发上睡着的人,小声道:“阿姨,裴驰没事儿吧?我怎么感觉他不太对劲呢?” “哪不对……劲了……”王阿姨迟疑一瞬,被陈桦这么一提醒,想到早上起来裴驰无缘无故自己扇了自己的那一巴掌,现在又突然把陈桦打了一顿,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 虽然她有些不喜欢陈桦这个人,但裴驰跟他关系还是挺好的,两人基本没闹过…… 王阿姨脸色越来越凝重。 “阿姨,我先走了,我得去准备一下晚上的聚会。”陈桦揉着嘴角离开了裴驰家。 裴驰感觉自己又跌入了一个梦境,这是个梦,他很确定,梦里他坐在桑塔纳的副驾驶坐上,顾昭开着车,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顾昭让他回家后给他做一碗酒酿小圆子,裴驰还骂他奴役自己。 梦境很真实,但裴驰清楚的知道再真实这只是个梦。 一滴水滴在脸上,又一滴水滴在脸上,凉意惊的裴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熟悉的客厅,熟悉的钟表,已经下午四点了。 “妖魔鬼怪快离开,别缠着我们家小驰……” “我给你送钱了,你快快离开……不要纠缠……” “人鬼殊途,不会有好结果的,莫要留恋……” 裴驰僵硬的转头,只见王阿姨手里端着个碗,用一根柳树条蘸着水往他身上洒,又拿了不知从哪找来的纸钱围着他转了个圈,然后拿着纸钱去前院烧了。 裴驰:“……”这么离谱,却这么真实。 王阿姨烧完纸钱后跑回来一脸期待的看着裴驰:“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神清气爽。”裴驰睡了这一觉后,宿醉的难受都一散而尽,确实挺精神的。 “那就好,你肯定是昨天晚上出去玩沾染了什么脏东西回来,没事儿,别怕啊。” “……” 裴驰心说,我可能就是那个脏东西。 裴驰现在一刻也等不了了,起身上楼去换了身衣服出门打车去会所。 他现在处于有车没驾照的阶段,只能打车。 路上,裴驰看着熟悉的街景,突然冒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他不会是重生了吧? 毕竟这感觉太太太太太真实了。 但小说里重生不都是三岁六岁十岁吗?怎么到了他就重生一年?意义何在? 复仇打脸虐渣升级打怪? 想到这个,裴驰想起自己和顾昭掉下山时的那辆大货车,那车怎么看怎么像故意的,还有顾昭的车,怎么会突然刹车失灵,即便是二手车,也是要每年车检的,到底是阴谋还是意外? 一切太巧了,但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自己是个衰神体质,过生日许个愿都能连着一个多星期看不见太阳,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 思索间,出租车已经到了会所门口,裴驰付钱下车。 从会所门口到进入大堂再到上楼的这一路上,每个服务员见了裴驰都弯腰喊一声:“裴少好,裴少来了。” 如此盛况让裴驰有一种“我胡汉三特么的又回来了”的酸爽感。 现在还不到时间,裴驰便让服务员给他开了个包间,包间分为内外两间,里面那间有个按摩椅,裴驰走进去躺在了按摩椅上。 服务员给他倒了水端了果盘过来后便出去了。 裴驰有些忐忑,他现在还没搞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儿,生怕出现差池,万一见不到顾昭怎么办? 顾昭要是不来又怎么办?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顾昭又该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11-30 19:33:39~2021-12-01 15:5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子11 60瓶;双至 10瓶;月日夕 9瓶;一步一想 6瓶;52566118 2瓶;胖胖快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